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111 旧恨新仇(十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是雪后寒, 潮湿的冷风似乎要往人骨子里钻。

    慕声走在夜色中时,不顾西风如刀,整个人都被吹得凉透了。

    回来之后,他在碳火前暖过了身子,才掀开帐子去看里面的人, 仿佛是小孩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了装着宝贝的匣子。

    帐子上角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轻轻响动。

    凌妙妙睡得平平整整, 两排睫毛安静地翘着, 因着高烧的缘故, 她的颊上始终泛着红, 像是平日里睡热了的模样,让他想抱在怀里亲一亲。

    这样的艳色掩盖之下, 她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着。

    他将凌妙妙揽起来,冰凉的唇碰了碰她的脸颊, 她软绵绵地靠在他怀里,双眼紧闭,没有苏醒的迹象。

    “妙妙。”他在她耳畔轻唤一声, 像情人之间的呢喃, 他将小碗端着, 倾到她嘴边, 她也不能张口。

    慕声自己喝了两口, 捏住她的下颌,渡了她, 垂下的睫毛柔顺虔诚。

    喂完一碗水, 他仍停留在她唇上, 辗转不去,二人鼻尖轻轻相碰,他的吻是冰凉的。

    他将凌妙妙放下来,盖好被子,拉下了帐子。

    桌上摆了一盏精致漂亮的琉璃灯,雕刻成睡莲模样,花心是摇曳的烛火,映照着桌面上的黄纸。

    笔尖浸湿,堪堪挨着粗糙的纸面,画下的线条极其纤细,像是小蛇的信子,有种气若游丝的意味。

    砚台里的墨已经干涸,凝固成开裂的块。

    他的笔尖顿了顿,蘸了一下手腕上的裂口,线条又恢复了饱满的深红。

    风吹动被小心拆下来的纱布,空气中漂浮着一股浅浅的腻甜。

    他面不改色地捏了一下手腕,让血涌得更欢快些。

    血是不能倒出来到砚台里的,会干,要新鲜的才好。

    他画好一张,便堆在一旁,很快交错地堆满了一沓。摇曳的烛火透过琉璃花瓣,映照在他专注的脸上,带着莹莹的眩光。

    一刻钟前,他将慕瑶送了回去,亲手交到柳拂衣手上。

    他看出来了,慕瑶在同他想一样的事情。

    只是但凡他还是个男人,便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做成。

    她已经有此打算,这说明时间提醒他应该更快一些。

    他抬眼望向窗外,眸中水色柔润,眼角翘起来的那个小小的尖,像是名家纵情又收敛的一勾,尽头留白,也留下了欲说还休的情。

    夜色如墨倾洒,远处的树木影影绰绰,只剩下乌黑的轮廓。弯钩般的月牙触不可及,老练地旁观人世,外头安静得连蛐蛐的鸣叫声都没有。

    原来,没有凌妙妙说话的时候,他的世界是这样死寂的。

    他一张一张画着,在心中计算着时间,画好的符纸越堆越高,直到晨光从天边亮起,一点点笼罩了整片天幕。

    整个天空从下向上,层叠浸染了浅白和淡黄,树木的枝叶由下而上,逐次带上了昏暗的墨绿橘红。

    远处的鸟雀发出清脆的鸣叫声,回荡在天地间,引得耳边也一阵“啾啾啾”的响,没有回声的。

    他仰起头,挂在书桌前的笼子左右摇摆,“声声”一边叫着,一边扑棱着翅膀上蹿下跳,保留了野生鸟雀练早功的习惯。

    他住了笔,垂下眸子,将堆起的符纸拢在一处,点了一遍,随即从抽屉里拿出一只新的白色香囊,解开秋香色的细细丝带,将干花全部取了出来,将那厚厚一沓符纸卷起来,塞了进去,封好了香囊。

    他的脸色苍白,越发显得缀在脸上的一双眼睛漆黑,冷得几乎失去了知觉,但在掀开帐子,看到她的脸的瞬间,他成功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像拆开了一件期待已久的礼物,像新郎官掀起了新娘子的盖头。

