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七十章:多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开始欲言又止起来,姬如雪却耐心的等待着巧月的解释。

    因为她肯定巧月是被宋嫔所威胁,也对到底什么事情能够威胁巧月而好奇,但是现在看来,想要让巧月坦白说出来,还需要一些助力。

    姬如雪伸手请拍巧月的肩膀,语气淡然:“我知道你是有苦衷的,所以就算你不说也没事,只是希望下一次再遇到这种事,你可以告诉我,如果不是为了顾及我,今天这事我一定会告诉皇后娘娘,宋嫔也会难办,可若是这样做,承认了偷簪子的你必定就会受罚。”

    这的确也是姬如雪真正的顾虑和想法,只不过在说出来的表达上加点了点语言技巧,给巧月一种安慰和理解,却也无言的让她感觉愧疚。

    果然,巧月这么一听后,眼眶再次红了起来,眼泪的泪水包不住,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着。

    她开口解释道:“奴婢在宫里的一位姐姐,被分配到了宋嫔的宫里做事,昨天她因为一些小事情犯了错,被关去了柴房,宋嫔知道奴婢和她的关系,便威胁奴婢,如果不承认簪子是奴婢偷的,就要打死她。”

    “小主,她是奴婢唯一的亲人,奴婢不能让她死啊。”

    听着巧月的含着哭腔的解释,姬如雪多少也有些动容。

    她心里的确有些遗憾巧月不对自己说真话,但是做到整个程度也已经够了。

    巧月和春香不一样,姬如雪从一开始也是知道的。

    一个是自小跟着她的丫鬟,一个是在后宫中成长的宫女。

    两人的经历是不能比的。

    “起来吧,这事我也并没有怪你。”姬如雪伸手扶起巧月,觉得有点心累,跟自己身边的人说话做事,为什么也要费尽心思小心翼翼呢?

    巧月被姬如雪扶起来,依旧是一脸愧疚的模样。

    姬如雪伸手轻抚她的脸颊,笑道:“还疼吗?”

    巧月连忙摇头。

    “不疼就好。”姬如雪说着:“女孩子留疤就不好看了。”

    意外的,陶然听到这话,不由从书中抬头看了姬如雪一眼。

    看着巧月微愣的神色,姬如雪收回手,轻松笑道:“走吧,我肚子饿了。今天的事情就当过去了,该做什么做什么。”

    没有过不去的坎。姬如雪是深信这句话的。

    姬如雪走在前面,春香先是轻声安慰了一下巧月,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见巧月点点头终于想通了,这才破涕为笑。

    两人跟上姬如雪的时候,却见她又转身看向站在门口看书的陶然问道:“陶医女可要一起用膳?”

    陶然很高冷的一个字也没有回她,而是简单粗暴的摇了摇头。

    姬如雪看的略显无语,这丫就不能给身为贵人的她点面子?好歹注意点身份啊你可是一个小小医女!

    可惜春香和巧月已经习惯姬如雪与陶然之间的相处模式,只当是那陶医女与自家主子关系极好,于是也就一点也不在乎陶然有些时候对于姬如雪的违抗与不一样。

    陶然不去,姬如雪也会逼着他去。

    来到大殿用过午膳后,又好好安慰了一下巧月这个独自埋怨自己的丫头。

    她和春香一起,总算是让巧月差不多变回了平时的模样。

    两人陪着姬如雪在院子里懒洋洋的吃着水果晒着抬眼,姬如雪目光落在果盘里那串紫葡萄,目光还是微微停顿,心情变回变得有些悲伤起来。

    平时这时候,葡萄也是跟她一起晒太阳的,那曲缩在躺椅上慵懒的模样十分可爱。

    陶然等到她午膳用过后,就过来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离去之前,神色有些怪异的问了她一句:“这些都是你写的?”

    姬如雪这时候充分的发挥了她的演技,一脸坦荡又镇定的回答:“是我写的,怎么了?”

    “有天赋。”陶然赞赏了她一声后,下一句便是:“不过最好别人跟别人看到了,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姬如雪还来不及细问,陶然便已经充满离开了。

    她看着手里的花草集,随手翻了翻,没有将陶然的那句话当成回事,毕竟一本花草集而已,能有什么大事?

