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66章讥嘲的报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说现在宴会厅里演奏的,是姐姐最喜欢的钢琴家李朗,上周李朗大师的演奏会我还去听了呢,恰好还看到姐姐和墨少也在,没想到墨少这么冷的一个人,还能陪姐姐一起听演奏会,可见墨少对姐姐是真的很好呢。”

    云熙儿笑嘻嘻的,就怕自己的胡编乱造不够煽情,末了还补了一句,“后来演奏会结束离场的时候,姐姐不小心崴了脚,我看到墨少就这么抱着姐姐出去,真是好羡慕人呀。”

    陪听演奏会,还抱着出去!

    难怪云薇薇现在连正眼都不瞧他一眼,原来是完全被墨天绝给迷住了!

    可他曾经不也对她很好吗,一有空就去学校看她,带她去不同的地方玩,心里眼里只有她,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到头来还是背叛了他,就因为墨天绝比他有钱吗!

    眼见穆连尘的怒气被成功点燃,云熙儿眼眸精光闪闪,又假装哀哀地轻叹一声说,“唉,其实我看得出,姐姐真的很喜欢钢琴呢,刚刚她听说李朗大师来了,还特地让妈妈带她去后场问李朗要签名。”

    “其实,如果姐姐的手指没有断裂,姐姐一定也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钢琴家呢。”

    最后一句话,让穆连尘的眼神陡地一变,有怔忪,有恍惚,更有懊恼和自责,可当这么多复杂的情感轮番变化后,穆连尘的眼底,竟又升起了一股难言的戾气!

    她会断指,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曾经背叛了他!

    她咎由自取!

    什么钢琴家,她配当吗!

    五指紧攥成全,穆连尘额角青筋剧烈跳动,接着,牙一咬,朝着宴会厅走去。

    云熙儿勾唇,讥诮一笑,哼,贱人,看你今天怎么死!

    ……

    热烈的掌声中,李朗大师退场,主持人在说了一番话后,将今晚的寿星邱夫人请上了舞台。

    邱夫人挽着丈夫的手相携而立,两人虽已都中年,但保养得宜,再加上两人感情好是圈子里公认的一件事,更是羡煞人也。

    “各位,今天我很高兴,生日年年有,但今天我收到了一件十分珍贵的礼物……”在场有很多人,在瞬间明白,邱夫人所说的礼物,是头上的发簪,云薇薇送的发簪。

    “再几个月,穆家的小少爷也即将出生,届时,再请大家来参加我孙儿的满月酒……”

    又说了几句,邱夫人准备下场,却想到,穆连尘走了上来。

    宾客们还以为这是安排好的,都等着穆连尘发表言论,唯有邱夫人,眉心狠狠的蹙了一下。

    “母亲,生日快乐。”穆连尘上前,笑笑地给了邱夫人一个拥抱,接着拿过话筒,说,“母亲一年比一年年轻,我感到很高兴,今天有这么多人来为我母亲送祝贺,我更是高兴。”

    目光看向邱夫人头上的发簪,穆连尘眼眸闪过几丝戾气,笑说,“刚刚听台下宾客在赞我母亲的发簪漂亮,还说是我妻子的姐姐送的……云薇薇小姐,也就是我的大姨子,其实她不仅挑礼物的眼光好,连钢琴都弹得很好……”

    邱夫人听到钢琴二字,神情陡地一变,想要拿起话筒说什么,穆连尘却更快一步地说,“大家不知道吧,我的大姨子,是美国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的,她的音乐才华有目共睹,刚刚她还私下和我说,要为母亲弹奏一曲,那现在,就有请云薇薇小姐上台,为我母亲演奏助兴!”

    云薇薇面色煞白地看向舞台上的穆连尘,他一袭黑色的西装,修长挺拔,嘴角的笑意仿佛还和曾经的那个温润少年一样,他喜欢听她弹琴,总是笑说她弹奏了世界上最美妙的曲子。

    可这一刻,他嘴角笑着,眼神却是那么冷,带着讥嘲的恨。

    他明知她手指断裂了,不能弹琴,却还要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台。

    “连尘。”邱夫人柳眉凝蹙,神色间已然不悦,“薇薇她……”

    “妈,你一定也很高兴对不对,没想到薇薇除了发簪,还准备了这么一份意外的惊喜给您吧。”穆连尘笑笑的抢过邱夫人的话,看向云薇薇,嘴角的笑意愈发深邃,“大姨子,还等什么,快上台吧。”

    说着,穆连尘开始第一个鼓掌。

    台下宾客面面相觑,虽然觉得这气氛有点古怪,但还是应和着一起鼓掌。

    一时间,掌声不绝于耳。

    云薇薇等于是一把大刀抵于喉,不上也得上。

    邱夫人神色凝重,几次掀唇,却想不出圆场的话。

    云薇薇深吸了两口气,终是攥紧手,一步步地走上了舞台。

    硕大的舞台,一家漆黑的三角钢琴摆放,这是她曾经的梦想,在神圣的舞台上,为那些热爱音乐的人演奏钢琴,黑白的琴键,一颗颗那么小,却能谱写这世间最美好的乐章。

    可这一刻,当她坐在琴椅上,看着钢琴上的88个黑白键时,却有种人生宛若黑白无常的错觉。

    她扭头对上穆连尘的眼,他眼底的嘲讽和恨意比刚刚更浓了。

    是不是唯有她出丑、别人笑话,他才能开心?

