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萌宠小乖妃 > 第360章 人不留人天留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敢?我看你倒放肆的很呢!怎么了?仗着皇上的宠幸开始目中无人了,是不是?”其实,也不是太后言语刻薄。而是这个节骨眼上,太后已经看谁不顺眼了,所以,只要谁说话求情,她就会把人当成发泄的对象,真是可怜了白秒竹。

    虽然如此,但是白秒竹依然无所惧畏,眼神坚定看着太后,辩解道:“回太后的话,根据我朝律法,所有犯了罪的罪人,定要关押审讯才能定罪,想着我朝律法清明,而太后又是掌管凤印,母仪天下之人,更会以我朝律法来行事,不是吗?”

    这话再次让所有人惊诧,

    身处一旁季天耀,目睹了发生的一切,不禁为白秒竹的表现和喝彩。

    季天耀看着不远处的白秒竹,不禁想起了许多往事!

    一天,夜色正浓,离开寝宫的时候,白秒竹没来得及看前方是否有人,一个不小心便撞上去了,正好看见多日不见的季天耀。

    还是记忆里熟悉的面孔,只是似乎因为时间的洗礼,人有了更加成熟的感觉。不过此时的季天耀没有穿他喜欢的白衣,而是反常的着一身紫袍,袖口处有着几朵祥云,整个人气质溢然。

    季天耀倒是看到了朝思暮想的人,只不过看着她来时的方向,心下一沉,便知道她去过兽园子了。

    “秒竹,你怎么从那个方向过来?”心里担心的成分比较多,出口也由多日不见问候的话,变成了带着几分质问味道的关心,只是不知道眼前的人能不能体会。

    “我去那里不过是去看看,有人受伤了,自然是需要帮助啊。”白秒竹的话里满是理所当然,因为她看到的是一个少年受了伤,自然理应得到帮助,就算是俘虏也应该享受优待啊。说话时清澄的眸子印在月光下,映出点点碎银。

    “你难道不知道能被作为俘虏囚禁在兽园的人都是不简单的吗?自己就这样一个人跑到里面去发生什么事怎么办?”季天耀只觉得现在白秒竹根本就听不进去自己的话。

    “不会有什么事的,你放心吧,我明天还要去跟他送药呢,我相信他不会那样对待我的。我走了啊,你也快点回去休息吧。”说完竟是一个人走了。

    在静谧的小道上,白秒竹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本来以为许久不见的人,会有些许不同的关心,但是没想到一开口就是质问自己。

    神色有些小小的恼怒,边走边拿着一朵花在蹂躏。

    次日,御花园边,花儿拥簇,旁边池塘里的鱼儿畅快的游着。白秒竹站在池塘边,昨日季天耀的面容在她心里挥之不去,她一直都想不明白自己在她心里的定位是什么。

    白秒竹想不清楚,心中杂乱不已。

    眼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慢慢朝这边走来。

    烦恼之时,说出来的话也不经过大脑,“你到这儿来干嘛,今天不质问我了?”语气竟是十分的不客气,似乎是还在为之前的事情恼怒。

    “那个他有什么好,你就那么执着,你是想有朝一日跟他回去吗?”今天的季天耀似乎比之前更看不懂了。

    白秒竹不知道,或许越在乎一个人,跟她有关的事就越容易让一个人情绪跟平时反差越大。季天耀只是关心则乱。

    “对啊,怎么了。”白秒竹向来也不是一个认输的人,见他还是这个样子,自己也不肯让步了。

    他的神色阴兀而沉痛,一个人离开了御花园。

    “白姐姐,季哥哥怎么看起来那么不高兴的走了啊。”白秒竹抬头一看,原来是十公主。

    “你可能有什么事不太开心吧。”白秒竹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好。

    “哦!可能是季哥哥受伤太重太疼了,母妃都说要我现在不要去打扰轩哥哥,希望他可以早点好起来。”十公主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自然天真无邪。

    不过白秒竹倒是听到一些内容,“十公主,你听谁说的啊,你什么时候受伤了?”

    “母妃告诉我的啊,这次季哥哥可是立了大功呢,不过他自己也受伤了,被箭刺中了,所以不能陪我玩儿了。”

    “十公主不要伤心了,你很快就会好起来。”

    小孩子的心性还是很简单的,十公主有个受宠的母妃,自然现在也被保护的很好,还是那副天真的未知皇宫黑暗的模样。

    白秒竹准备去找季天耀,但是有事情耽误,一直忙到晚上才有空去看望他。

    不是一昧的繁华,而是布置的别有用心,你的宫殿简单却陈设别致。

    白秒竹来到这里,看着眼前的男子虽然受了伤了,但是却不愿意让白秒竹碰,似乎还在为之前的事闹着别扭,“你别管,我死了都与你无关。”

