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236章至少,我们深爱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砰砰砰!”

    “云薇薇你这个贱人,快出来!”

    “韩小姐,请你离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你们谁敢拦我,我要进去杀了这个贱人,你们都给我滚开!”

    歇斯底里的声音,把云薇薇从昏沉中惊醒。

    她刚刚一直在等墨天绝回来,可她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然后在一片焦心和疲惫中,她朦朦胧胧就睡了过去。

    所以这会儿的声响,云薇薇辨了好久,才听出,是韩诗雅。

    而这三个字,就像是梦魇重放,让她陡地想起韩诗雅让拿小混混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身下的疼痛似乎在以裂变加剧,可韩诗雅,竟然还能如此嚣张地,来说要杀了她。

    她一直以为,生而为人应该善良,因为善良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素养,可在韩诗雅身上,她似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两个字。

    “让她进来。”云薇薇对着门扉,道。

    保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门,一边不放心地扣着韩诗雅的一只手臂,一边,把人放了进来。

    像是囚犯的待遇,让韩诗雅怒火中烧,她瞪着云薇薇就是一顿痛骂,“贱人,你把我害得那么惨,你怎么还有脸活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云薇薇一时有些听不懂韩诗雅在说什么,“我害你什么了?”

    “你害我被那个小混混……”韩诗雅眸光带恨,可那几个被强暴的字眼,她终是说不出口,但她就是忍不住一骂再骂,“反正就是你!你把我这辈子都毁了,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韩诗雅,做着犯罪事的人不是你么?你怎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还说我不得好死?”

    云薇薇攥紧五指,道,“你明明从小就很幸福,墨老爷子一直宠着你,可你从来不知道感恩你想要的,就想尽办法要得到,即使墨少那么厌恶你,你还是死缠烂打,甚至靠着伤害我来达到你的目的。你难道不知道你到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吗?”

    “我错什么了,绝本来就是我的!如果不是你这个贱人,绝早就娶我了!”韩诗雅痛恨地低咆,更恼怒地诅咒,“总之你识相的就快给我滚,不然,看我怎么弄死你!”

    “韩诗雅,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弄死你?”一道极冷的嗓音从门口传来。

    韩诗雅回头,瞳仁一颤,又愤又不甘地哭噎道,“绝,我刚一醒来就给你打电话,可你为什么一直不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怕,我只要一想到自己遭的罪就痛不欲生,你为什么不能安慰安慰我,还有这个贱人,都是她害了我,我要杀了她,我一定要杀了她!”

    墨天绝看着她蛮不讲理的样子,嗓音愈发的冷冽,“韩诗雅,你自己自作自受,能怪谁?而且……”

    一步一步上前,墨天绝猛地一把扣住韩诗雅的脖子,神情阴鸷地道,“你觉得自己受了羞辱,那云薇薇呢?她所遭受的那些又算什么?如果不是因为你肚子里还有一条无辜的命,我真想现在就杀了你!”

    韩诗雅瞳仁一缩,喉间的紧掐让她痛楚,但心底的憎恨却让她愈发愤怒,“她遭受什么了,不就是流了点血么!和我比起来,她那点算个什么!而且,是她不要脸的勾引你,说到底,就是她活该……呜!”

    喉间的力道就似一把猛然落下的刀闸,韩诗雅只觉自己的喉咙都要被捏碎了。

    墨天绝看着她,眼神如刃如刀,“韩诗雅,你说她只是流点血?在你眼里,你受辱了就是痛不欲生,而云薇薇受辱了就是活该?那反过来,她是不是也有权利来杀你?”

    韩诗雅表情一怔,墨天绝在说什么,什么你了受辱、她了受辱……就好像在说,云薇薇也被强了一样。

    而转眸间,韩诗雅又看到病床上,云薇薇那张惨白又晦暗的脸,就像是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一样。

    可云薇薇不是只是被她砸了下额头吗?

    猛地想到什么,韩诗雅在瞬间就明白了……裴小樱!

