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10章 那个像父亲的男人,是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岛。

    白子鸢准备动身离开,踏上直升机的时候,身后,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子鸢,带我一程。”

    白子鸢扭头,看到孟月蝉揪紧风衣走来,岛上风大,吹起她漆黑的长发,凌乱却依旧美丽,仿佛岁月独倾这个女人,纵然已经50岁,依旧像个30岁的少妇一样,风韵不减,气质出众。

    白子鸢讽刺地勾唇,“母亲这么快就要走了吗,父亲好歹是为了救你才昏迷,我以为,你会留下来照顾他,直到他醒。”

    孟月蝉面色清冷,在他对面坐下,将乱发勾到耳后,淡漠道,“我不是医生。”

    “呵,母亲真是我见过最冷血的女人。”白子鸢讥讽地笑,示意驾驶舱的沈九起飞。

    直升机划入天际。

    那座绿林密布的小岛,也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小点。

    孟月蝉冷冷撇开脸,重新看向白子鸢,淡淡问,“子鸢,你老实告诉我,云薇薇真的死了么,你是不是,根本没有杀她。”

    白子鸢俊眉轻拧,很快就勾唇一笑,“母亲怎么会这么问,云薇薇的尸体,可是我亲手从飞机上推下去的,这样的高度,你觉得,她还能活?”

    孟月蝉不语,只是瞥了眼驾驶座上的沈九,直升机上,此刻只有他们三个人,而沈九是白子鸢唯一的心腹,有些话,并不需要遮掩。

    孟月蝉眼神犀利,道,“子鸢,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确实没有对你尽过一个母亲的责任,但我终是不希望你做出什么后悔的事,不要妄图一个人去改变什么,还有那个云薇薇,既然你救了她,就把她送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不要让她成为你的弱点,更不要让墨天绝找到她,你听我一句,我不会害你。”

    白子鸢微怔,似是没有想到孟月蝉竟然会说出这番话,可,冷冷一笑,白子鸢依旧道,“母亲,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云薇薇已经死了,我不像你,为了一个男人,甘愿被父亲桎梏一辈子,你的警告,我心领了。”

    孟月蝉不再说什么,而是扭头望向窗外。

    同一片天,从一望无际的蓝天白云,到夜晚的繁星点点。

    墨天绝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华国的机场。

    有保镖开着车来接应。

    保镖问,“墨少逸少,纪小姐、还有李朗先生的尸体,要怎么安置?”

    纪茶芝依旧在昏睡,连着三天不吃不喝,她的身体已经达到极限,肖逸南瞥了眼纪茶芝孱弱的面庞,心头的那种烦躁感又涌了出来,“先送去小爷我的医院,找护士长照顾着。”

    至于李朗……

    肖逸南看向那具青灰色的尸体,虽然涂了防腐的药剂,但这里讲求入土为安,等纪茶芝醒了,还是得安排将李朗送葬的事。

    “也先放在病房里,找个最里间的。”

    “好的,逸少。”

    车辆朝不同的方向行驶,载着墨天绝和肖逸南的车,先是将肖逸南送回家,接着开往墨天绝所住的浅水湾。

    需要转弯时,墨天绝却突然道,“回墨家老宅。”

    保镖微愣,但还是改变了方向。

    一小时后,墨宅到。

    厅内,管家正在准备墨老爷子每晚睡前喝的安神茶,见墨天绝回来了,还有些讶异,“墨少,你怎么回来了?”

    “爷爷睡了吗。”墨天绝问。

    “还没,我正打算给墨老爷送茶呢。”

    “我来吧。”墨天绝接过茶碗。

    管家愣了愣,但墨天绝已经转身。

    床榻上,墨老爷子戴着老花眼镜,正在看棋谱,见有人推门而入,以为是管家,也没抬头,只是当耳边一声低醇的“爷爷”响起,墨老爷子才讶然抬头。

    “绝,你怎么回来了?”

    与管家如出一辙的惊讶,更惊讶的是,呵,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这孙子,竟然亲手给他端茶来了。

    墨老爷子夸张地笑道,“该不是你奶奶和你父亲托梦给你,让你来看看我这个孤家老人,你就千里迢迢,突然从镁国飞回来看我了?”

    墨老爷子的话,其实没有责怪的意思,墨氏的业务庞大,墨天绝又只有一个人,确实不可能每天回来看他,而墨宅里头人多,管家、佣人、园丁,哪个不比墨天绝这闷葫芦更适合解闷。

    但毕竟是自个儿孙子呢,总是希望能多亲近些的。

    墨老爷子接过茶碗,竟是挺珍惜的、小口小口品着,还说了一句,“这茶似乎比平时好喝了。”

    眼前的老人,一年比一年老,却是从不抱怨孙子怎么不常回来。

    墨天绝从前,以为宅里人多,爷爷其实无所谓他回不回,但原来,是在乎的。

    血浓于水,墨老爷子在这世上,可以说,就剩他一个亲人了,妻子早逝、独自养大儿子,没想到儿子又早逝,独自养大孙子。

    可他这个孙子,长大后,就搬离了家。

    说起来,是真的不孝。

    墨天绝黑瞳微黯,道,“爷爷,我以后,每周回来三次。”

    “……”

    “咳咳!”