    他可曾想过,这是他母亲的生日宴?

    虽然她被人笑话,丢的不是邱夫人本人的脸,但让在座的宾客耳朵败兴,邱夫人的面上,难道会生光吗?

    他怎么会这么不顾大局,又这么幼稚。

    不爱了,为什么要去伤害。

    云薇薇忽然觉得,或许,即使没有云熙儿,她和穆连尘,也不一定能走到最后……

    咬了咬唇,她将十指,摆放上琴键……

    无数的琴谱在她脑中盘旋,其实那些音符和旋律她从未忘记,若是在三年前,她一定宛若行云流水地弹出来,可现在,她弹不出了。

    她屈伸了一下右手的三根手指,从中指到小指,都是无法随意屈伸的,那么的僵硬,那么的扭曲……

    她仿佛看到那根高尔夫球杆,就这样硬生生地砸在她的手上。

    是的,她的手指,是被穆连尘用球杆砸断的。

    当年他复明从医院回来,将她和一个陌生男人抓奸在床,他怒极之下,用球杆将那个男人打跑,同时,一竿子砸在了她的手指上。

    她当时被下了迷药,整个人都晕晕乎乎,想要跟他解释,但云熙儿在一旁煽风点火,穆连尘竟就当着她的面,和云熙儿翻云覆雨。

    她痛得十指钻心,心如刀割,昏死过去,可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穆连尘,只有那散不去的淫靡之气。

    她痛苦地爬起来,想要出门,但门被翁美凤反锁了,她被困在屋子里,连发了三天的高烧,后来是邱夫人赶来救的她。

    但事已成定局,穆连尘不再相信她,他选择和云熙儿在一起报复她,而她的手指也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的时间,再也没办法复原了。

    往事一幕幕,每一幕都不堪回首。

    她知道自己今天这琴下去,只会引来宾客的讥笑……比如,什么被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的,弹的这么烂,该不是花钱买的证书吧?

    可也没错,她只是被录取,却没有真的去茱莉亚深造,穆连尘替她打了谎,而她,要为这个谎付出代价。

    只是,她再怎么被笑话,也比让邱夫人为难好,穆连尘都说了是她主动要演奏的,这丑若不献,别人不知道又要去揣测什么了。

    就这样吧……

    云薇薇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抬起了手……

    ……

    “绝,你就这样看着云薇薇被欺负?”

    肖逸南倚在宴会厅的门口,忍不住地用力顶了顶身旁男人的胳膊,“云薇薇手指断了,她弹不了琴,等下就该被人当笑柄了!”

    墨天绝英俊的面庞冷酷,如雕的线条绷紧,也不回话,就这么冷冷地看着舞台上的女人。

    “我去,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肖逸南觉得自己要被墨天绝的惜字如金给弄疯了。

    好端端地来和堆狐朋狗友玩party,本以为墨天绝铁定没兴趣的,象征性地约了下,没想到墨天绝竟然同意了,可来了吧,也不说话,就坐在阳台喝酒。

    这一喝酒,嘿,还恰好看到楼下空中花园,云薇薇和云熙儿的争执,后来又来了个翁美凤,差点踹上云薇薇的肚子。

    肖逸南当时被这仗势欺人给气的,差点手里的酒杯就砸出去,但没想到,墨天绝比他更快,一个花盆就这么不偏不倚地砸到了翁美凤的脚边,这要是再准点,翁美凤怕是这会儿已经脑袋开花去见阎王了。

    “喂,你倒是吭个字啊,干嘛一会儿帮一会儿不帮的啊。”肖逸南无语了,“你该不是已经解决了韩诗雅这个麻烦,就不想再和云薇薇有明面上的牵扯吧?”

    这是肖逸南唯一想到的一点,毕竟韩诗雅的事情已经算是解决了,而等韩诗雅生下孩子去英国,云薇薇也就彻底功成身退了。

    而在这期间,墨天绝也不需要再利用云薇薇来假装暧昧,像今天这种邱夫人的生日宴,在场皆是名流商贾,墨天绝若真上去帮云薇薇,不是给自己添麻烦么。

    想到这里,肖逸南也不强求了,便摆摆手道,“你不帮,那我可去帮了啊,小爷仁心宅厚,最看不惯人被人欺负。”

    当然这句是屁话。

    重要的是下句。

    “云熙儿那个心机婊,小爷我最近正好闲得慌,看小爷我今天怎么整死你!”

    纯粹,就是血液里的恶魔因子在作祟,而他刚刚恰好拍下了云熙儿在发簪上做手脚的视频,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不如有乐大家一起high啊。

    肖逸南心里乐呵,正想大喇喇地上前,却被墨天绝拉住了。

    “你要自己上?”肖逸南一愣。

    墨天绝凉薄的眼帘轻掀,保持着盯视舞台的姿势,只是那眸光,愈来愈冷。因为他看到,钢琴前的云薇薇,用一种很哀伤、很失望的眼神看着穆连尘……

    是还在犯蠢地为那个渣男伤心吗。

    是还,爱着?

    唇瓣死死地下抿了一下,墨天绝头也不回地转身,顺便把肖逸南也用力地往后扯。

    “喂,你干嘛?”肖逸南懵了,他这自己不帮忙,还不让他帮是什么意思?添加 \"\" ,看更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