    那个贱人,当时就躲在一旁看她被小混混羞辱也不帮忙,后来她痛昏了,这个贱人,搞不好就使了什么幺蛾子,把云薇薇怎么怎么,然后让墨天绝以为云薇薇也被强了。

    虽然同样是贱人,但至少那贱人也算是做了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不管云薇薇是不是真的被强,只要墨天绝以为那个贱人被强就行了!

    想到这里,韩诗雅的心里总算是平衡了一些,并且,是变成了强烈的肆虐和得意,她几乎是卡着喉咙,悻悻地骂道,“可她本来就不干净了!就算再被一个小混混上了又怎么样!之前穆连尘还上过她呢!所以绝,你为什么还要她!她一只被不知道用过多少次的破鞋,你还是赶紧把她丢了吧,不要让她来脏了你!”

    墨天绝寒眸阴郁如刹,掐着她的五指青筋根根暴起,他看着她扭曲而丑陋的脸,一字一字,冷冽地道,“韩诗雅,你知道脏的定义么,就是你这种,连说一个字都脏得令人恶心,别再让我看到你,滚!”

    冷冷一声,墨天绝一把甩开韩诗雅。

    韩诗雅踉跄两步,差点跌倒,两个保镖一左一右地扶住她,将她反手往门口拉。

    “放开我,你们两个都放开我!”

    韩诗雅不甘地挣扎,她再次瞪向云薇薇,眼底尽是狰狞的讽刺,“贱人,你以为绝真的能不在意吗,不,他肯定会在意的!就算他现在不在意,等将来,他还是会嫌弃你的!因为你人尽可夫!你的身体那么脏,绝保不准刚碰了你就能吐出来!你就等着被绝抛弃吧,哈哈!”

    尖锐的笑声即使被关上门,还是久久有着余音回荡。

    云薇薇面色惨白地攥紧了被单,身上的痛意就像是随着韩诗雅的话,无限倍地扩大,连那梦魇都似鬼魅般再次叫嚣。

    痛楚,扭曲,她大口大口地呼吸,却怎么都无法挣开那一双撕扯她身体的手。

    “云薇薇,别想了!”

    低沉的嗓音传来,连同一双有力的双臂将她圈抱。

    怀抱很温暖,可是。

    “墨少,你真的能不介意吗?”云薇薇红着眼眶问。

    虽然这个问题,她不久前刚问过,他也给予了她肯定的答复,但此时此刻,韩诗雅的话就像是针扎在她的脑子里,连她听着都觉得刺耳,墨天绝又怎么可能真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就像她,她虽然拼命的告诉自己,要相信墨天绝的话,可其实,她心中还是有根刺……因为她亲眼见过墨天绝和裴小樱的暧昧……尤其是在游轮上那次……墨天绝压在完全就是赤裸的裴小樱身上,他还抬起了她的腿……这之后的画面虽然断了,但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做?

    她想问,可她问不出口,因为连她自己都不干净了,又有什么权利去质问墨天绝?

    他说他是做戏,她自欺欺人的相信。

    可她现在才发现,这种自欺欺人好傻。

    就像韩诗雅说的,就算墨天绝现在不在意,那将来呢?

    像他们这样,彼此心里都有一根刺,怎么可能毫无芥蒂地相处下去?尤其,是像墨天绝这样的天之骄子,就算没有韩诗雅,也会有其他女人来肖想他。

    届时,外面的诱惑那么大,新鲜的女人那么多,如果一个又纯又干净的女人,与韩诗雅的刁蛮脾气完全相反,温柔可人,知性优雅,墨天绝还能继续对着她这个不干净的女人心生欢喜吗?

    怕是,就真的嫌她脏了吧。

    “墨少,要不,我们就这样吧……”

    原谅她,没有这份勇气,去面对那个不确定的、却又注定会被荆棘刺伤的未来。

    她怕自己会承受不住他变化的目光,她更怕自己会去恨去怨,然后像所有没有自信的怨妇一样,去猜忌他会不会又爱上别人,会不会哪天像丢抹布一样让她滚。

    如果从没有得到,她能做到洒脱。可一旦得到,她又怎么放得开?

    所以,就让她自私又懦弱的,将这所有的一切美好,都停留在这一刻。

    至少她能骗自己,他们心有彼此地,爱过。

    甚至,深爱过。fl \"\" w信号,看更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