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36.帝姬的烦恼(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殿内忽然变得很安静, 端阳帝姬的脸通红,眼里泛着水光, 不敢看柳拂衣的脸。

    赵太妃的神情有些古怪,左手和右手交握, 尖尖的护甲扎在手背上, 也似乎全无知觉。

    许久, 慕声打破了沉默“然后呢”

    他的声音很冷静, 甚至冷漠,似乎全然游离在帝姬羞愤委屈的情绪之外, 不受任何干扰, 也不带任何怜惜,慕瑶有些吃惊地抬起了头。

    端阳眼中的委屈和愤怒更甚, 气得直抖“你大胆”

    凌妙妙暗中碰了碰慕声的手臂,想让他收一收那不合时宜的微笑, “殿下别怪慕公子唐突, 他是心急, 我们要知道实情,才能保护你啊。”

    柳拂衣颔首, 身子前倾“妙妙说得对。殿下不要有顾虑, 这里没有外人。”

    端阳这才被安抚下来, 有些委屈地一咬牙, 痛苦地回忆道“然后然后他们将本宫绑在柱子上, 当着当着那些些菩萨的面, 掐住我的脖子”

    噩梦的结局, 是泼天的红云。在阴暗空旷的大殿中,火龙沿着每一道梁、每一只立柱快速蔓延,浓烟滚滚,刹那间便笼罩了视野,红云吞没了地上姿态各异的菩萨,泥塑像上的表情泛着诡异的红光,所有的人声化作喋喋怪笑,夹杂着哭喊,带着浓烈焦味的热气,将大殿变作巨大的蒸笼。

    而她,就是蒸笼中的祭品。

    带着火星的横梁猛地掉落下来,在窒息的痛苦中,从脚上的炙热开始,一寸一寸皮开肉绽。

    眼前扼住她脖子的人已经化作一团火,身体不住地发出可怕的“噼啪”声,他的声音听起来和鬼叫差不了多少“神女,我们为众生献祭。”

    “就是这样。”端阳一双大眼睛赌气似的瞪着慕声,肩膀却因为记忆中的恐惧而微微发抖,“你满意了”

    “多谢殿下的配合。”慕声微微一笑,笑涡中带着少年人特有的天真,仿佛这些世俗常情,他一点儿也不曾懂得,“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端阳的脸色气得发紫,回头急切地想让母亲给自己主持公道,却意外地发现赵太妃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慕声的表现,她维持着左右手交握的姿势,神情复杂地瞪着桌面,鬓边竟然生出了许多冷汗。

    “母妃”她嗔怪着推一下她的手臂,不料赵太妃猛地抬起头来,眼睛直直地看着幕后“来人,送帝姬回宫”

    从头到尾,母亲连看她一眼都没顾上,端阳心里突然有些惶恐“母妃”

    赵太妃几乎是架着她的手臂将她用力往外推,声音很低, “敏敏,你先回去,这件事情,母妃会替你解决好。”

    “可是我”

    “还不快去”她瞪着尚宫姑姑,骤然提高了声音,尾音尖利得有些变调。似乎是觉得这样还不够,她将头扭向柳拂衣,近乎以命令的语气嘱咐他,“烦劳柳方士送帝姬一趟。”

    殿门轻轻掩上。圆形格栅窗前有张深棕色的小案台,斜放一块造型别致的太湖石香炉,两股细细的烟气从中盘旋升起。

    赵太妃端起了茶杯,袅袅的白雾挡住了面上表情“慕方士方才说,此事并不只是迷幻香的缘故,本宫想知道,各位的依据是什么”

    慕声半垂着眸子,指端玩弄着白瓷托盘,并不作答,像是没听到一样。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慕瑶隐约感觉到弟弟入皇宫后的表现有些奇怪,以为他是耍小孩子脾气,无心去问,淡淡补充道“我们没有什么依据,只凭经验来说,迷幻香之流比起冤魂作祟,不过是小伎俩。”

    赵太妃的脸色彻底变了。

    慕瑶的神色平板无波,眼角下的泪痣显出与她庄严神色不相衬的娇艳“娘娘,按殿下所说,她梦中第二次返回的兴善寺,是”

    “这件事的确跟本宫有关。”

    慕瑶的试探被赵太妃强硬的语调打断,她不动声色地闭了嘴。

    “敏敏说的那个神女,十年前本宫就曾听说过。”她抬起头吐出一口气,表情中有一股狠意,仿佛下定了决心,“慕方士,本宫将自己的秘密全部告诉你们,慕家定会将此事解决,对吗”

    慕瑶皱了皱眉,隐忍许久,还是好涵养地答道“是。”

    慕声的手指停住了,无声地抬眼,摆出了一个洗耳恭听的坐姿。长睫乌黑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唯恐天下不乱的兴趣。

    但凡涉及到慕家名声,他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凌妙妙心想,赵太妃气成那样还没忘记支开柳拂衣,可见她的缜密心机已经渗入了骨子里。现在殿中只剩下了慕家人,为什么她还不提曾经请慕怀江和白瑾封印兴善寺的事情慕瑶这个亲生女儿,居然也一点风声也不知道。

