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23章 吧唧一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咳,墨天绝?

    肖逸南一口老血差点没哽在喉咙口,“景遥,你别闹了……”

    “谁闹了。”

    郁景遥更紧地抱住墨天绝的胳膊,铿锵有力地道,“墨哥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虽然是商人,但一点铜臭味都没有,当初在军区里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连姥爷都赞不绝口,我要是能嫁给墨哥,姥爷肯定高兴坏了。”

    她嫁人是为了哄姥爷高兴吗?

    肖逸南嘴角抽搐,墨天绝更是沉着脸,把郁景遥的手掰开。

    郁景遥又挽上去,毛遂自荐道,“墨哥,反正你也没喜欢的女人,你就娶了我呗,之前那个韩家千金老缠着你,你不是很讨厌吗,那你娶了我,她不就只能死心了,这样我也不用再被迫去相亲,多两全其美呀。”

    那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韩诗雅早就死了,出的车祸!”肖逸南一把扯开郁景遥,头疼道,“最重要的事,绝有喜欢的人了,你赶紧闪开去。”

    “啊?韩诗雅死了?墨哥有喜欢的人了?”

    郁景遥像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

    她因着肖逸南的关系,和墨天绝其实还是算“亲”的,虽然23年来,也就是她笑嘻嘻地和墨天绝打招呼,他冷着脸。她再热情点挽挽胳膊,他掰开。但比起对韩诗雅那种直接厌恶一句滚,墨天绝对她还是“和善”的。

    所以她一直觉得,墨天绝或许有什么厌女症,搞不好再过几年就发展成gay了。

    可没想到,她去国外念了四年军校回来,墨天绝就有心上人了。

    “墨哥,是谁呀?”

    郁景遥好奇地瞅着墨天绝,“哪个女人这么伟大,让你看上了?是天仙吗,还是西施,昭君,貂蝉?亦或是外星人?”

    真是越说越离谱。

    肖逸南一个弹指敲到郁景遥的脑门上,“绝的事要你多管,反正你少打那些歪主意,老老实实相亲去。”

    “吼,我知道了,大表哥你在撒谎!”

    郁景遥掷地有声,“你就是不想我缠着墨哥,所以骗我说墨哥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可其实根本没有吧。”

    “靠,大表哥是那种骗人的人么!”肖逸南拽着郁景遥就要往外拖。

    郁景遥不依地抱紧墨天绝的胳膊寻求救援,“墨哥,我叫你一声哥,就代表咱亲,你要是真有喜欢的人,我保证包个大红包给嫂子,可你若没有,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娶了我吧,我保证不贪图你的男色,好不好嘛。”

    “好个屁!”

    肖逸南看着墨天绝越来越黑的脸,赶忙回身去掰郁景遥的爪子,“你再不放开绝,我剁手了呀!”

    “不,我不放!大表哥你就是合着姥爷欺负我,我不管,你要么让姥爷别再逼我相亲,要么让墨哥娶我,否则我就一直缠着墨哥。”

    “都说了绝有喜欢的人你听不懂呀!”

    “那你说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郁景遥眼眸定定的,“判案都讲求证据呢,大表哥你口说无凭怎么行?”

    肖逸南一口噎住,这要他怎么把云薇薇三个字说出来,这要是真能光明正大的说,墨天绝也不用这么烦了。

    而郁景遥就跟发现阴谋论一样,气鼓鼓地道,“哼,大表哥你果然就是在骗人,墨哥哪有什么喜欢的人,你就是跟姥爷一样,想逼着我成亲!”

    肖逸南头痛扶额,“我的姑奶奶呀,我逼着你成亲干嘛呀,我又不是你爸!”

    “那你让姥爷别再给我介绍那些商二代。”

    “卧槽,我一个晚辈能去命令长辈,你想外公扒了我的皮?”

    “那你就让墨哥娶我嘛。只要你开口,墨哥一定会答应的。”

    我勒个去。

    为什么话题又绕回了一个娶字。

    肖逸南头痛欲裂,而墨天绝已经自己走出了办公室,显然就是对他们的闹剧听不下去。

    “唉,墨哥……”郁景遥还想追。

    肖逸南一把关上门,沉着脸道,“景遥,大表哥就你一个表妹,你平时不管提什么要求大表哥也都宠着你,可唯独这件事不行,别问绝喜欢谁,反正绝是不会娶你的,至于那些相亲,姥爷不过是想你安定下来,你要是肯安安稳稳找个工作,姥爷肯定不会急着把你嫁出去的。”

    “可谁要做那些无聊的工作嘛。”

    郁景遥咕哝着,她就想当女警,当特种兵,当霸王花。

    “女孩子温温柔柔娇滴滴一点不好么?”肖逸南实在搞不懂郁景遥为什么非喜欢这种男人做的事。

    “哼,你就是性别歧视。”

    郁景遥撇着嘴,突然眼睛一亮,道,“大表哥,你不是要我安安稳稳找个工作吗,那我能不能进墨哥的公司工作?”

    “不行。”肖逸南直接拒绝,谁不知道郁景遥下一步肯定又是缠着墨天绝要娶。

    “大表哥~~~”

    “叫大大表哥都不行。”

    “哼,小气表哥!”

    “随你怎么叫。”

    肖逸南皮厚,觉得这会儿墨天绝肯定已经离开医院了,看了看手表,开始赶人,“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要忙了。”

    郁景遥嘟着嘴,忽而又眼咕噜一转,说,“那大表哥,我能不能自己开家店?可姥爷怕我又出国,把我护照银行卡都收走了,我现在没钱。”

    这个貌似可以有。

    肖逸南从皮夹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

    “谢谢大表哥!”

