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 > 第34章 某爷侍妾的到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夜好眠,天已大亮。

    段小贝醒来的时候,陌君画那厮已经不在了。

    某女看了一眼外头刺眼的日头,拉上被子继续倒头蒙睡。

    床上趴着的人儿没打算睁开眼。

    床边站着的某丫鬟,相当有耐性地等。

    只是等了良久,都不见某女有起来的意思。

    “主子,天亮了,该要起来了。”宝蓝小声的喊着。

    “嗯,我知道了。”段小贝从被子里冒出声来,鼻音浓得可以。

    “主子早就醒了?”宝蓝疑惑。

    “嗯,你进门的时候醒的。”她只是懒得动,并不表示她会睡得像死猪一样。

    “那主子为什么不起来?”

    “我在等。”

    闻言,宝蓝无语。

    “主子,你好懒。”

    “啊!真不想起来,宝蓝,要不你先出去吧?我再睡会儿。”段小贝把自己身上的被子一掀,伸了伸懒腰,貌似商量的道,语气有些无赖。

    宝蓝翻了翻白眼,提醒道:“主子,外头有人在等着您。”

    “哦,谁啊?”段小贝疑惑。

    “好像是王府里王爷的某个侍妾,叫什么兰楚楚,正在偏厅里候着。”宝蓝如是回着。

    “然后呢?”

    “主子该要起来了。”

    这些人,还真是闲着没事做了吧?怎么老是来打扰她早睡的时间,真不可爱。

    “陌君画那厮呢?”下床穿鞋,自己动手穿衣。

    “王爷和十六王爷出去了。”

    “哦!”段小贝点头,继续又问起了段幻玉,“那小玉儿呢?怎么回来后就不见他人了?”

    段幻玉很黏她,不然也不会跟他来九王府了。

    “小少爷被王爷安排到兰苑去了,好像是王爷给小少爷请了教书先生。”宝蓝怪异的扯了扯嘴角,如是道。

    “他可真是能耐。”段小贝嘴角怪异的抽了抽。

    给一个三岁小娃娃请教书先生,她怎么感觉那么的不靠谱?

    等着段小贝和宝蓝两人从房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不,是太阳都升到半空中去了,至于外面偏厅等着的某侍妾,此时等得早不耐烦了,可又不好表现出来而已。

    段小贝没眸淡淡的扫了一眼某爷的侍妾。

    果然是一个标准的美人儿。

    “楚楚见过王妃姐姐……”

    “不用起来了,坐着吧,反正我也是要坐下来的。”

    兰楚楚见着段小贝出来了,想是要站起来迎接,只是屁股刚离开椅子,段小贝的一句话便把她的动作给打断,暂时僵在那里。脸色一阵青白,煞是好看,但还是咬咬牙,给忍了下来,“那楚楚就不客气了,姐姐也坐。”

    “听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段小贝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坐到首位,顺便摆出一副好说话的模样,半点盛气凌人都不曾有。

    从踏入偏厅第一眼看到这个兰楚楚,她就知道,这个女的不似表面那么简单。

    段小贝心里的小人幽幽的叹了口气,唉!又是个麻烦的人,不好惹啊!

    浓妆艳抹,衣着艳丽,珠宝手饰,浑身可以说几乎是戴满了首饰,让人有种怀疑,她是不是在炫耀自己有钱?

    不过,脸蛋倒是挺美的,很妖艳,只是……那脸上的粉涂的可真是厚啊!会不会一碰就掉一层粉?段小贝心里好奇,有种想要上去试试的感觉。不过,她不会去付诸行动。

    兰楚楚道,“妹妹是请意来给王妃姐姐问安的。”

    “有心了。”段小贝一切都很随意。

    唔!她记得前些天上门来的那些个侍妾里边好像没有她,陌君画那厮的女人还真是多啊!