    震惊之后,墨老爷子都有些呛住了,“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该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还是我,患了什么癌症晚期?”

    倒不是墨老爷子非要往坏处想,而是,主动关心人这种事,真的不是墨天绝能做出来的,他还以为,想等墨天绝懂得体恤老人家的孤单这种事,至少得等墨天绝五六十岁了才行。

    墨天绝看着墨老爷子惊怪的模样,语气有些无奈,“爷爷,没有发生任何事,我只是突然觉得,该多回来陪陪你。”

    “……”

    可这话依旧听着邪门呀,墨老爷子不禁又狐疑地看了墨天绝好几眼,再次确认,“真没什么事?”

    “没有。”

    “嗯,没有就好。”墨老爷子点着头,突然想起什么,问,“对了,云薇薇呢,你找到她了吗?”

    之前,云薇薇假死,尸体被墨天绝发现端倪,墨天绝找去了镁国,而这一去就是大半年,所以墨老爷子以为,墨天绝这会儿回来,是把云薇薇找到了呢。

    墨天绝眸光微暗,“还没找到,但云薇薇现在,应该在国内。”

    这兜兜转转,又被送回国内了?

    墨老爷子讶异,“依旧是黑衣人捣的鬼吗?你在镁国,有寻到黑衣人的蛛丝马迹么?”

    有,不但有,还有两件很惊人的发现。

    想到孟月蝉,想到那黑衣人的主教,墨天绝神色陡厉,想要问一问父亲的事,却一时,不知道如何去开口。

    而墨老爷子见墨天绝欲言又止,以为是事情很不顺利,不禁叹息一声,道,“绝,云薇薇那孩子,爷爷是真喜欢,爷爷也是真的希望,你能找到云薇薇,然后把她娶回家,可或许,你们真的是有缘无分,如果真找不到,爷爷希望你,不要太勉强,爷爷毕竟就你一个孙子,而那些黑衣人,一看就不好惹,我们墨家历来清清白白的,爷爷不希望你陷入什么事端,你明白吗?”

    墨天绝自然懂墨老爷子字句下的担忧,但如今,那些黑衣人,早已不是和墨家无关。

    面色凝重的,墨天绝问,“爷爷,我父亲,真的去世了么?”

    墨老爷子一愣,不解墨天绝怎么突然问这个,墨天绝犹豫了一下,换了种说法,道,“我之前在镁国,看到一个男人,和父亲长得很像。”

    墨老爷子闻言一怔,但怔忪过后,也只是轻叹,“绝,这世界上,长得想象的人很多,那些电视里的演员,那些替身,不也有长得分不清的么,可终究,不是同一个人。”

    当年,墨父的尸体,是和墨老爷子做过dna鉴定的,所以,墨天绝说看到了一个和墨父相象的人,那也,只可能是长得像而已。

    离开墨老爷的房间,墨天绝来到二楼。

    书架上,摆放着一个相框,英俊的男子温润地笑着,那是他的父亲,墨风。

    他继承了父亲的英俊,两人乍看之下,五官极其相似,但不同是是,父亲与李朗一样,都是温柔型的男人,而他性子偏冷,这份冷,浮于面,让人感觉到一份凌厉。

    而黑衣人的那名主教,和他一样,那凌厉的冷,那么相似。

    父亲,那人,究竟是不是你……

    久久,墨天绝站在阳台,?望着远山,黑漆漆的山景中,依稀能看到错落的灯光,那是位于这片山林中,其他的几处豪宅。

    因为这里的山地,平地稀少,所以宅与宅之间,隔的很远,就算是最近的两户,也有一公里的距离。

    从前,墨天绝除了觉得这里幽径、隐私好,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此时此刻,他看着远处错落的灯光,却忽然想起了什么……

    第一次,云薇薇被白子鸢藏起来的时候,就是藏在与墨宅成对角线的一处别墅里……

    后来,他找过去,可别墅已经被烧,而云薇薇,也被转移了……

    33……

    墨天绝猛地又想起白子鸢留在信纸上的那串门牌号……

    难道,就是之前那座别烧毁的别墅?

    墨天绝瞳眸一凛,立即重新走出宅子,准备驱车前往。

    而轰隆隆引擎启动的同时,一辆低调的出租车驶来,停下,走出的,竟是孟月蝉。

    墨天绝瞳仁缩了缩,他没有想到孟月蝉竟然会这么快回来,酒吧爆炸时,他看到孟月蝉昏迷着被白子鸢背出来,那一刻,他虽然震惊,但也同样担心孟月蝉的安危。

    他后来甚至用陌生的号码给孟月蝉打过电话,是关机。

    所以他以为,孟月蝉伤势很重。

    可原来,他是瞎担心了,孟月蝉才三天,就回来了,她甚至在看到他时,不是惊讶,而是蹙眉。

    “绝,你怎么在这里?”孟月蝉拧着眉,问。

    墨天绝不语,只是神色复杂地盯着孟月蝉看。

    孟月蝉柳眉愈发凝蹙,但松开后,她只是恢复淡然,接着,越过墨天绝,朝着铁门走。

    “母亲。”

    墨天绝没有转身,只是盯着夜色中某个虚焦的黑点,嗓音低幽,问,“母亲,那个男人,和我父亲很像的男人,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