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17章 无视伦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绝,你回来了。”

    肖逸南去到机场接机,还特意开了辆救护车,生怕楚沐歌病症发作,需要治疗。

    可没想到,楚沐歌竟是很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然后两眼呆滞地被墨天绝从飞机的滑轨上推下来,只不过这份安静,在看到肖逸南时,又变成了歇斯底里。

    “啊!”

    她像是看到了入侵者,双瞳惶恐,接着,拉起膝盖上的薄毯,就盖在自己头上,还扭身抓着墨天绝推在轮椅上的手,不知道低喃着什么声音。

    “……”

    肖逸南嘴角微抽,他长得有这么吓人吗,当然怕是正常的,这是攻击型精神病人的特征,在看到有人出现时会惶恐,而一旦那人碰触她,她就会反害怕为主动攻击。

    现在他离楚沐歌还有几步远,所以楚沐歌只是怕。

    可她抓着墨天绝的手,一副很信赖墨天绝的动作是什么鬼?

    肖逸南唯一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墨天绝长得很像他的父亲墨风,而墨风和楚沐歌曾经相恋,所以楚沐歌潜意识里,把墨天绝当成墨风,寻找庇护。

    可怎么偏偏就也是云薇薇的母亲。

    肖逸南瞅着墨天绝冰冷的面庞,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打开车门,自己坐上了驾驶座。

    片刻,到了医院。

    肖逸南把楚沐歌安置在自己所在办公室的区域,那里之前为了治疗楚沐歌,特意开拓了一片空间,还把几间房都打通,布置出了一块宜人的玻璃花房和音乐房。

    但后来,墨天绝和云薇薇产生误会,穆连尘把楚沐歌接去了镁国,这片区域,就一直空着。

    算不算是房归原主,兜兜转转,楚沐歌竟然还是又住了回来。

    或许是因为飞行的疲惫,楚沐歌没一会儿,就沉沉地睡着了。

    墨天绝关上门,走出,看着肖逸南问,“我母亲,你觉得多久能治好。”

    “做过dna鉴定了?”肖逸南听着墨天绝那声自然的母亲,问。

    墨天绝淡淡点头,从一开始的难以接受,到接受,也就是一个心境的转换,再怎样,是自己的母亲。

    而云薇薇……

    墨天绝唇瓣紧抿。

    “后天李朗的葬礼,你如果不知道怎么面对云薇薇,就不要参加了。”肖逸南轻拍墨天绝的肩膀,这种时候,或许从此不见,才是最好方式。

    “至于你的母亲……”

    肖逸南往病房的小窗看了一眼,道,“精神病的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本来做好了需要五年的打算,但现在,你母亲对你没有攻击性,这是最乐观的一点,稍后我会调整治疗方案,让你一起参与治疗,这样快的话,或许你母亲三年就能痊愈。”

    三年,不长,但也绝对不短,尤其,对楚沐歌这样已经50多岁的半老之人,能早一点清醒,就能早一点享受余生。

    墨天绝瞳眸微眯,道,“之前镁国的医院说,白子鸢曾经用催眠疗法治疗过我母亲,效果很好,那有没有办法,再请几个催眠领域的医生,一起参与治疗我的母亲?”

    肖逸南闻言微讶,但很快就抽着嘴角道,“普通的催眠疗法顶多也就治治抑郁症,像白子鸢这种,虽然小爷我看他不顺眼,但无可否认他是催眠领域的no1,他能治疗精神病是个例,至于其他医生,搞不好会把你母亲越治越糟,所以还是算了吧。”

    这时,有个护士很吃力的抱着一个大纸箱过来,道,“院长,有一个墨少的包裹。”

    墨天绝的包裹?

    肖逸南一脸纳闷,他怎么不知道墨天绝开始玩网购了,而且,这快递单上连个寄件人都么有,该不是炸弹?

    肖逸南眉头紧锁,正想着要不要先让保镖拿个红外探测仪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品,墨天绝却是已经接过包裹,开始拆了起来。

    肖逸南无语,“绝,你就不怕里面真是炸弹,搞不好还是一条眼镜蛇,一打开就咬人。”

    墨天绝不语,只是拿起军刀往胶带上一划,而他为什么会直接拆,因为这个纸箱很特别,不是常见的咖色,而是,纯白色。

    纯白色的纸箱。

    墨天绝脑子里反应的第一个字就是白,再三个字就是白子鸢。

    而当纸箱打开,也确实不是任何的炸弹或蛇,而是一本本的书。

    “靠,这什么鬼。”

    肖逸南懵了,谁没事给墨天绝寄一箱书,而且看这页角的褶皱,就是翻过不知道多少遍的旧书。

    再有几个笔记本,连牛皮的封面都有些磨损了,也一看就是用过的。

    “这究竟什么,难不成是哪个女人暗恋你,给你写的日记?”

