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八十四章:引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然觉得十分郁闷。

    好不容易找了个清静的地方躲着想要好好睡一觉,一开始睡的还有些迷糊,直到后来睡的很好的时候,却没一会,就被人给粗暴的叫醒了。

    好梦没了不说,一睁眼就看见春香焦急着神色说什么她们家小主得了伤寒之类的。

    她家小主不就是姬如雪吗?

    陶然有些清醒了,他伸手拍开春香抓着自己肩膀的手,懒洋洋的说:“怎么了?”

    “没什么……阿嚏!就是好像……阿嚏!有些……感冒了。”姬如雪有些无奈的说道,抬眼看去,一身湿透了的她与陶然对视着。

    后者微微一惊,上下打量了一眼除了脖子以下全湿透了的姬如雪,噗嗤一笑,打趣道:“你这是掉池子里去了?”

    “抓鱼。”姬如雪简单的回复了一句,看了样陶然的宽大医袍,笑道:“陶医女,不介意衣服给我穿穿吧?你瞧我全身湿透的样子,说不定回去了长信宫,感冒就更重了。”

    陶然:“……”

    啥?衣服要是给姬如雪穿了,那他穿什么?

    那不是很容易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吗!

    陶然看着姬如雪那戏谑的笑意,在心里啧了一声,慢吞吞的说道:“若是如贵人不介意,我的住处就在附近,你可以过去换身衣服再回长信宫,顺便我也可以给你开服药。”

    “这是最好了。”巧月忙道。

    姬如雪无奈,不过想想也是,她也有些好奇陶然住的地方是什么样,便点头答应了,不情愿的样子看在陶然的眼里,却引得陶然又是一阵暗笑。

    跟着陶然走出了落晚池,姬如雪一路上都不停的打着哈欠,身子也有些抖,不过在她的咬牙坚持下,愣是克制着没让人看出来。

    虽然春香和巧月没有看出来,却不代表身为医者的陶然不知道。

    看了眼身侧的女子那坚毅的神色,陶然微微摇头,解下了宽大的外袍给姬如雪披上。

    姬如雪有些诧异的眨了眨眼,这才发现陶然即使女装,也比自己要高一些。

    “喏,我只是不想你的病情加重,很麻烦的。”陶然靠近她说道。

    姬如雪推开一步,拢了拢身上的外袍,弯眼一笑,没有说话。

    她已经冷的说不出话了。

    陶然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陶然的外袍上还有着余温,多少能缓解一下她身上的冷意。

    等到了陶然居住的地方后,见姬如雪冷的抖了起来,便干脆的叫人烧了热水来。

    姬如雪有些郁闷,抬眼看了看这充满阴霾的天空,一时间竟分不清时间了。

    应该是下午吧,她想。

    一旁的陶然正看着她的鱼篓,春香和巧月被打发去烧热水了。

    陶然看着鱼篓里的鱼,纳闷道:“你抓鱼干什么?想养?”

    “嗯。”姬如雪搓着手回答。

    “去找司仪司解决不就行了?”陶然挑眉问道。

    说到这里姬如雪就觉得更加郁闷了,她扯了扯嘴角,用一种绝对咬牙切齿的语气说:“该死的冷映寒禁止他们给我鱼苗。”

    陶然:“……”

    一会后,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对于姬如雪和冷映寒之间的互相较量他一直觉得有趣,同时也觉得这两人的关系实在奇怪,似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

    “我还从没听过皇上对哪位嫔妃下过这样奇怪的命令。”陶然眼睛微眯,笑道:“不对,应该说,皇上竟然会限制一名嫔妃抓鱼,这本身就很奇怪。”

    姬如雪点点头,一副认真的样子说:“我也这么觉得,所以他可能脑子有点问题,你们这些御医可要小心给他检查才好。”

    陶然又没有忍住,笑了起来。

    等到热水来后,姬如雪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入水,享受着热水沐浴,其中还有陶然加的一些治疗的草药。

    她泡的整个人都慵懒的时候才起身,衣服是陶然这里的,一套粉红色的长裙,十分漂亮,一眼看去就给人活泼灵动的感觉。

    像是蝴蝶一样。

    姬如雪穿好后,不由啧了一声,难以相信,陶然这个男人装扮女人的同时,也给自己预留了这么多的女装。

    这人是变态还是任务需要啊?姬如雪不由认真思考起来。

    出来的时候,春香和巧月告诉她陶然已经走了。

    “走了?”姬如雪纳闷,她还想问问陶然衣服的问题呢。

    巧月点点头,解释道:“说是李太医叫她过去了,药在这里,陶医女说回去煎给小主吃一碗应该就能好了。”

    姬如雪听言,也只好作罢了。

    她将注意力重新转回自己的鱼上,带着两大鱼篓开心的朝长信宫而去。

    姬如雪他们的行踪被有心人看在眼里,见他们回去长信宫后,便一个个开始离开回去禀告。

    龙德殿内,姬如梅刚送走冷映寒没一会,便收到了下人对于姬如雪行踪的禀告,听言也只是冷哼一声。

    她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扶了扶鬓发与细簪,悠悠笑道:“德妃那边的可有什么动静?”

