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 第1025章 你一出现,画风就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龙泽下了飞机,已经是江城的晚上,按照跟高景安的约定,龙泽先去了酒店。

    高景安这几天已经忙成了狗,没能去机场接龙泽,就连电话里承诺的好吃好喝好玩儿的……也一样儿都没有。

    等待的龙泽的是高景安房间里乱成一垃圾堆的文件、标书、废弃的打印纸,还有高景安随手丢在沙发上的衣服什么的。

    龙泽看看里面,分分钟很嫌弃他。

    “高总,你这里刚刚被打劫了吧?”

    高景安热情的张开双手,亲人似的要去抱龙泽,“三弟来了!快进来快进来,哥哥比较忙,有没有艺术家的风格?”

    龙泽眼睛抽了抽,“我没见过这样的艺术家。”

    高景安抱着龙泽先来了个热场活动,“坐下坐下,我跟你说说杜凌轩和郑昕。”

    龙泽点头,想坐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特么的压根就没有可以坐的地方,杂志、报纸、衣服、领带,甚至还有不知道洗没洗的袜子!

    简直了!

    高景安随手一划拉,把上面碍事的东西全部堆到一旁,“坐!想喝什么?”

    龙泽:“……”

    高景安你也太不拘小节了吧!

    不,这种程度就是邋遢。

    好在大哥不在这里,不然一定连门都不进。

    “杜凌轩住哪儿?知道吗?”龙泽不想跟他废话,也不想耽误时间。

    高景安给他冲了一杯美式咖啡,“晚上喝咖啡提神清脑,帮助你想完美的对策!”

    龙泽:“……”

    他可以不接吗?可以不喝吗?

    高景安没有洗手!他没洗手!

    高景安大大咧咧的挨着他坐下,从一大堆文件里面抽出一个红色的文件夹,“这是参加招标的人员所住的酒店,杜凌轩在四季酒店,离招标现场和郑昕家都不远,下午两人还在一起吃了饭。”

    高景安有些咬牙切齿的恼恨!

    龙泽坏笑,“杜凌轩在我大哥那里没少吃亏,估计也学聪明了,所以常规的办法不太适合。”

    高景安欣赏的竖大拇指,“我就知道你有办法,说说,你想到了什么不一样的点子?坑蒙拐骗,我这里有的是行家。”

    看他那么骄傲,龙泽的内心已经扭曲。

    这特么的是值得骄傲的事儿么?

    “毁了高景安的电脑,标书,还有,让他没办法出门参加招标会。”

    龙泽说着话,还顺便浏览了下参加者的名单,敢竞争江城大项目的,果然都是业内的精英企业。

    但是mbk近日来不太热衷投资商品房了,主要的精力放在一体化商业中心上,还跟几家影院合作,在各大商场打造顶级imax影院。

    杜凌轩趁机大力投入商品房的建设,想抓住房价暴涨的尾巴。

    “……”高景安以为自己听错了,迷惑的看着龙泽。

    说来说去,真的是头蒙拐骗啊?

    龙泽察觉到他的眼神,回了个白眼,“干嘛这么看着我,我可没说偷。”

    高景安嘴巴一抽,“不偷,你怎么拿到他的东西?买啊?”

    有病吧。

    “我有病啊我去买?当然不买!”龙泽也是醉了。

    “……所以,还是偷啊。”

    他思维的方向没毛病。

    “掉包,懂吗?”

    龙泽很认真,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可是高景安听起来,跟偷的区别貌似也不大。

    “怎么掉包?还不是要潜入他的房间?要进入他的房间,就要不走寻常路,你懂。”高景安挑了挑眉梢,给了小泽一个“哥哥我都懂,你其实不用解释”的眼神。

    龙泽只想呼唤一句,像我哥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不能多来几个!

    “我是干什么来的?”

    高景安:“……”

    难道不是来帮我的?

    龙泽翻白眼儿,“我跟杜凌轩有合作,他以前讨好我父亲,想跟mbk建立合作关系,目前我们还联合开发了君临天下,所以我直接大大方方的去他的酒店,听懂了吗?”

    高景安嘴巴狠狠的一歪,“额……懂了,谁让你刚才不说清楚?”

    龙泽嫌弃的瞥他,“我说的很清楚了,是你联想的不对,总想歪门邪道。”

    高景安:“……”

    好委屈!明明都是在想办法。

    “我给杜凌轩打电话,请他喝酒。”龙泽拿出手机,“你帮我办个事。”

    高景安心想咱俩到底谁是谁的二哥?好吧,回头再算,“什么忙?你随便说。”

    “帮我找几瓶好酒,度数高,烈性的,尽量三杯就倒。”龙泽笑的露出洁白的牙齿,帅气的眼睛闪耀着比窗外的星星还要明亮的光芒。

    “没问题!哥最擅长这个!你打电话,我二十分钟就回来。”

    龙泽比划了个ok的手指,等到高景安离开套房,他踢开了脚边的一些杂碎东西。

    杜凌轩的电话么……

    龙泽还没拨打过,找个什么理由呢?

    哦,对!有了!

    ——

    高景安对各种酒如数家珍,最好的酒在什么地方,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

    幻想着联合龙泽虐渣的爽快,高景安先昂奋了。

    然而,走出酒店旋转玻璃门的瞬间,高景安的眼睛突然眯了起来。

    靠。

    世界这么小了?

