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九十七章:利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映寒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牧怀柔刚刚起身,便听到他语气散漫的问道:“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

    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句问话,偏生落在牧怀柔耳里,却是让她心中微酸。

    若是换做了姬如梅,他恐怕就是另一幅温柔的模样了吧?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慵懒中透着疏离。

    是什么时候,让她和他之间似乎隔了很远很远?

    牧怀柔心中有些嫉恨,却很好的掩藏着,没有表现出来分毫。

    她端过素彩手里的莲子羹,上前一步说道:“臣妾见夜深了,皇上还在批阅奏折,怕你劳累,特意熬了一碗莲子羹过来给你。”

    “皇后有心了。”冷映寒依旧是头也不抬的说道,只是瞥了眼一旁的江友安。

    江友安会意,走上前去,端过了牧怀柔手里的莲子羹后给他放在了案台边上。

    大殿之中一时间无言,牧怀柔知道,这种无言的情况,是在无声暗示她可以走人了。

    心中再次苦笑一声,她抬眼,美眸望向高座上的男子,轻声开口道:“皇上,臣妾还有一事想问。”

    冷映寒看着奏折的目光一顿,微微眯着双眼,将手中的奏折放下,抬眼,与牧怀柔对视着。

    “你说。”他沉声说道。

    冷映寒的眸子一如既往的幽深,灯火的光芒在他眼里犹如点缀,纷杂着却引人着迷。

    牧怀柔已经许久不见他,更不曾与他如此对视,一时间不由有些晃神。

    “皇后?”冷映寒开口点醒了她。

    牧怀柔心中暗恼,面上却含着一丝歉意的微笑说道:“近日后宫总是谣传说,皇上不久将要废后,立德妃为新的皇后。”

    冷映寒没有回答,只是双手交叉拖着下颌,若有所思的看着下面的牧怀柔。

    牧怀柔看着他,平静说道:“流言已经传遍了整个后宫,虽然德妃还未醒转,但是此事若是真的,皇上你……”

    “你以为是真的?”冷映寒开口打断了她,语气有些漫不经心。

    牧怀柔眨了眨眼,垂首道:“不是吗?”

    “不是。”冷映寒很干脆的回答了。

    牧怀柔听到答案的时候,心中一颤,几乎有些不敢相信,冷映寒会如此干脆又明确的告诉自己。

    她有些怔愣的抬眼看着冷映寒,一时间,心中仿佛有了冷映寒对自己也是如此温柔的感觉。

    然而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冷映寒在牧怀柔抬眼再次看过来的时候,已经低头,拿起手边的奏折再度看了起来,语气依旧漫不经心的说道:“朕和你的约定,不会忘记的,即使是姬贵妃,也不可能轻易做出这种承诺,德妃一事,实属缓兵之计而已。”

    他不介意将自己真实想法说给牧怀柔听,因为他知道牧怀柔会怎么做会怎么想。

    或者说,他太了解牧怀柔了,了解的,有些无趣。

    牧怀柔压抑住内心对于冷映寒那抹无意间温柔的狂喜,依旧微笑着点头,语气有些撒娇:“臣妾还以为皇上会忘记,所以才……”

    “不必担心,迄今为止,朕和你的约定就这么一个,很难忘记的。”冷映寒打断了她说道。

    这淡漠的模样……牧怀柔唇角的弧度淡了下去,那抹狂喜仿佛被冷水浇透,霎那间熄灭。

    “是。臣妾明白了。”牧怀柔眨了眨眼,将所有的心思掩埋,只流露出了眼里的淡淡笑意。

    她笑着的时候,的确很好看。

    “夜深了,臣妾就告退了,皇上也早点休息。”牧怀柔轻声说道。

    她过来询问的问题已经得到了答案,也知道自己该知足了,心底虽然还奢望着冷映寒会突然开口留住自己,可直到她转身离开的那瞬间,也只听到了他漫不经心的一声嗯。

    苦涩的味道在她嘴边蔓延开去,牧怀柔在素彩的陪伴之下走出了显庆殿。

    夜晚的风很凉,让她不由握了握双手。

    “娘娘。”素彩担忧的叫了她一声。

    原本听到皇上的答案,否定了要废后的流言是要高兴的,可是现在看来,皇后娘娘怎么一点也不开心?

    “走吧。”牧怀柔笑着摇了摇头。

    她背对着显庆殿,身后的红色宫灯闪烁着明亮的光芒,照耀着她前行的道路。

    可是她的心,却已经一片黑暗。

    等到牧怀柔走了许久后,冷映寒才将堆积的奏折看完,他抬手揉了揉眉心,瞥眼却看见放在一旁的莲子羹。

    原本热腾腾的莲子羹,此时已经冷却。

    他伸手碰了碰瓷碗,只感觉到一片冰冷。

    看来是已经冷透了。

    突兀的,冷映寒想起来了前几天的大雨,姬如雪被打入冷宫,冷宫里只有她的一个人……不,或许还有一个人。

    他的目光晦涩起来,开口淡然问道:“冷宫那里可有什么动静?”

