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 第765章 龙枭,龙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悉尼,抢救室。

    手术依然在进行,龙枭背后的子弹已经取出。

    主刀医生满头大汗,眼镜后面的蓝色眼球看着龙枭的后背,用英文道,“子弹直接穿过了他后背,伤到了肋间后动脉,他很可能醒不过来了。”

    第一副手吞了吞口水,心惊胆战的道,“教授,外面那个人,他带着枪呢,要是咱们跟他这么说,咱们就死定了。”

    护士又帮教授擦了擦额头的汗,他低头道,“止血钳。”

    机械师把工具给他,后者继续手术,“我们尽力而为,但是他……情况很特殊,他曾经做过心脏手术,这次的枪伤导致他大量失血,他没有现在就死掉已经很不错了。”

    第二助手道,“教授,你觉得他会是什么人?”

    教授扫了他一眼,“我的病人。”

    他说完,旁边的人都不敢再乱说话,几个人安静的配合着做完了手术。

    张勇站在抢救室门外,看着上面的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足足四个小时了。

    季东明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他躺在轮床上,脸上稍微恢复了一些,他要求坐轮椅,但医生不同意。

    只能挂着水,躺在床上被推到抢救室门外,和张勇一起等待结果。

    “我已经封锁了消息。”张勇无力的道。

    季东明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抢救室。

    张勇继续说,“我让让国内的人删除了所有指向老板的报道,悉尼医院也全面封锁消息,不用担心外泄机密。”

    说完,他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滚烫的眼泪从他眼角不断地流下来,痛到了几乎麻痹的程度。

    “我现在只求老板……活下来!”

    季东明挣扎着坐起来,拔下手腕上的静脉注射针头,撑着一条腿下了轮床,“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张勇眼睛通红,他摇摇头,“不知道,但是老板伤得很重,他手臂被子弹擦伤,后背中弹,再加上十年前老板就做过心脏手术,四年前,楚医生又给他做过一次心脏修复,你觉得老板……他、他还能好吗?”

    张勇松开捧脸的手,一抬头,满脸的泪水喷薄而出,一米八多的大男人,哭的跟个没有了亲爹亲妈的孩子似的。

    季东明一时竟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单臂搂住他的肩膀,用力的箍紧他的肩头,“老板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他一定能挺过去,一定能。”

    张勇的眼泪哗哗往下掉,“老板是为了我才受伤的,他救了我,如果不是老板用后背替我挡子弹,现在躺在里头的人就是我。”

    而且,直接射中他的胸口,多半心脏就射穿了……他必死无疑。

    季东明眼眶发胀,扭头,一行眼泪夺眶而出,他吸了吸鼻子,“阿勇,不会有事,老板他一定不会有事。吉人天相,老板还没当爸爸,还没看到小公主出生,他一定能撑过来。”

    啪嗒。

    抢救室的门开了——

    季东明和张勇冲上去,“人呢?人呢?”

    教授摘下口罩,“手术结束了,病人的子弹伤到了动脉,失血量很大,等麻药退了,也许能醒过来,也许……我也不好说。”

    张勇一听这话就急了,抓住他的领子咆哮,“你说什么?也许什么?也许醒不过来?”

    教授认命的不再反抗,“我不敢保证,但是我们真的尽力了,先生,您的朋友一会儿就出来了,你们可以陪他去病房。”

    龙枭被推出来,他躺在床上,面色惨白,嘴唇干裂的好像要破了,长长的浓密的睫毛盖下两片阴影。

    张勇看到老板居然这么被推出来,抓住医生的领子上前就是一拳,“你特么会不会治病!他后背做手术你让他躺着?!”

    医生被他打得一个踉跄,重重的撞到了墙上,一抹鼻子,满是的血,医生哆嗦着道,“躺……躺着可以压住伤口,止、止血,而且,可、可以防止腔隙内出血……”

    医生吓得脑子一懵,给张勇背了一大段相关的医学常识,张勇听着听着就听不懂了。

    “行了,你闭嘴。他什么时候能醒?”

    医生擦掉鼻子上的血,“教授刚才说的,就是答案,我们不确定。”

    张勇还要伸手打人,被季东明制止了,“你打死他也没用,先陪老板去病房吧。”

    两人陪伴龙枭去了病房,安静的病房,没有一丝声响。

    仪器上显示的数字就是他生命状态的解释语,吊水一滴一滴的注入他的体内,灯光下的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一夜之间长出了青色的胡茬。

    张勇摸一把泪,轻轻的擦拭他脸上的血迹,用生理盐水濡湿他干涩的嘴角。

    “老板,你醒醒。”

    一说话,张勇又带了哭腔。

    季东明和他一样心急,但现在不是抹眼泪的时候,他得稳住,“老板受伤的消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目前楚氏的发展被太多人盯着,一旦被人知道……”

    “已经封锁了,国内更不会透露半个字。”张勇把龙枭的脸擦干净,又擦了他的上半身和两条手臂。

    “如果楚医生看到老板这个样子,我真不敢想她会怎么样。”张勇瘫坐在椅子上,呆呆望着龙枭。

    季东明伸手摸自己的口袋,这才意识到手机什么的都不在身上,“咱们的东西呢?”

