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08章 一封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银白得有些冰冷的金属墙壁,还有头顶亮白的灯光。

    这房间,似曾相识,就是曾经,白子鸢不露真面目时,关她的情景。

    她怎么会在这里?

    云薇薇蹙眉撑起身,胸口的疼痛提醒她,她确实为墨天绝挡过一枪,她以为自己会死,可她还活着,那墨天绝在哪里?

    他要还活着吗?

    这时,嘀一下,天花板上竟然开了一个卡槽,一块液晶显示板就这样降了下来,就降在她的眼前。

    屏幕唰唰两下,露出白子鸢那张邪佞的脸,他戏谑,“云薇薇,你终于醒了?我又救了你一命,你要怎么谢我。”

    呵,他竟然问她要怎么谢他。

    云薇薇眉目带恨,道,“白子鸢,你把我抓起来,丢进那个装着猎豹的笼子里,如果不是墨天绝,我已经死了,你说你救我,不觉得可笑吗,墨天绝呢,你把他怎么样了!”

    “呵,所以你心里只有墨天绝吗,甚至不惜用自己的命来救他?”白子鸢冷笑,“可是怎么办,他已经被我杀了,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白子鸢!你要是真的杀了墨少,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有一点,云薇薇十分清楚,白子鸢不是那种会轻易给人一刀的人,他永远以折磨人为乐,死对他而言,还是给敌人一记痛快了。

    所以,墨天绝肯定还活着,因为如果墨天绝真的死了,白子鸢一定会冷笑着把墨天绝的尸体放在她面前,然后看着她痛苦看着她变疯。

    他就是这么一个变态!

    女子的眼神,那么清晰地宣泄着她的恨。

    白子鸢眸光微冷,也不解释,只是耸耸肩,轻佻一笑说,“云薇薇,算你有点脑子,墨天绝确实还没死,因为我还没想到让他死的最好办法,所以在此之前,别让我看到你做什么绝食之类的蠢事,你好好养伤,或许有一天,我心情好了,就会放你出去。”

    “白子鸢,你究竟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是想看看你困兽之斗的样子。”

    白子鸢戏谑一笑,切断了通讯,屏幕被重新升上天花板。

    云薇薇胸腔起伏,咬着牙下床,胸口的伤口疼得她面色煞白,她也因此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药盒和药膏,就连纱布和剪刀都有。

    他一面救她一面关她,究竟是哪里有毛病!

    云薇薇愤懑不已,忍不住骂了一声神经病。

    也是在此时,她发现一件事……她的喉咙竟然能发声了,她竟然听到自己的声音了!

    云薇薇愕然,又摸着自己的喉咙,欣喜地自言自语着。

    这次,不再是沙嘎残破的声音,而是真的从喉咙里发出来的清晰清亮的字句!

    太好了,那她的脸呢?

    云薇薇又激动地走进浴室,可这次,她失望了。

    镜子中,虽然不再是一张布着白斑和浮肿的脸,但,也仅是如此,她唇角和眼角的肌肉,依旧有些不自然的下垂,让她的脸看上去虽然不再丑陋,但也绝不美丽。

    白子鸢究竟为什么又给她换一张脸?

    又想让墨天绝认不出她吗?可又为什么恢复了她的声音?

    云薇薇觉得自己快要被白子鸢反反复复的行为搞疯了。

    而最重要的是,墨天绝还好么,他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因为她不见了,而在找她?

    ……

    另一头,白子鸢切断信号。

    一旁,心腹沈九忍不住道,“少主,为什么不让云薇薇知道你为她做的事,为什么要让她误会你?”

    白子鸢挑眉,勾唇一笑,“为什么要让她知道。”

    沈九一愣,“可少主你不是喜……”

    “沈九,不该说的话别说,不该问的别问。”白子鸢截断他的话,嗓音冰冷,“记住,我们都是没有未来的人,现在,去把我让你做的事做完。”

    沈九抿唇,离开。

    而白子鸢则是走出房,来到二楼尽头的一间屋。

    连走廊都是挂满名画,这里,是炎枭的私人岛屿,巍峨的别墅林立,每一寸都彰显着奢华。

    白子鸢推开一扇雕花木门,大床上,炎枭正安静地躺着,而孟月蝉,坐在床侧,见到白子鸢,柳眉微蹙。

    “溟老,父亲还没醒么?”

    白子鸢看向溟煞,问。

    溟煞除了是炎枭的心腹,其实还拥有极高的医术,但这次,溟煞却是一脸凝重。

    “主教脑部的颅内淤血虽然已做手术取出,但长时间的缺氧让主教的脑神经受到一些损伤,主教这次,恐怕要很久才能醒来,但少主放心,无论用什么办法,我一定会保主教无恙。”

    一定二字,说的铿锵。意即炎枭虽然情况不佳,但一定能醒,只是时日问题罢了。

    白子鸢瞳眸微眯,勾唇笑笑,“父亲能醒就好,还望溟老用心照顾我父亲,对了,幽雷的情况怎么样?”

    “雷少他……被截肢了。”溟煞轻叹,虽然能保住一命已是大辛,但对幽雷来说,或许是比死还痛苦。

    而如今,主教不醒,幽雷重伤,暗夜的业务,要怎么办?

