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穿书)黑莲花攻略手册 > 118 番外:回乡记(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啊”凌妙妙睨着轴上那个血红色的月牙, 奇怪地问。

    “慕家出事之前,我娘曾经来过无方镇。”

    慕瑶垂下眼眸,“她是来找怨女的。倘若怨女脱困后没有回到这里, 那就说明, 她可能还在我们身边。”

    慕瑶怀里抱着熟睡的二宝,声音放得极轻,几乎听不出什么其他的情绪“那时娘的身体已经很差,自感时日无多,她便以自身寿数为代价求了断月剪, 以防怨女再将阿声当做复仇的傀儡。”

    “她在无方镇递了两封信, 一封给我爹交代事宜,另一封给白家备份。给白家的那一封没能寄出去, 为我和拂衣所得。”

    柳拂衣补了一句“其实,给慕家主的那一封信,也没能递到他手上。”

    当时,慕怀江已经为怨女所惑, 白瑾身在局中,难以窥见全貌。

    怨女这盘棋下得极耐心, 在白怡蓉的壳子里, 神不知鬼不觉地教了慕声反写符, 温水煮青蛙似的,还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 便骤然发难。慕声首次借夜月之力实践邪术, 威力完全失控, 致使慕家倾覆,不知道是不是白瑾祭命的另类实现。

    怨女利用完慕声以后,本想将他杀死,拿回属于自己的力量,未料魅女最后一搏,保下了慕声和慕瑶性命。

    “所幸断月剪兜兜转转到了今天,终于还是派上了用场。”慕瑶和柳拂衣对视一眼,目光又落在远处的慕声身上,“给他剪了吧。”

    妙妙深吸一口气,握着剪刀,像是农场做广告似的,在空中咔嚓咔嚓地比划,跃跃欲试地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好嘞。”

    早春民汤,多的是三两出游的人,女眷发出银铃般的笑声,隔着飘荡而起的轻纱帘子不住地传入耳中。

    温泉坊最里一间,照旧是郡守女的单间,在廊里携手而行的人,见了挽起头发的凌氏踩着地毯来了,都不禁在背后盯着看。

    噫,郡守千金生得真是灵。绯色上襦的花纹仿佛桃花绽开一片片,银线顺着丝帛根根埋进去,若隐若现地闪着光,锁骨下面,抹胸绣着的两簇早樱相对盛开,绕出祥云样的藤蔓,一直埋进裙头,裙子却是奶白色,褶子压得平整极了,如云如雾的轻盈。

    她迈过去了,飞过来的系带头上还绣着一朵小小樱花呢。

    听说凌氏已经嫁了人,怎么还这样的像个少女。

    几个人惊奇地笑着,望着她身后看。

    她身后还缀着一个黑衣服的人,缎子似的黑发一点毛糙也没有,一直散到脚踝,引人羡慕。

    哦,她又带着那个人来了。

    他低着眸,只看得到被头发掩着的半张脸,一点翘起的睫毛,倒是个很俊俏的侧脸。

    丫鬟,还是伙伴

    江南女儿家羞怯,调笑的没有,搭讪的找不到,只是瞪着一双双鹿子眼,安静地偷看。

    凌妙妙走着走着,听见四周的噪音突然变低了,再扭头一瞧,廊上女眷都伸着脖子好奇盯着慕声看,而慕声毫无察觉,只是发觉她停下,抬起眼,睁着一双无辜的眼望着她。

    她顿了顿,越过他,警告地环视一周诸位姑娘,伸手一把将他拖进了里间。

    这汤是妙妙的私浴,到了自己的地盘,便见不到其他陌生人了。几个守在那里的丫鬟涌上来,熟练地给凌妙妙宽衣解带,准备方巾。

    大家都知道,后面那位爷是动不得的,是以慕声身边方圆几米都没有人,有些孤独地坐在一边。

    在遇到主角团之前,此处民汤对凌虞来说形同虚设,因为她性子孤僻自卑,仿佛当着众人的面来洗澡是什么臊人事,宁愿窝在家里的小浴桶里。凌妙妙来了之后,这处温泉才真正派上用场。原因无他,光看姑爷这头超凡脱俗的长发,小浴桶是装不下这尊大佛的,凌妙妙试过一次,搞得半间屋子都像是发了大水,她自己也湿得像落汤鸡,狼狈至极。