    郁景遥踮起脚,往肖逸南脸颊吧唧了一口,蹦蹦跳跳地走了。

    ……

    翌日。

    云薇薇继续在医院陪着纪茶芝,忽而,一个仪态端庄却满面愁容的贵妇人走了进来。

    “阿姨,你找谁?”

    云薇薇困惑地看着贵妇人走进,想着是不是走错门了。

    贵妇人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病床上的纪茶芝,然后突然眼眶一红,道,“你就是朗儿的女朋友么,我的朗儿真的不在了吗,行朗是不是骗我的,我的朗儿还活着,对不对?”

    行朗?

    朗儿?

    所以,眼前的贵妇人,是封行朗的母亲?

    也就是,李朗一直渴望的母亲?

    纪茶芝怔住。

    封母又走近,一把握住纪茶芝的手,哽咽道,“孩子,我那可怜的孩子,我当初怎么就让他被坏人带走了……姑娘,我的朗儿呢,你快说,他其实还活着的,他没有死,对不对?”

    纪茶芝刹那间红了眼眶,就像自己无法接受李朗的死一样,眼前的妇人,同样无法接受自己终于得到了失散儿子的消息,却是已经不在了。

    “伯母,朗哥他,朗哥他……呜呜……”

    好不容易逼自己平静的伤痛又掀起,纪茶芝哭得泪不成声。

    封母见她这般,亦是也哭了起来,“所以我的朗儿是真的没了么,都怪我,都怪我……”

    一时,两人哭作一团,哀痛的声音听得云薇薇难受。

    这时,咔哒,又有人进来,这次是封行朗,他的手里拎着一个果篮和保温壶,看到房内的情景先是微愣,然后就是无奈地上前,劝声道,“妈,你怎么就一个人先上来了,你快起来,别这样抱着纪小姐,纪小姐还怀着孕,情绪起伏太大对胎儿不利。”

    封母这才止住了哭泣。

    封行朗也拿出手帕,替纪茶芝擦着脸,柔声说,“纪小姐,不好意思,这是我的母亲,昨天我和她说了哥哥的事,她就从景都飞过来了,她也是难受,还请你不要介意。”

    纪茶芝摇着头,一个心疼自己儿子的母亲,她又怎会责怪。

    而封母擦完泪后,竟还盛出保温壶里的鸡汤道,“纪小姐,这是我让行朗特意买的鸡,然后借了酒店的厨房亲自炖的,你快趁热喝一些。”

    纪茶芝受宠若惊,赶忙摇头,“伯母,我自己喝就行……”

    “还是让我喂你吧。”

    封母将汤吹凉,递到纪茶芝的嘴边,嗓音沙嘎,说,“我曾一直幻想能快快找到朗儿,然后喂他吃东西,抱着他唱儿歌,可一年一年过去,我终是没有找回朗儿……作为母亲,我欠了朗儿太多太多,纪小姐,这碗汤,就让我亲手喂你吧,就当我,是在亲手喂朗儿……”

    封母字字诛心,那份自责和愧疚,令人动容。

    纪茶芝终是张开嘴,让封母喂,“谢谢伯母……”

    而不多时,有医生进来替纪茶芝做检查。

    医生量了量纪茶芝的血压,又听了听胎心,道,“虽然胎儿已经没事,但身体还是很虚弱,必须加强营养,否则还是容易流产的。”

    医生又叮嘱了一些,才离开。

    封母红着眼,道,“纪小姐,你的身体这么差,不如就跟我回封家,让我好好照顾你。”

    纪茶芝赶忙道,“伯母不用了,我可以照顾自己的……”

    “你是担心我和你抢孩子吗?”

    封母叹息,说,“我听行朗说了,你想一个人养大孩子,伯母理解你的心情,你这么爱朗儿,自然不舍得他的孩子,你放心,既然你不愿意,我们封家也不会勉强你的,但如今朗儿去了,只留下你一个人,伯母这些年什么都没为朗儿做过,所以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老人家,暂时让我照顾你们母子,等孩子出世,你要是想再离开,我绝不拦着,好么?”

    纪茶芝一时有些无措,她明白封母想要弥补的心情,可是这个孩子,她根本没想真的生下来。

    封母见她犹豫,又是红了眼,“纪小姐,我只是想照顾你,然后听你说一些朗儿的事,我保证不会和你抢孩子的,还是你觉得我这个老太婆有些唠叨,烦着你了?”

    “伯母我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是觉得离开自己的家害怕吗?那没关系,我可以留在帝都照顾你的。”

    “真的不用了伯母……”

    纪茶芝被封母的关切弄得愈发无措,这时封行朗说,“纪小姐,没关系的,这些年我母亲也就是一个人在家看看书养养花,你就让我母亲留下来照顾你吧,也算是了却我母亲想要照顾哥哥却从来无法照顾的遗憾。”

    她能理解封母想要补偿的心情。

    可她怎么可能让一个老人家远离自己的住惯的城市,然后来照顾她?

    而这位和蔼的妇人,是朗哥的母亲,朗哥若能活着,一定也渴望和自己的母亲亲近吧?

    有好多的话会想要对母亲说,甚至会想和母亲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散步,将自己缺失的亲情都补回来。

    只是如今,朗哥终是没有办法体会这份迟来的母爱。

    而这份遗憾,她是不是应该替朗哥圆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