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萌宠小乖妃 > 第424章 我还会找你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未等情毁多想,耶律峰峦已抽出青剑攻击情毁。刀光剑影,只听见剑的打斗声,却无法看见两个人激烈的招式。屋里,只剩白妙竹一人观看,其他人都已各自回房紧闭门窗。

    一黑一白,纠缠在一起,无法分辨。

    白妙竹看了几招,她确定对方还不是情毁的对手,既然知道安然无恙,干脆搬来椅子,拿起桌子上的桂花糕一口一口的啃起来,等着他们结束。

    准备吃第三个桂花糕的时候,打斗声音就停止了。情毁手中的剑已回剑鞘,黑色的袍子被划了一道口子,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凛冽的气息,夹杂了些戾气。再看耶律峰峦就显得狼狈不堪了,刚刚还是一个翩翩公子哥,现在却穿着被划了好多道口子的衣服,嘴角的血还在渗出来,被凌乱的头发盖住了,也看不出此刻的表情。

    “血魔,我还会找你的。”耶律峰峦一字一顿的说道,接着便离开了。

    情毁看着吃梅花糕的白妙竹,嘴角挂着一抹和煦的笑容:“梅花糕好吃么?刚刚有没有伤着?”

    “没事啦,我是超级无敌的白妙竹呢,怎么会有事?刚刚我都不屑出手,连你都打不过的人我还用打么?”白妙竹一边不打草稿的吹牛,一边比手画脚的展示自己的“实力”。

    情毁只能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正色道:“下次不准一个人出来了,还有这个地方不准进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白妙竹最懂这句话的含义了,当即点头答应,反正刚刚出了这样的事,再逛窑子已经没有兴致了,其他的下次再说。

    白妙竹拖着情毁往旁边的高老布庄走去,非要把刚刚那件划破的衣服赔给情毁,好说歹说情毁才同意进去。

    一进布庄,伙计热情的问:“这位姑娘,是要自己买布还是帮别人买的?”

    “帮他买。”说完指了指面无表情的情毁。

    “姑娘,您需要什么颜色的?”

    白妙竹想了想问情毁:“情毁,你要什么颜色的,绛红?秋色?湖水蓝?墨绿?”

    “黑色。”情毁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你怎么老是穿这个颜色的,换个颜色吧,黑色穿的好暗,整个人都要没精神的,你看墨绿很适合你啊。”说着说着就把布比划在了情毁身上。

    情毁低头略沉吟了一下,开口道:“好,听你的。”

    白妙竹睁大眼睛看着情毁,她已经被拒绝了n次了,现在情毁居然答应了。她兴奋的拉着他蹦达。直到情毁不自然的咳了一下才反映过来,对着伙计说:“就拿这个,赶紧做成衣服,什么时候好。”

    “15天之后就可以拿了。”

    “好好好。”

    夜晚,漆黑一片,庭院也因乌云遮住了月亮后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看不见树的影子,只闻的见一阵浓郁的蔷薇花花香,还能听见树枝被风吹起摇摆的声音。

    屋顶,趁着黑夜的掩盖,闪过一个人影。

    白妙竹不见了!

    情毁心里闪过一丝慌乱,他知道白妙竹虽然贪玩,但是不会两天两夜不回来的。他意识到白妙竹可能被人掳走了。这丝念头刚产生,情毁已经乱了心神,他知道此刻应该控制自己的情绪,恢复冷静,可是掳走的是白妙竹,让他怎么冷静?

    情毁去了白妙竹的房间,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一点点线索。可是当他翻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找到一点发现,他更加慌乱了,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眼前飞过一只暗器,钉在了床头的柱子上。

    欲见白妙竹,今晚亥时断石林见。

    白条上没有署名,短短几个字,给了情毁很大的希望。

    还好,对方真正要的人是他,不是白妙竹。

    入夜,酉时,断石林。

    情毁早早的来到了断石林,等着对方的人出现。情毁知道今夜等待他的是一场浩劫,但是他不后悔,因为是白妙竹。

    今晚的月色很皎洁,挺拔的大树在月光下投射出影子,情毁钢毅的脸庞胧在了影子中,浓黑的剑眉皱着,深邃的眼睛略显疲惫,笔直的鼻子,冷毅的嘴巴紧紧地抿在一起,因做杀手而与生俱来的冷漠气息让他看起来更显得孤傲。如果仔细看他的眼睛,隐隐参杂了焦虑紧张的情绪。

    这辈子,只为白妙竹。

    亥时。

    “血魔,你真的来了,我没押错注。”是耶律峰峦,几天没见,已看不出上次受伤的痕迹了。

    “白妙竹呢?”冰冷冷的话,更像是质问。

    “她被我关在天牢里。”

    “你想要我做什么?”