    知道这里还有个自己的专属池子以后,妙妙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口汤池足有半间屋子那么大,水汽袅袅,四周帐幔飞扬,香风穿堂而过。兽首喷出温热的水流,落在池中哗哗作响,搅动得漂浮的花瓣四散退开。

    妙妙艰难地蹲在池边,怀里抱着一盒皂角,正在专心涂抹。

    慕声的长发散在池中,仰着头,专注地仰视她的脸,睫毛上挂着水珠,漆黑的眸中似也沾染上了湿漉漉的水汽。

    真到了池边,丫鬟也都退出去,拉上了帘子。殿顶极高,偌大的空间只有他们二人。凌妙妙轻易不敢说话,在这地方,说话会有回音。

    直到憋不住了,她才忍不住开口“你转一下。”

    慕声歪头看她,似乎没有听懂。

    凌妙妙呼了一口气,周围的空气热得她出了一后背的汗,沾湿的地方却被风吹得冷嗖嗖的,实在称不上舒服。

    她将呈着皂角的盒子递给他“你自己洗”

    “”他的睫毛眨动一下,伸手一接,将盒子接住,顺手放在一旁。

    “那你”

    凌妙妙的话刚起了个头,他便猝然伸手拉住她的手臂一拽,妙妙瞬间失去平衡,惊叫一声,直接被他拽进了水里。

    巨大的水花泛起,更多的雾气蒸腾而出,带着花香的温水扑面而来,她慌乱之下呛了一口水,感觉有人揽住她的腰将她托了起来,下一秒,她立即手脚并用地探到了池底,坐了起来。

    凌妙妙的脸通红,打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睫毛上挂满水珠,怒气冲冲地瞪着始作俑者。

    慕声望她半晌,低下眼在她红扑扑的脸颊上留恋地蹭了蹭,然后抬手将她紧紧抱在了怀里,这才非常舒适地叹了口气,竟然慢吞吞地靠在了池壁边,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刚才总觉得少点什么,现在就舒服了。

    “你还有脸叹气”凌妙妙气急败坏,揪着他的衣服挣扎起来,伸手去摸放在池边的皂角盒子。

    慕声的坐姿极其放松,睫毛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可是扣在凌妙妙腰上的手却极用力,她就像是被捕鼠夹夹住似的,奋力伸出的指尖离那盒子就差几厘米距离,始终够不到。

    妙妙收回手,心里怀疑这人是故意的。

    “子期”她清亮亮的声音回荡在池面上,水汽在眼前氤氲飘荡。

    慕声睁开眼睛,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妙妙紧紧贴着他,说话时他的胸膛都在颤,他又朝声源吻过去。

    凌妙妙眼疾手快地伸手,将他的唇抵住“你还洗不洗了”

    慕声顿了顿,摇头。

    “那我们出去吧。”在热腾腾的池子里待久了,人有些晕,仿佛喝了酒一样,她划拉两下水,水面上泛起层层水花。

    慕声望着她眼里的几分醉意,又摇头。

    “那你想干嘛”凌妙妙气笑了,在水里用力一捞,一股水花直直泼到他脸上。

    慕声闭眼一闪,水顺着他的下颌往下滴,他松了她的腰。

    凌妙妙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他双手认真地掬起一捧水,极缓慢地从她肩头浇下去,打湿了她浴衣前襟绣的几朵早樱,那水流柔得跟播撒幼苗没什么区别。

    凌妙妙“”

