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末代2 道长往事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执念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拿着地图我高兴的不得了,大叫道:“有了这个,咱很快就能回家啦!”

    强顺跟傻牛两个人一听,傻牛没啥感觉,跟着我一起傻笑,强顺从我手里要过皮纸,低头朝上面看了起来。

    我随即招呼他们两个,“收拾东西,咱现在就走。”

    “啥?”强顺把头抬了起来。

    我说道:“这上面有个地方,离咱这里很近,咱现在就过去把铜牌破掉。”

    强顺旋即露出一脸困惑,问道:“黄河,你、你今天中午不是刚刚破过铜牌么?”

    我兴奋地看了他一眼,“今天这次没破掉,再破它一次,我保证这次肯定能行!”

    “咋又没破掉呢?”强顺转而问道:“那你咋知道没破掉嘞?”

    我说道:“要是破掉了,瞎子还会着急跟我要铜牌吗,他要一块废牌还有啥用,今天这次,肯定跟上次一样,又是地形不对,你想想,瞎子刨老爷爷的坟,为了啥?”强顺摇了摇头,我说道:“不就是为了破那里的风水嘛,风水一破,铜牌到那地方也就破不掉了。”

    强顺闻言,看看我,又看看皮纸,又问道:“这东西是从瞎子身下掉下来的,瞎子会不会已经把上面这些地方,全都破掉了呢?”

    我一愣,这个,倒是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不过,我转念又一寻思,这张地图上面,总共有五个红圈,之前陈辉用罗家人的邪器做法查他们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没动静儿,也就是在这几天,他们才动身过来的,从时间上来算,他们不可能这么快把五个红圈上面的地方全部破掉,而且这五个地方,都不在南边儿,最南边儿的,就是我们眼下所在的地方,另外几个都在北边儿,离我们这里看着好像还很远。瞎子他们两个从南边过来,他们不可能先把北边的地方破掉,我敢肯定,老头儿的这座坟,是他们破掉的第一个地方,其它四个地方一定还能用。

    眼下地图上面,离我们最近的另外一处地方,在正东偏北方向,虽然从地图上看不出远近,不过我估计,最多也就是两三天的路程,因为之前我们过来的那条路,也在地图上面标注着。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在这条路的西边,离我们最近的那地方,在这条路的东边,两个地方看着几乎是平行的,只是那地方稍离路远了一点儿,而且还稍微偏北了一点儿。

    我对强顺说道:“不管这些地方他们破掉没有,咱们都得过去试试,咱们背井离乡的大老远走过来,不就是为了找这些地方么。”

    强顺说道:“要是给他们破掉了,咱去了还有啥用呀。”

    “你跟我抬啥杠呀。”我有点儿急眼了,说道:“要是没破掉呢,咱现在有了现成的地图,总比之前两眼一摸黑强吧,说啥都得过去试试!”

    强顺砸砸嘴,不再吭声儿了,我从桌前站起身,再次催促他们,“都赶紧起来收拾东西,咱现在就走。”

    傻牛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他对我总是言听计从,放下手里没吃完的馒头,二话不说,走到行李那里开始收拾东西。所幸瞎子他们两个没动我们的行李,衣裳啥的一样儿不少,就连那对镯子跟金钗也还在强顺的包袱里。

    强顺这时候坐着没动,一脸困惑地看看我,小声问道:“黄河,咱、咱是不是太着急咧?”

    “啥着急呀?”我把地图从他手里一把夺过来,冲他抖了抖,叫道:“你没看这上面画红圈的地方吗,这些都是能破铜牌的地方,早一天破掉铜牌,咱早一天就能回家,你不是早就想回家了吗,现在咋不着急了,别坐着啦……”我抬腿踢了他一脚,“起来,赶紧收拾东西走人。”

    强顺慢吞吞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眨巴着眼睛看着我,又说道:“黄河,我咋觉得……”

    “觉得啥?”

    “觉得,你又有不对劲儿咧……”

    我立马瞪了强顺一眼,我这时候脑子很清醒,我说道:“我哪儿不对劲儿了?”

    强顺把脸一苦,摇了摇头,“说、说不上来,反正……反正你今天一天都不对劲儿。”

    我又瞪了他一眼,不对劲儿?这是因为有了这张地图,我心里高兴的,说我不对劲儿的人,他自己才不对劲儿呢。

    我说道:“你别废话了,你到底走不走,你要是不想走,就留在这里,等我把铜牌破掉以后,回来接你。”

    强顺连忙说道:“谁说我不想走咧,我是、我是想说……咱现在就走了,是不是不太合适?”

    “咋不合适啦?”

