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24.竹林与青杏(十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碰我再过来,再过来我就”妙妙已经缩到了角落里,前面一片绿幽幽的海洋,封死了她的去路。

    刚才被拖在地上走的时候,她双手摸到了一块锋利的石片,现在一面拖着时间,一面在反绑着她的藤蔓上割着,藤蔓只剩下几根纤维连着,早已松动了。

    哼,小妖们,术法虽然是现学现卖,可是柳拂衣写好的丹砂符咒,你们可未必扛得住。

    找准时机,妙妙飞速地脱开手去,在怀里一摸,却摸了个空。

    她浑身的血液倒流,符符纸呢

    脑子僵硬地闪回到慕声教她炸火花的片段,他从背后纠正她的姿势,手若有若无地擦过她的衣服,她当时还有些奇怪。

    想必那时候,他连柳拂衣的符纸也没给她剩下吧。

    “啊,竟然让她挣开了”

    “快抓住她”

    小妖的呐喊声穿透她的耳膜,情急之下凌妙妙冲着涌过来的绿色浪潮一个炸火花“去死吧”

    小妖们本能地向后一闪,绿色浪潮便形成一个豁口。

    几秒钟尴尬的寂静,没炸响。

    再炸又一个豁口,没炸响。她像个翻花绳的呆子,维持着扭曲的手势,僵持空中。

    心里掠过一声冰凉的自嘲傻孩子,炸火花是慕家独门绝技,又怎么会轻易传给外人

    她可是知道反写符和暗恋姐姐两个重大秘密的人,如此危险的陌生人,慕声从始至终,从来没相信过她,也从没打算要她活着吧。

    头顶冰凉的水滴落在她脸上,一颗又一颗。

    下雨了

    这种密闭的地方,也会有雨吗

    她闭上眼睛,扬起脸,感受一滴滴的雨滴落在自己头发上、脸颊上的冰凉触感。

    土腥味里混杂着丝丝血腥味,是这个石洞里洗刷不去的阴暗潮湿的味道。

    “她是诈我们的她根本不会术法”一群小妖冲过来,为首的那个气不过,先伸臂打了她一下。

    竹妖打人,都是用他们劈开又中空的手,像是打快板一样,一前一后地落在她身上,不但声音清脆,打出来的创口也格外明显。

    “打她”有了这一个,千千万万小竹妖都涌过来争先恐后地打她。

    凌妙妙在雨点般的暴打中思考如果系统真的掉线了,她要不要选择自爆身体,跟这群快板儿精们同归于尽

    这打得也太疼了吧

    “行了”带着鼻音的声音传来,先前见到的那个竹妖发话了,“一群蠢货,都给我让开。”

    小妖们“咯吱咯吱”地左右涌动着,让出一条路来。

    凌妙妙伏在地上,衣裙已经破碎不堪,除了脸,身上到处都是打出来的红印子,她又往角落里缩了一下,抬头望着竹妖。

    女孩儿眼里黑白分明,有点不安,但并没有吓破了胆。

    “既然它们奈何不了你,我就屈尊亲自做一件衣服吧。”竹妖背后,漂浮着那根巨大的锥子样的竹子,它将其举起来,抵住凌妙妙的胸口。

    凌妙妙低头望着这匕首般锋利的竹子,镇静地思考通常套路是反派死于话多,但显然,它不至于说到明天早上难道明天主角团救下来的,已经是一具半死不活的尸体了

    不行。她狠狠一凛还是自爆吧,死也不要做虫草美少女

    那尖头往前了一寸,胸膛上传来痒痒的感觉,瞬间,一股灼热自她肌肤上生出,下一秒,一缕细细的烟雾升腾起来。

    “冒烟了”小妖们张大嘴巴。

    “呼”一道水蓝色的烈焰如同最凶恶的猎豹,在刹那之间悄无声息地吞噬了竹节。

    凌妙妙抬眼望去时,只见竹妖手里握着的利器,被烧得只剩一截香灰了。一个小妖伸出指头轻轻一戳,“哗啦”便碎了一地。

    竹妖难以置信地望着手中的断柄。

    它伸出手来,迅速增长了好几个竹节,远远地向凌妙妙袭来,在挨住她温热皮肤,准备刺入的一瞬间,水蓝色的火焰如同游龙一般猛地探出头,沿着它的手臂飞速爬向了本体。

    那蓝焰速度之快,令它来不及收回,便先惨叫出声“啊啊啊啊”

    竹妖触电般地打着滚,为保性命,只好忍痛自断一臂。那一截断掉的竹子,转瞬便成了地上一摊浅浅的灰烬。

    凌妙妙喜极而泣,这是系统吗系统活了系统威武

    按理说,新鲜的竹子很难点着,但这股水蓝色火焰简直如同幽灵,刹那间便能悄无声息地吞噬一切,将所有活物化作黑灰。

    但凡伤她性命之物,转瞬便死。

    凌妙妙感动得泪眼汪汪,这股蔑视天地的霸气,还真不像是那周扒皮系统的风格

    这个夜晚,断了一臂又不信邪的竹妖用各种方法弄死凌妙妙用刀砍,用石头扔,用火烧,用水淹,用铁锅砸

    凌妙妙缩在角落里,眼看着自己面前黑灰一堆又一堆,将竹妖气得直翻白眼,而蓝色烈焰游刃有余,便干脆趴在那里安安稳稳地睡了一宿。

    有金手指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翌日一早,太阳还没升起来,洞穴便晃荡起来,逃窜的竹妖像是绿色的海洋,沿着断层四处流淌。

