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名门二婚:墨少的心肝娇妻云薇薇 > 第461章 生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隔壁是封行朗的房间。

    这阵子因为和纪茶芝确认了关系,又出于对纪茶芝肚子越来越大的考虑,封行朗就从楼上搬了下来,这样更方便照顾茶茶。

    当然这房间布置的也相对简单,封行朗就是把一些必须的东西搬了进去,包括在窗台的地方加了一张书桌。

    云薇薇从没进过封行朗的房间,也不知道里面的摆设,而平常这窗户的窗帘也是拉着的,今天可能女佣刚刚打扫完,正开着窗透透风。

    云薇薇也是从那打开的窗户里,恰好看到了封行朗的书桌。

    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就是摆满了文件,但,在那一沓沓的文件中,云薇薇却一眼盯在了桌角的一本破旧笔记本上。

    明显有年代感的封皮,颜色上也已经褪色,成了有些泛白的蓝,而这里面,应该是一篇篇的日记。

    云薇薇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她曾经见过这本日记本,就在李朗的家里。

    那时,正要举行李朗的葬礼,她陪纪茶芝来到李朗曾经住的公寓收拾一些随葬品,纪茶芝当时触景伤情,哭得不能自己,然后就哭晕了过去。

    她把纪茶芝扶上床,让她小睡了一会儿,然后自己先收拾。

    然后在李朗的书房,她就看到了这本日记本,当时就摊开在桌上,是在李朗去镁国参加巡演前写的一篇,里面提到了多想弹给茶茶听。

    而那时李朗还不知道纪茶芝对自己有情,所以字里行间全是克制的思念,看得人动容。

    毕竟是隐私,她也没有再往前翻,而是立即阖上,放到了抽屉里。

    因为她怕纪茶芝之后看到又哭成泪人,而李朗的那套公寓是买下的,纪茶芝说要自己住进去,她想纪茶芝以后总会看到,而那时心情平复了,不至于哭得心肺俱损。

    只不过后来葬礼结束,纪茶芝就遇到了封行朗,被封行朗带到了封家,所以纪茶芝到现在都不知道日记本的事。

    只是,为什么李朗的日记本,会出现在封行朗的书桌上?难道封行朗偷偷地潜进过李朗的公寓?

    云薇薇眉头紧锁,来到了隔壁房,她想进去求证一下,却发现门把拧不开,应该是女佣打扫完就把门锁上了。

    其实主人不在把房门锁上无可非厚,但,因为那本李朗的日记本,云薇薇总觉得,封行朗该不是怕她看到什么,所以才特意上的锁?

    “云小姐,你怎么站在阿朗的房门前?”

    身后,柔和的嗓音,吓了云薇薇一跳。

    “伯母……”云薇薇看清是封母,面上掠过紧张和尴尬,“抱歉,我是想进茶茶房间借根充电线的,难怪我怎么拧门都拧不开,原来是走错房间了。”

    云薇薇说着往边上挪了几步,再去开纪茶芝的房间门,幸亏她刚刚出来时把门带上了,而且两扇门确实也离得很近,所以她的这个借口,不算太蹩脚吧?

    云薇薇心里头打鼓,虽然强自镇定着自己,但因为紧张,她开门的手还是有些颤抖。

    封母看着,眸光微闪,下一秒不动声色,弯嘴笑了笑说,“这门离得是有些近,云小姐是不是充电线坏了,之前女佣有提过,也让管家去买新的了,应该下午就到了,来,刚让女佣炖了些水果羹,你趁热喝一些。”

    云薇薇看着封母手里的炖蛊,有些不好意思,“伯母,其实我下去喝就行了,您不必特意给我端上来的。”

    “唉,反正我也没事,这茶茶和阿朗不在家,我当然要帮着照顾你,你喝完就睡个午觉吧,怀孕的人,可不能累着了。”

    一番关切,封母笑着离开,却是在回到自己房间后,立即给封行朗打了个电话,“阿朗啊,刚那云薇薇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站在你的房门前,想要进去……”