    “你浇花呐”女孩低头瞅着自己的胸口,吃吃地笑。

    “嗯。”

    “嗯”妙妙悚然一惊,刚诧异地站起来,便被人按回水里,熟悉的气息笼罩了她,他唇中衔了一片水中的花瓣,饱满的,深红色,全揉碎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真可惜。”

    梳子顺着他的打湿的长发梳下去,几乎遇不到什么阻碍,连发油都省了。

    小小的隔间里帘子拉着,阳光只透过厚重的绸布透进来一点,被滤成了泛黄的颜色。

    “可惜什么”少年的声音有些哑。

    慕声的神情相当放松。凌妙妙给他梳头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像是被顺了毛的猫,一点懒洋洋的柔和光投射在他脸上,如同画家的手将最温柔的颜色晕染开来。

    “我本来想看看你蜕变的过程。”凌妙妙看了一眼镜子里的人,抿了抿嘴,非常遗憾地叹气。

    看看你从二傻子变成人是什么模样。

    慕声抬眼,反手握住她的手背,握得极用力。

    “你不放开我怎么梳”凌妙妙直笑,灵巧地将梳子换了左手,歪歪扭扭地梳下去,活像是一只小蛇抖着身子向下爬,语气很得意,“可惜我有两只手。”

    慕声漆黑的眼底含了一点罕见的笑意,眼角的绯红色彩,似乎被遮挡不住的阳光滤去不见,唯见翘起的眼尾着深一笔。

    多少年以前,红罗帐子也外有一双手,梳理他的头发,女人眼里是愁绪,泪光莹然,模糊成一片,坐在椅子前、晃荡着两条腿的小笙儿,就这么一晃眼变成了他。

    眼前的女孩脸上带着动人的朝气。

    终究,留不住的也让他留住了一点什么,江水般的岁月,在一往无前的奔涌中停住了一瞬,有人用力抓住了他的手,将他从无穷黑夜中带了出来。

    凌妙妙将冰凉的断月剪抵在他背上,比划比划“剪啦”

    “嗯。”他毫不留恋地应。

    他是石隙斜生的小芽,只一缕光,便绝处逢生。

    地上的发丝盘绕着,越积越多。凌妙妙使剪子磨得虎口都痛了,才发现他的头发这样多。

    她长吁一口气“这么多的仇恨,从今天起就都没有了。”

    凌妙妙的手指偶尔擦过他的脖颈,将他的发丝从耳朵上面拢起来,拢得很不熟练,总是间或掉下来一些。

    她手忙脚乱地捞着,捞上东边,掉下去西边,好半天才拢成了一股,高高拎了起来,手心都出了一层薄汗。

    耳朵和脖颈露出来,镜子里的人显现出了全然不同的面目,干脆利落的青春魅力。

    “就这样别动,我来。”

    慕声突然出声,按了按她的手,从盒子里取出了那一根发带,将手伸到背后,微微低下头,熟练地扎紧了发带,眼尾妖娆的血色随之暗淡而逝,眸光却渐渐亮了起来。

    这一次,是他心甘情愿,求之不得。

    凌妙妙早跳着跨过满地头发丝,左右拉开帘子,早春的阳光刹那间滑过她的脸,将她的瞳孔映照得缩了起来。

    亮光蓦地涌进室内,顷刻间便占领了整个隔间。

    凌妙妙扭过身子,逆着光站着,阳光在她栗色的发丝外镶了一层金光闪耀的边,整个人似乎化成暖融融的一团。

    “亮不亮”

    东风吹动她的衣袂,池子里的香气隐隐飘来,妆台上斜插的梨花掉了一瓣,细小的花瓣轻灵地飞出窗外去。

    少年仰头看着她,黑润的眸子如平静的湖面,头顶的发带犹如伏趴的白蝴蝶,紧跟着伸展骨骼,张开翅膀。

    嗯,从此以后,便都是亮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