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25章 起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漆黑的天际中,只有直升机内的灯光闪亮,因此也更衬得男子那张脸,英俊如斯,矜贵非凡。

    即使隔着高高的距离,云薇薇仿佛都能被他的黑瞳吸附。

    口中的那声墨少不由自主地喊出。

    可,呼啸的机翼将她的喊声打碎,她只看到墨天绝在肖逸南上去后,冷冷关上舱门,接着直升机飞翔而去。

    他走了,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

    云薇薇眼眶通红。

    而她不知的是,直升机上,即使那抹游轮上的身影已经小得宛若蚂蚁,墨天绝,依旧扭头,死死地盯着。

    “别看了,女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白眼狼!”

    肖逸南咬牙切齿的,就差没往那游轮上扔颗手榴弹,一炸泄怒。

    “人呢。”

    墨天绝同样面色冰冷,因为担心封行朗不肯放人,墨天绝虽然不想面对云薇薇,但还是来了,可没想,肖逸南竟是没几分钟就回来了。

    不提还好,一提更怒,肖逸南气呼呼的,“靠,那母夜叉竟然敢说小爷我是这个世上最讨厌的人!还说小爷不配做李朗的朋友!既然如此,小爷我管她去死!最好死了算了!”

    骂完,肖逸南不解气,又去踹了下舱门。

    直升机一阵晃动,驾驶舱的保镖魂都要吓没了,“逸少,这是直升机,你不能踹!”

    “闭嘴,别跟那母夜叉一样聒噪!”

    “……”

    究竟是谁聒噪,从上来就骂不停。

    保镖无语凝噎,只能更小心地驾驶。

    墨天绝面无表情,只是冷冷拿出手机,吩咐另一批开着快艇埋伏在游轮附近的保镖,“盯好封行朗,保护好云薇薇。”

    “是的,墨少。”

    电话挂,直升机内一时没什么声音,直到肖逸南气够了,撞着墨天绝的胳膊问,“绝,你说那封行朗,究竟想对那母夜叉做什么?真有那么好心,只是接过去照顾?该不是想先奸后杀?”

    可就纪茶芝那飞机场一样的身板,那封行朗要能看上,是得和李朗一样近视远视加老花眼了吧。

    墨天绝沉眸半饷,只是道,“至少暂时看,不是为了要纪茶芝的命。”

    虽然刚刚墨天绝只是呆在直升机上,但肖逸南进游轮的时候,纽扣上是安装了微型摄像头的,所以墨天绝很清楚地看到了游轮内发生的一切。

    包括封母给纪茶芝夹菜,包括纪茶芝赶肖逸南,当然也包括封行朗谦和有礼的君子之风。

    但有一点很奇怪,虽然封行朗无论从言行到举止,都透着李朗的那种温润有礼,可不知为何,墨天绝就是觉得,很违和。

    他说不上是因为封行朗太像李朗,还是肖逸南在此之前给他定型了封行朗阴险狡诈的概念,总之他对封行朗这个人,同样反感。

    只不过,单照目前的情况下,虽然不知道封行朗目的如何,至少,纪茶芝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否则,刚刚就在纪茶芝上去游轮的那两小时里,封行朗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纪茶芝弄死。

    幸好云薇薇没事。

    这是墨天绝最关心的事。

    两天后,保镖传来消息,云薇薇和纪茶芝抵达了封家。

    同样是古色古香的宅邸,颇有那么几分墨宅的味道,但封家相比墨家,多了几分书香之气。

    到处是字画笔墨,就连各种各样的毛笔都在墙上挂了满。

    “我父亲喜爱字画,所以家中收藏了很多,但他最近身体不适,在瑞士疗养,所以纪小姐可能过阵子才能看到家父。”

    封行朗嗓音温润,做着解释,然后带着两人上二楼,“纪小姐和云小姐的房间已经布置好了,两位看看满不满意。”

    温馨的房间,没有很奢华,却又每一样家具都很简雅,乍看是低调的,但细看又是高档轻奢的,盆盆的山茶花摆在落地阳台,阳光倾洒,将那朵朵的茶花照耀得美轮美奂。

    茶茶,以后我们的新家,就种满你最爱的茶花,朗哥会让你每天在花香中醒来。

    李朗浓情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

    她的名字里有个茶,所以她从小喜欢茶花,李朗因此,还特意在阳台上给她种过好几盆品种稀有的茶花。

    可后来李朗离开纪家,那些茶花因为她不会养,都枯萎了。

    从此阳台再无茶花,只是没想到今天,她又看到了满眼茶花。

    纪茶芝的眼眶刹那间通红。

    接下来的半个月,云薇薇陪着纪茶芝住在封家,封母比她想象的对纪茶芝更好,虽然家中有女佣,封母却是会亲自下厨,为纪茶芝炖汤汤水水。

    封母会问纪茶芝许多李朗的事,说到有趣的地方两人会笑,说到遗憾的地方两人会落泪。

    封行朗白天上班,晚上回来,也会和封母一起陪着纪茶芝。

    云薇薇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薇薇,你这就走了吗,不再多呆几天吗?”