    肖逸南忽然又来了劲儿,拿起最上面的一个笔记本就翻来看,而这一看,差点没吐血。

    催眠诱导的间接暗示……

    如何利用人的意识及无意识……

    催眠案例分析……

    密密麻麻的字,行云流水却又每一字都严谨,甚至每一个部分,都有标注,再用不同颜色的笔作区分。

    高考笔迹也不过如此。

    而再翻翻被压在笔记本下面的几十本书,竟然也全是关于催眠的。

    再不用多想,肖逸南立即反应过来,这些应该是当初白子鸢自己学催眠时看的书和做的笔迹。

    可他寄这些给墨天绝做什么?

    肖逸南丈二和尚摸不准头脑,甚至撞着墨天绝的胳膊道,“嘿,绝,你猜这白子鸢该不是真的脑子有毛病?难怪能成为心理大师,我看他就是自己本身思维不正常,才能学这种东西学到精。”

    像他,从不想这些有的没的。

    人生就该及时行乐,什么意识无意识,没事探究什么心理,自己舒坦不就行了。

    就像做手术,直白可见,他就喜欢直白的,像这种心理科的,他当初虽然也有学,但却极其排斥和厌恶。就跟整麻线一样,不得把自己整疯了。

    肖逸南冷不丁就打了个寒颤,甚至有些嫌弃地把那笔记本像烫手山芋一样往纸箱里一丢,然后对着护士道,“赶紧把这些东西都丢了,看得小爷我碍眼,还没事寄过来,真是病的不清。”

    护士看着肖逸南摆手催,一时也不知道要不要真去丢,因为这好像是寄给墨天绝的吧?收件人都没说丢,肖逸南就说抱走。

    可肖逸南是院长,院长大人有令,又不得不从。

    小护士战战兢兢,抱起纸箱,又看向墨天绝,道,“那墨少,我拿去丢了?”

    墨天绝神色不明,只是那视线,在那一本本的书和笔记本上徘徊,隐隐,明白了什么。

    原来。

    如此。

    “把箱子放院长办公室。”墨天绝倏尔道。

    肖逸南一听差点没给蹦起来,“靠,干嘛把那白子鸢的东西放我那,小爷我的办公室又不是垃圾回收站。”

    墨天绝幽幽地看向肖逸南,道,“昨天我找过白子鸢,他说他的预约已经到了半年后,如果我等不及,就让你来,然后他今天就把书都寄了过来,你说他,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要他学那破催眠?

    肖逸南神色微扭,一声“去他妈鬼”就爆了出来,谁要学这种东西,当他也有病呢。

    墨天绝也不说话,就是盯着他。

    肖逸南嘴角抽搐,“你那什么眼神,是在无声的逼小爷我学?小爷我真上辈子欠了你的呀!”

    可还真特么欠了的。

    肖逸南骂骂咧咧,忍不住瞪着墨天绝道,“小爷我可丑话先说好了,小爷我要是也给学成了神经病,保准第一个就去砍了云薇薇,到时候你可别心疼。”

    不过是一句戏言加抱怨。

    可还是让墨天绝的面色沉了沉。

    肖逸南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撞着墨天绝的肩头道,“行了行了,不就是个女人,看你苦大仇深的,其实又没人知道你和云薇薇是兄妹,大不了瞒着呗,做什么这么严肃。”

    前一秒还说着以后都别见了,后一秒就说这根本不是事儿。

    肖逸南也果然就是肖逸南。

    可墨天绝做不到这样的无视伦理。

    两天后。

    李朗的葬礼。

    并不大的殡仪馆内,纪茶芝再次哭得涕泗滂沱,云薇薇在一旁扶着她,纪茶芝的父母及墨老爷也都来了,几人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皆是难以置信又难以承受。

    墨老爷尤其感怀,无论如何,李朗都曾在墨宅住了好些年,他也是将李朗当亲孙子一样喜爱着,尤其李朗这孩子懂事,就算离开了墨家,也隔三差五给他打电话寄礼物,所以在墨老爷的心里,李朗真的是和自己的第二个孙子没两样。

    可怎么就突然没了,也就36岁的年华,男人最成熟最好的年纪。

    墨老爷眼眶通通红,就这样想到了自己那同样英年早逝的儿子墨风,墨风离世时连30岁都不到。

    他白发人送黑发人,多么的痛,如今这种痛又尝一次,何其哀。

    墨老爷擦了擦眼角抑制不住的泪,四目回望,突然问肖逸南,“绝呢,他没来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