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绝世宠妃:爷,请赐休书 > 第226章 古怪的召唤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半响,段小贝躺倒在他怀里,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睡不着?”静谧的夜里响起某爷低沉的声音。

    “嗯!有些地方想不通!”段小贝叹了口气,她觉得她的智商出问题了,某爷的节奏有点跟不上了。

    岂料,陌君画闻言,只是抱着她,沉沉地嗯了一声,“明天再讨论。”

    某女的性格,怎么忍得到明日?

    “君君,难道你不好奇吗?那禁地……”

    陌君画蓦地睁开眸子,近距离跟怀里的人儿对望,一双黑眸闪着漩涡般吸人的光芒,“小贝,说起来,有件事情,我们很久没有做了,如果你还不累的话,不如我们重温一下?”

    事情?段小贝疑惑问道,“什么事?”

    “你说呢?”陌君画反问道,与此同时,一根手指已经沿着段小贝细腻的脸颊,若有似无地游离……

    不知道是不是段小贝的错觉,总觉得,在这个宁静的夜里,某爷刚才那一句“你说呢?”,嗓音格外低沉沙哑,而且,他的动作……真真诱人啊!

    确实,这一路,他们折腾不断,虽然每夜睡在一起,不过,那件事情,真的是很久没做了。

    想起某爷那看似淡然,实则如狼似虎的性格,某女就开始毛骨悚然,小腰又开始酸了。

    她才刚到这里,明天第一天就起不来床,会不会不太好?

    段小贝干咳一声,“那个,君君,坐了几天的马车,今日我也累了,我们早点睡觉吧!”

    说着,娇小的身子一转,某女逃避似的拿背部对着她家爷。

    她身后,陌君画颇为失望,旋即失笑一声,“原来我的小贝这么累啊!可惜了!”语气颇为失望。

    “……”段小贝。

    当然,最后某爷还是没有如愿,就算某女同意了,他也不会同意,他不会因为自己的私欲而不顾某女的意愿。

    半夜,陌君画突然睁开双眸,把沉睡着的某森若从空间石里放了出来,平躺的放在段小贝身旁,他动手,让母子二人睡的更沉了。

    而这时,陌森若眉心突然凝聚了一股血色的浓雾,一个半透明看不清面容的白衣男子出来了。

    还没等陌君画说话,白衣男子就直接开口了,“你听到了对吧?”

    陌君画蹙眉,“为什么上次来的时候没有听到古怪的声音?”

    就在刚才他睡着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古怪的召唤的声音真的是太清晰了,若不是他自控力惊人,只怕真的要被控制了,这种失控的感觉真不好。

    “那是因为你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太短了,去一趟那里吧!有你的机遇!”白衣留下这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就重新回到了某森若的识海。

    陌君画坐在床沿边上,沉凝片刻,脑海里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又在不停的出现了。

    末了,陌君画幽幽的叹了口气,罢了!兵来土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于是,一夜静谧。

    翌日一早,他们吃完早饭,换上统一服装,刚到门口,跟另外四人集合,果然,就有人来找他们了。

    来人正是陌云游。

    看见众人,脸上如沐春风的笑容加深了些,“你们都醒了?昨夜睡得好吗?”

    陌君画几人纷纷表示很好。

    陌云游满意地点头道,“今日是你们第一天参与工作当中,我给你们介绍流程。”

    几个人都没意见,等着陌云游继续说。

    陌云游告诉他们,“我们这边一般早上采药草,中午炼丹,现在,你们跟我到梯田那边,采集所需药草。”

    陌君画询问道,“我们需要制炼什么丹药?是有规定的吗?”

    他相信陌族不会蠢到找不了解炼丹术的人招过来,想必是事先了解过有些大夫是有炼丹底子的,只是他并没有在众人面前展露过自己的炼丹术,陌子安只怕真的是看中了他的医术。

    其实他在离开东陵,来到龙翔大陆之前是不会医术的,不得不说,北冥画真的是个妖孽,他太过重情重义了,也太容易相信别人,所以才会被亲近的人害的个魂飞魄撒的下场。

    陌云游闻言,深深看他一眼,“听说你们昨天已经参观过炼丹房了,想必也发现了,每一个炼丹房制炼出来的丹药都属于同种功效的?”