    确实有些古怪。

    “十年前,先皇后病重,本宫从太医那里打听到了消息,她能不能捱过那个冬天都很难说。当时宫里唯有本宫最得先帝宠爱,她没有一儿半女,可我却儿女双全,敏敏也已经六岁,身体健康。对于本宫来说”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言语。

    “成败在此一举。”慕声不阴不阳地替她补全。

    慕瑶警告地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收敛些,慕声冲她露出个温顺又无辜的笑容。

    赵太妃脸色很黑,但没有反驳什么,接着道“十年前,本宫信佛已久,先帝对本宫多有怜惜,在城郊建立了兴善寺,取兴国、扬善之意,适逢皇后病重,本宫便自请入寺为其祈福。”

    “敢问娘娘,烧香拜佛灵吗”慕声状似无意地插了一句,这一次慕瑶和妙妙都没拦他,而是随着他的发问,一起竖起耳朵听着赵太妃的回答。

    “怎么不灵当初本宫生敏敏的时候,全靠佛祖庇佑”她似乎意识到说得有些多了,闭上了嘴。

    这就对了。

    赵太妃礼佛之心诚,基于她对这种信仰的盲目信任,是出于对自身利益寻求保佑的狂热。她对佛学的了解其实不多,作为宠妃,她几乎没有理解过佛经释义,行为举止也浮于表面,实在谈不上通禅。她心诚的表现,不过是花大价钱建造一座豪华的皇家寺院,以及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像暴发户一样疯狂捐赠香火。

    她在尘世有所求,寄托于佛,并不曾在意自己内心的愿望是否世俗。

    这样一个叶公好龙的赵太妃踏入兴善寺,究竟是为皇后祈福,还是祈祷皇后快点死掉以便于自己上位,谁都不知道。

    “兴善寺建好第三日,天竺国来了一队教众,远渡重洋来讲经。十年前,佛教在我朝兴盛没多久,阖宫上下只有本宫因为娘家赵氏的关系对其有所了解,先帝事务繁多,兴致缺缺,就让本宫引那群人如兴善寺安顿,顺带听他们讲经。”

    “为首的那人姓陶,叫做陶荧,看起来很年轻。他自称是华国边陲人,长在天竺国婆罗门,受佛法熏陶,不惜远赴重洋来普渡众生,路上遇见许多流民,那些流民受他感召,都自愿成为信徒,于是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到了长安。”

    慕瑶和慕声对视一眼。

    “他们一进来,沐浴焚香,三跪九叩,日夜不眠不休地念经,随后陶荥对本宫说说他以金刚之目,看出本宫的命格本刻薄,幸得神女托生于腹中,遂能扭转乾坤,得了凤命。他报出来的神女生辰八字,与敏敏分毫不差讲经只是托词,他们其实都是为膜拜神女而来。”

    凌妙妙有些听不下去了,扭头一望,慕瑶和慕声的脸色也一言难尽。

    十年前,佛教刚入华国没几年,因为信仰的人不多,规矩、经文都是断断续续传来,教众良莠不齐,浑水摸鱼的不在少数。什么佛教徒,还能带看面相、算命格的

    帝姬的生辰八字,只要买通宫人就能打听。只怕是南郭先生碰到了附庸风雅的赵太妃,利用了她急切想要做皇后的心,糊弄了她。

    慕瑶并未揭破,只是问道“娘娘信的是密教”

    赵太妃的眼角闪过愤恨之色,脸色格外不好看,端茶杯的手都有些不稳“当时当时本宫还不知道那是密教,只以为是真传。”

    密宗与显宗相对,都是古老的佛教宗派,其中,密宗多半带了些特殊色彩。相较于显宗“广示天下”教义,密宗提倡的是口耳相传、密不示人,也因此,这一派经历了曲折的传播,最后几近灭绝。

    密教最具代表性的一点,是在显宗提倡禁欲的情况下,对男女之事毫不避讳。

    帝姬在梦里看到菩萨泥塑也玩起活春宫,显而易见是密宗。何况陶荧说自己是从婆罗门来密教正是由婆罗门教和大乘佛教合并而来。

    只是,陶荥和这些人,究竟是否就真的是密宗教众呢

    慕瑶点点头,示意赵太妃继续。

    “本来,本来本宫也是半信半疑。”赵太妃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可是那个陶荧一连预测几件事都不出错,他说皇后枯木逢春,她就真的熬过了冬天;说本宫二子失一,我那几日将皇儿看得紧紧的,没想到”她表情微微扭曲,是一个怨恨的表情,“没想到所谓的失,是让病愈的皇后要了去。”

    皇后九死一生,彻底放弃了生育的想法,她极聪明地利用国母的身份,将宠妃唯一的幼子养在身边。

    自此,赵太妃的孩子注定成为储君,可他名义上的母亲,却成了别人。

    “本宫在宫里不能哭,不能怨,甚至只能对着皇后谢恩”她齿缝中溢出几声冷笑,“本宫忍不住去问陶荧,敏敏不是神女吗那他说的凤命,究竟何时到来”

    赤金佛像玉观音究竟有没有灵,贪恋着世俗权贵的人说不清楚。但如果有一个百试百灵的活佛在面前,你能忍住不去相信他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