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八十八章:冷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阴沉的天空中,乌云在缓缓流动着。

    远处隐约有雷鸣声响,似乎不急不缓,朝着这里慢慢靠近。

    姬如雪跪在德妃殿前,虽然自己也是满身的伤痕,此时却无人敢为她的伤提出半点治疗的意见。

    前来为德妃诊治的是徐太医,这白胡子老头在进去的便是一脸凝重之色,出来的时候,却是一身香味。

    这让垂着脑袋的姬如雪抬眼,看了看从后方德妃屋子里出来的徐太医,面无表情着一张脸,眼珠却动了动。

    坐在高位的是冷映寒,他身着一身黑金长袍,高贵无比。

    俊美微蹙,眸光中的冷冽之色看了让人胆寒。

    他抬眼,神情冷漠的看着下方一脸凝重的徐太医问道:“如何?”

    徐太医噗通一下跪下,叹息道:“皇上,德妃娘娘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此言一出,等在殿外的如月与几名德妃的心腹丫鬟顿时大惊,哭喊道娘娘。

    姬如梅担忧的看了一眼下方跪着的姬如雪,袖中五指却是松开了。

    “没了?”冷映寒轻声重复了一声,目光抬起,落在了跪在徐太医身后的姬如雪身上,冷若霜风:“呵,姬如雪,你那巫术诅咒,可还真是灵验啊。”

    姬如雪抬眼与他对视,那冷若霜风的目光并未让她心存惧意,“我没有做什么巫术诅咒德妃。”

    “那这巫术娃娃为何会在你的长信宫里搜出来?还是你最爱的花圃地里。”冷映寒问道。

    他坐在高位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虽然看不出他脸上有丝毫怒意,可那周身气息,却是让所有人都知道皇上怒了。

    皇后与姬如梅坐在离冷映寒最近的地方,其下是云妃与贤妃二人,她们听着冷映寒的问话,皆是没有开口。

    姬如雪独自面对着冷映寒的压力,身体的疼痛让她有些恍惚,加上下午去抓了鱼,惹了风寒,晚上的药还没有喝就出了德妃这事情。

    此时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很热,显然是有了发烧的迹象。

    但是现在的她还不能倒下。姬如雪死死的握紧了拳头,咬牙开口解释道:“这是有人栽赃陷害,我一向将花圃交给宫女又夏打整,平时也不是经常去,自然不知道这巫术娃娃是谁放在那里的。”

    “你胡说!那巫术娃娃本就是你放的!你除了诅咒我家娘娘流产外,还诅咒了姬贵妃失宠,那可是你亲姐姐,如贵人,你怎么能下这么狠的心啊!”

    一旁的如月恨声说道:“如今我家娘娘流产了,你可高兴了?那可是一条未出世的生命!你这个杀人凶手啊!”

    “不是我!”姬如雪提高了声音反驳,却换来了冷映寒的一声呵斥:“闭嘴!”

    听到姬如雪竟然还在诅咒姬如梅失宠,冷映寒心里对姬如雪残存一点感情也就此破灭了。

    他冷声质问道:“你竟然还诅咒自己的亲姐姐?”

    “我没有。”姬如雪依旧是不变的回答。

    两人对视,一个冷漠中夹杂厌恶,一个坚定中夹杂倔强。

    旁观的人心思各种,牧怀柔微微低垂了目光,眼里含着轻笑,果然吗,只要牵扯上了姬如梅,皇上多多少少也会站在姬如梅那边。

    “皇上,此事必有蹊跷。那花圃之地如贵人不常去,可总有人每天都要去花圃照顾花草,那么放下那巫术娃娃来陷害如贵人的人也不是没有。”

    开口为姬如雪辩解的是云妃,她睁着一双灵动的大眼,毫不畏惧的直视着高坐上的冷映寒。

    后者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从半个月前开始,可有人出入过长信宫?去过那花圃?”

    冷映寒这句话问出来,却是让在场的人鸦雀无声起来。

    姬如雪心中嗤笑一声,有些自我吐槽的想,早知道那时候就打开殿门让他们能来多少来多少人,来一个就带去花圃那边溜溜,这样看你冷映寒这么分辨。

    “如贵人,你说,可有你长信宫外的人去过?”冷映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姬如雪问道。

    姬如雪面无表情的回答:“没有。”

    “看来云妃为你好心辩驳,你可是一点也不领情啊。”

    端木薇有些为难的看了姬如雪一眼,最终还是闭嘴了。

    姬如雪冷声道:“就算如此,那巫术娃娃也不是我放的,我也并没有诅咒过任何人。皇上,就凭一个娃娃就说是我害的德妃流产,这未免太草率无理了。”

    “还敢狡辩?就算你没有诅咒德妃流产,呵,一个了无事处的巫术,也就只有你这样的人才会相信。”冷映寒淡漠的说道:“徐太医,你给如贵人好好解释一下,德妃为什么会变成之前癫狂的样子。”

