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四十三章:苏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朕答应你。”冷映寒最终开口说道,目光看着姬如梅,语气淡然:“只不过还是要等几天才可以去。”

    “真的吗?”姬如梅有些激动的问道。

    冷映寒点点头,伸手替她擦拭着眼角的泪珠,“你得先把身体调养好,确保自己没事后,朕才让你去看她。”

    虽然姬如雪本人此时就在他的显庆殿里,不过要让姬如梅好好吃药调养身体,也只有这么说了。

    姬如梅听说自己可以去看姬如雪,心中大喜,这喜悦的确是真的,不过喜悦的目的,可就不是姐妹之间的感动了。

    “臣妾一定会好好喝药调养身体的,到时候,皇上可千万别反悔了。”姬如梅认真说道,这一点倒是与姬如雪失忆时有点相像。

    冷映寒不免又想起了姬如雪,那个非常黏着自己的姬如雪,恐怕今晚过后就不见了吧?

    心里有点失落,却被他刻意的忽略遗忘,而是专心应付着眼前的姬如梅,无奈笑道:“朕何时骗过你?”

    “何况,朕本就打算过段时间后就让你去看看她的,毕竟德妃这件事,很快就要解决了。”

    冷映寒意味深长的说道。

    他指的是关于姬如雪毒害德妃一事,因为见姬如梅如此担忧姬如雪,所以才会说出来。

    可是姬如梅听了,却是理解成了德妃夺得后位一事快解决了。

    毕竟提起德妃,现在的人们重点都是在后位的传说上。

    “那臣妾在此先谢过皇上了。”

    姬如梅的紧皱的眉头终于是舒展开了。

    今夜,她可算听到了两个好消息。

    很快能够去见到姬如雪多么落魄的样子,以及碍眼的德妃,终于快要消失了!

    这夜,冷映寒是在龙德殿度过的。

    夜里的风吹过青酒花树,大片粉白色的花朵飘落,花雨接连不断。

    依旧待在冷宫的黑影坐在屋顶上,看着黑夜渐渐被黎明取代,落了一夜的花雨,也终于歇了会。

    至于他为什么不睡在屋子里,原因无非是因为姬如雪把床被子全都打湿了。

    绝对不是因为冷宫又剩下他一个人所以寂寞。

    绝对不是。

    黑影在心里连着反驳了三次,最后却还是将目光落在了远方的显庆殿那边,眨了眨眼,一直面无表情的娃娃脸上却露出了些许落寞的神色。

    其实还是有些,寂寞的。

    晨光微凉,落在他的身上,便显得越发落寞了。

    天光从窗户射进,落在了床上女子精致的面容上,白皙的皮肤,黑长的眼睫微颤,在眼角投下一阵阴影。

    红润的嘴唇微抿,似乎是受了晨光的刺激,意识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

    陶然坐在不远处的桌子边,单手撑着下颌睡着,他守了一晚上,却是后半夜快天亮的时候才终于睡着了。

    姬如雪在晨光的照射下睁开了双眼,陌生的环境让她茫然了好一会。

    头已经不疼了,思绪也十分清晰,清晰的让她根本不想醒过来。

    毕竟自己失忆的时候做的那些蠢事——实在是让她想掐死自己。

    在她没想好该怎么面对的时候,姬如雪只想这么一直睡下去!

    或者一直失忆下去?

    这个想法刚刚在脑海里冒出来,便见人端着一盘子的吃的推门而进,进门后意外的看见她睁开了双眼后,自己也是惊讶的睁大了双眼:“如贵人,你醒了?”

    这声惊呼顺带着也把一旁的陶然给惊醒。

    他伸手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朝姬如雪这边看了看,站起身走过来问道:“醒了?”

    姬如雪:“……”

    她现在闭眼睛装睡还来的及吗?或许装晕也行。

    这个明显的念头被陶然给看穿了,他走进姬如雪,假装凑下身伸手探她的额头试温度,却是阴森森的威胁她道:“别想装了,我知道你已经恢复记忆了。”

    姬如雪看着他,眨了眨,轻哼一声,“走开!你这个流氓!”