    “姐姐初来九王府,对府里的事情应该也不清楚吧?有什么需要妹妹效劳的地方,姐姐尽管吩咐。再怎么说,妹妹在九王府也有几年了。”兰楚楚抿嘴一笑,似在炫耀着什么,笑意浓的让人看着觉得刺眼。

    “哦,兰夫人有心了。”段小贝还是这一句。

    这女人,她一点都不喜欢,太虚为了,她看着讨厌。

    “姐姐可知道昨儿个王爷梅苑的卧室塌了?”

    段小贝点头,她当然知道,因为当时她就在现场。

    兰楚楚叹了口气,担忧道,“王爷不小心将卧室给弄塌了,不知道王爷晚上王爷要睡在哪?妹妹很是担忧王爷换了地方会不习惯呢!”

    “……”段小贝扯了扯嘴角,原来目的在这,打探虚实来了。

    “听下人说,王爷住进了兰苑?”兰楚楚捏了捏手帕,貌似不经意的问,只是……这不经意貌似有点直接。

    “对啊!”段小贝点头,紧接着,她叹了口气,貌似有些无奈的道,“是王爷自己非要住进来的,真是赶也赶不走,好忧桑。”

    兰楚楚捏着手帕的双手一紧,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原样,“姐姐真是好福气,王爷还从来没有在我们这些侍妾那里留过宿呢!”

    “哦?是吗?”段小贝淡笑着反问,没有什么反应。

    “可真让人羡慕呢!”兰楚楚羡慕道,段小贝一时也分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也就没有再接话。

    气氛也就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然而正当兰楚楚想要再次开口的时候,却被打断了。

    “对了,妹妹听说姐姐洞房花烛夜那次,王爷似乎没有碰姐姐?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呢?”兰楚楚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貌似关心的道,但若是忽略掉她眼里的幸灾乐祸就更完美了。

    “是啊!有问题么?”段小贝疑惑的问道。

    “有问题,有大大的问题。姐姐这样可是会被其他姐妹嘲笑的。”兰楚楚惊讶的提醒道。

    “哦!就像你一样吧!”段小贝动了动坐着有些僵硬的身体,唉!这装也是个技术活啊!

    兰楚楚端庄的笑有些维持不住了,她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姐姐说笑了,妹妹是不会嘲笑姐姐的。”

    “嗯!你不会明面上嘲笑我,你只是在心里嘲笑而已。”段小贝肯定的点了点,严肃的看着她。

    “姐姐,是妹妹哪里得罪你了吗?姐姐要这么为难妹妹?”兰楚楚忽的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当真是我见犹怜,让人恨不得揽进怀里好好疼爱。

    不过,可惜啊!她是一女的,没有百合的癖好,这兰楚楚再怎么我见犹怜,她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她可是用错招了。

    “没有!”段小贝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兰楚楚。

    “那为什么……”兰楚楚继续咄咄逼人。

    “兰夫人,请喝茶。”宝蓝端起案桌上摆着的一杯茶,就送了上来,也淡淡地打断她的话,只因她刚刚接收到段小贝侧眼给过来的暗示。

    被人打断话,总是不爽的,兰楚楚狠瞪了一眼宝蓝,但碍于段小贝在场,怒气不好发作。

    这会儿兰楚楚倒突然不哭了,恢复了正常状态。这变脸速度让段小贝有些咂舌。

    “姐姐,您喝茶。”兰楚楚居然将宝蓝

    送上来的茶,作势要送到段小贝面前。

    段小贝嘴角一扯,没接,淡淡道,“给你的,喝吧。”

    “您先喝了,楚楚才敢喝。”

    “不用等我了,你先喝吧。”

    “不行的,毕竟姐姐是王妃,楚楚只是个夫人,怎么好在姐姐前头就把茶喝了,这太失礼数了。”兰楚楚如果真的怕失礼,那她就没资格称呼段小贝为“姐姐”,这分明是越矩,一个侍妾,何来资格自称妹妹?比奴婢的身份稍高一点。在堂堂王妃面前,也要自称奴婢。

    “都是一家人,不用讲那么多的规矩,你就喝了吧!”段小贝打了个哈哈,懒得说破。

    “不行,还是姐姐先喝吧!楚楚不敢在姐姐前头将茶喝了。”

