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267章致命一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天绝看着云薇薇透着痛楚和压抑的面庞,知道有些事已经瞒不住,比如那个已经死掉的孩子,他让保镖抱去火化,建了墓碑,谁知,会被韩诗雅拍了照来告诉云薇薇。

    而此时,他若是再说些善意的谎言,只会让云薇薇愈来愈彷徨。

    “对不起云薇薇。”

    墨天绝握住她的手,紧紧包覆,说,“那孩子,在你被绑到烂尾楼的时候,因为腹部被重踢,所以没有保住,那时,就胎死腹中了……”

    云薇薇的双瞳剧烈颤动。

    墨天绝又说,“我担心你承受不住,所以没有说,后来,这个死胎开始释放有害物质,我们才不得不替你提前做剖腹产……可是产下的那个孩子,被黑衣人掳走了……”

    掳走了!

    她的孩子被掳走了!

    云薇薇瞳仁惊缩,颤抖的唇瓣没有一丝血色,“不,黑衣人为什么要掳我的孩子,你在骗我,你在骗我……”

    “云薇薇你冷静一些。”墨天绝抱住她,“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相信我,无论用多少时间,我一定会把你的孩子找回来,所以不要再去相信韩诗雅的话,我从来没有把你孩子的肾挖给韩诗雅的孩子,你的孩子会回来的,我一定会把他带会你身边的。”

    云薇薇颤抖地任墨天绝抱着,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可她却觉得好乱好乱。

    她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

    她的一个孩子早就死了?

    另一个孩子被掳走了?

    可黑衣人掳她的孩子做什么?

    而墨天绝说的是真的吗?

    又或者他在骗她?

    大口大口地喘着息,云薇薇忽地又挣开墨天绝的怀抱,紧盯地问,“墨天绝,你告诉我,韩诗雅的孩子,是不是真的有肾畸形?那再怎么都是你的孩子,你难道真的不在乎?而我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当韩诗雅的孩子需要换肾,你真的没有把我孩子的肾挖出来给她吗?”

    墨天绝面色冷峻,“云薇薇,听着,韩诗雅的孩子,并不是我的孩子。”

    云薇薇惊了惊,“怎么会……”

    “韩诗雅做的是试管婴儿,但她的卵子和我的精子怎么都无法合成受精卵,所以她是用别人的精子怀的孕,她生的,并不是我的孩子……”

    墨天绝解释着,只不过那句是他父亲的孩子,他没有说,太过丧心病狂,又太过不堪,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他不想让父亲在死后还被抹上污点。至于那孩子,他会另外想办法替他找一颗肾,但绝不会是用云薇薇孩子的肾。

    云薇薇听完,整个人都还处于震懵中,如果那不是墨天绝孩子,墨天绝就没有理由非要挖她孩子的肾来救韩诗雅的孩子。

    所以,韩诗雅真的是骗她的?

    她该信任墨天绝的?

    可她的孩子终是死了一个,而另一个,也被掳走了。

    眼眶唰一下通红,云薇薇紧攥着墨天绝的手问,“墨少,黑衣人为什么要抓我的孩子?他们想对我的孩子做什么?会不会伤害他?我的孩子会不会、会不会已经……”死了?

    墨天绝回握她的手,安抚说,“虽然我不知道黑衣人为什么抓你的孩子,但应该不会是要伤害他,否则当场就可以开枪。云薇薇,我保证,不管用多少时间多少人力,我一定会把你的孩子找回来,让他平安回到你的身边。”

    云薇薇惶乱挣扎的那颗心,终于平静了一些,只是,“墨少,我想去看看我那个早夭的孩子。”

    她的孩子死了,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没有保护好,她愧对她的孩子。

    “等你身体好点,我带你去,所以云薇薇,好好坐月子,我不想你落下病根。”

    因着浑浑噩噩,因着身心疲惫,当紧绷的情绪松塌,云薇薇再也支撑不住地昏睡了过去。

    墨天绝眼底怜惜,轻抚她憔悴的面庞。

    肖逸南在一旁看得翻白眼,“你够了没,可以去处理自己的伤口了么?”

