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115 番外:回乡记(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说阿声是个很周全的孩子。”凌禄山靠在椅背上, 大肚子挺开,边喝茶边笑眯眯地说。

    下人们已经将箱子一溜烟摆开,每一只箱子里都冻着不同的飞禽走兽, 显得很壮观, 敲碎的冰块徐徐冒着冷气, 室内一时间凉嗖嗖的。

    慕声坐在一旁, 垂下的睫毛一动不动, 凌妙妙看他一眼,咳一声, 替他答道“还差得远。”

    让她惊讶的是,郡守爹居然一点儿都没问起慕声的病情来,就这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坦然接受了, 倒令她有点儿心虚。

    “胡说,”爹瞥她一眼, “你成婚的时候,人家还派人大老远送了雁。”

    那雁来的时候,活的,翅膀上扎了根大红缎带,在厅堂里直扑腾,闹得人仰马翻, 屋里端茶的丫鬟, 外头洒扫的伙计, 都扔下了手上的活计跑过来看, 挣足了面子。

    凌妙妙抿嘴笑。

    郡守爹神秘兮兮地看了慕声一眼, 压低了声音,似乎是怕他听到一般“其实,当时他们第一次宿在咱们这里,我就瞧上他了。”

    事实上,无论大不大声,慕声都没什么反应,他侧着头,专注地瞧着凌妙妙剥花生的手。

    妙妙剥好,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一颗“又开玩笑了,爹怎么没看上柳大哥呢”

    “哼。”郡守爹冷笑一声,“柳公子一看就是和慕姑娘两情相悦,就算你喜欢,爹也不许。”

    凌妙妙一哂“当时他傲成那样,哪儿好了”

    那时候的慕声,外表温驯守礼,内里全是倒刺,接触久了便知道,性子恶劣得很,亲近不得。

    他筑起的警戒心很强,谁对他好,他不敢信任,往往恩将仇报。一般的人被白眼狼咬了一回,也就收了手,再也不去喂他了。于是他又在孤独中期待,等待和失望,恶性循环。

    如果不是凌妙妙在系统的要求下一而再、再而三地放低姿态,突破他的防线,知道了他内里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直到最后一个人赴死,也都还是将自己锁在高墙之内,无人明白。

    凌妙妙突然觉得,系统设置这个攻略任务,还是有那么点儿道理的。

    对于慕声“哪儿好”的言论,凌爹很坦诚地两手一摊“俊呀。”

    又觉得光看外表有些不妥,补充了一句,“少年人,轻狂一点才有魅力嘛。”

    一下午就这么安适地过去,慕声坐在她旁边,做个安静的参与者,倒也不觉得多余。

    总归,郡守爹有种魅力,他的接受能力很强,再惨淡的日子都能过得生龙活虎。

    “对了,让阿意带你准备准备,你表婶明天要来做客,你得好好感谢她。”

    凌妙妙想了半天,才想到那是谁在破庙里给她证婚的那位表婶,看在那双珍贵的羊皮小鞋的份上,她确实不能薄待了人家。

    “准备”的内涵很丰富,除了准备好表婶吃穿用度之外,凌妙妙还被拉去做了几身新衣服。

    按郡守爹的话来说,凌虞的母亲早逝,表婶对她的怜爱就代表了母亲的家族对她的怜爱,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再加上慕声是表叔表婶亲自考察通过的姑爷,现在姑爷成了这样,如果她再表现得“灰头土脸”,表婶会更加内疚的。

    凌妙妙裁完衣裳回来,已经是傍晚。新宅子的闺房比原先小一圈,但依然很舒适,灯烛高低错落,莹煌的光照在鲛纱帐子上,闪亮亮的。

    妙妙飞快地洗漱完毕,连跑带跳地摸到床边,蓦地把帐子一掀。

    这是自打他出事以来,她发明的小游戏。

    慕声的半妖状态,没什么节律可言,日夜像是猫头鹰一样睁着眼睛坐在那里,通常是凌妙妙熄灯躺下以后,他才跟着一起睡。

    她每次都会躲猫猫似的将脸藏在帐子后面,然后这样张牙舞爪地出现,逗他一下,他便坐在床上,漆黑的眸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脸,好似对突然多出个人来感到新奇得很。