    “在兄弟们手上,我让他们送过来。”

    “快,马上让人过来,另外,我去打个电话,楚医生联系不到老板一定会着急,她是孕妇,不能激动,我先给她透个底。”

    张勇道,“我觉得……应该不用了,刚才白薇联系到我,她说楚医生情绪不稳定,看完新闻就认定是老板出事了,一个人开车出门,现在还没有最新消息。”

    “不行,我去给楚医生打个电话。”季东明瘸着腿去找电话。

    可是,他拨通洛寒的号码,却一直提示没人接听。

    迈巴赫车座下面,洛寒的手机顽强的震动,上面亮着季助理三个字。

    季东明连着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听。

    他返回来,告知张勇,后者更是怕了,别是什么可怕的连锁反应。

    此时,龙枭安排在洛寒身边的一个保镖打通了张勇的号码,“终于找到你们了!老板的电话打不通,你的国内号码也不通!我们跟着少奶奶追到了华夏医院,少奶奶的车停在医院门口,我们不敢过去,谁知道后来……少奶奶被人抬上了担架,我答应过了,少奶奶进了产房。”

    “蠢货!为什么不过去打开她的车门!一帮废物!”

    “我们不敢……老板吩咐过,不要打扰少奶奶,不能影响她的生活,没有危险不能出手……”保镖小心的解释。

    “行了!废物!继续盯着医院,少奶奶要是有意外,你也别活了!”张勇骂完挂掉电话。

    他张了张嘴,季东明道,“我听见到了,现在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你就别拽文了!现在怎么办?老板醒不过来,楚医生在生孩子……”张勇遇到的事也不算少了,可是这么棘手的,真是第一次。

    季东明压住狂跳的太阳穴,“等。咱们在这边等老板醒过来,楚医生那边……我们帮不上忙,也只能等。联系老板的私人医生了吗?”

    “联系了,医疗团队正在往悉尼赶。”张勇颓然道。

    ——

    “楚医生,你要是忍不住,就喊出来吧,不要忍着。”主任陪伴在产房,看洛寒双手揪被子,却一言不发,心疼的跳脚。

    洛寒重重的喘气,“开了多少?”

    “还不够,楚医生,剖腹吧……”

    “不……行!”

    “你这样会疼晕,不能打麻药止疼,你撑不住,别坚持了楚医生,宋教授签了字,我们可以手术。”

    “不要说了,我能……坚持。”洛寒一呼一吸,疼痛的如扯着神经拉锯。

    一个小时过去……两个小时过去……

    漆黑的夜色渐渐被黎明的晨光照亮,洛寒已经被一阵一阵巨浪拍岸的阵痛折磨了七个小时。

    这期间,她为了保持体力,强迫自己吃了点高热量的食物,可体力和精力的过度消耗,此时的她已经虚弱不堪。

    冬天冷冽的寒风在窗外吹过,天边的黑云大团大团的漂浮远行。

    洛寒好多次都以为自己死了,但新一轮的阵痛又把她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清楚的提醒她一切都没有过去。

    她处在绝望的深渊,想要伸手抓住什么,但什么都抓不住,他没有回来……

    并没有回来……

    洛寒从未像此刻那么渴望他在身边,渴望伸手的时候恰好可以碰到他的温暖,她甚至在阵痛中蹩脚的祈祷,她一遍一遍的回想他在教堂时说的话。

    他说,他给她双重保护,他不在的时候,就让神明代替他。

    可是,洛寒不要什么神明,她只想要他。

    疼痛到极致,到崩溃,洛寒终于在心里大声的呐喊一句,

    d,svee!

    sveybby,sveysbnd!

    求你……

    手里抓着被子,还是空荡荡的没有落脚点,洛寒的眼泪顺着眼角滴在枕头上。

    “龙枭,龙枭……”

    她呢喃着,念出了他的名字。

    门外。

    龙泽双手攥拳,“怎么回事?我大嫂怎么还没出来,隔壁的昨天就出来了啊。”

    林熙雯翻白眼瞪他,“隔壁剖腹产,洛姐要顺产,总之你不会懂得,很多产妇要等一天一夜才能生。”

    龙泽骇然瞪大眼,“就这么一直疼?!”

    林熙雯眼睛哭的通红,肿成了两个大灯泡,“嗯,而且洛姐现在肯定……很疼,很疼。”

    洛寒侧头看向窗外,一抹微弱的晨曦擦亮了漆黑的夜幕,浅浅的一抹白像有深谷中的小小兰花,倔强的顽强的长出来。

    刺痛从未这样的真实,所有的感觉都被吸进了巨大的漩涡,可是她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妥协。

    为了宝宝,她不能妥协。

    “楚医生,听得见我的说话吗?听我的声音,用力……”主任的声音那么清楚,可是她觉得好远。

    “头出不来,楚医生,用力,深呼吸,用力……”

    洛寒双手攀住被子,又抓住了两根铁制架子,将仅有的力气下沉,可是好痛……好累……好想就这么睡过去……

    “楚医生!你不能晕倒啊,醒醒!快,叫家属,叫家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