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09章 裴小樱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你信的人呢?”

    墨天绝看着护士,面色凌厉。

    护士一吓,道,“他已经走了,他还让我过十分钟再给你……”

    墨天绝不再多问,而是吩咐保镖,“准备一下,立即回国!”

    墨天绝又来到纪茶芝的病房。

    纪茶芝还在昏睡,有女医生正在给她做检查,而肖逸南,则是站在窗边,一副眉头紧锁又苦大仇深的模样。

    听到开门声,肖逸南回头,“绝,你来了,保镖那边怎么样,找到云薇薇了么。”

    墨天绝将手里的信纸递出,大片的空白,只有一行字,回去,让肖逸南诈死,33。

    肖逸南讶眸,“这什么?”

    墨天绝嗓音冷沉,“应该是白子鸢的人送来的。”

    为什么他这么肯定,因为之前在酒吧爆炸的时候,他以为自己逃不出去了,谁知,突然出现了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将他带到了一条直升地面的密道。

    他当时一直猜不透那人是谁,但在肖逸南死而复生的那一刻,他知道了,那应该是白子鸢的心腹。

    “可白子鸢为什么要这么做?”肖逸南都有些被搞懵了,“他不是一向与我们为敌吗,又为什么要救我们?”

    答案,墨天绝隐隐猜到了什么,但不确定,但有一点,他很肯定,他们现在,确实必须离开。

    黑衣人以为肖逸南死了,如果肖逸南继续留在镁国,被他们发现,那白子鸢救了他们的事,就会暴露。

    “可这33又是什么意思?”肖逸南不解地指着信上的这串数字,“是让我炸死33天?还是什么?”

    墨天绝眼眸犀利,“应该是门牌号。”

    “什么门牌号?”

    “就是白子鸢安置云薇薇的地方。”

    “……”肖逸南白眼猛翻,“那他直接告诉你地址不就得了,为什么只留一串数字?天底下33的门牌号多了,谁知道他在说哪里,这不是耍人吗。”

    确实就是耍人。

    白子鸢救他是一回事,在云薇薇的事上对他有敌意,又是一回事。

    但无论如何,他都要找到云薇薇。

    这时,女医生也正好替纪茶芝做好检查,墨天绝看过去,问,“她的情况怎么样,能不能经受长途飞行?”

    女医生神色凝重,说,“可以是可以,但这位小姐的各项身体指标都很差,而且她怀孕了,如果不能保证她之后三餐正常,最好备一支保胎针。”

    怀孕两个字,让墨天绝微讶。

    他知道肖逸南把纪茶芝睡了的事,但关于纪茶芝怀孕,他却真的不知。

    “孩子是你的?”

    待女医生离开,墨天绝问。因为如果孩子是李朗的,纪茶芝就算再悲伤,都不可能不吃不喝,伤到李朗的孩子。

    肖逸南神情晦暗,微躁地道,“小爷我怎么知道她一次就中了,小爷也希望这孩子是李朗的,可偏不是。小爷我也郁卒着呢!”

    “那这孩子,你打算怎么办。”墨天绝瞳眸微眯,又问。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打掉。”

    肖逸南云淡风轻地耸耸肩。

    他本来就不喜欢孩子,他甚至就没想过要结婚,他早就冷冻了自己的精子,想着哪天家里老佛爷实在催得紧了就去找个女人代孕。

    而现在就算有个现成的孩子给他,他也不可能要,因为怀孕的可是姓纪的这只母夜叉。他可不想往后看着那孩子都想到自己是怎么对不起李朗的。

    最重要的是,他并不觉得纪茶芝会愿意把这孩子生下来,搞不好等一醒,就又去打胎了。

    打就打了,他才不稀罕。

    肖逸南气哼哼地想着,又往床柜踢了一记。

    片刻,出发。

    墨天绝安排了两辆救护车,将纪茶芝及李朗运往私人的停机场。

    那里,他们的私人飞机,依旧停靠着。

    打开机舱门的时候,微弱的声音响起,“绝……”

    墨天绝冷冷地看着趴在地上的裴小樱,竟然,还没死。

    “绝,你终于来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醒来时就只有一个人,你去哪里了……”

    裴小樱虚弱地从地上撑起来,她披头散发,因为连着三天没有吃东西,整个唇瓣都是干裂的,可这一刻,她的眼眸是欣喜的,她扣住墨天绝的脚,娇声道,“绝,我的身体很虚弱,你快送我去医院……”

    墨天绝对着她放光的眼,冷冷一笑,“裴小樱,你到现在,都觉得自己掌控着一切么?”

    裴小樱愣愣的,像是根本听不懂墨天绝在说什么。

    这时,肖逸南走入,然后吊儿郎当地道,“裴小樱,没想到你也有发蠢的时候,实话告诉你吧,绝从醒来就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他之所以不揭穿你,不过是为了挖出你背后的黑衣人,现在黑衣人的基地已经被绝炸了,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你就准备去见阎王爷吧,懂?”

    嗡嗡嗡。

    裴小樱好半响,都无法消化自己所听到的,她不愿信地摇着头,更紧地抓着墨天绝的腿,用力道,“绝,不会的,肖逸南是骗我的对不对?你是爱我的,我们就是夫妻,我们每晚同床共枕,我们正准备回国,我们会越来越幸福的……”

    回答她的,是墨天绝冷冷地抽回了自己的腿,然后低冷了一句,“裴小樱,如果这个世界真要找一个我极其厌恶的人,那个人,只有你,你甚至比韩诗雅,更令人恶心。”

    厌恶的字眼,终于让裴小樱知道,肖逸南说的是真的,而墨天绝,就是在利用她!