    ……

    帝都。

    ordra会所,包厢。

    墨天绝推开门,就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声,而长沙发上,肖逸南左拥右抱着两个女人,女人一个喂他喝酒,一个喂他吃葡萄,肖逸南勾着笑,邪肆地把脸埋在女人的胸口。

    而听到开门声,肖逸南也不头抬,似乎是知道谁进来,还闷着笑道,“绝,你来了,正好小爷给你留了个女人,你瞧瞧,是不是有点像云薇薇。”

    那个喂肖逸南喝酒的女人,穿着只遮住大腿根的短裙,那脸型的轮廓,确实有点像云薇薇,只是那媚眼一抛,就什么都不像了。

    墨天绝俊眉深拧,三两步走向肖逸南,一把拽起,“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什么事,小爷我玩女人不是再正常不过。”

    肖逸南说着挥开墨天绝的手,还对那个长的有点像云薇薇的女人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绝伺候好了。”

    女人领命,立即站起身倒向墨天绝胸膛,酥若无骨地道,“墨少,你喜欢喝酒还是划拳,我都可以哦……”

    “滚。”墨天绝一把推开女人,又冷冷看向正被肖逸南搂着的女人,冷冷道,“再不滚,别想活着出ordra。”

    两个女人一听,立即吓得白着脸跑了。

    肖逸南眉头一皱,捏着酒杯坐回沙发上,吊儿郎当道,“干嘛,小爷我happy下还不行了,还是嫌那女人不及云薇薇漂亮,那小爷立马帮你在找个更美的,人生得意须尽欢,难道没了云薇薇,你就再不碰女人了呀,赶紧醒醒,女人就是个调味剂,你还真当长自己身上的肉呀。”

    说着咕噜噜喝下半杯酒,又拿起酒瓶,倒满,仰起了头。

    砰!

    墨天绝一把将酒杯挥地上,肖逸南又直接拿起了酒瓶。

    酒瓶也被墨天绝挥地上,肖逸南干脆再开一瓶。

    墨天绝面色一沉,这次直接踹翻了台机,砰砰砰的酒瓶摔了一地,再也没有一瓶可以喝的酒。

    肖逸南依旧没太大反应,只是又解了一颗纽扣,然后往沙发上一倒,长腿一叠道,“得,这是你的店,你爱砸不砸,小爷我睡觉行不行。”

    说着真的闭上了眼睛。

    墨天绝睇着他身上的衬衫,蓝紫色的,还是前天去景都时穿的那件,然后昨天飞翰国,不到一夜又飞回,之后保镖说,肖逸南就在这间包厢没出来过,期间换了不少女人进去,叫的酒没有三箱也有两箱。

    “在翰国发生什么事了。”墨天绝也不再拐弯抹角,问。

    肖逸南眼也不抬,“都说了没什么事,我替你看过云薇薇了,那白眼狼被穆连尘照顾得好着呢,再几天就会一点点地做植皮手术,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我说的是纪茶芝。”墨天绝嗓音沉沉。

    肖逸南眼皮动了动,但只一秒,继续闭着眼道,“那母夜叉?也和那姓封的好着呢,或许再过阵子就会被那姓封的养肥卖了,祝她能卖个好价钱,呵。”

    “你喜欢她?”墨天绝沉默半饷,突然问。

    肖逸南眼皮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随之缓缓睁开眼冷哼,“是小爷我耳贝还是你嚼错字,那女人又蠢又丑,这天下除了李朗还有第二个男人能这么眼拙,你笑话呢,她下半辈子唯一的归宿就是去动物园和几只母老虎呆一起,正好把她母夜叉的名字着实了。”

    说这话的时候,肖逸南下意识地想去拿酒杯,但台机被踹翻了,他什么都没摸到,干脆翻了个身,背着墨天绝道,“小爷我困了,想睡觉,你让保镖把门关紧了,别让人来烦我。”

    墨天绝盯了他的后脑勺几眼,转身。

    包厢外,保镖战兢,“墨少,要不要我扶逸少回家?”

    人没醉,根本不到扶的份上。

    “让人把里面收拾一下。”

    墨天绝淡声,又加了一句,“再定张去翰国的机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