    “怎么?怕本王妃在茶里下毒?”段小贝淡淡的瞥了兰楚楚一眼,声音温和依旧,可语气却是透了几分属于王妃该有的威严和凌厉,适时摆起王妃的谱,还改了自称起了本王妃。

    丫的,这女人,要喝就喝吧,还在这里罗里吧嗦废话一大堆,听着就让人心烦。

    “姐姐这么说,那妹妹我……”

    “嗯,你就喝吧!不就是一杯茶嘛!我不会介意的……”

    “那妹妹我就先喝了。”兰楚楚柔柔一笑,眼中闪得一抹得意,仰头便把杯中的茶全数都给喝进肚子里去,半滴不剩。

    段小贝等她把茶喝完了,这才不紧不慢地把刚刚只说到一半还没说完的话,再继续说下去,不过,她敢肯定,只要她这话一说出来,兰楚楚绝对变脸。

    “……反正那茶也是昨天的,我也不想喝,免得伤了身子。”

    结果,果然如她所料……

    兰楚楚整张精致的脸都快变了,一青一绿的,脸上厚厚的粉底一颤一颤的,眼中更是狂烧着一束怒火,那喝进肚子里的茶水恨不得马上吐出来,只是……喝进去的水,能吐得出来吗?!吐出来那形象也格外的难看。

    “你不舒服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段小贝微微抬头,貌似担忧的问道。

    然而,她这一抬头,正好可以看到兰楚楚变脸的那一瞬间。

    “姐姐是开玩笑的吧?这茶不是新沏的吗?”这茶难怪是冷的。

    “不是。”段小贝淡笑摇头,有点做恶魔的潜质。

    好像过夜的茶水是不能喝的,这权当是她在整人了!

    有人来给她添堵,她总得给人家还回去吧!

    兰楚楚涂满胭脂水粉的脸气得一阵扭曲,双手紧握。

    “你真的不舒服吗?要不要我让宝蓝去请大夫过来给你看看。”段小贝见到她变得难看的脸,心里爽快的不行,她绝对会……绝对会承认她就是故意的……

    忽而,兰楚楚脸色又一变,怒气全敛,笑着特别妩媚地,柔声道,“不用了,楚楚谢谢姐姐的关心了。楚楚今日来,除了向姐姐问安,也是特意想来见见王爷的,不过既然王爷不在那楚楚也该回去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放心了不少,还以为妹妹刚刚会怪我呢。”段小贝忽的展颜一笑,让兰楚楚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但她却是美眸里划过一抹阴狠的神色,转瞬即逝。

    段小贝却是看见了也不点破,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就是。

    “那楚楚就先回去了,不打扰姐姐了。”兰楚楚冷着脸,从位子上站起来,衣袖一甩,恨恨地转过身去,气得连甩都不想再甩一下段小贝。

    唔!兰楚楚来的时候满怀期待的来,走的时候却是怒气冲冲的,她有点罪恶啊!

    “有空再来喝杯茶啊!”段小贝微微一笑,非常热情的招呼道。

    “主子为什么要树敌?”宝蓝轻轻呼出一口气,在兰楚楚彻底走远了,知道看不见了她的身影这才疑惑的问。

    “你有见过哪个正牌老婆会跟其他小老婆和睦相处的?而且,你没看到她那个样子吗?摆明了就是来给我心里添堵的。”这种戏码,她在电视上,小说里早就是看得熟得不能再熟了,而且电视也早就演烂了,小说里剧情也都烂透了。

    跟她斗?问题是,她有没有心情去理会她。

    “兰夫人是来见王爷的。”宝蓝弱弱的提醒。

    “管她要见的是谁,我可没心情去应付陌君画那厮一堆乱七八糟的女人。”段小贝撇嘴,很是不屑的道。

    “所以主子就骗她说那杯茶是昨天的?”宝蓝似乎是了解了。

    “咦,这一点你还真的就是说错了,那杯茶的的却却是我昨儿个晚上倒着放在那里的。可惜了,昨晚上倒的茶嫌它烫了放在那里居然忘了喝。”段小贝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宝蓝缄默了,嘴角无语的抽了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