    今天,她一掀开帐子,意外地发现他竟然躺平睡了,睫毛安稳地垂着,双手搁在腹部,像个睡美人,一点儿都没有被惊醒。

    妙妙“”

    游戏对象没有回应,她感到有点失落。

    但他少见地睡得这么沉,妙妙不想叫醒他,便轻手轻脚地跨过了他,“呼”地吹了烛火,睡了。

    月光明亮,从精巧的花窗投射进来,拉成了斜斜的菱形。

    半夜里,妙妙迷迷糊糊地醒过来,看到床边坐了个人,差点吓出一身冷汗。

    那人身上沐浴着月光,如霜的光落在他逶迤的长发上,一段一段地发亮。

    他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她。

    妙妙眯着眼睛看了半晌,伸手往旁边一摸,空空的被褥冒着凉气,心里咯噔一下,砰砰跳起来。

    即使他坐着一句话也不说,光看模糊不清的面目和姿态,她也能分辨出来一点什么。

    她慢慢地爬起来,侧眼看着他,然后伸手摸向了他的肩膀。

    手还没挨到人,便被他反握住手腕,伸手一拽,把她抱坐在了腿上,她骤然贴近了他的胸膛,甚至听见清晰的心跳声。

    她试探着开口“你怎么醒了”

    骤然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怯怯的。

    那个影子看她半晌,清越的声音传出来“你做梦呢。”

    “”

    说话了

    做梦无疑

    “不信”少年拉住她挣扎着去摸蜡烛的手臂,圈住了她,脸颊在她发顶轻轻蹭了蹭,带了点冰凉的笑,“你点上灯,就见不着我了。”

    荒唐,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凌妙妙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怕惊醒了梦,就没动,任他抱着她,手上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随后的十几分钟里,她一直保持着晕乎乎的状态,回答了很多似是而非的问题。

    “想回家吗”

    “嗯”她发出一个短促的疑问音节,有些茫然,“不是已经回家了吗”

    “不是这儿。”他一边抱着她轻声说话,一边留恋地吻她耳垂,震得妙妙的耳廓酥麻麻的,活像是哄骗。

    “想呀。”她眨巴着眼睛,疑惑地说。

    对方沉默了片刻,又用冰凉的唇亲亲她,问,“那怎么还不走”

    “说起来你都不信。”妙妙垂下眼嘟囔,“你现在跟二傻子似的,离不了人。”

    “”

    凌妙妙的声音很轻,像是和老友彻夜长谈似的,把肚子里的苦水一股脑往出倒。

    “起码也得等慕姐姐他们把雪魄冰丝拿回来试试,我才甘心。”她扳着手指头数,“再说了,剩下爹一个人怎么办哪。”

    说了半晌没回应,妙妙生怕这梦渐渐褪色了,或是做跑偏了,用力拽紧了他的衣服,“你怎么不说话了”

    她从下往上睨慕声隐在黑暗中的脸,只隐约看到他眼睫颤动。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她追问了一句。

    少年讥诮地翘起嘴角,润泽的眸泛着一点月色的光,侧眼望着她“现在这样安静听话,不好吗”

    “好个鬼。”妙妙差点委屈哭,“我养只鸟儿,鸟还会叫呢,哪像你。”

    慕声眸中似有恼意闪过,扳过她的脸,低头狠狠碾磨她的唇,带了点惩罚的味道“这样便嫌弃我了”

    梦醒之后的清晨,凌妙妙感到非常愧疚。

    黑莲花安稳地躺在旁边躺着,见她醒了,还凑过来抱着她柔顺地蹭蹭,十足亲昵的模样,她却只顾着沉浸在梦里跟别人亲吻。

    “没嫌弃你。”她捧着慕声的脸,吧嗒亲了一下,满脸愧疚地承诺,“这样也挺可爱的,真的。”

