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249章好一朵白莲花加绿茶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呵呵,小爷我要你命,还能让你的尸体见光?”

    肖逸南冷笑一声,睨着纪茶芝后怕的眼,“知道医院什么最多吗,无人认领的尸体,小爷我随便给你挂个名,保证你明天一早就被送进火葬场成为一堆粉末!”

    纪茶芝嘴角一抽,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你、你这个无良医生,你要是敢把我杀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我会让你每天噩梦连连,然后没几天就神经衰弱自己死翘翘……”

    “哟哟,我好怕哦,可你觉得小爷我这种人,会怕鬼?”说完,肖逸南还往那一墙的展柜扫了一眼。

    纪茶芝下意识地也顺眼看去,然后,整张脸都白了一白。

    只见那整整三层的展示墙上,不是瓶瓶罐罐的福尔马林标本,就是人体的解刨图,若不是她平时爱看恐怖片,这会儿遇上个正常人,估计能瞬间吓晕过去。

    肖逸南见纪茶芝总算是知道怕了,这才收起了手术刀,然后哼哼两声说,“别说小爷我不给你机会,现在滚,小爷饶你一命,还有,以后禁止你踏进小爷我的医院,听到没有!”

    “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医院!”纪茶芝提到这个,豹子胆又突地飚了起来,“你不就是不让我来看薇薇吗,可你们凭什么囚禁她?她是个自由人,不是任你们欺负的犯人!”

    “谁欺负她了?”肖逸南气得,“我说你们两个女人是不是有毛病,没看绝是在保护她吗,她云薇薇脑子不好使,你脑子里装汽油,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绝配呀,赶紧给小爷自个炸了去,省得拖累绝!”

    “哈,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保护?让薇薇被强暴?”

    纪茶芝说道这里就心里头一股子火,那眼眶一红,顺手就又脱下自己的另一只拖鞋往肖逸南头上扔,“你们不就是仗着薇薇喜欢墨总来利用她吗,还利用完薇薇就转身去娶裴小樱那朵白莲花,你们一个个怎么良心都不会疼,渣男!你们简直都不是人!”

    “死女人你竟然还敢扔!”肖逸南这回是躲开了,可那拖鞋往后一飞,就恰巧砸在了他挂在衣架的白大褂上,那一团灰脚印,简直比踹在他西裤上的几脚还醒目。

    肖逸南气急败坏,朝着纪茶芝再次亮起了手术刀,纪茶芝吓得两眼下意识一闭,接着就是尖叫。

    “啊——”

    “闭嘴!”

    肖逸南磨着牙,手起刀落间,冷冷道,“死女人,我再和你说一次,没有人希望云薇薇被强暴,可即使她被强暴了,绝还是要她,可她自己不信,非要相信裴小樱的谎言,绝才是那个被她伤的人,所以,别再让给我听到你骂绝一个字,小爷我脾气不好,别逼我真的把你丢进焚化炉里!”

    唰唰!

    纪茶芝仿佛现在都还能听到耳边犀利的刀子风刀声,没错,就是刀子刮过耳,发出的声音,比刀子还厉,比风还疾!

    而脖子里,还有稀稀落落的刺痒感!

    纪茶芝猛然睁开眼,下意识地一边垂脸,一边去摸自己的右脖子,空的,空的!他肖逸南竟然把她留了好几年的长发削了!

    “姓肖的你!”

    “要不要我帮你把另一边头发也削了找平衡?”肖逸南邪气的凤眼溢满冷嘲,那语气更是轻漫,“正好帮你省了理发的费用,看小爷我多你替着想。”

    着想你个鬼!

    纪茶芝气得整个人都抖了一抖,她多想立即冲过去把肖逸南手里的刀给抢了,再反手把肖逸南的头发给削了,但。

    “你刚刚说什么,什么裴小樱的谎言?”纪茶芝拧眉问。

    肖逸南讥笑一声,“就云薇薇自以为的那个好闺蜜,真是好一朵白莲花加绿茶婊呀,那心机恶毒的真是连我这个男人都怕呀,可偏偏,那裴小樱一把鼻涕一把泪,云薇薇就把那毒蝎子当小白兔了,你说笑不笑话?”

    纪茶芝眼眸瞠了瞠,别怪她这风向盘转的太快,实在是她对那裴小樱也不待见,总觉得那女人假的很,“什么意思,你把事情说清楚了,那裴小樱究竟都对薇薇做了什么?”

    “呵,她做的贱事可多了……”肖逸南冷笑一声,从裴小樱用云薇薇的裸视频要挟墨天绝的,到墨天绝将计就计用裴小樱来引出黑衣人,再到今个裴小樱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云薇薇以为墨天绝的喜欢只是出于怜悯。

    那一件件事,听得纪茶芝的眼睛越瞪越大,最后,她骂了一句,“奶奶的熊,那裴小樱怎么就不去死!你们怎么也不早点弄死她,是蠢吗!”

    “靠,你怎么不骂云薇薇自己蠢!”

    “你才蠢,你去试试云薇薇曾经过的日子,穆连尘和她好了十年都能把她打入地狱,墨总算什么,才认识几个月,薇薇凭什么信他?再说他自己一会儿演好人一会儿演渣男,薇薇难道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叫你你老婆天天跟个男人暧昧,还说是演戏,你信吗?”

    纪茶芝每一句都咄咄逼人,噎得肖逸南俊脸一扭,他这辈子都没碰到过这么凶的女人,还说话咋咋呼呼,“你说话能不能温柔点!小爷我不喜欢听噪音!”

    “干嘛,你重听呀?还是耳鸣啊?那赶紧让你手下的几个耳科专家给看看,小心哪天听力降到零就不好了。”

    “你,你敢骂小爷我耳朵不灵光?!”肖逸南这回是要气吐血了,晃着刀子就想把纪茶芝的另一半头发也给削了。

    这时,叩叩两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眼镜哥颤巍巍地推开门,战战兢兢地道,“那个院长,我也不想打扰你的,可那个张纪委的二次手术时间到了……”

    !!!早不来晚不来!

    “死女人,小爷我暂且饶你一命,下次再敢骂爷,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肖逸南瞪眼警告完,披上白大褂走了。

    呼!

    纪茶芝大吁一口气地拍了拍胸脯,刚刚真是吓死她了,要是再慢两秒肖逸南那刀子就要晃过来了。

    而看着地上自己被削落的头发,纪茶芝就唰地红了眼眶,混蛋,这是她特地留的头发!为那个人留的!

    咬着唇,纪茶芝看向那墙柜上的一排排福尔马林标本,眼底悻悻一恼,上前……

    ……

    另一头。

    画架前,一双修长的手指握着画笔,洋洋洒洒的笔触之下,很快就初见画作的雏形。

    垂落的发,垂落的眼,那周围,有着点点细密的水珠在跳跃……

    咔哒。

    门扉被打开。

    白子鸢俊眉微拧,将画纸翻页。

    黑衣人恭敬地上前,说,“少爷,我们刚刚一直跟踪着墨天绝,但他到了会所后,没多久就回医院了,只是那裴小樱,我们一直没见她出来,会不会,墨天绝已经把她杀了?”加我 \"\" ,看更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