    “回娘娘,德妃已经出现了疼痛的症状了。”采雪沉声回答道。

    姬如梅微抬了下颌,笑意盈盈。

    “那就随本宫去一趟长信宫吧。”她站起身,眼里闪烁的,是复仇的光芒。

    阴云遍布的天空中似乎有闪电闪烁,却悄无声息。

    牧怀柔与贤妃在亭中对弈着,一旁的端木薇不由抬眼看了看阴沉的天空,微微眯起了双眼。

    “臣妾输了。”贤妃看着白子肆意横行的棋盘,笑着说道。

    牧怀柔微微摇头,清了棋盘,柔声道:“再来一局吧。”

    端木薇低垂了目光,转身看回了棋盘之上。

    今夜又会下雨吧。她想。

    相比凤仪殿的安静,德妃的庆德殿却有些压抑。

    睡了一觉醒来后的德妃见床边已经没有了冷映寒的身影,不由失望了好一会。

    宫女如月端着药上前,柔声安慰着她。

    德妃喝了药后,觉得先前出了一身的汗,全身都十分粘腻,便下令要沐浴。

    如月吩咐下去,回头再看时,却发现德妃皱了皱眉。

    她担忧道:“娘娘,可是哪里不舒服?”

    德妃伸手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颈,摇头道:“没事,应该是刚才没有睡好。”

    顿了顿,她又问道:“皇上是何时离开的?”

    如月迟疑了一下,才略带叹息的说:“在娘娘你睡着没一会后便离开了。”

    德妃一听,顿时有些委屈,看来,皇上根本就是为了等她睡着了就立马离开啊!

    如月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又不知从何安慰起来。

    德妃弯着腰,却觉得肚子有点疼,她捂着肚子,再次问道:“徐太医何在?”

    “徐太医也离开一会后,他说娘娘醒来后若是觉得肚子有些疼,那是正常的,只需要缓过一会便好了。”如月连忙解释。

    德妃捂着肚子,神色狰狞,她心想徐太医说的倒是轻巧,就不能开点缓解她肚子疼的药吗?

    越想越烦躁,德妃便忍不住想要摔东西,但是考虑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她硬生生的忍住了,只是口头上不免发泄了出去。

    “这热水怎么还没好?一帮没用的东西!烧个热水也要这么久,本宫要你们何用!”

    她气急败坏的吼道,吓了如月一跳。

    如月忙跪下道:“娘娘息怒,奴婢这就去催催他们。”

    德妃虽然平时骄纵傲慢了些,但是对于自己身边比较信任亲近的宫女还是挺好的,其中尤其是如月最得她的信任。

    见她如此,德妃不免皱眉:“你起来,先去看看那些个烧热水的。”

    她伸手揉了揉眉眼,觉得很累,看来沐浴过后,自己最好还是先睡一觉。

    德妃躺在床上闭目休息着,直到热水准备好开始沐浴。

    热水清洗着她的全身,躺在浴桶中,德妃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了。

    正觉舒服时,却恍然觉得肩膀与脖颈实在酸疼,正想开口叫人进来帮她捏捏,却猛然发现一个惊悚的事情。

    德妃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起初她先是一愣,接着就开始恐惧起来,她几乎声嘶力竭着,耳朵里却依旧听不到任何声音。

    四周一边安静,若不是耳朵里听着水声,她几乎要怀疑自己究竟是耳朵听不到还是嗓子说不出。

    德妃惊恐起来,她慌忙起身想要穿好衣服,却觉得手脚都十分沉重。

    仿佛手脚上绑着很重的石头一样,一举一动都要负担百倍的多余的力量。

    德妃对于自己的变化惊恐不已,她胡乱的穿好衣服,跌跌撞撞的朝外走去,步子零乱,从来没有过的慌张。

    突兀的,她就开口大声的喊了出来,是一声凄厉的尖叫。

    德妃从来没这么喜悦自己能听到自己的尖叫声。

    如月从外面推门而进,对上德妃的一脸茫然和害怕,还有喜悦和震惊的复杂神色时,开口却是气氛的说道:“娘娘!你没事吧?刚才传来消息,那如贵人竟然在宫中私藏巫术诅咒娘娘!”

    德妃一听,骤然抬头看想如月。

    那狰狞骇人的表情吓得如月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

    巫术诅咒!

    这瞬间让德妃联想到了自己刚才的情况,也解释了心中的疑惑不解。

    巫术!是姬如雪!这个贱人使用巫术在害自己啊!

    德妃伸出手,让如月搀扶起自己,美目微微眯在一起,里面闪着狠劲,几乎咬牙切齿道:“给本宫备轿去长信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