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53.魂魄与檀香(十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声眉梢眼角带着诡异的艳色,他眼角通红, 红得几乎像是画了个浅浅的桃花妆, 那双秋水般的眼睛纯粹得宛如两丸黑水银。

    照理说, 三日内他不能再碰邪门歪道。可是甫一进来,就看到她衣服撕裂的瞬间, 暴露出来的一抹雪白的脊背, 刹那间刺痛了他的眼睛。

    他心里冷静地浮现出一个念头, 必须立刻, 马上要它们消失,用收妖柄一个一个打, 太循序渐进, 他等不了。

    他下意识摸向袖口,袖中竟然没有剩下攻击类符纸, 这就如同杀戮正酣的将军找不到趁手的兵器, 他在几乎镇静的盛怒中, 胡乱将手伸到背后, 将发带狠狠一松。

    几乎是立刻,他便后悔了,可是他既已出手, 就没有回头的余地。

    这些怨灵本就是鬼,经了这一遭, 现在估计已经神形俱灭。

    三日之期不可违, 他偏偏违了最严重的一条。方才他越杀越兴奋, 几乎在冲天的戾气中失控, 起了吞食天地的欲念,直到一声惨烈的尖叫将他骤然惊醒。

    凌妙妙躺在地上,边叫边死命踹着一具焦尸,这声音将他一点点诱过去,待他勉力克制自己的神智,将她抱起来,她又扑腾起来,对着他的耳朵尖叫了好一阵。

    叫得他满身黑云退散,戾气顿消,脚下踩上了实地,彻底回了人间。

    凌妙妙呆呆望着他,没有想到,有一天她还能有让黑莲花亲自来救的时候,这简直是

    她磕磕绊绊地吐出几个字“子子期”

    不过,她怎么觉得,才一会儿不见,他长得跟原来不太一样了呢

    慕声也望着她的脸。

    现在镇定下来了,杏子眼里倒映着水色,意外里带着几分委屈,一眨不眨地瞪着他,满脸不敢置信地叫他的名字。

    她委屈什么是因为来的人不是柳拂衣

    他垂下眼帘,谅她刚刚受了惊,才刻意收敛语气中的寒气“是我。走吧。”

    没想到下一秒,就被人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少女的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似乎将所有重量全部交给了他,这才放纵了情绪“我、我一直等你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他感觉到脖颈上一阵热乎乎,随即变成湿漉漉,凌妙妙哭得好伤心。

    嗯,刚才差点就和尸体抱在了一处,吓成那样也没有哭,想必眼泪全憋到现在。

    妙妙像个羽绒被子,裹紧了他,又热又轻柔,调动了他所有渴望疯狂的邪性。他伸出手,想将拎着她的衣服将她揪开,触到她光滑的肌肤,才想起她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他这个动作好像不怀好意,只好硬生生改成了轻轻一拍。

    感觉到黑莲花一反常态的乖巧,任她抱着,还好心地一拍一拍,凌妙妙在无限感慨中放纵自己哭了个爽。

    啊,太爽了,这么多天的压力,好像都在这几分钟宣泄一空,心情大好。

    慕声突然感觉怀里一轻,随即是一阵空虚的冷,她已经擦干眼泪,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非常自觉地躲到了一边,带着浓重的鼻音道“对不起。”

    他也跟着站了起来,大殿里昏昏暗暗,刚要开口,地面一阵轻轻的摇动,如同小规模的地震。

    凌妙妙震惊地望着地面,一瘸一拐地走到她身边,表情相当不安。

    “陶荧死了,幻境也即将崩塌了,准备出去吧。”他望着她破破烂烂的裙子上干涸的血迹和那一把匕首,犹豫了一下,弯下腰,撑住了膝盖,飞速道,“得快走,你上来。”

    凌妙妙瞪着通红的眼,茫然地望着慕声。

    “你那样走,我还得等你。”他似乎有些恼了,“又不是第一次了,快点。”

    凌妙妙怀着奇妙的心情趴了上去,连腿疼都有些忘记了,在他耳边问道“哎,你吃饭了么”

    “”

    老毛病又犯了,絮絮叨叨,废话恁多,哪壶不开提哪壶。

    妙妙对他的沉默不以为意,另起了话头“慕姐姐救回来了”

    “嗯。”

    “她没事吧”

    “嗯。”

    慕声顿了顿,睫羽轻颤,突然问“阿姐真是让那黑影掳走的”

    妙妙一时语塞“也也差不多。”

    “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就是”她声音小小的,还有点不服气,“就是追着黑影跑的。”