    天知道墨天绝现在身上又流了多少血。

    那天直升机坠落,墨天绝虽然在第一时间跳了出去,也免于了坠机时的爆炸,但墨天绝落下的地方是个陡峭的山坡,他几乎是一路滚下的山坡,而山坡下是一片树丛,看似像藤蔓缠绕,但其实,下面是一片断崖式的深谷,墨天绝就是掉在了深谷里。

    所以,保镖虽然沿着山坡找过,但因为那下面一眼望去是树藤,就没有下去找。

    而肖逸南,那是找得太急,不小心一脚踩空,给自己掉了下去。

    那才发现了墨天绝。

    只是肖逸南坠下去的时候手机掉了,而深谷之下,墨天绝早已昏厥,他的身上全是被尖锐的坡石划破的血口和淤伤。

    肖逸南是靠着藤蔓,背着墨天绝爬了整整一夜,才爬出了那深谷,之后,才被保镖发现,一起救了下来。

    虽然在车上做了紧急处理,墨天绝也暂时醒了过来,但这肉身又不是铁打的,能当奥特曼用?

    墨天绝叮嘱保镖守好云薇薇,才走出病房让医生处理伤口,而肖逸南,脚上因为背着墨天绝也有伤,就一起处理着。

    当黏着血的衬衫被从皮肤上慢慢脱下的时候,墨天绝皱了皱眉,不过不是让医生轻点,而是看向一旁的保镖,问,“韩诗雅呢?”

    保镖面色掠过战兢,回,“抱歉墨少,韩诗雅本来是被我们用手铐铐在床上的,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就逃了,后来我们忙着阻拦记者,就没顾上去找韩诗雅。”

    墨天绝闻言神情凛冽,“立即派人去找,抓到后立即关起来。”

    “知道了墨少。”保镖颔首,立即走了出去。

    可。

    保镖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老奸巨猾如陈伯,根本没有带着韩诗雅逃出医院,而是用钱买通了顶层的一个病患,就躲在那病患的房间里。只不过与云薇薇的病房在遥遥的两头,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而与此同时,他们还收买了几个记者和喷子,让他们在云薇薇下楼的时候,围堵至电梯口,对她进行最恶劣的言语攻击。

    所以这会儿,靠着记者的通风报信,陈伯和韩诗雅也都知道了墨天绝回来的消息。

    “可恶,绝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韩诗雅眼底悻悻,“还有那云薇薇,怎么还没疯到去跳楼,都被人骂成那样了,竟然还有脸活着!”

    “所以贱人就是贱人,一点廉耻都没有。”陈伯眼底同样忿忿,同时,也掠过讥诮,“不过小姐你放心,我早就想好了下一步,趁着现在,我们就去给那云薇薇致命的一击!”

    戴上口罩,韩诗雅就换上护士服,然后推着一身病号服的陈伯往公共的婴儿房走。

    没错,那婴儿房里,全是新生的婴儿,并且,韩诗雅生下的那个女婴也在。

    韩诗雅眸光一狞,觑着里面没人,迅速地抱起女婴交给陈伯,陈伯虽然双手被砍,但胳膊肘还在,就将女婴抱在臂弯里。

    两人的眼底皆是肆虐的光。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医院的监控头拍下了。

    只不过,在看监控的,并不是墨天绝的保镖,保镖还刚刚来到一楼,要往监控室走。

    看到监控的,是白子鸢。

    白子鸢盯着那画面中鬼鬼祟祟的两人,邪魅的桃花眼微眯,接着,像是猜到了什么,唇角轻勾,对着耳麦中的黑衣人道,“十分钟,把云薇薇的孩子带到医院。”加我 \"\" w信号,看更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