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255章墨少,孩子是你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少,我的孩子真的不会有事么?”

    云薇薇被抱上手术床,她攥着他的手臂,语气里有着不安。

    虽然刚刚妇科主任和肖逸南都说了,她只是因为腹中两个孩子有些脐带绕颈所以必须提前做剖腹产,只要立即手术,孩子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但她还是莫名不安,总觉得他们是在故意瞒她什么。

    墨天绝轻捏她的小手说,“别怕,只是脐带绕颈,没有其他的问题。”

    “真的么?”

    “嗯,我保证,孩子一定会平安出世,而且我会陪着你,我不会让你一个人。”

    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云薇薇点点头,“好,我相信你。”

    麻醉剂被打入云薇薇的身体。

    是半麻,因为她的血液病,其实连麻醉剂都是不该用的,但不用会很疼,所以只能按最小计量的用。

    可真的太疼了。

    当肚子被剖开的时候,云薇薇再也克制不住地弓起背脊,痛楚地问,“墨少,为什么我感觉麻醉剂根本没起作用,为什么会那么疼?”

    墨天绝神情紧绷,那面部的每一寸肌肉都是僵硬的。

    他要怎么对她说实话。

    紧攥着她的手,他只能不停安抚,“云薇薇再忍一忍,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这样的安抚是多么的苍白。

    墨天绝直到这一刻才知道,原来,剖腹产并不仅仅是在肚子上简简单单的划下一刀,那是从皮肤、皮下脂肪、肌肉、腹膜等等好几层,要一层层地切开,然后再切到子宫的内三层。

    这整个切开的过程,就好几分钟,好几把的手术刀和剪刀在云薇薇的腹腔里触目惊心。

    更别提,为了取出婴儿,那些女医生,竟然还一左一右地用手,将那已经被切开的刀口,不停地往两边拉扯!

    “啊……”

    云薇薇痛苦地尖叫着,她失焦的瞳仁大大的爆眦,她的面色煞白如雪,连那面颊都因痛楚而扭曲了起来。

    “云薇薇!”

    墨天绝黑瞳猩红,恨不能替她疼,可他不能,也因此更为焦灼,他一边擦着她额角的冷汗,一边看向那几个女医生,怒道,“你们究竟还要她痛多久!为什么还不把孩子取出来!”

    妇科主任战战兢兢,“墨少,我们如果不把切口拉到足够大,孩子的头是出不来的,我知道云小姐会疼,但这个过程是必须忍受的,再忍一忍,我们马上就能把孩子取出来了。”

    可这要怎么忍!

    那血淋淋的肚子,她几乎就是在活生生地被撕裂!

    这简直比中一枪子弹还残忍。

    又根本和走鬼门关一圈无异。

    而且,剖腹产的女人,在生下一胎时,还必须剖腹产。

    那等于又要和死神拼一次。

    而此情此痛,他又怎能让云薇薇再受一次?就算将来她的血液病好了,他都不会再让她生了。

    “云薇薇就这一次,我们以后都不生了,我不会再让你疼了。”墨天绝嗓音沙嘎,怜惜地将她的湿发从脸颊拂去。

    云薇薇惨白着脸,痛楚让她连思绪都像要打结,但他的话又像是镇静剂般安抚人心。

    他舍不得她疼呢,所以他明知她肚子里的不是她的孩子也不要她生了,可其实那就是你的孩子啊。

    “墨少,是你的……他们是你的……”云薇薇气息紊乱地低吟。

    墨天绝没有听清,只听到她模模糊糊“你的”两个字。

    “什么?”

    墨天绝不解,而这时,妇科主任突地大声道,“墨少,我们到孩子的头了,云小姐,我们现在要把孩子拉出来,可能会比刚刚更疼一些,你忍住!”

    “啊——”

    云薇薇尖叫着,当婴儿巨大的头颅从她的子宫被取出来的时,那种裂人心骨的疼,简直无法忍受。

    她连背脊都整个从床上弹了起来,她疼得双唇紧咬,甚至要将自己的唇咬破。

    “云薇薇别咬自己。”

    墨天绝将她的牙齿掰开,然后硬生生地将自己的食指关节抵进她的嘴里。

    她实在太疼,重重地咬了下去。

    手指连心,原来竟是这般疼!

    墨天绝神色紧绷,更紧地用另一只手环住她昂起的头,然后不停地轻吻她的额角和脸颊。

    “呜哇哇——呜哇哇——”

    孩提的哭声骤然响起,那声音,是这般嘹亮,这般清脆!

    他们的孩子生下一个了!

    云薇薇神情一震,在极度的喜悦和疼痛中,晕厥了过去。

    “云薇薇!”墨天绝瞳仁一紧,骇然地攥紧她的肩。

    “墨少,云小姐只是痛昏过去,你不必太担心。”妇科主任出声安抚,产妇晕厥这种事在产房很常见,只不过像墨天绝这样陪产还紧张的真不多。

    将男婴稍作清理抱上前,妇科主任道,“墨少,这孩子虽然早产,但长得很好,分量也重,长得还很像你呢。”

    墨天绝哪有心思看,他的眼睛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云薇薇的脸,将她的湿汗擦去说,“立即把孩子交给肖逸南。”

    肖逸南其实就在门外,等着给男婴做血检。

    妇科主任颔首,把男婴抱了出去,而剩下的几个女医生继续未完成的手术。

    云薇薇的肚子里,还有一个死胎。

    死胎很快被取出,女医生问,“墨少,这个孩子要怎么安置?

    这一次,墨天绝抱过了那个死婴。

    那是一张青灰的、皮肤皱粘的脸,没有一丝的生气,不会哭,不会动,就连眼帘都不会睁一下,就像是睡着了一般。可他,却已经死了,再也不会醒来。

    “对不起……”

    墨天绝眼眸猩红,将死婴满是鲜血的小身体抱在怀里,血水弄脏了他的衬衫,他却不管不顾。

    这是云薇薇的孩子,可他却没有保护好他,更没有保护好她。

    血色的一幕令人压抑。

    又将死婴紧抱了一会儿,墨天绝交给女医生说,“给孩子洗个澡,再交给门外的保镖。”

    “好的墨少。”

    手术室很快变得安静,只听到细微的窸窣声,还剩三个女医生在给云薇薇缝合子宫和腹腔腹的剖口。

    墨天绝依旧紧攥着云薇薇的手,仿佛怕她即使晕厥了也疼。

    倏尔,手术室的门被急促地敲响,保镖严肃的嗓音传来,“墨少,不好了……”添加 \"\" w信号,看更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