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04章 朝她心口开一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溟煞的话很轻亦很重,在夜风里,听着异常幽冷。

    肖逸南眉头紧蹙地看向白子鸢,他以为白子鸢好歹会犹豫一下,可没想到,白子鸢竟然只是略一眯眸,就突然抬起另一手的手枪,接着,直直地抵上了云薇薇的心口。

    肖逸南眸子一瞠,“白子鸢,你真的要杀云薇薇?!”刚不是还护着吗?不惜让自己的手下都死了,也要演场戏保住云薇薇吗?可现在,却能在顷刻间无情,这是要多冷血。

    白子鸢幽幽一笑,“逸少换做是我,难道还能为了个女人放弃自己的权位?”

    肖逸南一噎。

    如果是他,他压根就不会去护个女人,护着云薇薇是看在墨天绝的面子上,他才没那么蠢在自己和女人间选女人。

    但知道取舍是一回事,真要他看着云薇薇死那是不可能。

    肖逸南上前,还想说什么。

    砰!

    猝不及防的震响!

    谁都没有想到,白子鸢竟然只一句话,就真的朝着云薇薇的心口开了一枪。

    没有任何不舍。

    没有任何犹豫。

    女子孱弱的身躯因为爆破而震了震。

    那胸口在大力的弹起后震落。

    一汩汩的血,从她的胸膛里流出来,将肖逸南之前包扎上去的绷带都染红。

    “云小姐!”李朗第一个无法承受,几乎是立即的冲上去。

    砰!

    白子鸢往他的大腿直接开了一枪。

    李朗栽到在地。

    “白、子、鸢!”

    肖逸南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双目猩红地抬起了手里的枪。

    “砰!”这次是溟煞,对着肖逸南执枪的手臂开了一枪。

    肖逸南手枪落地,保镖于大惊中奔至肖逸南的身前做保护,然后纷纷执起了手里的枪,对准了溟煞和白子鸢。

    “呵,有种开枪,放心,既然云薇薇死了,我自然会放过你们。”

    白子鸢轻笑着,单手拖着云薇薇的尸体往溟煞的方向走,接着讽刺道,“溟老现在满意了?可以走了么。”

    溟煞看着云薇薇身上不停流出的血,还有那由白转青灰的面色,笑了,“少主能想明白那是最好,少主也别怪主教,主教只是不想你有弱点。”

    白子鸢冷笑一声,上了停在面前的车。

    溟煞也上车,却是在关门时,对着车外的几个黑衣人睇了个眼神。

    黑衣人会意,突地神色一肃,扣动了手中的板机。

    砰!

    砰砰!

    护在肖逸南身前的保镖还来不及反应,就都被射成了马蜂窝。

    刺目的血,在空气里喷溅。

    肖逸南眼眸如刹,扶住身前倒下的保镖。

    白子鸢眉头紧蹙,厉眸下车,“谁让你们开枪的!”

    溟煞亦下车,冷声,“少主,肖逸南终是个祸患,主教叮嘱了,要把他除掉。”

    白子鸢面上闪过阴鸷。

    肖逸南阴冷着眼,冷冷地笑,“好啊,要小爷我死是吧,那小爷在死前,还非要拉个垫背的了!”

    肖逸南说完,猛地扑地,用尽所有的力气,抬起地上的冲锋枪,朝着白子鸢的方向扫射。

    “立即保护少主!”

    有黑衣人立即当肉墙挡在白子鸢的身前,而其他黑衣人,则全都朝着肖逸南同样扫射。

    肖逸南眼眸赤红,也不躲,因为他知道自己躲不过,他冷着笑,扣着扳机只剩血红。

    他等着下一秒自己被射成马蜂窝,却不想,身前突然扑出一道黑影。

    砰砰砰!

    砰砰砰!

