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74章她的娇憨和依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唔。”

    云薇薇咕哝一声,下意识地因晃动而蹙了蹙眉,但因着困睡,她没有睁眼,只是循着本能在墨天绝的怀里蹭了蹭,接着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耸拉着脑袋,继续睡。

    像猫儿一样的姿态。

    墨天绝眸光微微恍动,乌黑的长发柔和地贴着她的面颊,细碎的刘海下,那秀气的眉头舒展开来,细密的羽睫垂落,像极了一只安静栖息的玉蝶。

    她的双颊透着一股粉嫩的红,那唇瓣的弧度柔和,似乎还带着几分上翘。

    这一刻,女子宛若诗画,恬静美好。

    墨天绝不由自主地将脚步放轻,将她抱进房,放上床。

    而当他想要松开手的时候,她不知是因失去了突然的温暖,还是变换了姿势,竟蹙着眉头,紧揪住了他的手臂,将他的衬衫都抓皱。

    墨天绝瞳仁幽深,不自禁地抬起另一只手,轻触她粉嫩的面颊,她又是咕哝了一声,将脸更紧地贴埋在他的臂弯里,还用小脑袋,蹭了蹭他的肩窝。

    有什么力道,像是透过胸腔,撞击着他的心脏,在他原本平静的心湖上,掠过了几丝涟漪……这种感觉,很陌生,却好像曾经也有过……

    脑中猛地晃过一道模糊的身影,墨天绝俊颜陡然阴沉,面上的柔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冷冽。

    他盯着她的脸,盯着她像只猫儿一样娇憨依赖的模样,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

    云薇薇醒来的时候,还有些云里雾里,她怔忪地看着自己的房间,她昨晚明明是在客厅沙发上的,怎么醒来,是在自己床上?

    是墨天绝抱她回房的?

    这项认知,让云薇薇面庞红了红,下床,走出房,整个屋子都静悄悄的。

    墨天绝的房门半开着,但里面并没有人,被子也叠得很整齐,显示他已经出去了。

    今天是周六,其实不用上班,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去公司加班了。

    真是个工作狂。

    云薇薇咕哝一声,进厨房熬了一锅燕麦粥。

    下午的时候,云薇薇接到了裴小樱的电话。

    “喂,小樱。”

    “薇薇,你今晚有空么,我搬了新家,请你来做客。”

    “好啊。”

    乔迁之喜,云薇薇特地买了一个果篮一束花,可当云薇薇打车来到裴小樱所给的地址时,却有些皱起了眉。

    这是一处很老旧的住宅区,房子都不高,也就两三层,密密麻麻地分布在蜿蜒的巷子里里,傍晚的路灯昏暗,都有些看不清路。

    裴小樱怎么会住这里?

    “师傅,你是不是开错路了?这地方,不是我给你的地址吧?”云薇薇忍不住问。

    “是这没错,葫宅巷子,以前帝都最早的胡同式建筑,不过那里头房子都小,应该就剩一些老人孩子住着了吧,小姐你大晚上的可当心点啊,我听说这里头经常出那种小混混入室抢劫的事的,你一年轻姑娘,就更危险了。”

    司机说完就开车走了。

    云薇薇眼皮直跳,赶忙给裴小樱打电话,“喂,小樱,你是发错地址了吗,你真的住葫宅巷子这里?”

    “恩,薇薇你是不是找不到门牌号,你等等啊,我到外面来接你。”

    不多时,裴小樱就打着手机的光,从一条昏暗的巷子里走了出来。

    云薇薇看得心惊胆战,忍不住道,“小樱,你怎么住在这里,这里连个小区保安都没有,我刚听出租司机说,这里还经常发生入室抢劫案,真的太危险了。”

    裴小樱笑笑,“那个司机是吓唬你的吧,我昨晚就住在这里,边上的几个邻居也没说这里不安全啊。”

    “可我还是觉得不妥,小樱,你还是换个地方住吧。”

    “可你知道的,我家里条件并不好,虽然大学里有奖学金,但因为我中途放弃了钢琴,所以学校就没有再资助我学费了,我之前在美国也是边打工边念商科,回到帝都后我的存款已经不多了,这是我能找到的最便宜的出租房了。”

    裴小樱说着,挽住云薇薇的胳膊往里走,“好啦,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之前在美国的时候还学了点防身术,所以不会有危险的。走吧,我今天还买了个蛋糕,我们一起吃吧。”

    被带着走进漆黑的小巷,云薇薇越走越心惊,小巷两边几乎有大半的门都是关着的,连个灯光都没有,显然就是无人住的空宅。

    一整条巷子上,也就户住家。

    云薇薇眼皮直跳地看着裴小樱打开了一间屋子大门,那门,竟然是木门,就连那锁,都是最简单的挂连锁,这用什么一砸,不就被砸坏了吗?

    还有那窗户,也是木头的,没有防盗窗,小偷这一爬,也能上来。

    “小樱,我真的觉得你不能住这里,你快收拾行李,我们快走……”

    云薇薇不安地催促。

    可……

    “哟哟,这里竟然搬来了两个年轻女人啊,还都是大美女。”

    不知从哪,突地传来一股流里流气的声音,再一抬头,就见一个头发过肩,戴着口罩的小流氓从窗户上跳了下来。

    这一看就是入室抢劫的歹徒!

    “小樱,我们快逃!”

    云薇薇神色惶乱,一边拉着裴小樱朝门口跑,一边刷开手机,拨着110。

    “砰!”