    纪茶芝有些舍不得云薇薇。

    云薇薇笑笑地看着纪茶芝重新丰润的脸,不再是瘦骨嶙峋,而是恢复了之前的婴儿肥,可纪茶芝是安胎,她却是个大闲人,整天无所事事,还跟纪茶芝吃一样的汤汤水水,再这样下去她怕自己都快成小猪了。

    “看你在封家很好,我就放心了,等过阵子要离开的时候,我再来接你。”

    云薇薇拥抱了一下纪茶芝,然后踏上了回往帝都的飞机。

    云薇薇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肖逸南的医院,之前肖逸南曾说过把她的母亲从镁国接回来了,但因为纪茶芝的事,她都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看母亲。

    云薇薇来到了肖逸南所在的院长办公室,本想问一问母亲现在在哪间病房,但肖逸南不在,而正想给肖逸南打电话,却依稀从空气里听到熟悉的钢琴声。

    云薇薇蹙眉,顺着琴声往走廊的尽头走,就看到了一间被改造的病房。

    好多的鲜花和绿植,朝阳的落地窗下,还摆了一架钢琴和一个秋千,而自己的母亲,正坐在秋千上,跟着空气中的旋律,哼着歌。

    关着门,她听不清母亲在哼什么,但她听清了隔着门板传出的钢琴曲……那是,之前她和墨天绝一起谱过的,属于墨父的那首曲子!

    而且,这弹奏的风格,技巧,怎么和那时墨天绝弹奏的,一模一样?!

    云薇薇怔住,她想要进入花房,但门锁是指纹锁,她进不去,而身后,肖逸南倒是穿着白大褂匆匆走来。

    “你倒是回来的巧。”

    肖逸南嘀咕着,之前墨天绝还特意交代了,如果云薇薇来看她母亲,那就把那钢琴曲关了,可他刚刚在做手术,没接到保镖打来的电话。

    而果然,云薇薇一听这曲子,就开始发问了,“逸少,这曲子怎么像是墨少弹的?”

    “钢琴曲不都一样吗,你耳朵是雷达呀,能听出是谁弹的?”肖逸南轻嗤。

    她的耳朵确实不是雷达,但。

    “逸少,这曲子是墨少父亲生前所作的,没有在市面上发表过,所以肯定是墨少弹的。”

    靠,他都把这事忘了。

    肖逸南眼眸一闪,赶忙急中生智道,“哦是吗,这小爷我倒不清楚,小爷我就让绝帮我挑几首柔和点的曲子,这是绝给我的,估计他自己怀念父亲弹的吧,有什么问题吗。”

    是没什么问题,但。

    云薇薇总觉得有些奇怪,“那钢琴呢,为什么这花房里还摆了架钢琴?”

    丫的,这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但关于这个问题,肖逸南倒是早有准备,他当然不会说这是墨天绝让摆的,他气哼哼地道,“小爷我这还不是为你准备的?小爷我发现你母亲只要一听钢琴曲就特别安静,所以想着给你放架琴,你偶尔进去弹弹,搞不好你母亲就能降低对你的攻击性了。”

    当然这话是白搭,肖逸南就曾装模作样地进去弹过,但楚沐歌还是一脸防备又惶恐的躲在墙角,只有墨天绝进去的时候,楚沐歌才会安静地坐在一旁听。

    当然这事云薇薇不知,她只觉得肖逸南挺有心。

    而且,看着此刻的母亲,她安静地坐在秋千上,身旁是鲜花烂漫阳光倾洒,那画面,竟是如此美好。

    完全看不出现是一个精神病人。

    云薇薇眼眶猛然通红,多久了,她没看到母亲这般安静的模样,而是不是再不久,母亲就能恢复正常了?

    “逸少,我能进去看看母亲么?”

    “不能。”

    肖逸南直接道,“你母亲只是能够听着音乐安静,但她的攻击性依旧很强,她认不出你,如果你进去,只会让她惶恐,所以你暂时只能在门外看,等过阵子,她的情绪更稳定了,你再进去。”

    云薇薇没有再勉强。

    “好了走吧,小爷我刚做完手术,饿了,陪小爷我吃饭。”肖逸南开始赶人,并不想再让云薇薇多问。

    但……

    叮叮咚咚……

    此刻从门板飘出的钢琴曲,突然开始变调,进入更华丽的章节。

    那是曲子的最后一小节,云薇薇从八音盒上听过,但,关于这最后一小节,她之前和墨天绝一起谱曲的时候,根本还没来得及谱完,所以,墨天绝怎么可能,能弹出最后一小节?

    云薇薇震愕万分。

    “你干嘛杵着不动?”

    肖逸南见云薇薇突然顿步,立即不悦扭头。

    云薇薇眉头深锁,“逸少,这曲子……”

    “你还有完没完呀!”

    肖逸南有点火大,知道他不懂曲子还一直问问问,他要是给说漏嘴墨天绝估计能用眼刀射死他。

    “赶紧跟小爷去吃饭!”

    肖逸南开始扯着云薇薇的胳膊往走廊的另一头走。

    云薇薇虽然被迫迈步,但耳朵却仍是紧听着空气中的乐声……而此刻,最后一小节的曲声已经结束,该是进入下一首新的乐曲。

    可令人惊讶的是,新进的曲子,竟然仍是这一首!

    也就是说,这首钢琴曲,是被循环播放着!

    为什么要循环播这一首?

    云薇薇觉得难以理解,她更突地想到了曾经母亲送给自己的那个八音盒……

    那八音盒里,也是这首曲子……可这是墨天绝父亲生前所作的曲子,且未曾发表过……可它却能被做进八音盒中……

    她从前只觉得疑惑,却未深想,可如今,她突然就觉得好奇怪,这曲子究竟是怎么被做进八音盒中的?是母亲本身就听过吗?

    还有,为什么墨天绝突然就弹出了这曲子的最后一小节?

    层层诡异,让云薇薇皱紧了眉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