    难怪,他从不碰她!

    难怪,他这么冷!

    “墨天绝,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裴小樱突然眼神怨恨,“我这么爱你,我把你所有的事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我甚至为了你逼自己超负荷的工作,可你竟然只是利用我,你怎么能?!”

    “裴小樱,如果被利用令你这么愤怒,那当初你在利用云薇薇的时候,为什么就能冷笑?”

    墨天绝嗓音讽刺,“而且,爱这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不觉得可笑?那些每天下在我水杯里的毒药,难道也是爱?”

    他竟然都知道?

    裴小樱眼眸大瞠,极快地闪过慌乱,楚楚可怜地替自己辩解,“绝,我也不想给你下药的,是黑衣人逼我的,否则他们不但会杀了我,也会杀了你,所以我才给你下药,我、我是想先降低黑衣人的戒心,再想办法拿到解药的。”

    “哟,好逼不得已哦。”

    肖逸南夸张地叹着声,一脚就踹到了裴小樱的身上,“敢做不敢当,真特么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女人!之前还想弄死小爷,我特么现在就弄死你!”

    “啊——”

    裴小樱惨叫一声,肚皮被踹得仿佛肠子都在翻滚,她惶恐地大叫,“绝,我没有,我真的是被迫的,包括逸少,都是黑衣人逼迫我杀的,你相信我,绝,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

    “够了,别再让我听到你那些恶心的字眼。”

    墨天绝语气厌恶,让保镖将纪茶芝和李朗都搬上飞机,接着,亲自坐上了驾驶座。

    飞机起飞。

    肖逸南一愣,“不先把裴小樱处理掉吗?你难道还想留她一命?”

    “那就看她要不要。”墨天绝面无表情道,“裴小樱,我现在给你两种选择”

    “一,跪下来,一边磕头一边表达你对云薇薇的忏悔,我留你一命,只砍你手脚,丢去难民营。”

    “二,你不愿忏悔,那就做好死无全尸的准备。”

    这叫选择吗?

    没有手没有脚,她被丢去难民营,不也是死?

    而且,她为什么要对云薇薇那个贱人忏悔!

    裴小樱刚刚的乞怜此刻全部变为了痛恨,她愤怒瞪着眼,不平道,“墨天绝,所以你现在是为了云薇薇那个贱人要惩治我?!可我哪里不比那个贱人强?是我先对你一见钟情的!是我先来找你的!如果不是那个贱人勾引你,你先爱上的人一定就是我!所以,就是那个贱人贱,该死的是那个贱人,她才是该下地狱!”

    原来,有种人,真的是死到临头都不知错。

    墨天绝不再说话,只是冷冷勾唇,将飞机驶向uthernlouisiana,哪里,有大片的野生鳄鱼河。

    一条条的鳄鱼从河里探出头,仿佛在等待着食物。

    肖逸南用望远镜从高空往下看,忽而咧嘴阴测测地笑了,“裴小樱,没想到绝能送你这么完美的死法,你坏事做尽,五马分尸都恕不了你的罪,所以让你成为鳄鱼嘴里的食物,也算是让你在死前为大自然做最后一点贡献了。”

    裴小樱闻言骇然瞠眸,墨天绝竟然要把她丢进鳄鱼河里!

    “墨天绝,你不能这么对我!如果你真的杀了我,那老天爷一定会替我收拾云薇薇那个贱人的!因为那个贱人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是她迷惑了你,是她……”

    “把她嘴卸掉!”墨天绝面色阴寒。

    裴小樱的下颔立即被保镖卸了下来。

    肖逸南拉开车门,冷冷一笑,“裴小樱,死到临头还嘴硬,你这么喜欢骂人,就去鳄鱼嘴里骂吧!”

    呼啸的风声灌耳。

    裴小樱的眼底终于露出了浓浓的惊恐,但更多的,仍旧是愤怒。

    不,你们不能杀我,快放开我,快放开我!

    裴小樱歇斯底里地扭动着身体,但肩膀被狠狠一推,她整个人都坠出了机舱。

    不——

    裴小樱惶乱地挥舞着双臂,可身体还是快速地往下降,她甚至越来越清晰地看到那一条发青的河流中,那一条条游动的鳄鱼。

    不她不要死!她不要死!

    云薇薇你这个贱人,是你,该死的明明是你!

    噗通!

    咒骂中,巨大的水花将裴小樱吞噬,她甚至好久都做不出不出反应,直到,剧烈的痛疼从她的腿上传来。

    她扑腾地从水里钻出来,就看到一条鳄鱼,正在咬她的腿,而血腥味,引来了周围更多的鳄鱼,它们睁着可怖的眼睛,狞笑地朝她游来。

    不不都滚开,都滚开!

    裴小樱恐惧地挣扎着。

    可好几只鳄鱼,咬上她的身体。

    更有一只最大的鳄鱼,张着血盆大口,咬向她的脸。

    啊——

    裴小樱双目爆眦,所有的一切,都终结在了这最后的惶恐里。

    而直到她断气,那些鳄鱼,依旧在咬食她的身体。

    再多的不甘、再多的愤恨,都在这一刻消弭成唏嘘。

    这世界,最可怕的不是生擒猛兽,而是被欲望反噬的人心。

    不是自己的,非要去抢,当嫉恨占据一切,那她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被自己所摧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