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上吧,我的妖 > 2、车上恶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警笛一路鸣叫,连夜赶来,小树林拉上了警示线,巫禅四人也随着警车一同回了警局,各自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待他们从里头出来时,天已蒙蒙亮。

    三人都心有余悸的看着巫禅,若是巫禅未醒,他们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正欲说话,巫禅却笑了,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如果有什么事情是一顿饭不能解决的,那就两顿,那你们就养爸爸一年。”

    “儿子乖,一年算什么,爸爸肯定养你长大。”

    “滚。”巫禅笑骂。

    宿醉加一夜通宵,疲乏的四人回到寝室呼呼大睡,巫禅亦是同样,刚回来精神疲乏的很,加上妖衣未曾觉醒,隔着妖衣召唤天冥更要吃力一点。

    他还得请个假回老宅,寻到那本他爸妈用来压桌脚的孤本,觉醒囚灵衣,不然这般唤天冥有些麻烦,而且还会加大天冥暴露的机会。

    警局内,“青姐,怎么还在看?”小吴看着还在翻阅他们四人口供的李青问道。

    “那穿女装的小子有点奇怪。”李青淡淡的回道。

    询问的过程中,那昏迷不醒的凶手在医院中清醒,但是已经神志不清,已经无法表述作案过程。

    而根据巫禅的供词,那杀人犯明显把他当成‘目击者’,想要杀了他,凶手那会神智是清醒的,谁知突然就倒下了,巫禅他因为惊吓过度,于是转移怒火与恶作剧的同伴打了一架。

    警方调查了附近街角监控,只发现受害人独自走过,以及后续背着包跟随的犯人,而巫禅也确实是神志不清的被舍友背入,皆于他们的口供无误差。

    但人突然疯了,凶手身上又无明显的外伤,唯一知道事情就只有巫禅与那疯了的凶手。

    原本李青仅仅以为是那犯人有隐藏的精神史,杀人后受到刺激疯掉,但方才那人的档案调了出来,上面有一条很重要的信息,犯人并无任何的精神史疾病,无家族遗传,不可能突然就疯了,当时必定是发生了什么。

    但是那女装小子神情一直很淡定,看不出有无说谎的痕迹。

    “青姐,你不会是看人家奇装异服,就觉得他不是好人吧。”小吴看着李青神情严肃,戏谑的说了一句。

    李青好看的眉头皱起,“胡说!我什么时候以貌取人过?”说着拿起边上的笔抄下巫禅的信息撕下装入口袋。“联系受害人家属了吗?”

    巫禅并不知道询问他的那位警官盯上他了,一觉睡到夜间才幽幽醒来,听着宿舍里高低起伏的三重奏,觉得有点可惜。

    若是最后的时候不让囚灵衣诚服的妖自爆就好了,还能放出一两个妖整整三傻儿子。

    巫禅翻出自己的手机,瞧着有些陌生,许多的东西都是上辈子的事情,时间相隔太久都记不清了。

    巫禅试着输入密码,竟然成功了,一打开便弹出几个未接电话,以及三条短信,巫禅顺手点开。

    汪灵玲:巫禅你来不来?

    汪灵玲:老巫婆气坏了,扬言要炒了你,你赶紧请个假。

    兼职店长:巫禅!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就给老娘收拾包袱滚蛋!

    看着短短的三条短信,巫禅脑海中回想起来这早在他记忆中淡去的二人,汪灵玲是他兼职的快餐店的同事,也算校友,巫禅记不太清她的脸,但对她的身材印象颇深。

    那店长是一位五十多的中年妇女,经常会寻店里的兼职工的茬,店里不少员工都暗地里骂过她。

    虽回想起来,但兼职巫禅也没有打算再去,毕竟囚灵衣觉醒他还得修炼跟捉妖扩充自己的力量,兼职是不可能的。

    不过好像他还有一周的工资未发,虽是一点小钱,但此时手头不宽裕的巫禅还是急需,不然他回老宅都有些麻烦。

    他那爸妈可不会听到他要回家的消息就给他打钱。

    巫禅并没有回复手机上的消息,而是悄然的推开门走了出去,守灵师勾动天地星能修炼,大部分妖也会在夜间出没。

    巫禅小心避过昨日那小公园外头的监控器,绕路爬上了那附近的小山坡顶端,今日天气还算不错,漫天的星星在头顶闪耀。

    巫禅主动接触天冥,上辈子这高冷的大妖可没咋搭理他,开始巫禅还以为失去了肉身的他修炼慢,所以他囚灵衣的本命妖天冥才迟迟没有进阶。

    后面才知道,这是一大佬,想要让它进阶,提升自己守灵师的级别,那就吃吃吃,吃恶灵,吃妖灵,**怪。

    可惜了,巫禅没有那么土豪,只能将捕捉到的妖灵精怪当自己的助手小妖,不然他谁都打不过。

    巫禅在山间静坐,此时囚灵衣未曾觉醒,感应到的星月精华都飘逸到巫禅的周围,一点一点的没入他的体内,慢慢改造他的筋骨。

    一夜过去,清晨的鸟儿鸣叫,巫禅也从打坐中醒来,睁开眼淡淡的星光隐藏下去,想起今日还要去快餐店拿钱,巫禅也没有多加耽搁。

    一路跑到山下,坐上了那路公交。

    这个时间点上班的人不少,公交上挤满了人,巫禅手握着扶杆,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那三儿子在@他,问他死哪去了?

    王旭:汝是否night嫖?

    巫禅笑着回句:滚

    正放下手机抬头,却是感觉有些不对,那司机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黑色雾气,巫禅脸色一冷,将手机揣入口袋。

    视线紧紧盯着那司机身上的气息,那是恶灵留下的烙印,方才他上车时都未曾发觉,这恶灵定是后头跟随某人上来的。

    若是司机出事,这车人全都别想活了。

    巫禅使劲的回想上辈子可有公交车事故,奈何那会他已经死了,所以并不太清晨。

    巫禅脚步挪动,一点一点的靠近司机的那个位置。

    车上不停的摇晃,那拽着扶手的人总是不经意的碰到身边的女子,巫禅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怒骂:“你能不能长点眼?”

    “对不起对不起。”那瞧着老实的中年男子不好意思的道着歉,待那女子嫌弃的拉开一些距离时,那中年男子抬头,那恶心令人感觉油腻的目光贪婪的女子丰满的臀部流连。

    一个刹车,那中年男子似乎站立不稳,往前冲去,另一只垂下的手正巧碰到那女子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