    妙妙怀着这样愧疚的心情收拾洗漱,去见了表婶,说话的时候,还有些心不在焉。

    “没睡好吧可怜见的孩子。”远道而来的表婶啧啧叹息,眼里全是心疼,“走,去你房间坐坐,你靠着歇歇,表婶跟你说说话。”

    妙妙来不及拒绝,就被表婶领到了房间,摁在了床上。

    “表婶我坐着说就可以”

    “躺着。”表婶压着她的肩膀,“歇歇。”

    “”凌妙妙惶恐地撑着床,很怕自己说着说着,真的睡着了。

    表婶的目光环视一圈,看到了桌前坐着的慕声。

    他实在太安静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时候,几乎不发出一点儿声音。

    她打量慕声的时候,慕声也在打量她。

    他的判断方式简单粗暴是人,女的,妙妙主动亲近的,他便收起了敌意。更准确的说,是放下了戒备,爱答不理。

    “啧。”表婶盯着他,忽然叹息一声,眼泪掉下来,“妙妙命苦啊”

    吓得凌妙妙立马坐直了身子“您别哭哇”

    表婶擦擦眼泪“这是我亲自选的姑爷,成婚没几年现,就成了这样,让我心里怎么过意得去”

    犹记当年,她以多年业余媒人的身份多方面评估了慕声一番,那是万里挑一的好人选,她怕再不下手,让别人给抢了,当下拍板就定了。

    可是现在,姑爷失心疯,全靠妙妙照顾着,可不把她给累出黑眼圈了吗

    早知道捉妖人刀尖舔血的,容易出事,她简直是害了人一辈子呀。

    “表婶”凌妙妙好笑地劝她,“天有不测风云,他变成这样,又怪不到您头上。”

    “妙妙。”表婶握住了她的手,深吸了一口气,“你有什么委屈,跟表婶说说。”

    妙妙认真思考了好一会儿,憋出一句话来“我我不太委屈。”

    多好的孩子呀表婶的心里更愧疚了。

    “别不好意思说。”表婶旁敲侧击,“咱们家里头,跟外面不一样,不守那些三从四德,妇道规矩”

    “嗯”妙妙隐约觉得有点不对,但一时半会没转过弯来。

    “所以呀,”表婶语气沉了沉,“我就直说了,表婶给你再介绍一个”

    妙妙吃了一惊“啊我已经嫁过人啦。”

    “那又怎么啦”表婶显得有些意外,拍了拍她的手背,“那天下寡妇还不过日子了”

    “可是我”妙妙指指黑莲花,比划道,“不是寡妇呀。”

    “那也差不了多少了。”表婶又抹起了眼泪,“阿意都跟我说了,姑爷犯起这病来,凶得很,一年两年还好,要是一辈子好不了可怎么得了”

    “你现在年纪轻,你爹还能护着你。”表婶语重心长,“往后你爹要是去了,你靠谁呀你一个姑娘家,不得和丈夫相互扶持着过活你一直照顾着他,家里没有顶梁柱哪儿行”

    “你现在还不懂,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表婶摇摇头,“等你着急起来,年龄上去了,就不好改嫁了。”

    “现在你正刚好,花一样的年纪,又没有孩子拖累着,就算是和离以后重新嫁人,提亲的照样能踏破门槛”

    “表婶”凌妙妙打断,一声声“改嫁”吓得她头皮发麻,不住地观察慕声,见他没有什么反应,仍然觉得有些不踏实,“别说这个,他听得懂。”

    “听不懂的。”表婶又瞅着毫无反应的慕声看了两眼,忧愁地说,“我家里也有得失心疯的,都那样,什么也不知道。”

    她握住了妙妙的手,“孩子,我希望能有人照顾你,不让你受委屈,看你累的,黑眼圈都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