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二十八章:消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映寒对于姬如雪的回答,只觉得自己的三叉神经有点痛。

    原本因为答案会是又一次的天然情话,却不想这才是真正让她觉得有趣的地方。

    不过是朝他炫耀自己发现了这样做可以让药减少苦味而已。

    姬如雪笑眯眯的看着冷映寒说:“厉害吧?”

    “厉害。”冷映寒有些哭笑不得的回答:“真是太厉害了。”

    厉害的他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所以以后我要是不喝药,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喂我了。”姬如雪沉思道:“因为这样我就不会觉得药苦。”

    “哦,原来你真实目的在这里。”冷映寒盯着她,一副没想到的惊起表情:“是为了让我这样喂你喝药?”

    “是喂药方式,而不是你喂我喝药。”姬如雪一本正经的纠正。

    冷映寒心中冷笑,瞧着她说:“怎么,除了我你还想要别人这样喂你喝药?”

    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冷映寒狠狠地瞪着姬如雪,看的她有些莫名其妙的说:“不想,也不想别人这样喂你。”

    这个答案让冷映寒那莫名其妙的怒气顿时消减,满意的看了姬如雪一眼后说:“所以你最好记住自己刚才说的话。”

    姬如雪点点头,有些慵懒的打着哈欠,将手里的药碗推向他说:“喏,快喝了吧。”

    然后自己起身朝床边走去,语气有些迷糊的说:“好困。”

    冷映寒:“……”

    这是不打算再管他的意思?

    有些不忍直视的看着眼前的药碗,对于那黑糊糊的汤药,冷映寒对它的好感度一时间毁灭成零。

    忍着摔碗的冲动将它喝完,然后起身看着坐在床边的姬如雪,后者乖乖的躺在床上,歪头看着他说:“你要走了吗?”

    “舍不得?”冷映寒挑眉,似笑非笑,心里却是一声冷哼,想着你若是求朕,说不定朕会……

    “不,你走吧。”姬如雪认真说道:“你好像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总是缠着你的话,会被你嫌弃的。”

    冷映寒看着她沉默。

    怎么感觉突然一夜之间,这个小女孩就长大的样子。

    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说没事,却又觉得自己没有理由说这句话,最后也只好吞了回去,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乖乖睡觉。”冷映寒走到门口,头也不回的说着这话。

    姬如雪眨巴着大眼看着他走出门去,轻轻嗯了一声后,闭上了双眼。

    冷映寒走了两步,听到那声嗯后又回头看去,见姬如雪闭上双眼睡去,这才轻轻挑眉,似笑非笑的离开。

    “照顾好她。”临走时对陶然吩咐道。

    陶然点头说是,看着冷映寒远走后,不由噗嗤笑出了声。

    黑影不解,看着他问:“你笑什么?”

    陶然摆手悠悠说道:“你这小孩子就别管了。”

    黑影即使已经二十有三,却长着一张娃娃脸,身形纤瘦,皮肤白皙,看起来就像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

    陶然对此表示了身为男人的嫉妒,于是开始称呼黑影为小孩子。

    黑影也没有在意,因为他觉得陶然是女孩子,如此幼稚,自己让着就是。

    如果他知道陶然是男孩子后,说不定会是一拳头揍过去。

    陶然终究还是没有告诉黑影他笑什么,毕竟他自己感觉到的姬如雪和冷映寒之间的感情变化,也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

    说给黑影听的话,他也是不懂的。

    既然在冷宫被放任自由这么多年,那就继续自由下去,别参与任何可能导致自己成为棋子的事情。

    陶然是这么为黑影想的。

    姬如雪是真的太累了,加上之前的噩梦中隐隐约约触探了之前的记忆,而潜意识的,她不想让冷映寒知道自己在恢复记忆。

    总觉得如果他知道自己恢复记忆后,定会离开的。

    她不想要他离开。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很快的沉入了梦乡。

    而冷映寒,带着包扎好的伤回到了显庆殿,并听江友安告知皇城都统求见,巡逻禁卫军队长求见,或者是那位朝廷重臣求见。

    他略一沉思,全都推掉了。

    这其中必有人是来探查他的伤逝,索性他就谁都不见,却又把自己的确受伤的消息放出去,让他们自己猜测,然后露出马脚。

    江友安点头领命说是,正要离开出去禀告,却又被冷映寒叫住。

    “德妃可是有一弟?”冷映寒一脸高深莫测的说道。

    江友安早就从程天风那里听说了花灯会的事情,听言就知道皇上真的生气了,于是连忙回道:“回皇上,正是。德妃娘娘的弟弟叫做何允,是个有名的纨绔子弟。”