    “血魔,你果然聪明,知道我要的是你。”

    “你说吧,只要不伤害她。”

    “我要你死。”

    话说完,耶律峰峦吩咐手下:“把他抓起来!”

    只看见原本还是黑涔涔的夜此刻间照亮了整个树林,远远看去,像是傍晚的夕阳落幕,华丽灿烂。

    情毁站在火圈中央,层层包围着他,情毁拔剑蓄势待发,而站在远处的耶律峰峦却笑得灿烂无比,他说:“血魔,你束手就擒吧,这样你还可以见到白妙竹。”

    原本准备备战的情毁听到这句话,慢慢的把剑收了回去,抬起那张淡漠的脸庞,视线紧紧盯着耶律峰峦的眼睛,想从中探索出这句话的真实性。

    “你放心,我耶律峰峦的话说话算数的。”

    “情毁,情毁。”狱中的白妙竹看着阶梯口进来的情毁,大声喊道。

    待情毁走进,白妙竹才发现情毁是被人驾着进来的,而人已经不省人事。“耶律峰峦,你个疯子,我和情毁跟你无冤无仇,你把我们抓来干什么?”

    “耶律峰峦,你个王八蛋!”

    “耶律峰峦,你爹娘生你是留下了胎盘。”

    白妙竹骂着骂着就骂哭了,泪水随着脸颊滑落,圆圆的大眼睛哭的红红的。情毁悠悠转醒,看着白妙竹梨花带雨的模样好不心疼。

    “咳,咳,咳……”情毁想开口安慰几句的,却喉咙干咳无法说话。

    白妙竹听见声音,赶忙跑过来说;“情毁,你怎么样了?”

    情毁指了指喉咙,又咳了两声,现在的他很虚弱,耶律峰峦给他吃了软骨散,让他无法运功,也无法动弹。

    白妙竹赶忙叫来狱卒倒了碗水喂给情毁喝,等了一会,情毁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情毁,怎么回事,你怎么也被抓来了?”白妙竹焦急的问道。

    “耶律峰峦想抓的人是我,是我连累了你。”情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了白妙竹听。

    白妙竹听完愤愤不平的又开始骂耶律峰峦,骂完反应过来,问:直接“那你就直接被抓来啊?你都不知道反抗吗?”

    “那个时候担心你。”声音有点低。

    白妙竹心里一怔,一阵歉意在心底盛开,她知道情毁对她好,他不说,她装傻,以为这样可以让他明白,可是现在她不能再装傻了,如果以后还发生这样的事情,说清楚了就不会是现在这种情况了。

    “情毁,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你像我哥哥一样,真的很感激你。”

    情毁呼吸一窒,心口似针扎了一下,很痛,记得自己参加训练的时候所受的伤都没有这么的疼。

    哥哥!是啊,情毁他自己明白,只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执着下去,不管她爱不爱他,他就是爱了。

    “我会救你出去的。”情毁的声音很坚决,对着白妙竹说,似乎又是对自己说的。

    “嗯,我们一起出去。”白妙竹握着情毁的手,抬头看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又是黑夜来临,情毁哄着白妙竹睡着之后,他叫来狱卒,说有事找耶律峰峦。狱卒叫了另一个狱卒通报耶律峰峦,比想象中的顺利,似乎是猜中了他肯定会找耶律的。

    很快,耶律峰峦穿着一件紫色的斗篷从台阶上走下来,步伐不紧不慢的走着,脸上露出一副淡淡的冷漠看着情毁,左手带着一个玄黄玉的扳指,右手无意识的转动着扳指。

    “血魔,没想到有一天你会落在我的手里吧。”

    “你和耶律章政什么关系?”

    “哈哈哈,你倒是想到了我要杀你的理由了,我还真小看你了。”

    “耶律章政是第一个叫我血魔的。”冷漠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是我哥,最疼我的大哥,被你杀死了,我在他尸体旁发过誓,我会替他报仇,我找了你几年,找不到你的痕迹,终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居然遇上了你,可是我打不过你,后来我再去调查你,终于知道你的弱点了。”

    “我恨你,我大哥与你无冤无仇,你能下得了手杀他。”

    “放了白妙竹,我做过的事我自己承担。”

    “好,我耶律峰峦也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耶律又对旁边的人吩咐道,“把白妙竹放出来,送她回去。”

    “谢谢你,也对不起。”

    “对不起?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哼,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耶律峰峦恶狠狠的说完便转身离去。

    第二天,白妙竹安全无恙的在床上睡觉,带她醒来看见自己谁在自己床上,急急忙忙去找情毁,但是任凭她怎么找都找不到,估计是前两天狱中潮湿的环境,现在又是急火攻心,白妙竹站在庭院中央就晕了过去。周围叽叽喳喳的一片嘈杂,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