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六十八章:葡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谁敢动她一下试试!”

    宋嫔刚说完,姬如雪也是冷冷的接上,目光直视着宋嫔不屑道:“宋嫔,你该不会因为皇上一次也没有宠幸过你,所以气急败坏的要来我这里找点存在感?我劝你还是在没有被大家围观嘲笑的时候赶紧滚,不然到时候德妃娘娘也救不了你。”

    她眯着眼上下打量了一眼宋嫔,唇角微勾,嗤笑道:“像你这样的人,也活该不被皇上注意到。”

    宋嫔最在乎的无非两件事,一件是冷映寒,一件是后宫妃位,但是现在两件事都被姬如雪狠狠地开口光明正大的嘲讽了出来,她呆了呆,接着便是冲动的想要杀了姬如雪的心都有了。

    她挥手就要朝姬如雪打去,却被姬如雪伸手抓住,那双漂亮的杏仁大眼看着她时,晶亮的黑瞳里满满的都是嘲讽的神色。

    宋嫔大喊:“放开本宫。”

    姬如雪甩开她的手,不屑的看着她。

    宋嫔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冲身旁的宫女怒道:“愣着干什么!给本宫打啊!”

    这名宫女刚才被姬如雪给打了一巴掌,心中正气不过去,听了宋嫔的话,很是听话的拦在了巧月身前,发泄似的扬手打了下去。

    姬如雪和春香他们想要过去拦住,却被宋嫔和另一名宫女给拦了下来。

    宋嫔冷冷的看着姬如雪说道:“你问本宫为何要打她?哼,自己不懂规矩违抗本宫命令,还偷了本宫的金玉簪子,轻则二十大板,重则扔去女宫,如贵人,你说本宫该怎么处罚她好呢?”

    说到最后,宋嫔却是似笑非笑起来。

    姬如雪听到她说巧月偷了她的金玉簪子,只觉得荒唐。

    然而她瞥眼看向巧月时,却发现巧月的手里正握着那金玉簪子。

    “瞧见了吧?证据在此,如贵人,你若是跪下来给你的丫鬟求情,本宫说不定还能放过她呢。”宋嫔在一旁还阴阳怪气的说着。

    姬如雪不动声色的听着,上前挡开那名打巧月的宫女,在对方不服气的看过来的时候冷冷地一撇,“你若是打了本宫,二十大板还是五十大板,本宫一个都不会让你少。”

    这时候,对付这些人,必须要用能够震慑住他们的身份,即使姬如雪十分不喜欢。

    那宫女被她这么一说,畏缩着退后了。

    宋嫔瞪了她一眼,刚上前去,就听姬如雪问道巧月:“这簪子是怎么回事?”

    她本以为巧月会解释的,却不想巧月微微低头,鬓发随着她低头而滑落,遮住了她的眉眼,看不真切她的面容。

    在场的人只听巧月声音颤抖的说道:“回小主……这簪子,的确是奴婢拿的。”

    春香震惊的捂着嘴,看着巧月的目光满是不解。

    这个笨蛋,你在说什么啊!

    她看着巧月,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又夏也有些疑惑,她走的时候,可没听说宋嫔指责巧月有偷什么簪子,那么,多半是在她离开后,宋嫔和巧月说了什么。

    这一点姬如雪在开始的惊讶过后也很快想到了,何况她想的还有更深些。

    从这些日子的相处来看,她相信这个什么金玉簪子绝对不可能是巧月偷的,这是很明显的栽赃嫁祸,然而巧月之所以会受制于宋嫔,定是受到了宋嫔什么威胁。

    此时巧月的回答,让众人一下陷入了沉默。

    宋嫔一一扫过姬如雪等人或是震惊或是沉默的模样,不屑的冷哼一声道:“如何?姬如雪,你要是跪下来求本宫,本宫还是会考虑考虑的。”

    姬如雪听言,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颌首冷漠道:“这簪子不是巧月偷的,凭什么要向你求饶?巧月,起来!”

    巧月听的身子一僵,咻然握紧了手中的金玉簪子。

    她的确是受制于宋嫔,宋嫔掌握了一些姬如雪完全不知道的事情,她拿那个人威胁自己,她不得不这么做。

    或许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个会想拿命去保护的人,即使你现在没有,直到你有的那天,才会明白这种心情。

