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九十三章:救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香和巧月盯着大雨寻到了陶然的小屋,屋门前栽种了一片玉琼花,新绿的叶子接受大雨的洗礼,却不见丝毫花开。

    两人来到屋前敲门,喊道陶医女。

    陶然原本已经睡下了,但是生性警觉,来到皇宫之后更是警惕,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

    再听到敲门声,还有两道熟悉的女声后,陶然只觉得又是长信宫姬如雪那边谁受伤了,于是懒洋洋的撑了个懒腰才慢吞吞的起来准备去开门。

    此时的陶然还不知道后宫发生的变化,他在心里小声抱怨,姬如雪不会是把自己当成她的专属御医了吧?这可不能纵容她。

    这么想着,来到门前时,陶然还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女装没问题后,才装作睡眼惺忪的样子打开了门。

    “这大半夜的,又怎么了?”他打着哈欠说道。

    一抬眼,便见春香和巧月都是浑身湿透,还哭红了双眼,一脸焦急的模样。

    陶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这样子,心说难不成是姬如雪死了?

    不会啊,她回去后顶多发点烧而已,何况他还已经开药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陶然开口不解的问道。

    “陶医女,求你救救我们家小主吧。”春香哭道。

    巧月也是红着一双眼睛,跟着春香跪下对陶然说道:“小主她满身重伤被打入冷宫,还请陶医女救救她,不然小主她……能不能挨过今天晚上都难熬啊!”

    姬如雪被打入了冷宫?还是满身重伤?

    陶然先是一愣,随即微皱了眉,觉得事情发生的有点快。

    虽然他已经察觉到有人会对姬如雪下手,但是没想到今天晚上就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你们俩先起来,跟我说清楚到底怎么了?”

    对于还不知道完全消息的陶然来说,他是不会轻举妄动的。

    春香和巧月整理了下心绪,慌忙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陶然,并再三恳求陶然一定要去救姬如雪。

    陶然听后,也是觉得姬如雪现在说不定……已经死了。

    按照春香和巧月的描述,姬如雪再被德妃推倒于花圃中的背部受了伤,那幽云萝花的汁液说不定渗入了她的伤口,那可就麻烦了。

    加上她又被打了四十大板,人也在发高烧……这女人真是可怜。

    陶然在心里叹气,看了看今夜的暴雨,心想就但是替自己积点德,便道:“既然皇上有吩咐没他的命令不能去冷宫接触如贵人,我也不好违抗命令,这样吧,我答应你们会保她不死,伤那么重,也只能慢慢调理。”

    春香和巧月一听,顿时磕头感谢。

    陶然无奈,叫两人起来后,才又吩咐道:“不过这件事你们可千万不能跟别人说,到时候我倒是不要紧,你们的小主可就没救了。”

    “陶医女你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春香和巧月异口同声坚定的说道。

    陶然想了想也是,这两人都已经能来求自己帮助姬如雪了,想来应该也不会做那种蠢事,于是将两人打发走后,才回去准备了些药材与衣物给姬如雪拿去。

    冷宫他曾经去过几次,当然都是在夜深人静或者无人跟着的情况下探险的,在暴雨之中,他还真不习惯出门。

    这样恶劣的天气总是会让他想起很多往事,那些事情会让他的心情变得十分不愉快。

    甩了甩头,陶然心想,眼下重要的是姬如雪,让春香和巧月那两个丫头祈祷吧,祈祷自己过去的时候,姬如雪还没死。

    运起轻功,躲过四周巡逻队,陶然悄无声息的朝着冷宫靠近而去。

    越过宫墙,踩过青石小路,在暴雨之下,不留丝毫印记。

    陶然转了冷宫好几个地方,一开始估算着姬如雪应该是直接晕倒在冷宫前殿的大道上,但是找了一圈也不见人影,他便想起来冷宫恐怕不止自己一个人。

    于是他辗转来到那个人可能住的地方,后殿的小木屋。

    敞开的屋门,风吹着雨水进去,将靠在屋门前的女子浑身湿透。

    陶然看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如果不是姬如雪自己爬到这里的,就是那人将她带到这里的,只不过把一个重伤的人如此安放,可真是加快姬如雪去见阎王的速度啊。