    凌妙妙像是沉睡的仙子,双颊像饱满的苹果。

    他将手搭在她额头上,慢慢下移,抚摸过她的脸,又落在了她柔软的脖颈。

    他的眸光暗沉,眼角一点点沾染上红色,他的手爱怜地抚摸了一下她颈上柔软的皮肤,旋即慢慢收紧。

    这样的柔软和脆弱,只要他稍稍用力,她就永远、永远都是他的,不会对别人笑靥如花,不会在他不在的时候,同别人度过一生。

    他感受到了她跳动的脉搏。

    刚被压迫,血管便突突震颤起来,这样的触感,就好像是他双手拢住了野生鸟儿的翅膀尖,于极度脆弱的皮囊中,蕴藏着跳动不息的心脏。

    他的前半生张狂自负,酷虐成性,出手绝不留情,偏生栽在这样这样脆弱的生命下,心甘情愿地被驯服。

    又向往,又恐惧,恨不得残忍地吞吃入腹,又唯恐伤到她一根手指。

    他松开了手,长久地凝望她。最终只是极轻地揉了揉她的脸。随后俯下身来,低头在她腰间系上香囊。

    说来奇怪,往常他几秒钟便轻巧系上的结,这次却怎么也系不牢了。

    他拆了又系,手指颤抖起来,半晌,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划过脸庞。

    香囊上溅上两点殷红,像斜打的雨丝,划出一个纤细的惊叹号。

    他凝视着指尖上的血迹,浓密的睫毛垂着。

    原来离别之泪,是这样的滋味。

    他将指上血迹一点点涂抹在她苍白的唇上,粉饰出一个艳丽的新娘,在女孩的额头上吻了一吻,唇长久地停留在她额头,直到嘴唇失去温度。

    他脱下手腕上的收妖柄,套在她右手腕上。

    他睨着她的模样,满意地微微笑了,笑得如同柳梢新绿出,枝头迎春放。

    一左一右,都是她的。

    一张定身符轻轻贴在她身上,帐子一点点掩上,遮住了里面的人,只剩窄窄一条缝,还看得见她的脸庞,宛如不舍的,珍重的落幕。

    天光已然大亮,他的轮廓逆着光,像是被镀上一层白亮的边,他伸手将鸟笼取下。

    笼子旋转着,他打开笼门,正对窗户,将笼子轻轻一拍。

    “唧唧”鸟儿牢门中飞出,钻出了窗口,自由地跃上墙头,旋即拍着翅膀,飞到了更远的树梢。

    天空广袤无垠,晨曦初绽。

    少年立在光晕中,望着天地间遨游的那个黑色的小点,寒风卷着余雪的清寒,尽数灌入窗口,卷起他的乌发和衣袖。

    开春天气回暖,终究是等不到了。

    “叮系统提示符咒无效令已生效,宿主可自由活动,物品使用完毕。”

    妙妙被这声音惊醒,睁开眼睛,一丝冷风灌入帐子,活生生将她冻了个哆嗦。

    帐子半扬起,露出桌子的一角。

    唇齿间留着甜腻的血腥味。

    凌妙妙坐起身来将帐子一掀。

    房间里没有人,窗户被风推开了,几片干枯的落叶夹在窗棂上,簌簌作响。桌上笔墨收拾整齐,几乎像是个没有人用过的崭新的案台。

    桌子上摆着空荡荡的鸟笼。

    凌妙妙霍然掀开被子下了床,身上飘下了一张黄纸,她捡起来一看,定身符。

    像一对银镯子套在她腕上的收妖柄当啷作响,还有腰间多出的香囊。

    她眼见香囊上似有血迹,浑身都像是被冻结了,伸手去拽,香囊像是死死黏在她身上,卸不下来。

    他原来说过的,给她系个不会掉的。

    她就在腰间打开了系带,将香囊挤出一个小口,从里面艰难地拽出了一张符纸。

    反写符。

    又拽一张,还是反写符。

    整个香囊里面,都是反写符,够她用一辈子。

    寒风如刀,几乎刮花了她的脸,脸上纵横的泪痕被吹得发疼。

    她疾步走着,冷静地抹一把脸,抹到了满手冰凉的水,几乎结成冰碴子。

    怨女篡改七杀阵,阵型变动,阵心也跟着偏移。他们轻易找不到阵心,她却是知道结论的,她步子不停,直奔那里而去。

    几天没好好吃过东西,身上没什么力气,即使天寒地冻,单薄的中衣很快便被冷汗浸透了。

    凌妙妙两颊发烫,烧得更厉害了,整个人仿佛要化作一团火,在这冰天雪地里噼啪爆开,直至燃烧成灰烬。

    她的眼泪无声地流着,像是蜿蜒的小溪划过脸,聚在下巴上,然后一滴一滴落下。到这个世界以来,除了装的和痛的,她很少这样抑制不住地哭过。

    有什么好哭的呢

    大不了就是回家,她根本不怕。不玩了,不攻略了,只要这个世界不崩塌,还依旧完好地运行着,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她从不是救世主,不过是普通人。

