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荒漠求生 > 第九十八章 沧海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常玉坤坐在副驾驶上欣喜若狂,对扔在车后座上奄奄一息的常公子是赞不绝口,不过他高兴之余还不忘提醒自己,这笔大买卖一定要谈成!

    不过庄毅提出要先去逛逛,到处旅游一下,如果庄心那边见面能够谈妥再觐见也不迟,至于最近的旅游费用常玉坤都包了。

    常玉坤之所以能相信庄毅不仅是庄毅这么说和他的身份,毕竟一个败家子能否拿到这么一大笔买卖本身就是一个问号,但是庄毅的管家却拿出了庄毅亲笔签名的授权书。

    从某种角度上说,这样的授权书只有三份,目前庄震绿洲的赵英俊手里有一份,而庄毅这次来也带来一份,还有一份也就是真正的那份,正静静的躺在庄毅在新月绿洲的办公室里的柜子里。

    庄毅带着小姑娘霍晓晴和陈莹,相声二人组一大堆随从们回去了,这一次到海边还真是不错,居然把常玉坤给钓出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庄毅驱动马车来到了庄心绿洲的各地游玩,也算是陪着小姑娘霍晓晴度了蜜月,小姑娘霍晓晴还是很开心的,只是还是不时跟庄毅有点拌嘴,但是拌嘴的事情并不牵涉陈莹,这件事让庄毅也有所奇怪。

    这一天前往沧海,沧海是整个庄心绿洲一个内湖引入海水的地方,这个地方并不出众,也不是一个旅游的好景点,但庄毅执意要来到这里看看。

    陈莹却心知肚明,毕竟她是制定计划的一份子,她经过调查发现,这个沧海不远的地方就是庄毅外公的安葬之处,显然庄毅过来有祭祀的意思。

    因此陈莹吩咐相声二人组前一天去一些地方买了一些祭祀的东西顺便跟着拿过来,至于庄毅要不要祭祀,在哪里祭祀就看庄毅本人的想法了。

    沧海并不大,而且外注入海水,比起周围的海滩差得很远,游客不多,突然来这么一大帮人显得特别扎眼,陈莹也担心庄心会通过摄像头观察到庄毅的祭祀,继而怀疑庄毅的身份,因此在制定计划之前对于沧海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给庄毅。

    庄毅对此不置可否,原因无他,他小时候来过这里,这里说到底是庄毅外公家的墓园,而在这个墓园旁边则是一座沧海寺,庄毅要去得就是这个沧海寺,借助上香为名做做祭祀,至于庄心怎么想,庄毅对此根本不在乎。

    不是庄毅有什么实力和信心,而是庄毅认为就算自己当着庄心、庄震的面说自己是庄毅他们也不会信,第一他不再是那个废柴的白痴四少爷,第二在这些人的眼里自己就是代表金钱符号而已,跟庄毅本人毫无关系。

    庄心和庄震早就掉到钱眼里了,所以庄毅根本不在乎,但是这个道理他不好跟其他人讲,所以庄毅决定带着陈莹他们过来一起看看。

    沧海寺很小,本来也不算是庄毅外公的家庙,只是庄毅外公的父亲晚年好佛,花钱修的而已,庄毅想了一下,决定就带几个人进去就是了,自己,小姑娘霍晓晴,陈莹和相声二人组进去就足够了。

    庄毅肯定不会去庄毅外公的墓园,对于前世的他而言,这也是一个便宜外公他没什么感情,但对于庄心绿洲,庄毅志在必得,但这样的绿洲他拿到手里要经过巨大的流血和牺牲,是否值得,庄毅也不知道,所以庄毅需要到这个沧海庙里看看。

    以慰心安么?庄毅也不这么想,但他要来的心情还有点复杂,看着树影婆娑的沧海庙门,庄毅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在这里和姐姐来玩耍。

    庄毅并不会在此长叹,那些小时候的记忆与他并无关系,因为在这个躯体变成了废柴连话都不会说的时候,庄毅他从前世穿越过来,所以虽然他有记忆,但他对这些并无情感。

    可是庄毅再怎么也是一个人,他虽然只有十几岁但懂得所谓的人言可畏,两世为人的他明白一旦发起攻势拿下庄心和庄震的绿洲,必然有无数的骂名在他头上,说她弑兄杀姐,就算庄毅将来不杀这两个人也一样骂名跟着他一辈子。

    居上位者对这些并不在意,但不代表不知道,内心不挣扎,思来想去,庄毅甘愿冒险来到沧海寺做这场祭祀,说起来很大程度是给自己找找心理平衡和安慰。

    几个人走过山门,没多远就是庙门,跨进去就是一个简单的所谓大雄宝殿,但实际上那殿上的匾额只写了沧海殿三个字,字体遒劲有力,显得非常洒脱。

    这就是庄心绿洲开创人也就是庄毅外公的父亲万年所写,毕竟是一代开拓者,手书很有力量,哪怕是到了晚年,庄毅有些感慨,因为他的字实在是太难看了。

    “这就是第一代开创者的字,”庄毅小声说给小姑娘霍晓晴听,“比我的字好多了!”,庄毅不免心虚的自嘲起来。

    这些事陈莹那个计算机的脑子里什么都知道,所以听见庄毅在那里度蜜月,陈莹识趣的闪开,捂着嘴乐。

    再难看,1号基建大厦大堂里的那副字“为了伟大的绿洲奉献和牺牲”就是庄毅的字迹,外界文化界还吹捧叫做“庄毅体”!