    柳拂衣一脚踩穿石洞,一路上拼荆斩棘,带着新一天的第一缕晨曦,光辉灿烂地来救她了。

    凌妙妙喃喃自语“原文诚不欺我。”

    “妙妙”柳拂衣确实是着急了,见她缩在角落里,脚底一点便到了跟前。

    “柳大哥”她像见着了娘家人,蹦起来跳进柳拂衣怀里,不小心碰到了伤口,“呀”地叫了一声,疼得直吸气。

    “怎么了”柳拂衣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见她浑身都是血印,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愧疚之色溢于言表,“都是我不好,让你着了妖怪的道”

    “没事没事,都是皮外伤”妙妙看见柳拂衣背后的两姐弟,神色都格外诡异。慕瑶一路斩杀竹妖,听到柳拂衣的话后看过来,脸上是愧疚又复杂的神情。

    而慕声远远睨着他们,神色晦暗不明。

    柳拂衣将披风脱下来给她披上,拉她出了山洞,安抚了一番之后,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妙妙,遇到危险,为什么不用通讯符联络我们”

    他看见她身上到处是伤口,心里一阵狐疑“还有我给你佩好的收惊符,你是不是私自摘下来了”

    “阿声不是教了你炸火花吗它们伤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用就算只能炸出来一个火花,对付这些竹妖也足够了吧”

    “呃”妙妙面对这一连串的发问,内心无比复杂。总不能直接告诉柳拂衣,符纸一张也没有,炸火花也是逗她的,全是黑莲花杀人灭口的诡计吧

    “我”

    不知何时,慕瑶和慕声已经解决完了所有的竹妖,无声地站在柳拂衣背后。

    “你给我的符纸”她对上慕声的那一双黑眸,深深看他一眼,才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不小心丢掉了”

    柳拂衣气得无言以对,差点克制不住揪起她的衣领“什么都能丢,保命的符纸也能丢我早知如此,就应该把符给你写在衣服上”

    慕瑶和慕声闻言,脸色都变得很难看,虽然难看的原因各不相同。

    “对不起柳大哥我下次一定收好,绝不乱跑了”妙妙勇敢地承受着男主角的珍贵怒火,态度格外诚恳,只希望柳拂衣快点息怒,别再刺激可怜的女主了。

    岂料妙妙越退让,越激起了柳拂衣的保护欲,在他眼中妙妙小脸苍白,满身是伤,被恐吓了一个晚上,立都立不住了,还要向他道歉,他心中愈加自责,冷了脸色“那炸火花呢阿声不是教给你了吗”

    “我”妙妙看看柳拂衣又看看黑莲花,一时手足无措。拂衣见她吞吞吐吐,心里明白了三分,回头一看慕瑶姐弟神情冷淡、仿佛事不关己般地站着,连一句也不问,像是吞了一肚子冰碴子,浑身上下都是寒意“我就知道,慕家独门炸火花,岂是随便传给外人的”

    他这话说得伤人,慕瑶望着他,许久才冷笑一声,眼里满是倔强“我慕家光明磊落,要么不教,要么便好好教,怎么会使那种手段”

    “柳大哥”妙妙一把拉住他的衣摆,笑道,“慕姐姐说得对,慕公子很认真地教我了,是我被那竹妖一吓,把口诀忘了。”

    话毕,感觉到黑莲花的目光沉沉地落在她身上。

    柳拂衣满脸质疑“真的”

    妙妙点头“真的,你想,我连符咒都记不住,炸火花的口诀那么难,我忘记也情有可原啊”

    慕瑶转身便走,柳拂衣蹙了蹙眉,追了上去“瑶儿”

    这一日是动身第十日,此处竹林越来越稀少,隐隐约约听得见镇子那边喧闹的人声了。袅袅炊烟从远处升起,昭告着青竹林副本走到了尾声。

    慕声的脚步声极轻,像是只猫儿,他的影子若有若无,很有耐心地跟在妙妙身后。

    妙妙拉紧了披风,一路上头也不回,快步走着。

    “凌虞。”慕声终于耐不住,开口叫她大名。

    “不是说了别叫凌虞吗我叫凌妙妙。”妙妙的语气相当不善,话音未落,早已回过头去。

    慕声稍一用力便追平了她,发尾在空中摇摆,眸中带着一丝深沉的探究“你没什么话与我说吗”

    妙妙面无表情地摇头,脚步飞快,似乎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浪费生命。

    慕声一侧身,正式挡在她面前,她向左走,他伸左手拦;她退而右转,他就伸出右手,袖子上的银纹麒麟露了全身。

    他站直立在她面前,恰能看到她黑亮的发顶。凌妙妙打死不肯与他进行眼神交流,一直低头死死盯着他的脚,甚至让他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在预谋着暴起踩几脚。

    凌妙妙退无可退,这才仰头,露出冷笑“我与一个一心想杀人灭口的人,有什么话好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