    居然会碰见孙秉文和莫如菲?

    一个残疾,一个孕妇,大晚上的在江城晃悠什么?

    高景安走到门外,没有上去打招呼,看着两人进了门,两人神采飞扬气色很好,貌似有什么好事儿。

    他们居然也住在这里?

    玛德,顿时觉得空气都不新鲜了。

    孙秉文和莫如菲在前台办理了入住手续,选择是顶层的总统套房,恰好和高景安隔壁。

    高景安没再盯着看,取了车飞奔去酒庄。

    这边。

    龙泽的电话已经通了,“杜总,是我。”

    接到龙泽的电话,杜凌轩很意外,捏着点燃的香烟,看着烟雾弥漫,优雅的笑道,“二少,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

    龙泽和杜凌轩明面上是合作关系,但龙泽排斥他,因为洛寒还对他有很大的成见,所以接到他的电话杜凌轩很意外。

    同时也想到了一句:无事不登三宝殿。

    龙泽打官腔,不客气也不热络的道,“听说你在江城,我来江城看项目,顺便见见你。”

    杜凌轩弹了弹烟灰,烟灰飘入烟灰缸,修长的手指捏着还有一半的香烟,“这么巧,当然可以。”

    “地址给我。”

    “但是我不太理解,二少怎么突然想见我?”

    杜凌轩吸一口烟,吐出一圈烟圈。

    “说实话,我也不想见你,但是我爸特别交代过,我来江城一定要拜访你。”

    龙泽对杜凌轩,还真的客气不起来。

    杜凌轩了然,原来是龙庭安排的,那就不奇怪了,“地址给你发短信。”

    “ok。”

    电话挂断几分钟,高景安高高兴兴的回来了,手指绕着车钥匙的金属环晃来晃去,“三弟,哥哥已经把酒放车上了,车你拿去随便开。”

    “你跟我一起去。”

    “我?我跟杜凌轩现在不适合见面,会被他起疑心。”高景安没想清楚他的意思。

    龙泽笑笑,“你想多了,我让你开车送我过去,然后在车里等我出来。”

    高景安:“……”

    上了车,高景安握着方向盘,热络的跟龙泽的聊天,“你猜我在酒店看到谁了?”

    “谁?”

    龙泽还在琢磨怎么掉包,哪有心情猜题。

    “孙秉文和莫如菲,他们两口子也住希尔顿。”

    龙泽漆黑的眼睛默默的眯了下,“真巧啊!老天爷都想帮咱们!哈哈!”

    高景安被他笑的差点撞路基上,“怎么了?你想到什么了?”

    “孙秉文和莫如菲两个人的智商加起来也不够我大哥一半儿的!所以呢……我应该也能玩儿转。”

    看他反光镜里阴沉沉的表情,高景安一阵恶寒,“你不会想掉包之后再来个嫁祸江东吧?”

    靠!对啊!

    他怎么没想到!

    龙泽勾勾嘴角,刀削般好看的脸笑的得意洋洋,“嗯哼,多好啊!”

    高景安兴奋地猛踩油门!

    嗖!

    车子飞驰,原定十五分钟的路程,五分钟就到了!

    龙泽一脸懵逼的看着四季酒店的大门,慢慢的把脑袋转向高景安。

    高景安自信的拍拍方向盘,“我知道你想夸哥哥技术好。”

    龙泽:“……”

    夸你妹!他都快被颠吐了!

    他还没喝呢!

    “你懂不懂破解手机密码?”

    临下车,龙泽不太确定的问高景安。

    “……试过,有成功也有失败。”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成功的几率大吗?”

    龙泽应该早点做准备的,谁让他上车之后才说孙秉文在江城!

    “一半一半吧。”高景安意兴阑珊的靠着椅背。

    “……”

    这不是废话吗?!!!!!

    龙泽打开小药瓶,倒出来一个白色药片,“一个够吗?”

    “……你居然带了醒酒药?”

    准备的太充分了吧?

    “废话,我不能比他倒的还快吧?赶紧说,一个够不够?”龙泽左右看,似乎不保险,所以又倒了一个。

    高景安咽了咽口水,“三弟,我说句不好听的,你这个样子……有点像吃避、孕丸。”

    龙泽翻了个大白眼,“酒瓶里的又不是子母河的水!避你大爷!”

    高景安:“……”

    我就是开个玩笑调节气氛……

    杜凌轩一如既往的得体西装,淡淡的烟草味道增加了他的男人味,成熟的气质看起来绝非一般宵小之辈。

    龙泽拎着一个精美的纸盒子,里面放了一瓶白酒,“带了瓶好酒,一起喝。”

    杜凌轩微笑,“当然可以,还没单独跟你喝过酒。”

    “跟我一起喝酒,滋味很不一般,试过你就知道。”龙泽玩世不恭的把自己丢进松软的沙发。

    同样是男人,杜凌轩的房间处处透着精英男士的味道。

    而高景安……

    算了,不对比就没有伤害。

    “二少好雅兴,这款白酒我也珍藏过,高纯度,度数很高,一般人喝不过三杯。”杜凌轩把玩酒瓶,认出了这东西不一般。

    龙泽放好两个白酒杯,“跟你喝酒,我当然选最好的,而且,杜总你是一般人吗?”

    “呵呵!二少谬赞,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