    溟煞凝眉,深深的看向白子鸢……不可否认,白子鸢能力极佳,但其实,溟煞知道,炎枭打从心里,还是更倾向幽雷的。

    因为幽雷更好控制。

    虽然目前暗夜的大部分业务白子鸢和幽雷都有参与,但有一小部分的业务,却是只掌控在炎枭手里。

    炎枭本是想,若是这次连任之战,幽雷能胜出,就好好培养幽雷,只可惜,幽雷终是不敌白子鸢。

    但白子鸢这人,用句炎枭的话来说,就连他这个父亲,都有些捉摸不透。

    就像当年,白子鸢成为最年轻的暗夜少主,可以向炎枭提一个要求,可白子鸢的要求,竟然是白天要成为一个普通人,他当了白母的儿子,每天上学放学,现在又成了闻名遐迩的心理医生。

    抛开白子鸢夜晚会去做的那些事,他白天的那些身份,实在太让人大皱起眉。

    暗夜要的,从来都只是忠心耿耿又亦控制的人。

    忖了忖,溟煞也不避讳,直接地道,“少主,有一事,属下其实心里一直有惑,还望少主告知。”

    白子鸢挑眉,“溟老所言何事?”

    溟煞直视其眼,道,“就是当年,少主你究竟为什么突然改名换姓,做起了白母的儿子,主教对此虽不反对,但他其实很不解,少主你是不是,其实很不想呆在暗夜?”

    “溟老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白子鸢勾唇,似乎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我只是不想过一成不变的生活,我已经是暗夜最强,为什么还要和幽雷那群饭桶一起训练?至于我为什么要成为白母的儿子,呵呵,这个问题,我以为母亲会知道。”

    矛头直指孟月蝉,孟月蝉一怔,显然,并不明白白子鸢话中的意思。

    白子鸢冷冷一笑,“母亲怎么会露出这么无辜的表情呢,我以为你知道自己的不称职,每个月只出现一次,每次出现也只陪父亲,我这个儿子对你来说可有可无,就算是幽雷,他受伤都有母亲照顾,可你呢,有哪怕问过我一声疼不疼么?”

    “所以,你不把我当儿子,我为什么不能去找别的女人当母亲?她对我多好,每晚煮好晚餐等我放学,给我买生日礼物,你没有给我的她都给我了,她比你好几千几万倍,我当然喜欢那个家。”

    “……”

    孟月蝉美目大瞠,好半响,才自嘲地牵了牵唇,“所以,你是在怨我。”

    “我哪敢。”白子鸢冷笑着,“连墨天绝都没能得到你这个母亲的爱,我这个私生子又怎敢奢望,所以我现在有两个母亲,我觉得挺好,而这全是托母亲您的福,我还得谢谢您。”

    一声谢,愈发讽刺和刺耳。

    孟月蝉眸底掠过晦暗,却是只攥了攥拳,终是低头,一字不说。

    溟煞看着,心头那之前对白子鸢的疑虑,竟莫名消失了。

    原来,不过是因为嫉妒。

    嫉妒别人都有母爱,而自己没有。

    也确实,炎枭虽然最爱的是孟月蝉,但像炎枭这种人有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炎枭光私生子就有好几个,只不过,白子鸢和幽雷是最符合他心意的,其他的,在炎枭眼里,不过都是废物。

    可再废物,他们都有母亲,会在训练受伤后,询问一声关心。

    可白子鸢再强,都永远是一个人,炎枭不会关心他,孟月蝉很少出现,每一次受伤,白子鸢都只能自己一个人咬牙挺过。

    再强,不过是个孩子。

    所以,在白母正好失去儿子,而白子鸢又想要一个母亲的时候,白子鸢就真的,去做了别人的孩子。

    如今这孩子长大了,却也依旧抹不去心底的那份怨和恨。

    可会恨会怨,才是个正常的、可控的人。

    就像之前白子鸢对云薇薇……有男人对女人的欲,可在权利面前,不也亲手杀了云薇薇吗?

    想到这里,溟煞终于放心了,极其严肃地,溟煞道,“少主,如今基地被墨天绝炸毁,我们损失严重,但所幸最重要的那块业务,我们的货在别处,我想现在,是时候让你接触这块了,还望少主不负众望,在主教昏迷期间,领导暗夜度过这次难关。”

    ……

    医院。

    墨天绝听着保镖的汇报。

    保镖说,“抱歉墨少,我们后来一直跟着白子鸢,但他们进了一家私人医院没多久就上了一架私人飞机,我们没有办法跟,目前正在调查机场监控,看他们有没有在哪里停靠。”

    “还有就是,白子鸢他们在飞机起飞后不久,丢下来一具尸体……就是云小姐的那具假尸……我们带回来了,要送葬吗?”

    墨天绝瞳眸微眯。

    该怎么形容眼前的尸体,从高空坠落,摔得面目全非,但那张布满白斑的浮肿面庞,还是让人乍一眼看去,就以为是“云薇薇”。

    但云薇薇本不是这张脸,所以,白子鸢用其他任何女人的脸,注射同样的药剂,差不多,也就是这种效果。

    这一刻,墨天绝忍不住在想,白子鸢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有一天,云薇薇会需要“死”,所以才故意,给云薇薇换了张脸?

    那现在,白子鸢又打算做什么?

    而他,又要怎样,才能找到云薇薇?

    焦灼的烦躁,让墨天绝的面色愈来愈沉。

    这时,叩叩两声,有个护士敲门而入,道,“墨先生,刚有个人,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

    墨天绝蹙眉,接过,看了一眼信上的字,瞳仁大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