    这次回答的不是江友安,而是程天风。

    “回皇上,姬如雪的伤势……不容乐观。”程天风沉声回答着。

    冷映寒听的一愣,他想,不就是几十大板吗?何况他还默认了那个小医女进去帮忙治疗,怎么就不容乐观了?

    “怎么回事?”他开口问道。

    这些天冷静下来,他对于姬如雪的憎恨也减少了许多。

    毕竟从现在的情势看来,要不是她这么一闹,自己又用皇后之位来诱惑了何志毅,不然庐州的事情也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某种方面来说,他或许还要感谢姬如雪。

    只不过用计谋耍心机来害德妃流产的手段始终是让他不喜的,因为有了之前姬如梅说的那些关于姬如雪胡作非为的情况,加上姬如雪自己又亲自承认她对推德妃的那些事,这便让冷映寒相信了那些事情也是姬如雪做的。

    可是现在想来,倒是十分的有违和感。

    冷映寒蹙眉不解思考着,程天风则在一旁尽职的回复道:“因为淋了几乎整夜的雨,加上伤口没有及时医治,加上感染又一直发着高烧,这已经是第五天的高烧,这烧若是再不退……姬如雪怕是撑不下去了。”

    撑不下去?会死吗?

    冷映寒微愣,他虽然讨厌姬如雪,却是从没想要她死。

    何况如果姬如雪死了,估计姬青易就算不跟他拼命,也是会和他生出很大的隔阂,于公于私,对于他来说都是极大的不利。

    冷映寒想到这里,不由觉得头疼。

    他站起身,烦躁的皱了皱眉后说:“那小医女就没有帮上一点忙吗?”

    程天风顿了顿,这才将最后一个消息说了出来:“这倒是有的……若不是她,恐怕姬如雪早就已经……”

    冷映寒:“……”

    开什么玩笑,若不是发现姬如雪那两个丫鬟已经找了人去帮忙,他也会暗中派人过去帮忙的!

    冷映寒不由斜了程天风一眼,程天风咳嗽一声,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说道:“那小医女似乎给姬如雪吃了什么药,烧倒是可能退去,但是醒过来后,可能……脑子有点问题。”

    脑子有点问题?那是什么问题?

    冷映寒皱眉道:“变成傻子?”

    “说不定。”程天风含蓄的回答。

    那就是有可能了?冷映寒冷声道:“有多大几率?”

    “看小医女那样,应该有八九成的样子。”程天风无奈回答。

    虽然他也挺可怜姬如雪变成傻子的,但是不这么做的话,想必她就会必死无疑了。

    死亡跟傻子一对比,只要有生存意志的人,都会选择后者。

    可是若变成傻子……冷映寒想着这个可能,不由觉得眼角轻抽,到时候姬青易还是一样会跟自己闹翻吧。

    姬青易宠姬如雪,他也不是不知道,甚至姬如梅也曾经在他面前叹息过父亲偏爱妹妹一事,当初要姬如雪进宫,是因为在勾引事件中,姬如雪是错的那一方。

    可现在,即使姬如雪是错的那一方,姬青易却认定了她是被人陷害的,如果在他没死前姬如雪就死了或者疯了,看来姬青易也是要跟着疯了。

    冷映寒越想越头疼,走了两步,便开口道:“朕要去冷宫看看。”

    江友安和程天风虽然惊讶,却也不敢反驳,只好照着冷映寒的命令去做。

    夜空中,繁星闪烁,银月高挂。

    月色显得十分温柔,透过了木屋小窗,照射在床上女子的面容上。

    有了天水云这种疗伤奇药,姬如雪的外伤倒是已经在短暂的时间里好好的七七八八了。

    她此时是杨躺着睡的,黑长的眼睫一动不动,仿佛枯死的蝶一般寂静。

    黑影不在,他此时正在寻找着一个可以让他洗个澡整理下头发的地方,反正陶然说过了,姬如雪最早也是在明天早上才能醒。

    所以冷映寒便在程天风的陪伴之下,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只有姬如雪一个人的小木屋。

    对于黑影的存在,他是知道的,也是放任的。

    只不过来到木屋,看见姬如雪被安置在那张小木床上时,还是有些意外。

    那人竟然会救姬如雪吗?

    这个问题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下一秒,他就见躺在病床上的女子那黑长的眼睫微颤,眼珠微动,眉头微皱。

    看起来,是要苏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