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299章 晴天是你,风雪也是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嘿,小肥婆,你怎么还吃那么多,再吃下去,小心成一颗球。

    就是,你看你的脸,和你现在吃的肉圆一样圆了,还不赶紧减肥。

    不时有着说话声的教室,她不过是在自己的位置上吃饭,前排的两个男生,就又回头来笑她。

    她隐忍着,捏着调羹的手其实很想插到那几个男生的嘴上,可她不敢,她低着头,咬着唇,眼眶通通红,却说不出一个反驳的字,就怕那些人,会用更难听的话来讥笑她。

    可他们还是说,继续说,边上的同学们也都嗤嗤嗤的笑。

    这时,云薇薇出现了。

    她永远记得云薇薇当时的样子,云薇薇砰地把手里的一沓册子放在讲台上,然后大步地走过来,拧着眉问,“你们做什么欺负人。”

    云薇薇在初中就是校花了,成绩好,几乎全年级的男生都知道她,班里甚至有不少男生都给云薇薇写过情书。

    包括前座那两个臭男生。

    那两男生见云薇薇突然冲进来,唰地就脸红了,然后结结巴巴地道,“我们哪有欺负她,我们就是让她少吃点,要知道女生太胖不好看,像你这样、才、才好看嘛。”

    普通女生听到男生贬低其他女生来夸自己,或许高兴坏了吧。

    但云薇薇一听,立即气愤地道,“所以你们平时都是这么嘲笑她的?可你们凭什么嘲笑她?她再胖吃你家粮食了?再说她根本不胖,她只是圆润,而你,你很瘦,如果我也嘲笑你一句瘦得像猴怪,你开心么?”

    那男生被说得面红耳赤,也或许是觉得自己在全班面前被说丢脸了,就唰地站起身,然后壮着声道,“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瘦猴子总比死胖子好,再说她想瘦还瘦不下来呢,我是怕她哪天胖的把椅子都压坏了,才好心提醒她减肥的。”

    哈哈哈。

    周围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想到那胖到把椅子压坏的画面,都哄堂大笑着。

    那一刻的纪茶芝,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再也隐忍不了,她趴在桌上,哗地就哭了。

    班级里有一瞬间的安静,那男生可能也没料到纪茶芝会哭,有点慌乱又有点气闷地道,“死胖子,你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

    “道歉,立即给她道歉!”云薇薇凶巴巴的,完全颠覆了大家印象中文文静静的样子。

    那男生先是一愣,然后咬着牙道,“我、我凭什么道歉,我又没对她怎么样,我就是说了她两句。”

    “你觉得只是两句话,于她却是像两把刀子一样伤人。”云薇薇眼神犀利,“你道不道歉,不道歉我就去告诉你们班主任,或者教导主任。”

    那男生终于道了歉。

    也是从那天起,云薇薇经常带着便当来找纪茶芝一起吃午餐。

    再没有人在胖上嘲笑纪茶芝,相反,有不少男生拿零食贿赂着纪茶芝,让她帮忙给云薇薇送情书。

    纪茶芝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段时光,总之她觉得很开心很快乐,后来云薇薇又陪着她一起跑步,她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一样开始长高长瘦。

    她变得自信,变得不再唯唯诺诺,更学会了要在别人嘲笑自己的时候,挺直腰杆地怼回去,人善被人欺,她不欺人,却也不会再任人欺。

    更是在那个时候,她知道,原来云薇薇之所那时冲出来帮她,是因为云薇薇小时候也被嘲笑过。

    云薇薇的母亲有精神病,云熙儿将这件事宣扬到学校,那时云薇薇还只是念小学,被人笑话的时候,同样只会哭只会忍。

    后来,是穆连尘冲出来,护着她。

    当一个人有人陪、有人鼓励,那片天,就会从黑暗变成光明。

    虽然云薇薇依旧在家里被云熙儿欺负,但云薇薇已经学会了视若无睹,然后坚韧积极地去学习去成长。

    那时候的云薇薇自信快乐,甚至可以说,是在穆连尘的呵护下,变得张扬明媚。

    可,晴天是你,风雪也是你。

    当穆连尘因为云熙儿的离间对云薇薇残忍的时候,云薇薇所有的明媚都像是被收走了一样,变得小心翼翼、变得忧郁敏感。

    所以,别一遍遍地质问云薇薇为什么不信任墨天绝,没有经历过云薇薇变化的人不会懂。

    她只知道,在云薇薇陷入彷徨的时候,她必须像曾经云薇薇对她好一样,陪伴她、安慰她、鼓励她。

    可现在,她最好的朋友,最好的薇薇,那个让她从自卑中走出来的薇薇,因为她,死了。

    她要怎么原谅自己?

    她根本无法原谅自己。

    纪茶芝哭得昏天黑地,最后是哭晕过去的。

    肖逸南看着,眉头死死的皱着。

    他还以为这个八婆凶巴巴,没想到云薇薇的死竟能让她伤心成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死人看多了,还是他性格使然,他其实很难理解这种悲恸得像自己要死掉的感觉。

    生死有命,他会尽力地去救每一条患者的命,但如果真的死了,那也就只能死了。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大悲大哭,有用?

    就像墨天绝,对着尸体看了一夜,可尸体难道能活?

    要知道逝者已矣,活者继续。不就是个女人,再爱,睡一觉不就该再找个新的么?