    “那你跟我胡说什么”

    他扭头看她,想在这张没心没肺的脸蛋上面找出点靠谱的畏惧,却只看见她眨巴着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无辜地将他瞅着,“我就是想让你快点去呗,别磨磨唧唧的。”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联想到端阳帝姬的脸,眉间闪过一丝戾气,冷淡地补了一句,“以后若不想早死,少管别人的闲事。”

    “这怎么能叫闲事呢”妙妙笑嘻嘻地戳戳他的肩膀,戳得他直皱眉头,“我素来胆大,也没有怎么样嘛。现在不是正好,皆大欢喜。”

    胆大他心内冷笑一声,刚才不知道是谁叫得房顶都要掀开。

    地面上一阵一阵的震颤,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震颤的幅度越来越大。

    慕声忽然停了下来,将她放在了地上,又撩摆蹲下身子,将她受伤得腿捞起来放在自己膝上,开始盯着刀鞘上的宝石看。

    “你干嘛”凌妙妙汗毛倒竖,警惕地护住匕首,“这可不能乱拔啊慕子期,会出人命的”

    他轻飘飘答道“这刀柄总是碰到我,硌得我腿疼。”

    “”妙妙脸色苍白,“你能不能将就忍一下,不能因为你不舒服,就就要我的命吧”

    话音未落,慕声一指头伸进了她嘴里,带着指尖上甜腻腻的血,下一秒,她的双手手腕被他一手紧紧攥住,他另一只手毫不拖泥带水,“嚓”地拔出了腿上的匕首。

    卧槽

    凌妙妙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冲了出来,竟然奇迹般地没感觉到一丝疼

    慕声的动作快得令人眼花缭乱,一纸止血符“啪”地贴在她伤口上,她这才感觉到一阵若有似无的痒。

    止血符贴得快准狠,血没有成喷泉,一切便风停浪止。

    她脑子想的却是,捉妖人这不是有这样好用的止血符嘛宛江船上那一次,他居然放任自己流血不加处理,这个自虐狂

    慕声抬眼望着她“疼吗”

    妙妙嘴里还留着一抹未散的甜,下意识答道“不”

    慕声忽然笑了,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恶劣的笑意“早知道该让你疼一下。”

    他不再言语,拉住她的手臂,将傻透了的凌妙妙一甩,背在了背上,手腕一用力,那拔下来的沾着血的匕首断成两截,刀刃落在腐烂的枯叶中,闪烁着寒光。

    刀柄还被他握在手里,凌妙妙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原来是他手上用力,刀鞘上镶嵌的宝石纷纷掉落,噼里啪啦地一路落在了草丛中,最后他手一松,将千疮百孔的刀鞘也丢掉了,两只手堪称优雅地拍了拍,似乎想要嫌恶地拍掉手上的肮脏的灰尘。

    “”她望着落叶中那些闪烁的光点渐渐远去,安静了好一阵,听着树梢上传来偶然的鸟鸣,轻轻开口“子期呀,我们算不算朋友”

    慕声嘴角一抹讥诮“我从来没有朋友”

    背上的少女猛地笑了,一股热风吹过他的耳朵,她狡黠地闭上眼睛“嗯,我知道,只有一个姐姐。”

    慕声听着她的言语,一时间微微失神。人生在世,他什么都不曾剩下,就只有、只有一个姐姐吗

    “那就是不算朋友咯”她接着道,笑着搂紧了他的脖颈,几乎让他错觉那是一个十分亲昵的撒娇的姿态。

    她声音很甜,带着十足真诚的夸赞“其实你真的很好,不需要朋友也很好。”

    “”

    她说完了,浑不在意,甚至趴在他背上睡了一觉又醒来,一会儿玩他的头发,一会儿戳他的领子,弄得他屡屡分神,不胜烦扰。

    “太无聊了,我给你唱个小曲儿好不好咳,咳,沂蒙山的妹子呦'”

    地板一个猛晃,高亢的嗓音骤然截断,“哎呀,怎么又地震了”

    月光很亮,如遍地银纱。

    他在这世上游离于温情之外,几乎独存于世。可是现在的确有一个人,除了慕瑶之外,比旁人都离他更进一步。

    先前他是激烈反抗,恨不得杀之后快,现在,似乎变成坦然接受。

    他隐约感到,这段路是他愿意放慢脚步走的,没有姐姐和柳拂衣,没有慕家,没有赵太妃和玉牌,他即使负重,竟然也可以这样轻松。

    这样的暖,贴得这样紧不想放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