    凌妙妙拿袖子抹了一把眼泪,更多的眼泪却涌出来,她整个人在冰天雪地中边走边抽泣起来。

    都怪他把她的鸟放了。

    这么冷的天,他连暖和一点的日子都不肯等。

    她终于看见了院落中澄黄的光点,擦了一把眼泪,一头扎了进去。

    天地骤变,气波化作一缕一缕,像是菊花纤细的花瓣,感受到了自投罗网的小小昆虫,花瓣层层叠叠收拢,将她围在中央。

    方寸之地,瞬间只余头顶透光,黑漆漆的牢笼里,困住她一人。

    凌妙妙四下打量了一下,破涕为笑。

    紧赶慢赶,早来一步。

    她松了口气,毫无形象地坐在了地上。

    “警告任务尚未完成,请任务人离开高危险境”

    “警告提醒重复,请任务人离开高危险境”

    “警告若任务人身殒,则未完成进度看做任务失败,任务人将会传送至惩罚世界。请任务人慎重考虑”

    警告提示声如浪潮响起,凌妙妙睨着头顶一线光,咬着唇,充耳不闻。

    去非洲挖煤,还是去美洲淘金,抑或是战争世界里被血肉模糊炸死无数次,反正,惩罚世界过后总归可以回家。

    到时候,她就把攻略失败的黑莲花纳入黑名单,永远绑在她人生的耻辱柱上,提起他的名字,想起来的只是字面上的讨厌,绝不是这样的难过。

    她这样想着,眼泪又涌了出来。

    她抹了一把脸。

    水浪似的花瓣动了动,露出一点光,一个曲线曼妙的人影慢慢投影在她眼前,仿佛有人隔着屏障站立着。

    令人酥麻的声音响起,整个空间被声波震颤嗡嗡作响“真想不到,最后来的是我儿子的小媳妇。”

    凌妙妙拿手指仓促地理了理头发“别这么客套。你不是魅女,慕声也不是你儿子,我们顶多是陌生人而已。”

    “哼。”怨女冷笑一声,声线里含了一丝冷意,“你倒清楚得很。”

    “一会儿熔丹,阵心的人要承受千百倍增强的攻击,人会变成什么样,你想不想知道”

    她的声音柔柔的,发笑“真想知道,你化成灰之前,能不能撑过一弹指的时间。”

    凌妙妙无动于衷的沉默,令她有些恼怒“一个普通人,竟然不自量力来祭阵,愚蠢至极”

    “暮容儿,”凌妙妙出声了,“天下比你想象的大的多。在这里你是设局人,占尽先机,在别处,安知你不是别人手上的棋子这个世界波诡云谲那样广阔,别处看来,兴许只有一本书那么大呢。”

    怨女发出了短促的气声,似是不悦至极,那缕微光猛地消失了,一片令人心惊的黑暗猛地包裹了她,突然间一片死寂。

    “警告请任务人离开高危”

    “已启动高危红色预警,请任务人”

    “警告未知攻击已超出红色预警防御范围,极可能造”

    “警告未知攻击已超出红色预警防御范围,极可能造成宿主死亡,请”

    交叠的警告声铺天盖地地来,每句话说到一半,就会有新的警告冲进来,盖住了上半句话。

    凌妙妙觉得,系统有点忙不过来了。

    随即第一道攻击劈头盖脸落下来,凌妙妙低头一避,身上蓝光红光交错迸出,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罩,饶是如此,刚梳起来的头发还是被打散了,仿佛被人电击了太阳穴,整个人有瞬间失去了意识。

    她握紧了腰间的香囊,感觉到里面的所有符纸有半数变作软塌塌的灰烬。

    又是一道落下来。

    “警告未知攻击已超出红色预警防御范围,可能造成宿主死亡,请宿主做好心理准备”

    “警告角色凌虞数据库受损,数据正在丢失,请宿主”

    凌妙妙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仰头望向头顶眩目的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