    男子呵斥一声,目光如炬。

    白秒竹也不说话,感受到两人之间的尴尬,马上咳嗽了一声,掩饰心里的那股别扭劲儿,本来两人的关系极好的,之前却因为那件事闹得不愉快。

    “我来给你看看,之前初略的包扎,现在血都渗出来了。”她白净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担心,在烛光的映衬下,季天耀有些看呆了,但是他适时的反应过来了。她根本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犯的错,猛兽在幼时和受伤的时刻总是显得虚弱惹人心疼,但是当它伤好了便会六亲不认,就算是照顾过它的人也一样不会轻饶,她又何必要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中。

    “你根本就没有明白我为什么生气,那个人你了解吗?。”季天耀轩将身子背对着白秒竹,似乎是拒绝她为自己包扎。白秒竹只看得见那俊美的侧颜,美得惊呆了。

    “我们能不提他的事吗?我只不是听说你受伤了很担心,现在看看都不行!”看着他的动作,她明亮的清眸忽然暗淡了下来。

    她的手就这样僵持在半空中,手里拿着药不知道是该放下还是带走,就这样胶着。

    此刻,外面惊雷四起,哗啦啦开始下起了雨。

    现在是不留也得留下了,人不留人天留人。

    季天耀的心底深处其实也是不愿意让白秒竹离开的,只是自己对她的担心,她现在还不能设身处地的想到,那个人,带着仇恨,放弃了绫罗玉墙,放弃了宫阙百千,像一只野狗一般让人践踏着。他丝毫不畏惧兽园,更可以说现在磨砺的只是他的内心,一旦有一天他变得更强大,将会有更大的怨念对待那些曾经在敌国相处的岁月里的人,无论是否有过帮助,他想的不过是不愿让白秒竹受到伤害而已。

    也罢,还是自己警觉一些,希望他成长的速度不要那么快。

    “跟我包扎伤口吧。”季天耀看着窗外的大雨,其实他也将白秒竹那个别扭的样子看在眼里,眼底有着淡淡的宠溺。

    所以这个时候他也决定还是选择退让,不然的话,真的不理自己了,才是真的得不偿失,还好,天公作美,自然有了台阶也要顺着下。

    白秒竹觉得自己真是被他吃的死死的,既然他退步了,自己也不愿意在一直讨论那件事。本来就很担心他的伤势,于是动作麻利的为他解开了包裹着的布。

    白色的布料上面沾染着鲜红的血迹,还好这箭上面没有淬过毒,血液的颜色还是正常的,但是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心下还是一阵心疼,之前还那样装若无事的和自己争执。

    处理好了之后,白秒竹倏忽之间才想起来,怪不得昨日见他的时候穿着一身紫袍,原来是怕血迹印出来,想到这里,安置好了季天耀之后,自己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第二日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忘记那份不快,也不再提那件事。

    白秒竹为他熬了药,细细的用青瓷纹花的碗装好送过来,揭开的时候还有一股热气,看来是才煎好不久的,旁边还用心的准备了两颗蜜枣。季天耀看在眼底,轻笑不语,还以为自己和她一样怕苦呢,不过心思的确细腻。

    “我又不是和你一样怕苦,

    她冷哼一声,把碗收好,转身便走。只是当她转身的刹那,男子本是,倏地便轻轻的笑起来,霎时间仿若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里,神色极为明媚。

    “看你的样子,感觉不怎么严重,现在还有心思跟我打趣!”白秒竹斜睨着他,倒也不是真的生气。

    白天晚上一日白秒竹要往这边跑三次,每一次都看着季天耀将药喝完才安心。

    之后的日子,这样相处的时光过得简单而温馨。

    那日风和日丽,容妃瞧着天气不错便想着散散心,带着宫女一干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御花园。

    正是三月烂漫时节,御花园里许多花开得正艳,五彩缤纷却又互相争奇斗艳,远远望去分外美丽。

    容妃赏了一会儿花,只觉得心情愉悦,唇角也不自觉的弯起。

    就在这时,一个人冒冒失失的撞了上来。

    那人低着头,走得很快,容妃是背对她,身边的一干宫女又没有反应过来,因此两人便有了肌肤之亲。

    许是因为知道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人,那人立刻条件反射般的说道,“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

    容妃觉着这声音熟悉,便走到那人面前,命令道,“抬起头来。”

    那人乖乖的照做了,看着她的眼睛有些瑟缩。

    容妃讶然,这不是贵妃白馨兰的旧婢么?

    见是容妃,这婢女似乎是略略放松了下来。

    容妃与其交流,婢女也就寥寥回答了几句,然而从她的言辞中却可以看出,她是在隐晦的告诉容妃,当年贵妃白馨兰乃是容皇贵妃和襄贵妃所害。

    她与婢女匆匆告别,也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再游览这御花园,便回了这承乾宫。

    她要寻得一个好时机,将此事告知皇上。

    当日,季天耀下旨,内容如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