    一个果盘重重地砸在云薇薇的后背上,云薇薇吃痛,手指一松,手机啪地掉在地上。

    “薇薇,你没事吧。”裴小樱顿住脚步,扭头。

    “我没事,我们快跑。”

    门就在前方几步远,可歹徒的脚步更快,就这么大手一伸,攥着两人的头发,用力一扯。

    “啊——”

    云薇薇惊叫,被迫地后退,裴小樱的反应倒是更快,迅速地扭过身来,朝着歹徒踢了一脚。

    “操,还敢踢老子。”

    歹徒骂骂咧咧,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朝着裴小樱刺去。

    裴小樱闪躲,又朝着歹徒挥出了一拳。

    “呵,花拳绣腿。”歹徒讥笑一声,直接一拳揍在了裴小樱的肚子上。

    裴小樱面色痛楚地倒地。

    “小樱!”云薇薇瞳仁颤乱,眼见边上有个小板凳,抬起来就朝着歹徒砸去。

    歹徒被砸中了肩膀,瞬时阴鸷的三角眼朝着云薇薇瞪来,云薇薇吓着,连连后退,扶起裴小樱就朝着门口奔。

    这次,歹徒手里的刀,直接从后面飞上来,扔中了裴小樱的腿。

    裴小樱惨叫一声,跌趴在地。

    云薇薇惶恐极了,拔开嗓子叫着救命。

    歹徒一个巴掌扇下来,下一瞬,重重一脚踹上云薇薇的腹部,“臭娘们,老子不过是想来偷点钱,你们本来乖乖的也就没事了,但现在,别怪老子不客气!”

    “唔……”

    腹部传来一阵剧痛,云薇薇跌趴在地,面色霎时惨白一片。

    “不过长得还真漂亮,老子今天要是不上了你,还真是对不起自己。”

    歹徒淫笑着,蹲身,压着云薇薇的膝盖就将那长裙撕开。

    “不要,你滚开!”

    云薇薇惶恐地挣扎着,两手在地上摸索,恰好摸到一个垃圾桶,兜头就朝着歹徒挥去。

    “艹!”

    歹徒被挥中了脸,但垃圾桶是塑料的,就算被砸到也不会怎么疼,歹徒又是一拳,朝着云薇薇的肚子用力一砸。

    “啊——”

    云薇薇惨叫出声,小腹传来一阵剧烈的收缩,她甚至能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她下身流了出来。

    她的孩子!

    “不要,救命,救命!”

    “薇薇!”裴小樱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拔出腿上的刀,朝着歹徒刺去,“你快放开我朋友!”

    歹徒利落地扣住裴小樱的手,讪讪地嘲讽,“你以为你一个女人,能对抗得了男人?”

    说着,歹徒快速地抢过裴小樱手里的刀子,接着,将刀子反手刺入裴小樱的肩膀,再用力一推。

    “啊!”裴小樱的额角正好撞在茶几上,昏厥了过去。

    “小樱……”云薇薇从痛楚中抬头,看着裴小樱的方向,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根本使不出力,唯有越来越剧烈的绞痛从小腹传来。

    歹徒淫笑着,重新压回云薇薇身上,着看着她两腿间的血,舔着唇道,“呵呵,老子还没动就出血了,正好让老子尝尝浴血奋战的滋味。”

    歹徒猥琐地说着,开始扯云薇薇的底裤。

    “你放开我,我怀孕了,你是不是要钱,我给你……”云薇薇试图让歹徒放过自己。

    “哈哈,钱,老子要,可你的人,老子也要!”

    歹徒说着抬起了云薇薇的腿。

    云薇薇绝望地嘶叫,“救命,谁来救救我……”

    “叫吧,这是巷子的最里面,周围都住着七老八十的老头老太,他们耳朵不好,听不到你叫。”

    “砰!”

    重重的踹门声突地响起。

    云薇薇仿佛从黑暗中看到了光明。

    歹徒一惊,慌慌张张地从地上站起,捡起了地上的小刀,戒备地瞪着门。

    又是砰砰两声,门被踹开了。

    一道修长的身影奔进来,“薇薇!”

    云薇薇没有想到是他,但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企盼,她满脸盗汗地捂着自己的腹部,痛楚地低吟,“连尘,快送我去医院……”

    “你对她做了什么?!”

    穆连尘看着云薇薇两腿间的血,以及那被撕破的长裙底裤,一双瞳仁像淬了血。

    她昨天逃了,他就想今天继续找她,他知道她住在墨天绝的住处,可浅水湾是超高档小区,非住户不准进,他才只能守在小区外。

    他看到她招了计程车,就想追上,只可惜一个红灯让他跟丢了,再兜兜转转让人查那计程车的位置时,竟是看到了云薇薇被袭!

    “你碰了她?!”穆连尘双瞳阴鸷,死死地瞪向歹徒。

    歹徒神色微乱,眼睛左右飘着,觑着地上的裴小樱,迅速地把她从地上捞了起来,然后,重重地往穆连尘身上一推。

    穆连尘拧眉侧开身,裴小樱重重倒地,而歹徒就这么趁机逃了。

    穆连尘看都没有看裴小樱,直接跨过去,把云薇薇从地上抱了起来,接着,盯着她的两腿间,沉沉地问,“他有没有得逞。”

    他现在,只想问她这个问题么。

    云薇薇心脏沉沉,小腹的剧痛让她没有办法将话说完整,只能抽着气说,“连尘……快送我去医院……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穆连尘阴郁着眼,愠怒地低咆,“云薇薇!你现在就只想着这个孩子么?!不过是那姓墨的野种,死就死了!可你呢,遇上这种事,为什么不哭?!那歹徒究竟有没有得逞,你特么倒是说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