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265章墨天绝来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昌,这个人真的是心理医生吗?”

    病房门外,纪茶芝一边偷偷地从门扉小窗往里觑,一边小小声地问着保镖。

    保镖颔首,“是的纪小姐,白医生有自己的心理诊所,之前也治好了孟夫人的失眠症,听说还是国际上首屈一指的催眠师,只不过他为人比较低调,所以你可能不知道他。”

    “是么?”

    纪茶芝有点不信,还特意拿出手机搜了下白子鸢三个字,而唰唰唰,好几页的搜索结果,而某百科上还专门有白子鸢的信息,各种的荣誉和经历,虽然在国内碍于心理学的范畴较窄而不怎么有名,但在国外可是个大咖级别的人物,那出版过的学术书籍就好几本。

    我地乖乖。

    纪茶芝忍不住都砸了砸舌。

    不过,就算看到了那么多的信息,纪茶芝还是难以将白子鸢和心理医生这四个字联系在一起,因为单就白子鸢那张妖孽的脸,乍一眼,还以为是什么大明星,哪有半点医者的严谨?

    而且……

    “阿昌,那白医生在对薇薇做什么?”纪茶芝蹙眉问。

    保镖往病房里看了一眼,嘴角微微抽搐,“这个我也不是清楚,应该是在催眠吧,云小姐的情绪一直很紧绷,或许催眠对云小姐有用。”

    催眠?

    纪茶芝眨了眨眼,她对催眠的认识还停留在要靠个钟表或者水晶球之类的,可白子鸢,怎么是徒手的?

    那修长的五指,骨节分明,在云薇薇的眼前来回晃动。

    似是一只蝶翼舞动,又似是情人间的挑逗。

    “云薇薇,才那么点压力,就把你击垮了?”

    戏谑的低喃,出自白子鸢那两片妖冶的唇角,他眼眸轻掀,带着若有似无的邪佞,“你说我该不该治好你,还是就让你这样疯下去?其实你这样我更好控制,只是这样又似乎有些无趣,尤其那墨天绝,真是让我太失望,你说他究竟是死了,还是没死?”

    云薇薇瞳仁空洞,只有那眼球,随着白子鸢手的动作而缓缓移动。

    “真没意思。”

    白子鸢看着云薇薇呆滞的样子,突然收手,云薇薇空洞的眸子渐渐恢复聚焦,连同那脸上的表情,也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紧绷和颤栗,就像一头迷茫的小兽,在无止境的黑暗中惶恐。

    蹙了蹙眉。

    白子鸢突然起身,将一直蜷缩在床上的云薇薇抱起。

    云薇薇颤了颤,几乎是立即的开始挣扎,然后自嘴里发出啊啊的抗拒声。

    “嘘……想不想看到你的孩子,我让你看……”白子鸢俊颜轻俯,抵在她的耳边轻语。

    云薇薇瞠了瞠眸,停止了扭动。

    “乖,安静地坐好。”

    白子鸢并没有将云薇薇抱下床,只是让她靠着枕垫坐在病床上,云薇薇颤栗着,无法躺着蜷缩,她就坐着蜷缩起自己,接着双手抱膝,将自己封闭出一个防御的姿态。

    白子鸢从包里拿出一本画册,然后就坐在她的床缘,当他的背与她一起靠在枕垫的时候,她立即惊恐地向一旁缩,几乎就要翻下床。

    白子鸢一把扣住她的手臂将她拽回,然后用另一只手,捏着一支碳素笔,敲了敲空白的画纸,说,“看着,看看你的孩子现在在做什么。”

    云薇薇被拽住胳膊,无法逃,而白子鸢就这样用单手,在画纸上画着。

    唰唰唰……

    利落的线条快速地在纸上成形。

    云薇薇的视线不由自主地定格。

    那是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好奇又新鲜地看着这个世界。

    轻描淡写的两笔点于鼻,微翘的唇瓣裂开浅浅的弧度,那萌萌的脸蛋上还有一颗酒窝,绒毛般的细发看着如此柔软。

    然后他小小的身体亦成形,粗短的四肢,像只青蛙一样蹬着,有些滑稽有些可爱。

    再接着,另一个同样面貌的孩子绘成,他们躺在同一张婴儿床上。

    而婴儿床的扶手上,出现一只芊芊玉手,顺着玉手,藕臂而上,女人穿着长裙的身影飘飘。

    最后的最后,是一张柔和秀丽的脸,那五官的每一寸,都似带着笑,笑看着婴儿床里那对的婴儿。

    那个撑在婴儿床边的女人,是云薇薇。

    而婴儿床里的两个孩子,是她的孩子。

    那种形似的感觉,是无法言喻又无法磨灭的。

    云薇薇就这样怔怔地盯着那画纸,直至连那画笔已经停住许久,她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而此刻,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了惶恐,有的,只是恍思的期盼。

    就像是在盼着那两个孩子会从纸上跃然而出的样子。

    白子鸢回眸,盯着她的脸,她的发丝因为刚刚的挣扎而披散,那单薄的身体清瘦,那不该是出现在一个产妇身上的清瘦。

    他将画本阖上。

    云薇薇立即伸手要去抢他的画本。

    白子鸢一把扣住她的手,意味不明地轻笑,“云薇薇,想要见孩子,就振作起来,你这个样子,半疯半癫,还怎么照顾自己的孩子?如果你相信他们死了,那他们就是死了,而如果你相信他们还活着,他们或许,就还活着。”

    说完,白子鸢起身,连同画本,放进了自己的包内。

    云薇薇眼眸瞠了瞠,恍惚的眸子似是闪动着什么,却又因为自我的封闭,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白子鸢走出了病房。

    纪茶芝立即走入,“薇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云薇薇虚愰的眸子一点点地对焦,对上纪茶芝那双焦切的眼,好半响,动了动唇,虽然依旧没有发出声音,但那口型,是茶茶。

    纪茶芝倏尔眼眶刷红,虽然云薇薇还是不肯说话,但她已经能用视线看人了,她还用口型叫了她的名字,这比起刚刚,她像是个失魂娃娃的样子,真是强了太多太多。

    没想到,那姓白的医生还真的有用。

    可他刚刚在床头给云薇薇究竟画了什么?

    纪茶芝想问,可门口,白子鸢早已离开。

    “少爷,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现在就采取行动?”

    耳麦里,传来黑衣人的询问声。

    白子鸢缓缓扭头,盯向走廊上,那几个守在云薇薇病房门外的保镖。

    以他们现在的人力,根本不足为惧。

    唇角轻勾,白子鸢轻笑道,“行动吧。”

    墨天绝,既然你守不住人,那你的女人,我就带走了。

    可,就在白子鸢走入电梯的时候,耳麦再次响起,这次传来的,是黑衣人略带紧张的声音,“少爷,不好了,那墨天绝突然又活着回来了,就在医院的门口,被一帮记者堵着……”美n小说 \"\" ,看更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