    平时不说,是因为这事情被德妃的家族的势力压着,可是现在他亲自惹到了当朝皇帝的身上,也算他活该。

    江友安在心里想着,边听冷映寒冷笑一声后,给出了一连串的罪名,最后下令将人打入大牢,听候审理。

    “皇上,这庐州那边的事情还没有结束,此时动了何允,怕是……”

    江友安有些担忧的说道,虽然他也很痛快何允被教训,但是到底还是何志毅的儿子,而庐州那边的事情却还没有结束。

    “无碍。”冷映寒颌首,似笑非笑着说:“德妃的事情给足了他甜头,现在也该是给他点恶果催一下进度了。”

    江友安听他这么说,也就放下了担心,安心出去传话下令了。

    外面的众人得到这样的消息,神色各异,但各自心中却都是快速猜测着皇上的用意,尤其是对何允一事情的处罚更是让他们有些惊讶。

    毕竟最近何家的势力节节攀升,更有传德妃要被封为新后,可是此时惩戒德妃子弟来却毫不手软。

    这皇上的心思啊,果然是难猜!

    见不到冷映寒,他们自然是该回哪里回哪里,而冷映寒也不再管,自顾自地的回去寝殿就寝。

    睡前没有被姬如雪折腾一番,他倒是有些不习惯起来。

    反应过来后,眼角狠狠地一抽,冷映寒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好不容易睡着,一觉到天亮,二日后,就该要面对处理许多事情来。

    姬如雪其实说的不错,他的确很忙。

    可是在这么忙碌的日子里,被她缠着,却也不会嫌弃。

    虽然这些话他是永远也不会说的。

    皇上昨夜受刺的消息在第二天传遍了整个皇宫,后宫的嫔妃们对此可是格外的关注,一大早听了消息后,就准备朝显庆殿去探望。

    而姬如雪醒过来的时候,不见冷映寒在身边,有些懒洋洋的打着哈欠,茫然的眨了眨眼后,才接受了冷映寒真的不在的这个事实。

    昨天晚上的一切,似乎像是梦一样,让此时感受不到真实的姬如雪无来由的觉得害怕。

    一个人乖乖的从床上起来穿衣洗漱,打开门看去,便见陶然提着食盒正走在青石小路上。

    见了开门的她,不由笑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姬如雪有些茫然,似乎是因为不见黑影的身影。

    “不知道,自然醒的。”她老实的回答道。

    陶然笑着耸了耸肩膀:“黑影好像出去了,喏,我把吃的拿过来的,早膳。”

    他晃了晃手里的食盒。

    姬如雪点点头,侧身让他进屋,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问了每天必备的一个问题:“皇上什么时候来?”

    这句话可真是太符合身为冷映寒嫔妃的人说的了。

    那后宫的众位嫔妃,不是每天都等着皇上什么时候来?

    陶然差点没笑出声来,只好一如既往的回答:“等你伤好后皇上就来了。”

    “你又骗我。”姬如雪认真的说。

    陶然也没有解释,一边摆放着碗筷一边说:“昨夜见你竟然不缠着皇上就这样放他离开了,可是想起什么了?”

    这个问题让姬如雪沉默了一会,然后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陶然笑眯着双眼看着她问道:“想起什么了?”

    姬如雪蹙眉,一本正经的说:“也不算是想起,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有他有我,还有许多不认识的人。”

    “这些人在干什么?”陶然用诱导性的语气问着,想要姬如雪顺从的继续解释。

    姬如雪努力回想着,说:“他们在和我说话,说着说着,就把我带去了一个地方,一个凉亭,凉亭旁边还有湖水杨柳,他就在那个亭子里睡觉,然后那人就让我过去。”

    “过去之后,我就觉得很难受,觉得很热,想要脱衣服,脱了会,他就醒过来了,然后很讨厌的看着我。因为差点摔倒,他伸手接住了我,却又看见了另外一个女人,最后放开我追着那名女人离开了。”说到这里,姬如雪的语气变得有些委屈起来。

    陶然听的乍然,按照她的说法,这不就是传言她勾引皇上时候的事情吗?

    不过既然是别人将她带过去的,而且突然觉得身体难受这一点,多半是受到他人的暗算。

    如果没有这件事,这两人,也不会有这样的交结了吧?

    陶然一时间有些同情的看着眼前的姬如雪,若是没有这些事,这人还不知道会过的多么逍遥快乐。

    至少不用在这里当失忆的半个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