    一想到这里,庄毅就觉得脑袋上又黑线,这帮人我算是服了!

    几个人又往里走,这座小小的沧海殿里,供奉一尊释迦摩尼,庄毅烧香叩拜,又把相声二人组带的东西做了一点供奉和祭祀,庄毅跪在佛前跪了许久,小姑娘霍晓晴一直陪着他,陈莹在旁边站着,内心倒有了几分异样。

    在陈莹看来,庄毅并不信什么鬼神,但他居然跪了这么久,小姑娘霍晓晴知道的比自己少多了,但是小姑娘霍晓晴一直陪着庄毅,这绝不是所谓的大局观,也不是所谓的领主夫人身份,独独是对庄毅的这份心,陈莹深受感动。

    庄毅许久缓缓站了起来,把小姑娘霍晓晴也搀了起来,庄毅想了想,“陈莹,我们去跟主持聊聊如何?”

    原来刚才陈莹代表庄毅去禅房见了主持,给主持拿了一大笔银子作为香油钱,结果居然被拒,主持表示还要参禅就走掉了,小徒弟摇晃着脑袋说,施主愿意参禅拜佛都可以,但是要是布施这么大一笔钱,沧海寺不能接受。

    还有不要钱的庙?庄毅想去看看那个主持,是不是还是当年那个慈祥的老和尚,庄毅携着小姑娘霍晓晴和陈莹,在相声二人组的陪同下走向禅房。

    “师傅,刚才布施大笔香油钱的人来看你,您看?”小徒弟提醒老主持,老主持摇了摇头说道,“见与不见,都在这里,告诉施主去吧!”

    庄毅在门口被小和尚拦住了,陈述了上面的理由,庄毅想了一下,笑了,“见与不见都在这里,那么见了岂不更好?这样,你回去告诉方丈,半荣半枯,有何不见?”

    庄毅就是强辩而已,他只不过想看看老主持还是不是当年那位就心满意足了,但他这句话却在禅房里引起了老主持的极大重视,“能说出半荣半枯者,不是凡人,叫他进来吧!”老主持双手合十如是说。

    庄毅带着小姑娘霍晓晴和陈莹走了进来,老主持虽然仍在闭目念禅,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感受了一股强大的气息,这种气息他很熟悉,不过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受了。

    “敢问施主,从哪里来?”老主持打断了自己的修禅,站了起来,“从来处来!”庄毅一看果然还是那个老主持,几十年了变化并不是太大,还是那么慈祥。

    “那么,施主打算去向哪里?”老主持一笑,这种禅机用语,这个小孩倒是对答如流,“自然是去去处去了!”

    老主持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来,施主请过来喝茶吧!”,小和尚们早已七手八脚的安排煮茶了。

    庄毅坐下笑了笑,但老主持坐了一会却忍不住发问,“施主啊,无论来去,您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两个人啊,很熟悉的感觉...”,说着竟然不再说话,手捻花白胡须。

    庄毅想了想,“老方丈,我之所以来看望你,或者说这一笔香油钱也是有缘故的,当年我曾经来过这里,这种缘分不可磨灭!”说着庄毅示意,陈莹又把钱袋拿出放在了桌前。

    老主持还是摇了摇头,“何必呢,施主,敝寺虽然庙小清苦,但温饱尚可,实在不需要这样一笔巨大的钱款,倒是贫僧对您身上的信息真的很熟悉,不过也有几十年了未曾见到了,也算是真正的有缘!”

    “看来我还是来这里来对了,老方丈,就算是我想求一个心安如何?”庄毅又再度示意,陈莹把钱袋往前推了推。

    老主持沉默了半响,睁开眼睛说道,“施主不是在沧海殿上烧了香拜了佛了么,若求心安,已经求了,不必如此了!”

    谈禅机这种事有时候很难切入主题,这一点庄毅也没什么好办法,庄毅想了一下,“师傅,我的心安也并非为我自己求的,你既然很熟悉我的气息,我想我说这番话,您老应该知道我的想法和用意!”

    老主持这次干脆沉默了许久许久都没有说话,而庄毅也不急于一时,只是默默的喝着茶,直到老人家脸色变幻了一番之后,终于用有些微微颤抖的声音开口说道,“施主真要和当年那位故人一样发下宏愿么?”

    庄毅缓缓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去面对映入阳光的窗户,感受着阳光的沐浴,又缓缓转过身来对老主持说道,“为什么不呢?”

    老主持的眼皮一跳,随即又合上,摇了摇头,“这有何苦呢?人间地狱,地狱人间,修罗战场,大人又何必呢?”

    庄毅慢慢的走过来,“老师傅,我所求的心安,恰恰是为了这一片绿洲的心安而屠戮的心不安,老师傅,我这么做有什么错么?”

    “阿弥陀佛!”老主持再次睁开双眼,“施主这么说,我只能说若真能达成宏愿,施主功德无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