    一行人都点了点头。

    陌云游又说道,“为了方便管理,同一个炼丹房制炼同类型的丹药。”

    说着,他从袖子里抽出一张纸,摊开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各种药草。

    陌云游说道,“这是各位今天需要完成的任务。相信,以各位能力,会顺利完成的。”

    别说段小贝不懂医理的,看见以后,晕头转向,就是另外几位个大夫,也一副眼冒金星的模样。

    七人之中,能保持面不改色的,大概只有陌君画一人了。

    陌君画只轻抬眉梢,淡淡地扫了那张纸一眼,然后,云淡风轻地嗯了一声。

    陌云游不禁又多看他一眼,同时,脸上笑容诡异些。

    很快,陌云游带他们去了梯田。

    梯田那里,种植着成千上万的药草,药香弥散,浓郁不清。

    虽然只是清早,但是,药草地里,已经很多忙碌的身影。

    陌云清也站在那里,同样是眉头紧皱的模样。

    陌云游将刚才的纸,交给他们,然后,就翘手站到陌云清身边,“去采摘你们今天需要用到的药草吧!”

    几人才刚迈步,迎面,有人跟他们擦肩而过。

    陌君画几人稍微顿足。

    来人是个老头,看见陌云清陌云游二人,像是找到主心骨一样,明显松了一口气,可是,慌张之色不改。

    “大管事,二管事,大事不妙!”

    看见老头,陌云清陌云游脸色闪过一抹紧张。

    陌云清嗓音阴沉,“你不是应该守着你的岗位?跑来这里,可是那边生什么事?”

    老头立马上前,在二人耳边低语。

    老头说话的时候,陌云清听得脸色乌云密布,而陌云游仍旧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只是那笑不达眼,察觉到陌君画几人还没有离开,他不偏不倚地看到陌君画身上,虽然没有说话,但那表情,明显在问:你们几个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陌君画没有说话,视线不经意划过那老头,才转过身,带着段小贝他们离开。

    在梯田的入口,去了竹篓子背上,段小贝走在陌君画旁边,直到走到梯田里头,才回头看去。

    原来的位置,陌云清陌云游以及那个老人家已经不见了。

    她探低身,装作采摘药草的样子,细声问道,“君君,他们刚才在说禁地?”

    陌君画沉声回答,“大概是昨夜你窥探禁地的事情,被现了。”

    夫妻二人说话的时候,陌森若就在旁边,背着一个小小的药篓,许是看着陌森若这个小大夫年龄太小,所以特地制了个小药篓,陌森若抬眼看了段小贝一眼,不语。

    其实,某森若只是很平淡地看她一眼,可是,段小贝明显误会了,表情心虚,“那个,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的神识,很少失误的!”

    陌君画安抚地冲她一笑,“小贝莫急,这事早在我意料之内,今日起尽量少动用你的神识,一时半会儿,他们查不到我们身上。”

    段小贝点头,又随手摘了几棵药草往篓子里丢,“嗯!”

    陌君画看她一眼,迟疑道,“不过……”

    某女一颗心吊起来,“不过什么?”

    陌君画蹙眉看着她,“小贝你摘错药材了。”

    段小贝瞬间呆住,“呃?”

    陌君画无奈道,“你摘的这些,与我们今天要制炼的丹药无关。”

    恰巧,有婢女检查他们的情况经过,看见段小贝摘的药草,再对比他们的制丹纸,秀眉一簇,目光充满疑惑。

    段小贝拿着那株药草,挠挠小脸,讪笑道,“那个,一时手痒,看见好的,就想摘掉,据为己有。”

    她用的这借口,某森若顿时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鄙视的不要不要的。

    婢女微微一笑,“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的,大夫看见名贵药草,情不自禁想摘掉,只是,不管你采摘什么,做了多少丹药,最后,东西都属于公家的哦,所以,这位大夫,你错摘的药草,不要浪费,那边他们正好需要这种药草,你可以给他们。”

    段小贝点头,婢女便离开。

    采摘了一上午的药草,之后,便有人通知他们,吃饭时间到了。

    吃饭是在膳食房。

    医馆还有那桃花酿。

    在陌君画的暗示,母子二人丝毫不碰跟桃花酿相克的菜肴,倒是,对那些不知情的,吃得津津有味的人,段小贝倒有点担忧他们了。直到陌君画传音给她说,这种症状可以治疗的,她才放心了些。

