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六十章:发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姬如雪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震惊了好一会,良久之后才喃喃自语着回过神来。

    “应该不是这样吧……若真是这样,德妃可就玩大了。”

    她低语一会,随后反应过来,自己想这些事情干嘛,反正又不关她的事。

    姬如雪懒洋洋的趴在床上打了个哈欠,窗外大雨倾盆,葡萄坐在窗前开始摇着尾巴。

    她看着看着,心里有股奇异的平静感。

    德妃这次怀孕会怎么样,皇后和其他妃子想要做什么,冷映寒会怎么做,她通通都不想知道。

    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活着不就好了吗?姬如雪想着,即使离不开皇宫,她也不想要被卷入任何麻烦危险的事情。

    想想那陶然不是说他有一天会离开皇宫吗?到时候不如和他一起商量商量,就算不把她一起带走,好歹要告知一下逃离皇宫的经验。

    姬如雪这么想着,倒是不一会便睡着了。

    这初夏的第一场暴雨,让皇宫里各处盛开的花朵都受到了程度不一的伤害。

    显庆殿前的八仙花迎雨而立,紫色的蓝色的花色在夜幕下显得十分神秘而高贵。

    江友安将手里暗卫递来的信纸呈给正在看奏折的冷映寒。

    “皇上,这是隐秘卫刚才交来的。”他说道。

    隐秘卫最近的任务是被皇上下令严密查看德妃与柳尚书家的来往交流,此时隐秘卫来报,必定是查探到了什么消息。

    冷映寒此时正在看柳尚书批判丞相姬青易庐州大荒一事,柳尚书认为丞相的做法十分不妥,且隐晦的指责丞相受贿当地恶势力而秘密处决当地荒民。

    他看的漫不经心,因为他对于柳尚书的这个指责根本就不相信。

    此时听到江友安的话,也只是抬了抬眼皮,懒声问道:“念吧。”

    “是。”江友安低头,展开了手中的信纸,瞥眼一看内容,顿时有些荒了。

    这般荒唐的话他要怎么念?

    江友安一脸犹豫的模样落入冷映寒眼里,他不由挑眉问道:“怎么了?”

    “回皇上,这是……德妃娘娘与柳下闲私通的书信,其中内容……太过暧昧露骨,奴才实在是难以启齿啊。”

    江友安哭着脸回复道,冷映寒微微眯起双眼,冷声道:“拿过来。”

    他连忙将信纸放在冷映寒身前,冷映寒低头一看,密密麻麻的一片,写的全是郎情妾意之语,其中不乏十分露骨的闺房中事,以及德妃肚子里怀的孩子身世之谜。

    其中柳下闲写道:玉儿,你腹中胎儿出生后,定要从小便告知他,他的亲生父亲是我,而不是当今皇上,我一点也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去叫别的男人爹爹!

    冷映寒冷哼一声,低头继续看下去,便见到德妃的回信,似乎颇为为难。

    何德妃回信里写道:柳哥哥,你知道我的身份,这事怕是难办,虽然孩子明面上不能叫你爹爹,但是在他心中,柳哥哥你定然是他唯一的爹爹!

    冷映寒面无表情的看着,接下来,却是德妃不顾自己怀孕之身,也要约柳下闲私下见面行鱼水之欢之事,当然,这个求欢被柳下闲以孩子为重而拒绝了,德妃可是为此说了很多撒娇的话。

    来往的书信十多封,其中写下来的秘密可也是不少。

    冷映寒忍着恶心感全部看完,随后嫌弃的挥挥手,让江友安赶紧拿走,免得留下来继续让他恶心。

    江友安连忙领命,将东西拿走交给隐秘卫等人拿下去好好保存好才回来。

    他见冷映寒眼眸中闪烁着冷怒的光芒,不由劝道:“皇上息怒。”

    冷映寒再次冷哼一声说道:“息怒?这两人竟然如此无视朕,信中言语大胆暧昧,这德妃可是赤.裸.裸.的给朕戴绿帽子!”

    任何一个男人得知自己被戴绿帽子后,恐怕都没什么好心情,能不生气的就更少了。

    尤其是冷映寒这样身份的人,即使他不爱那个女人,可那女人已经被世人打上了“冷映寒女人”的标签,在这种情况下红杏出墙,也就是间接的给了皇家一巴掌。

    江友安在冷映寒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其中厉害的。

    “皇上,此事还是要先缓缓的好。德妃何氏一族的势力与柳尚书联合,其中影响必定也是不小的,若是冒然出击,怕是……”

    江友安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意义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冷映寒不可能不明白,他蹙眉看着手中的奏折。

    柳尚书一家与何氏一族,如今都不是对他们下手的好时机。

    等这柳尚书负责的庐州一事过后,也该是揭穿德妃与柳下闲奸情的时,到那时候,他们两族都将为此事付出代价!