    强顺抬手朝里屋一指,“老奶奶还昏迷着呢。”

    强顺这话叫我整个人顿时一怔,火热的脑子里瞬间有了一丝清凉,对呀,我咋一看见地图,整个人兴奋的把老婆婆这茬儿都给忘了呢。

    扭头朝里屋门口看了看,语气软了下来,对强顺说道:“那要不……要不等老婆婆醒了以后咱再走?最起码的也得跟老婆婆道个别,要不然,等她醒了看不见咱们,说不定还要替咱们担心呢。”

    强顺连连点头,“对呀对呀,我就是这个意思。”

    地图被我贴身收了起来,又招呼傻牛回到桌旁,继续吃东西,刚才那股子兴奋劲儿把我兴奋的,馒头都不想啃了,这时候,虽然还是火热,不过比之前冷静了一点儿。

    吃完东西以后,我到里屋又给老婆婆看了看,很不错,老婆婆身上仅有的一点儿阴气也没了,阳气也正在慢慢恢复,晚上十二点之前,一定能醒过来。

    给老婆婆看完,从里屋出来的时候,强顺跟傻牛已经把我们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强顺对我说道:“黄河,要不咱今天晚上,就在老奶奶家里再住一夜吧,明天再走。”

    我看了他一眼,我这时候,心里依旧想着尽快破掉铜牌,我想了想,对强顺说道:“咱还是等老婆婆醒了以后就赶紧走吧,你看老婆婆成了这样儿,不都是咱们害的,咱要是不走,万一瞎子领着疤脸再回来呢。”

    强顺立马儿说道:“那万一咱走了以后,他们再回来呢?”

    我说道:“应该不会,那瞎子能掐会算,说不定能算出咱们已经离开了……”

    话说到这儿,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儿,连忙拿出一根蜡烛,对着桌子上的蜡烛点着,拿着蜡烛从屋里来到了屋外,强顺跟傻牛见状,跟着也出来了。

    强顺问我,“黄河,你又想干啥呀?”

    我蹲下身子用蜡烛照了照地面,回道:“我想看看疤脸在地上撒了些啥东西,到底是做啥用的。”

    强顺大惑不解,“你咋突然想起这个啦?”

    我看了他一眼,没吭声儿,我这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啥,就好像鬼催的似的,心里想到啥就要干啥,刚才好好的说着话,心里突然想到疤脸在房子前面撒的这些东西,整个人就按耐不住,非得出来看看不可。

    不过,由于我们之前的一番折腾,给疤脸撒在地上的这些东西,已经乱七八糟,很多都已经给踩没了。我找到一片没给踩过的地方,用蜡烛一照,隐约能看到地面上有一层粉末,因为蜡烛光也不是太强,加上有风,烛光摇曳,就感觉这些粉末看上去好像是暗红色的。

    这到底是啥东西?我伸手往地上拨拉了几下,把粉末拢了一小撮,伸手捏起来用蜡烛照了照,确实是红色的,具体是啥,看不出来,仗着胆子放鼻子下面闻了闻,似乎有股子淡淡地腥味儿,又用手捻了捻,里面似乎全是细小的颗粒,使的劲儿大了还有点儿扎手。说真的,我就感觉这好像是用啥骨头磨成的粉,不过,好像没有啥动物的骨头是红的吧。

    扔掉手里的粉末,心里总算痛快了一点儿,举起蜡烛把房子跟前整个照了照,吩咐强顺,找把扫帚过来,把房前整个儿扫一遍,就算这些粉末对人无害,它应该也肯定不是啥好东西。

    老婆婆这座房子,东边跟东南边,都是山崖,山崖下面,就是湖水,我们之前跟着大黑蛇往东山走的时候,就是在山崖下面沿着湖水边缘走的。

    强顺没能找到扫帚,只在屋里找到一把笤帚,拿着笤帚把老婆婆房前整个儿扫了一遍,不管是灰尘还是红色粉末,全给它扫到了山崖下面。

    扫完之后,三个人回了屋,傻牛吵着困了,要睡觉,强顺也想睡觉了,就我一个人还在兴奋着,我让他们俩个躺床上先睡一会儿,等老婆婆醒了以后,再喊醒他们。

    两个人躺下以后,我坐到桌子跟前,把地图拿出来,平铺在桌子上,蜡烛放在旁边,又兴奋地研究起了地图。

    其实,这地图真没啥好研究的,除非我再有一张普通的地图,跟上面的道路山水啥的一一对照,要不然,根本看不出图上画的具体是哪儿,更看不出远近,看着这些一高一低的黑线条,就跟看天书差不多。

    不过就这样儿,我还是津津有味的研究着,就像魔怔了似的。

    研究好了一会儿,就感觉眼睛有些发涩,把目光从地图上挪开,使劲儿眨了几下眼睛,就在我眨眼的刹那间,冷不丁的,好像瞅见有个东西钻进了老婆婆的卧室。

    我一愣,连忙定睛朝卧室门口一看,啥都没有,又是一愣,心说,难道是我看眼花了,下意识从桌子旁边站起身,拿起桌上的蜡烛,我朝老婆婆的卧室走了过去。

    走进卧室,老婆婆还在床上躺着,我举起蜡烛把整个卧室照了一遍,没啥异常,随后走到床边,把蜡烛放在床头,我又给老婆婆把了把脉,老婆婆这时候气脉很平和,身上的阳气也已经恢复了一大半儿,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了。

    见老婆婆没啥事儿,我拿起蜡烛整个儿又把屋里照了一遍,还是啥异常都没有,心说,看来,我刚才真的是看眼花了。

    走出卧室回到桌子跟前,我继续津津有味儿地研究地图。这时候,我主要是想弄明白离我们最近的这个地方,到底在哪儿,要是我们往那里去,该这么走,研究上面的路,那地方,在地图上好像没有路。

    研究了没一会儿,眼睛又干涩了,又把眼睛从地图上挪开,使劲儿眨几下,就在这时候,冷不丁地我好像又看见个东西,到底是个啥,说不上来,不过,刚才看着像是往老婆婆卧室里进的,这时候是往外出的,我赶忙又定睛往卧室门口一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