    黑影腹背都中弹,清瘦的身躯在震耳欲聋的子弹声中震颤着。

    肖逸南瞳仁剧缩。

    “逸少……快逃……”

    李朗嘴角轻轻地掀动,像一片残叶,浑身是血地颤栗着,他的身躯似是马上就要倒下,却又强挺着,不愿倒下。

    他想等肖逸南赶紧逃。

    谁不怕死。

    可他做不到看着肖逸南死,因为刚刚肖逸南,也舍生救了他,在黑衣人扫射的时候,肖逸南抱着他在地上打滚,然后挨了一枪。

    那一刻,他知道,肖逸南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是死是活,就像救他是一种本能。

    而他救他,也是一种本能。

    他想到自己这36年,认识了肖逸南和墨天绝30年,甚至比认识茶茶更早。

    墨天绝从小冷酷,从不和他说话,倒是肖逸南,常来找他。

    嘿,温瓶子,今天又在弹啥曲儿。

    嘿,温瓶子,今天天气不错,我们捉知了去。

    嘿,温瓶子,听说今天你生日呀,小爷我给你挑了份礼物,你敢说丑小爷我揍死你。

    肖逸南的嘴贱就像是天生的,从小那样,但他毕竟年长,从不计较,也渐渐习惯了肖逸南的嘴贱,甚至觉得,肖逸南其实也挺可爱。

    他其实一直把肖逸南和墨天绝当自己的弟弟,一个调皮,一个冷酷,但在他孤儿的生命中,却是像亲人一样的存在。

    所以他怎么可能看着肖逸南死。

    可他又真的好怕死,他死了,他的茶茶怎么办……他要怎么照顾她……

    他以为自己只是不能陪茶茶到老,他怕自己比她大十岁,会比她先走,可原来,他连她的一半人生都陪不到……

    茶茶,对不起……

    李朗唇瓣掀动,最后溢了一声“茶茶”,轰然倒地……

    “温瓶子,温瓶子!”

    肖逸南眉眼猩红,猛地从地上站起来,扶住他倒下的身体,低吼,“谁特么要你冲上来的,谁要你装英雄,你特么给小爷把眼睛睁开!”

    “呵,没想到倒是挺情深义重。”溟煞有些讥讽地看着,将自己的枪指向肖逸南,“不过他身上的子弹,好像有一半是逸少你射的?亲手杀了自己朋友的滋味是不是很不好受?那不如就让我送你和朋友一起。”

    “你特么才去死!”

    肖逸南眸底戾气丛生,抓着手里的冲锋枪,就也朝着溟煞指,可他的手臂毕竟中弹,冲锋枪的重量根本不是他此刻能抬起来的。

    “呵,连枪都抬不起来,还想给你朋友报仇吗?”溟煞嘲谤一笑,食指扣向扳机。

    白子鸢瞳仁一阴,掌心的枪管举起……

    却是在此时!

    轰!

    轰轰轰!

    突兀的爆炸声,从地平线的某端,震慑,连带的他们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

    所有人都惊然扭头。

    就见几公里外的某片土地,残烟弥漫,无数的残骸爆破在空气里。

    而那,是酒吧基地的方向!

    “怎么回事,为什么基地会爆炸!”溟煞瞳仁一紧,下一瞬面色一白,如果基地爆炸,那、那教主他不就……

    “立即赶回基地!”

    溟煞立即拉开车门。

    有黑衣人问,“那溟老,肖逸南还杀吗。”

    溟煞面色一阴,基地爆炸绝对不会是意外,肯定是墨天绝搞的鬼,而肖逸南,也必定布谋其中。

    溟煞原本被打断的杀意再次凝起,凶狠着眼,朝着肖逸南再次举枪。

    “砰!”

    子弹的爆破声却比溟煞更快一步。

    溟煞微怔,朝着白子鸢看去,只见白子鸢正阴冷着眼,面无表情地朝着肖逸南举枪,那枪管上,白色的烟雾缭绕。

    而肖逸南的脑门上,一个醒目的血窟窿刺目。

    “溟老要杀人,需要费那么多时间吗。”

    白子鸢一声冷笑,坐进车内。

    溟煞眉头微蹙,很快也笑了,少主,果然还是少主。

    只是,此刻主教的安危……

    面色凝重,溟煞同样快步上车。

    引擎声呼啸而去。

    而天际,那爆破的声响,却愈来愈慑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