    “是。”徐太医躬身答道。

    姬如雪眨了眨眼,眼里闪过不解的神色,然而下一秒,她就想到了那诡异的香味。

    应该是脱不了关系的,她在心中沉声道,然而那香味,却是从自己宫里生出来的。

    “众位娘娘,是否闻道了大殿之中一股浓郁的香味?”徐太医沉声说道。

    大殿之中沉默了一会,贤妃率先开口答道:“的确有,这股幽香十分诱人,闻起来似乎有些让人欲罢不能。”

    “像是会上瘾一样。”云妃也是皱眉说道。

    皇后与姬贵妃同时点点头,承认了她们也能闻到。

    姬如雪无言,继续听着徐太医说着。

    “此香名为幽云萝花香,花本身无味,散发出香味的,是花树枝杆里的汁液。”徐太医缓缓说着,却瞬间点醒了姬如雪。

    花圃里满地的.乳.白色的汁液,让人几乎窒息的香味,德妃发觉那汁液的时候,更是贪婪的吸允着。

    “这幽云萝花本身产自哪里已经无从考据,在我南柩国已经算是绝种了,不曾想如贵人的花圃里,却栽种有二十多株!这花本身含着剧毒,无论是花叶还是花瓣,以及汁液,若是单独吸取,都会中毒。”

    “德妃娘娘中的是幽云萝花的花毒,便是将花的种子碾碎出汁水服下,直到那棵幽云萝花第二次开花的时候毒发。毒发症状有幻觉,麻痹五感,身体骨骼碎裂,出现烦躁暴怒等情绪,若是加以引导,更会做出杀人自残等高危害之事。”

    随着徐太医的解释,众人都觉得一阵冷汗,没想到一株小小的花树,却有着这么强大的毒性。

    再回想一下德妃病发时候的癫狂,更是让人觉得可怕。

    姬如雪却是终于知道了那不知名的花树的名字以及作用,却在知道的时候,也是被人彻底算计的时候。

    那人早就知道了这是幽云萝花,也知道这花的效果,所以在今天德妃病发的时候,来到了她的花圃。

    姬如梅!

    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人,只有姬如梅!

    姬如雪身体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想要嘶吼,此时却只能倔强的咬着嘴唇让自己冷静。

    “依臣所看,德妃娘娘服食花种的时间在六天之前,而今夜那花圃里的幽云萝花也重新开花,却是德妃病发时。当时满地的幽云萝花残枝,流出了花枝的汁液。汁液才是幽云萝花散发香味的承载体,德妃娘娘被花香吸引,开始出现幻象作用,后来又误食了汁液,这是德妃娘娘流产的主要原因。单单中了花毒,那疼痛是不会导致流产,可又食用了汁液之后,加重了毒性,才会导致流产。不仅如此,恐怕今后的德妃娘娘,都会不时的产生幻觉,以及暂时性失声。”

    永远活在幻觉与失声中,对德妃来说,恐怕比死了还难受。

    姬如雪握紧了双手,抿着唇,依旧表示了这不是她做的。

    “姬如雪,你可知罪?”等徐太医说完原因,冷映寒才再次开口,语气依旧淡漠。

    “这些都不是我做的,何罪之有?”姬如雪冷声回答。

    “事到如今,你还不承认这是你给德妃下的圈套?”冷映寒眼里闪过恼怒,这女人真是一位她有一位当丞相的爹又是他小师妹一事情,以为他不会拿她怎么样?

    “皇上,我说了,这不是我做的。”

    姬如雪看着他,眸光明亮。

    “如雪。”姬如梅忽然叹息道:“你便不要逞强了,若是知错了,皇上说不定会从轻发落。”

    呵,姬如雪在心里冷笑一声,歪头看向姬如梅,屋外忽然响起一声惊雷,姬如雪张嘴说的话淹没在了雷声中,无人听清。

    姬如梅却看的一愣,最终却无法得知那究竟是什么话。

    “我没有错。”

    雷声过后,姬如雪淡淡的说道。

    冷映寒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下方的姬如雪,冷声道:“如贵人蓄意谋害德妃,致使流产,其心歹毒,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后,打入冷宫,没朕的允许,谁也不许接见!”

    “皇上!”姬如梅起身想要求情,冷映寒却看着姬如雪,冷声阻止了她:“身为她最亲的姐姐,你疼她宠她,最后换来了她的不知好歹,这样的妹妹,不要也罢。谁若有异议,便与姬如雪一同发落!”

    此话一出,顿时无人再敢为姬如雪求情半分。

    姬如雪被人从地上拉起,只是眸光冷淡的看了冷映寒一眼,那红唇的唇角似乎微勾着。

    似笑非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