    然而眼前的这个人,是让她重新燃起希望的主子,两难的抉择让巧月陷入纠结之中。

    几秒过去后,她毫无反应。

    宋嫔毫不客气的嘲笑起来,姬如雪眼里划过无奈的神色,却也无能为力,这是巧月的选择。

    一旁的春香有些愤怒,她并非想不通栽赃的事情,并且她认定就是宋嫔栽赃给巧月的,并且强迫她这么做,她的愤怒,完全源于对宋嫔的嚣张与做法。

    “既然无人为她求情,那就给本宫继续掌嘴!”宋嫔嚣张说道,指挥着她的两名宫女上前。

    一名拦着姬如雪等人,一名掌嘴巧月。

    听着那清脆的巴掌声,姬如雪微微皱眉,握紧了拳头上前要阻止,却听一声猫叫响起,一个白色的身影从他们脚下跑过,最后停在了巧月身前。

    葡萄挡在巧月身前,浑身毛发竖立,戒备的看着站在巧月身前掌嘴她的宫女,露出深白的牙齿,喉咙里发出警告的呜咽声。

    宫女因为脚下突然有东西爬过来吓了一跳,退后一步后,才敢看着眼前的葡萄。

    巧月有些怔愣的看着挡在她身前的葡萄,耳里听着它对宋嫔等人的警告呜咽声,眼眶不由微微泛红。

    “原来是你这死猫!”

    在所有人都没有过来的时候,宋嫔怒气冲冲的上前,就着一脚狠狠地踢向了葡萄的脑袋,白色的身影顿时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殿门口。

    血液不紧不慢的从葡萄的脑袋处流出,染红了它一身纯白的毛发。

    姬如雪看着距离自己两步左右的葡萄,那流泻的血液,让她睁大了双眼。

    “哼,阿梅,过去看看,看看这死猫这次是不是真的死透了!”宋嫔不屑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时刻响起,“上次它不见了,本宫还以为它死了,没想到啊姬如雪,竟然是你给偷偷捡回去了,要不是这死猫,那天也不会出那种事,云昭仪,也就不会因为你而被封为云妃!”

    宋嫔说着,最后一句话,却再次透露了她语气里的不甘于嫉妒。

    姬如雪握紧了双拳,指甲陷入柔软的掌心,传来一阵揪心的疼。

    她想,原来如此,宋嫔之所以会过来找麻烦,完全是因为端木薇被封为云妃一事。

    因为宋嫔认为,没有她,端木薇就不会被封为云妃,所以她嫉妒也不甘心,便过来找她发泄一通。

    可是她现在杀死了葡萄!

    姬如雪回头狠狠地瞪着宋嫔,几乎是低吼着说道:“宋沁,你有没有点脑子啊?端木薇是一国公主,你是什么东西?她能被封为云妃,你活该一辈子都是个正五品的嫔!想要争宠上位?呵,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别说跟端木薇比,你能跟我比吗?”

    宋嫔的只不过是尚书之女,而姬如雪却是一国丞相皇上恩师之女,身份高贵只差一目了然。

    宋嫔敢这么欺负姬如雪,也就是看在她进宫之前,勾引冷映寒一事。

    这件事,的确是毁了姬如雪。

    毁了她的名声名誉,还有权利与威信。

    丞相之女的身份似乎都被人们忘记,而他们记得的,只是一个卑贱的勾引皇上的女人而已。

    春香过去抱着不断流血的葡萄无声哭着,她对又夏低声说:“你,你快去找陶医女来!快点!葡萄快不行了!”

    又夏当然是不想去的,但是这时候她也不能拒绝,只好装作答应了慌忙离去,实则半路则是慢悠悠的走过去的。

    宋嫔给姬如雪这么一吼,倒是没空去管突然离开的又夏,只是瞪着姬如雪,伸手指着她恼怒道:“你,你竟然敢如此说本宫,姬如雪,你不想想,就算你是丞相之女又如何?入了宫就只是皇上的女人!身为贵人,就算我永远都是正五品的嫔,你见了本宫,也得下跪行礼!事事都矮本宫一截!”

    这么说着,宋嫔的气势一下又恢复了回来,她等着姬如雪,趾高气昂道:“本宫今天敢来你这里对你说这番话,也不怕你去找姬贵妃哭诉告状,你以为你能靠着姬贵妃在这后宫嚣张跋扈横行霸道?哈?别做梦了!瞧瞧上次的事情,她可有护你分毫?”

    “一直在嚣张跋扈横行霸道的人可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姬如雪站在长信宫大殿门口,微微颌首,居高临下的看着宋嫔,冷声道:“我给你五声的时间自己滚,宋嫔,我也不怕这事情闹到皇后那里去。”

    宋嫔瞥了一眼抱着不断流血的葡萄的春香,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她带着的两名宫女连忙跟在她的身后一起离开。

    姬如雪看着宋嫔离开的身影,眼里的冷意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淡淡的哀伤。

    宋嫔学武,那一脚踢的十分有力道又技巧,即使葡萄没有撞到大殿门,脑袋也定然是会被踢断的,何况宋嫔根本就是要朝着大殿门那里踢的。

    不仅脑袋会断,还会出血。

    她是故意的。姬如雪十分确定。

    而她和宋嫔之所以都不愿意闹到皇后或者皇上那里去,都是各有原因。

    宋嫔怕的是姬贵妃,姬如雪怕的,却是巧月的招认,那么到时候巧月的受罚必然会重的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