    宫里好像并没有园工激烈争夺的事情吧?就算有也不关她的事情。

    陶然走了,姬如雪晒了会太阳,听着春香和巧月一直在说着许多欢快的话题,倒是觉得此时的宁静十分难得,因此十分触动她的内心。

    原本她的日子是可以同以往一样,是真正的安静和快乐,却因为宋嫔今天的所作所为,让此时三人的相处,莫名的有了虚假的感觉。

    有些东西被破坏后,实在是难以恢复的。

    明媚的阳光落在花树之上,光影从枝桠间隙之间落下,与粉白的花瓣相互交映,交织出炫目的光芒,夺人眼球。

    姬如雪懒洋洋的欣赏着随风而落的花雨,一会后,等来了端木薇再次拜访的消息。

    看着又夏进来汇报,在春香和巧月要不要出去拒绝的目光下,姬如雪摆了摆手,笑道:“请她进来吧。”

    又夏微微惊讶,却只见姬如雪清秀的面容一片平静,她根本无法从那张脸上看出任何想法。

    姬如雪看着又夏回去通报,微微勾起了唇角。

    该来的总是要来,如果她不跟端木薇说清楚,恐怕以后会更加麻烦,只是她现在还可以用端木薇的帮忙,阻挡宋嫔的嚣张。

    又夏去通报过后,很快,端木薇就在彩蝶的陪同下进来了。

    姬如雪正在她前殿的院子里坐在摇椅上晒着抬眼,见了端木薇过来,自然是要起身过去行礼。

    她站在端木薇身前,福身行礼:“臣妾参见云妃娘娘。”

    昭仪到妃子的跨度,虽然看起来这两个等级挨得很近,可是那代表的身份地位与权利却是天差地别。

    端木薇连忙伸手扶起姬如雪,头上那繁复的头饰铃铛作响,听起来倒是十分好听。

    姬如雪起身时,抬眼看去,便见往日装扮优雅又透着灵动的人,此时却是高贵与优雅并存,少了那份灵动,倒是多了分妩媚。

    那双清澈的瞳眸中,闪烁着盈盈笑意,眼底深处却是让人看不真切的薄雾。

    姬如雪在看见这双眼睛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戒备起来了。

    这完全不同她第一次遇见端木薇的时候——那双灵动清澈的眼里,只有是思乡情意与单纯。

    绝不像此时这般,让人难以猜测。

    “如雪,这将近半个月的日子,你终于肯见我了。”

    端木薇看着姬如雪一笑,语气有带着几许撒娇的味道。

    姬如雪整理了下心虚,快速的想好了打发端木薇的方法,无奈的笑道:“前段日子是因为伤未好,不便见云妃娘娘,近日身子好起来了,又是云妃娘娘晋升之日,若是还不见你,怕是会被娘娘你误会呐。”

    这段话里的云妃娘娘称呼,姬如雪发誓自己的确是由衷的,并没有任何负面情绪,比如嫉妒嘲讽不甘等等。

    但是显然,端木薇没有这么想。

    她呆呆的看了姬如雪一会,有些难过的低垂了眉眼,语气也是略带难过的说道:“如雪,你莫不是因为皇上说的那些话,生我的气了?”

    “臣妾不敢。”姬如雪,她真是讨厌死了这种称谓了。

    “你就是生气了。”端木薇抬眼看她,语气里带着小孩子的固执,这让姬如雪有些恍惚,让她觉得,这还是她以前认识的端木薇。

    “德妃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以为不会有人再提,却不想今天皇上突然来我这里,说了那番话后变封我为妃,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所以等皇上走后,我就赶紧来你这里,想跟你解释,却不想……你还是同以前一样不肯见我。”

    姬如雪听着,微微发愣,看着端木薇眼里泛着的泪光,却固执的不让它掉下来,不由觉得哭笑不得。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二个都在她面前哭起来了?

    看着端木薇要哭的模样,再一次唤醒了她记忆力的端木薇,姬如雪不由心软起来,笑道:“我哪有故意不肯见你,实在是想过几天安静日子,德妃和宋嫔那件事造成的后果你也看到了,我实在不想跟他们一样去算计。”

    再一次提起这件事,姬如雪倒是突然想起来,师嫔不知道怎么样了。

    每次都是在她出事的时候出来横插一脚,却在事情结束后,又像幽灵一样消失。

    端木薇微微皱眉,看着姬如雪说:“当真?可你也不该一次都不见我啊。”

    “好好,是我错了。”姬如雪无奈认错。

    两人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相互模样,毕竟姬如雪实在不想对一个自己信任的朋友有各种不好的情绪,尤其是怀疑。

    如果你畏惧背叛从而再也不去主动相信别人,那么你这一辈子恐怕都只能在恐惧中度过。

    姬如雪是个能想的很透彻的人,如果端木薇注定还是要背叛自己,那她也只能无能为力而已。

    相反的,如果她付出了信任,却得不到端木薇的回应,也只能说她信错了人,那么从今以后,这个人都将在她的信誉名单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