    当然,这一刻的肖逸南不知道,当有一天他自己也尝到这种滋味的时候,他才明白,这一刻的自己,对于爱这个字,有多轻率。

    也因为轻率,他痛的,也更多。

    ……

    三天后。

    压抑的气氛再次在这间病房蔓延。

    “绝,让云薇薇入土为安吧。”

    墨老爷子轻拍墨天绝的肩,劝。

    这三天,墨天绝又把工作带进了医院,当然是在另一间病房,用于专门照顾云薇薇的孩子。那孩子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母亲不见了,对墨天绝愈发的依赖,一睁眼,只要见不到墨天绝就哭。

    墨天绝抽了很多时间陪伴孩子,然后工作之余的时间,再通通用来看云薇薇。

    常常就是对着一具尸体,一看大半个钟头。

    墨老爷子知道墨天绝依旧在自责,谁又能想到,他这向来冷酷的孙子,一旦动情,竟是这般长情。

    可这样下去不行,人总是要从痛苦中走出来。

    墨天绝回头看着墨老爷子,看着肖逸南,终是点了点头。

    他给云薇薇换了新的衣服新的裙子,再戴了一顶漂亮的帽子。

    入土为安,他想自己该让云薇薇得到安息,然后,她会一直住在他的心里。

    片刻,殡仪馆。

    墨天绝让工作人员安排了水晶棺材和鲜花,对云薇薇的遗体做最后的告别。

    没有其他的亲人,只有他、墨老爷子、肖逸南,以及纪茶芝。

    纪茶芝哭得声嘶力竭,墨老爷子亦是不停地抹着眼角。

    墨天绝面无表情,肖逸南同样晦暗。

    之后,遗体要从棺材中搬出来,再送去火葬场。

    两个工作人员一上一下地移动着云薇薇的遗体。

    只是,其中一个工作人员不知道是身体不舒服还是什么,竟然手一松,就把遗体的腿掉在地上,接着自己也捂着腹部倒了地。

    另一名工作人员见此,立即轻手轻脚地放下遗体,诚惶诚恐地道,“抱、抱歉墨少,我同事今天一直说自己肚子痛,本来刚刚他吃了止痛药好了,没想到现在又发作了,他不是故意的,墨少,请、请你原谅我们,我、我马上叫另一个同事来搬置云小姐的遗体。”

    说着就拿出对讲机开始叫人。

    墨天绝却是已经阴寒着脸,大步上前,将遗体抱起,然后放上推床,俊颜紧绷地整理着遗体的衣服和帽子。

    “抱歉墨少、抱歉墨老爷,真的很抱歉。”

    殡仪馆的经理闻声赶来,对着墨天绝不停鞠躬。

    这种事当然忌讳,这要是墨天绝发怒起来把他们这地方投诉到关门都有可能。

    “唉,你们这工作做的……”墨老爷子语气带责,但安葬的日子,墨老爷子也不想把事情搞的太难堪,就厉声道,“后面千万别再出状况了。”

    “是是,墨老爷您放心,我们保证不会了。”

    经理一边低头哈腰,一边叮嘱工作,还不忘提醒说,“赶紧先把小李带下去。”

    小李就是刚刚摔了遗体的人,他此刻抱着肚子倒在地上闷哼,那声音怪吵的。

    有人想要扶起小李,可奈何小李长得挺壮的,就是两个人左右使力都半响没扶起来。

    这下可把经理急坏了,“两个人不行就再叫两个人过来,赶紧的,别让小李再呆这里。”

    肖逸南蹙了蹙眉,医心使然,上前道,“我看看。”

    摁了摁小李的肚子、腰侧,小李突地在某个点上大叫了一声,然后那脸更是疼得煞白煞白。

    “急性阑尾炎,赶紧送医院,必须立即做手术。”

    “好,好,谢谢逸少。”

    四五个人使力,才把小李搬了出去。

    同时,也有工作人员想把云薇薇的遗体推出去,墨天绝却是突然摁住了推车。

    工作人员不解又惶恐,生怕墨天绝是要怪罪,赶忙战战兢兢地问,“墨、墨少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墨天绝不语,只是神色诡谲地盯着遗体,一瞬不瞬。

    肖逸南上前,狐疑,“绝,你怎么了?”

    墨天绝表情不明,缓缓地扭头,盯着肖逸南的眼睛,幽幽道,“云薇薇做过剖腹产的手术。”

    肖逸南愣了愣,有些不明白墨天绝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墨天绝又道,“可这具尸体,没有。”

    肖逸南还是有点愣,“什么没有?”

    墨天绝不再多言,只是倏尔解开了尸体身上的衣服。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包括殡仪馆的经理都上前阻止道,“墨少,遗体的衣服不用脱的,直接送焚化炉就行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穿上遗体的衣服,若是再脱下来,其实是对死者的一种不敬,所以还是有点忌讳的。

    墨天绝瞳色犀利,继续解着尸体的衣服,直到露出尸体的整个腹部。

    焦黑的皮肤,乍看之下,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

    但在墨天绝又说了“刀口”两个字后,肖逸南却是突然懂了。

    这具尸体,没有剖腹产的刀口!

    剖腹产是从表皮到肌肉、腹膜等等的好几层,虽然尸体的皮肤都被烧毁了,但肌肉的纹理还保留了一些。

    而细看之下,这烧皱的皮肤上,似乎根本没有半点手术刀口的样子?

    肖逸南拧眉抬首,朝着墨天绝看了一眼,道,“我没法做专业的判断,但法医可以。”

    须臾,法医来了。添加"",看更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