    冷映寒心思深沉,他从小就有着很高的治国安邦的天分,与他的皇兄相比,两人其实是不相上下的,然而一个因为一些事情强硬的离开皇宫出家,一个从小潇洒不羁向往自由,却被迫留在皇宫替代他的位置,成为九五至尊。

    向往自由,谁曾经不是呢?

    冷映寒想起姬如雪不想进宫那段时间的表现,狭长的眼尾轻勾起一抹清冷的笑意。

    或许他应该告诉她,他的皇兄曾经也不想留在宫中,然后——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终于可以离开皇宫了,却是一生都不得安宁,最后只好皈依佛门寻求内心平静。

    在冷映寒看来,皇兄皈依佛门,根本就是在逃避。

    夜里的雨下得更大了,伴着雷鸣闪烁,后宫中人不时会抬头看看乌云遍布的夜空,凝望到那青紫色的雷鸣时,有的会害怕的颤抖,有的会内心平静,也有的会面无表情。

    一直到天明之后,雷鸣声渐渐的远去,而那漫天乌云,也开始消散。

    明媚的阳光穿透云层落在大地之上,娇艳的花朵中还有着露珠或是雨水,随着花瓣的承受力度消弱而瞬间从花瓣上滑落,滴入黑褐色的泥土之中。

    又是一天——姬如雪一脸懒洋洋的样子被春香叫醒换药。

    她默默的算着,还有三天,三天后自己就能站起来了!

    她能明显的感觉到,每次上药过后,伤口处的疼痛就会减少许多,现在她已经感受不到什么痛苦了。

    这让姬如雪有了强烈的想要站起身的欲.望,然而她刚想趁着春香和巧月不注意的时候起身,却被突然出现的陶然给吓得躺了回去。

    陶然依旧是一身冷色系的御医装扮,宽大的袖袍衣摆衬托着他的身形十分的高挑瘦弱。

    “一个人撑着床沿站起来,你想死吗?”他一开口就是嘲讽,姬如雪不由暗自咬牙。

    她在床上乖乖的趴好,看着他走进来,身后跟着葡萄,走动的身子发出了清脆的铃铛声响。

    陶然单手撑着下颌打量了她一会,随后挑眉一笑道:“不错嘛,恢复的很好。”

    姬如雪听言,默默地在心里骂了一句庸医。

    却不想陶然似乎能听见似的,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骂我庸医也没用,因为我只是个医女而已,还算不上真正的御医。”

    姬如雪:“……”

    她稳了稳心神,冷静的撒谎道:“我没骂你庸医。”

    没骂出声!

    陶然笑眯眯地看着她:“没骂吗?”

    “没有。”姬如雪也挑衅的笑了回去。

    一旁的葡萄仰头看着他们,觉得对持的两人实在太幼稚了。

    陶然率先撇开目光,朝一旁的桌子走去,然后将自己带来的药瓶放了上去,一边悠悠说道:“没事,反正你骂了我也听不到,毕竟我还没神通广大道能听见你心里的声音呢。”

    姬如雪:“……”

    她敢肯定,这句话一定是嘲讽。

    她冲陶然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心说有意思吗?

    看着陶然将许多颜色不一大小也不一样的瓶子放在桌子上,足足有十多瓶了,不由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

    “给你制药啊。”陶然头也不回的说道。

    姬如雪挑眉:“什么药?你不是说我的伤只需要用天水云就好了?”

    “是啊,所以我这不是再给你制作天水云吗?”陶然依旧是头也不回打说着,语气却是十分骄傲。

    姬如雪怀疑自己的耳朵可能听错了,于是又问道:“你刚才说你是在制作什么药?”

    “天水云。”陶然十分好心的又解释了一番:“上次我不是不小心浪费了你一瓶天水云吗?我这人呢,向来不喜欢欠人什么。看在你被我控制保守秘密的份上,我再给你制作一瓶天水云,还你。”

    姬如雪听着,还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坏了。

    “你开玩笑吧,你不是说过你从来没有见过天水云吗?”姬如雪慌忙问道,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陶然的时候,他看见春香他们拿出天水云的时候的好奇和激动。

    陶然松了松肩膀,语气很是轻松的回答道:“没错啊,但是只要我看过一次便能分解它的制作药方,想要自己制作天水云根本不难,喏,刚好需要的材料我都有。”

    姬如雪听了后恍惚了好一会,随后打量的看着桌子边上的陶然,幽幽问道:“你耍我吧?这天水云可是极品伤药,哪有这么容易制作好?何况还是你一个小小的医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