    收起手中的油纸伞,走进屋后,陶然也不免觉得这个夜里太冷。

    将东西放好后,再去探姬如雪的鼻息——就算是微弱的气息也总比没有的好。

    陶然轻叹口气,将这湿淋淋的人抱起放在唯一的一张小床上。

    床铺很干净整洁,也没有什么意外,看起来,平时候根本没人在这上面睡觉。

    陶然也来不及疑惑,先是给姬如雪擦干了脸颊和身上的雨水然后给她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作为医者,对于眼前的玉体美色也是保持着淡然的心态,在他眼里,即使再美的身体,只要身上有伤,也不过是一堆肉而已。

    曾经有人嘲笑过他抱着这样的心态,定然是众生无妻,陶然当时并无在意,直到那个人离开后,他才恍惚明白了些什么。

    雷雨声不绝,轰隆隆的雷声时近时远,让陶然想起了许多的往事。

    越是如此,他手上的动作越发的快。

    若是当初他的医术再好一点,动作能够再快一点,或许,或许那个人就不会死了!

    天水云的药香弥漫在屋子中,幽香靡靡,又含着几分冷情。

    姬如雪在梦中,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着,耳边却还有冷映寒的冷笑声。

    又想起他眉眼间间流露的讥讽与嘲笑之色,姬如雪有些恼怒,心想这个人实在讨厌。

    她挥手想要抓住冷映寒,却够不到,于是挣扎着想要起身,又觉得自己身体沉重的像是绑了许多石头。

    于是她就看着冷映寒越走远远,最后负气……哭了起来。

    因为她觉得身体好痛,痛到想要失声痛哭的地步。

    而现实里,陶然正在认真给她缝合着悲伤的伤口,却发现姬如雪一直在动,先是哄了一会无果后,陶然终于是忍无可忍的点住了姬如雪的穴道,然后慢吞吞的将伤口给她缝合起来。

    伤口包扎完毕,陶然也不由松了口气,给她穿好干净舒适的衣服,正给她系着腰带的时候,边听屋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陶然心头一顿,黑影已经来到门前,手里还抓着一大把药草,雨水顺着他的手腕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落着。

    黑影的手里还提着一把锄头,同样还在滴水。

    隐藏在乱发之下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前方的陶然,目光在陶然系着姬如雪腰带的双手之上,气息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陶然看了眼黑影骤然握紧了锄头的双手,微微一愣,随即转过头,慢条斯理的给姬如雪将腰带系好,一边笑着说道:“别紧张,我没相对她做什么,受人所托,过来给她疗伤而已。”

    “喏,看见了吧?那是我的药箱,屋子里的药香味你应该也闻到了吧?”陶然解释道。

    系好姬如雪的腰带后,他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很烫,看来退烧还是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了。

    陶然站起身,伸手想要去拿过被子给姬如雪盖上,却听身后的黑影冷冷说道:“别动我的被子。”

    陶然:“……”

    这么小气?他有些惊讶的回头去看黑影,说:“可她是病人。”

    “那是我娘亲的。”黑影冷声道:“不准动。”

    陶然一听,放弃了,举着双手无奈道:“好吧好吧,那就让她躺着没被子盖好了。”

    他看着黑影,笑眯眯的走到桌前,拿出一包药展开,随口问道:“有煎药的地方吗?”

    “旁边。”黑影说。

    陶然点点头,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见到了一个自制的小炉灶,寻思了下后,他做出了与黑影同样的行为。

    那就是那茶壶去接外面的雨水,然后放在小炉灶上生火烧着。

    黑影见了,不由无声笑了笑。

    即使他笑了,也不会有人看到。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黑影将自己采的药草放在桌子上,又转身将锄头挂在墙壁上,开口问道:“这里是冷宫,不会有人进来的。”

    “原来你也知道这里是冷宫啊。”陶然有些意外:“那你会不知道她是谁?”

    黑影听了也是一愣,随即问道:“是皇上的妃子?”

    陶然点点头。

    “被打入冷宫了吗?”黑影又问道,抬起手指了指床上的姬如雪。

    陶然又点了点头。

    黑影沉默了。

    药香味在屋子里弥漫开去,黑影嗅了嗅,发现还挺好闻的,也有些似曾相识。

    好像娘亲还在的时候,他也在娘亲身上闻到过。

    想起娘亲,黑影不由觉得有些茫然,寻着这香味走去,他终于是发现了,这个香味是姬如雪身上发出来的。

    黑影看了看趴在床上,换了身干净衣衫,却依旧脸色苍白的姬如雪,眸光动了动。

    他伸手,拉过被子,盖在了姬如雪身上。

    陶然歪头看见了这一幕,不由开口纳闷的问道:“你不是不让我给她盖被子吗?”

    黑影只道:“她身上,有娘亲的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