    吃完饭以后,休息片刻,便到午时,炼丹的时候。

    炼丹枯燥,且乏味。

    庆幸的是,他们炼丹时候没有人打搅。

    若儿在某爷的熏陶下还好些,简单的丹药,还是会炼制的。段小贝完全是演戏的料,每个步骤都紧跟某爷,似模似样,虽然最后不知为何,制炼出来的丹药是失败品,但胜在他们样子装得像,所以,顺利瞒过同一个炼丹房的其他两位大夫,最后,夫妻两炼成的丹药瓜分掉,任务完成。

    一天来,他们没有再见到陌云游二人。

    等到吃完饭,各自回房的时候,段小贝和陌森若两人早就累瘫了,趴在床上,毕竟是小孩子,再怎么妖孽,也经不起折腾,段小贝难得的心疼的把若儿抱起来给他清理身体,然后……呃!又被某爷给丢进了空间石里休息,好在空间石里不受外界气温干扰,所以这会儿倒是不用担心某森若会不会着凉。

    整整一天,他们努力观察,但是,仍旧没有察觉到任何与毒物有关的事情,更别提其他古怪之处了。

    段小贝更是不满,“那些人,说是行尸走肉,完全没错。”

    陌君画咳了一声,轻声问,“小贝,你没有发现吗?”

    段小贝眼眸一亮,问道,“发现什么?”

    陌君画说,“前日,考察我们的那两个长老,还有陌子安那些人不见影子。”

    经他一提,段小贝还真的后知后觉想到了。

    那些人同样进来了,但却看不见人,倘若只是见不着那两位长老还好说,可是,他们却是除了通过考验的四位大夫以后,谁也没见得着,事情就古怪了。

    正寻思着那些人的落,蓦地,外面传来严厉的吆喝声,“紧急集合!全部出来!大管家有话问你们!”

    这种时候紧急集合,会有什么事情?

    房间内,夫妻二人对望一眼,陌君画轻声说了句,“去看看,不管什么情况,记得以不变应万变。”

    段小贝突然心疼的道,“真不该那时候让若儿出来,睡个觉都没法安稳。”真的是不该啊!若儿还这么小,她突然有些后悔了。

    “是我的疏忽。”陌君画此时也有些后悔了,把若儿暴露出来真的是有点疏忽了,若儿这么小,还没有自保的能力,虽然有他们在不会出事,但如今这状况真的有点危险。

    不过这时候也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某位爷坦荡荡地率先带着段小贝母子二人走出去。

    外面院落里,早就挤满了人。

    陌云清陌云游两兄弟站在队伍的前方,几乎,每一个人出来时候,都要被他们兄弟俩投过来审视的一瞥。

    等人到齐了,婢女数清人数,上前禀告一声。

    陌云游才站出来,开口道,“先前,你们进来的时候,我已经交待过了,庄园里,任何地方,你们都可以去,只有禁地,不能随便进出。”

    说到这里,他稍微停顿,原本波纹不兴的眸光注入几分犀利,他快速地一一扫过眼前数百张脸孔,“可是昨夜,有人视我的话为耳边风,去过禁地那边,是谁,请站出来。”

    半响,没人行动。

    陌君画和段小贝站在人群当中,他们的身边有老成员,也有最近陆陆续续才被陌族吸收进来的大夫。

    几乎老成员都是木着一张脸,仿若,不管周围发生任何事情,都与他们无关,而新来的那些或惶然,或惊疑。

    人太多,陌云游看不出个所以然,回头望了陌云清。

    后者紧蹙眉宇,摇了头,陌云游叹气道,“我只是希望那个人能站出来承认错误,至于责罚,念在是头一次初犯,我们仅给予口头警告。”

    半响,又是没人说话。

    看着他们,嘴唇勾着笑,然而,深深的眸瞳里没有一点笑意。

    半晌,他浅浅地笑了一声,“不要抱着侥幸的心态,以为你不主动招认,我们就奈何不了你。只要你去过禁地,我们就有法子查出来,现在,机会摆在你们面前,昨夜夜探禁地的人,如果此刻你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我们还可以宽容你。”

    说完这番话,陌云游翘着手,仿若开始等待。

    直到须臾之后,人群依旧一片沉默,陌云游摊手,表情遗憾,“看来那人是以为可以隐瞒到底了。可惜了。”

    话音刚落,他突兀拍击双掌,“啪啪!”

    有婢女提着一只木笼子上前,然后,放置地面上,笼子被一块布盖着,并不清楚里面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