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帝少的宠妻计划 > 第1530章 所谓女儿控,大抵如此了!

第1530章 所谓女儿控,大抵如此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白一脸‘预感成真’,眉头马上就皱了,“那我睡哪?”

    “要不,你去别的房间将就一下?”

    “凭什么?这是我的床,我的老婆,没有理由我让给他们睡。”陆白仿佛是面对情敌。

    安夏儿眨了眨眼,“我说……”

    “没什么可说。”陆白很气愤,“把他们抱走,让他们去睡另一个房间。”

    礼宾堡房间多的是。

    没理由儿子来了他就要睡空房。

    “这不好吧?”安夏儿想了一下,“他们说要跟我睡,我已经答应了,若明天早上醒过来没看到我,那我这个妈咪岂不是食言了?”

    “那你就舍得把我赶去另一个房间?”陆白问她,他倒想看看她是不是有了儿子忘了老公。

    “我们几乎都在一起的嘛,分开几个晚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陆白看了她一会,将她从自己腿上抱了下去,用讨论公事的态度看着她。“你要这么说,我就要跟你好好算算了。”陆白严肃说道,“你一个月至少休息七天,除去不定时会心情烦躁一下,或者会不会感冒不舒服,或者跟我折腾一晚后,又要休息s3();

    个一两天……”

    听着他像对侍工作一样在精密计算,安夏儿脸色发红。

    他真这么认真?

    “这样算下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也就半个月。”陆白说道,“生了孩子后,更是如此,lulu半夜有个什么动静,你还要过去看,过去一看你就跟着女儿睡了。”

    “行行行!”安夏儿摆手,“不走了,都不走了,反正这床够大,那咱们就四个人一起睡吧。”

    说着将陆宸和陆玺推到床的最里面,然后掀开被子躺在中间,拍了拍床外边的位置,“来吧来吧,老公大人,我们一起来陪儿子睡吧。”

    陆白完全没想到这个结果,脸色有几分讪然。

    但他又觉得自己没理由走。

    最后干脆也不说什么,洗澡后,过去和安夏儿一起躺下了。

    关灯后,卧室气氛相当安静。

    听着里面陆宸和陆玺均匀的呼吸声,又闻着陆白的气息,安夏儿突觉到被难以形容的安全感和温暖所包围,如果lulu也在的话,那就是整个全世界了。

    安夏儿把头往陆白肩上靠过去,用不地吵醒儿子的声音轻说,“陆白,你别气恼,其实我们偶尔这样挺好的,一家人晚上躺在一起,多温暖呀。”

    “等他们长大了,你就不会这么想了。”陆白叹息。

    “啧,孩子们这不是还小嘛。”安夏儿轻声道,“再说长大后他们也不会再跟爸妈睡了嘛,所以现在有时间多陪陪他们总是好的。”听到安夏儿这么说,陆白回头看着她,目光似月光温柔,“既然这样,那回去把lulu也抱过来一起睡吧,你不是说女儿有的儿子也要有,那儿子有的待遇,女儿也必须有!

    ”

    所谓女儿控,大抵如此了!

    安夏

    &nbs

    p;   儿惊讶地瞪大眼睛,突然笑道,“陆白,其实你是个好父亲嘛,你看你多大方,以后谁说你小气我就跟他急……”

    “行了。”陆大总裁又马上来一句,“我说的只有一次,不是同意他们次次都可以跟我们睡。”

    他再喜欢他的孩子,最爱的也还是老婆好吧!

    “啊?”安夏儿彻底傻眼了。

    陆白垂下眼睛,“好了,睡觉。”

    “哦。”

    安夏儿只好也跟着躺下去了。

    “还有,跟你说一下。”陆白叹息着说,“今天从刑场回来时,安夙夜打了电话过来,说他们先离开瑞丹了,让我跟你说一声。”“啊?”听到这个突然的消息安夏儿头又抬了起来,意识到孩子还躺旁边,她又小心压下声音,“陆白,到底怎么回事?夙夜他们突然就走了?当时我跟锦辰在电话里还说等

    瑞丹的事结束,要跟他们在瑞丹吃顿饭呢!”

    “吃饭就算了吧。”陆白闭着眼睛,鼻梁高挺的侧脸英外硬朗,“他们这次来瑞丹是追南宫焱烈而来,离开也是一样,他们有更重要的任务。”

    “我知道,可听说南宫焱烈逃走的直升机不是已经坠入海里了么?”安夏儿不明地问道,“那他不是应该已经被抓了吗?”s3();

    陆白缓缓睁开了眼睛,“你听谁说的?”

    安夏儿咽了一口,“我听祈雷说的,祈雷说……听跟你一起回来的保镖说的。”

    陆白轻笑了一下,又合上了眼睛,“有很多情况他们并不清楚,跟我一起过去的保镖也只知道在现场看到的事。”“说到这,我还要问你呢。”安夏儿彻底翻坐了起来,“你怎么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你还自己作诱饵想把南宫焱烈引出来?万一那车里坐的人是你,你出个什么事?我怎么办

    ?孩子们怎么办?”

    听到祈雷说起这事时,安夏儿就感觉有点后怕。

    当时陆白说不去刑场,有事要跟安夙夜他们见面时,她是万没有想到陆白是在作那样的打算。

    “担心什么,我扔下谁也不可能扔下你们。”陆白说到这想到了他的父亲,沉默半会,“那辆车里的人并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万一下次你就亲自坐在车里面了呢……”

    “我不会做那种蠢事。”陆白说,“这个世上除了你和孩子,没有任何事值得我拿命去博。”

    安夏儿眼眶有点热热的。

    陆白伸手抚着她的头发,“放心吧。”

    久久,安夏儿才点了点头,头枕着他的肩膀躺了下去,“幸好你没事……”陆白搂着她娇软的身躯,温热的气息在她耳畔边轻轻喷洒着,他说起今天在码头边的情况,“南宫焱烈的飞机是坠下了海,但安夙夜打电话来时说,海警并没有在海里找到

    南宫焱烈的尸体,除非是被爆炸的飞机炸得连尸骨都不剩了,要不就是跑了,所以他们和其他国际刑警是追刚启航的那几艘游轮查找南宫焱烈的踪迹了。”安夏儿看着陆白的脸庞,没有开灯,只能隐约看到他的轮廓,那样分明,那样熟悉,这是她每天抚着和亲吻着的脸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