    她恢复了记忆,自然也知道自己重伤那段期间,是谁在给她换药。

    陶然听了姬如雪这么说,不但没生气,反倒是笑眯眯的回答:“嗯,果然没错,的确是恢复了,另外我要纠正,我不是流氓,我只是做了一个大夫都会做的事情,在那种情况下,是不分男女的,只有大夫和病人的区别。何况要不是我,你早就死了,现在还能活着,得感谢我啊。”

    姬如雪愣是听完了陶然的碎碎念,然后歪头看向一旁往桌子上放着糕点盘子的眼生宫女,受惊的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语巧惊讶的回过身,朝着姬如雪这边走过来问道。

    这可是皇上吩咐要照顾好的人,可别出了什么差错才好。

    语巧心中担心着,走进后,就见姬如雪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控诉道:“快把这人拉走!他是坏人!他又要逼着我喝药!”

    陶然:“……”

    这什么情况!都已经恢复记忆了你还演!

    语巧却是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拍着姬如雪的背将她护在怀里安慰着,“好好,贵人别怕,陶医女不是坏人,也不会逼你喝药的。”

    陶然在语巧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瞪着姬如雪,却收到了对方戏谑的眼神,于是他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了。

    他冲朝着自己得意的姬如雪做了个毒药的口型,姬如雪神色一僵,想起自己身体里陶然下的属性不明的毒药就一阵郁闷。

    “我只是突然醒过来,看见这陌生的地方太害怕了,对不起。”姬如雪从语巧的怀里离开,看着语巧乖乖的说道。

    这乖巧的模样,最是能获得他人好感了。

    语巧还是第一次看见姬如雪如此乖巧的模样,像是小孩子,却有着少女的美丽可爱。

    “没事的。”语巧柔声安慰:“这里是显庆殿,是皇上住的地方。”

    冷映寒的显庆殿?姬如雪听的有点懵,心说不会吧,还以为自己醒过来应该是在冷宫,再不济或许会是长信宫,但是怎么想也不会想到,冷映寒竟然直接讲她带回了显庆殿!

    陶然见姬如雪有些呆愣的样子,便对语巧说:“语巧姑娘,既然贵人如今已经醒了,想必肚子也饿坏了,所以要麻烦语巧姑娘给贵人煮点清淡的小米粥来了。”

    语巧点点头,神色却有些迟疑,“这倒是没问题,不过陶医女你和贵人独处,没问题吗?贵人刚才似乎有些害怕你。”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刚醒过来,所以一时间没有认出陶医女。”姬如雪反应很快的回答,还伸手去拽了拽陶然的衣袖,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怕陶然。

    陶然心中吐槽说你还真是拽人衣袖上瘾了!

    语巧听了,这才完全放心,转身离开了房间。

    陶然竖起耳朵听着,确定语巧的确走远后,这才转头神色阴郁的看向姬如雪。

    姬如雪也很快收回了拽着他衣袖的手,坐起身,曲起双腿,双手环抱膝盖,眨巴着大眼看着床边的陶然。

    两人对视一会后,陶然率先投降,瞪着她开口说道:“对你的救命恩人,就不打算说声谢谢吗?你竟然一开口就叫我流氓,哼。”

    听着陶然不满的语气,姬如雪十分谦虚的一笑,与刚才面对语巧的乖巧完全不一样,她的笑容中,还夹着几分狡黯与慵懒。

    “恩人和流氓是两回事,何况你两样都占了,哦,还有我身体里的毒药,仇人是不是也算你一份?”

    看着姬如雪一脸无辜的说出这句话,陶然就想伸手掐她。

    “既然你这么说,我也要该要有个仇人的模样才好。”陶然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姬如雪盯着他,最后轻叹口气,幽幽开口:“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对于你救了我,其实我是很感激的。”

    “太假了。”陶然面无表情的说。

    姬如雪想了想,又真诚道:“你的救命之恩我虽然不能以身相许,但是我还是会谨记在心的。”

    “真的?”陶然斜眼看她,“你记在心里的不是我对你下毒药威胁的仇人一面,而是我善心大发救你于水火的恩人一面?”

    姬如雪一脸真诚的点头。

    陶然颌首,“那你待会可要跟皇上说清楚,让他别再叫我为你看病医治,太医院那么多御医是干什么用的?”

    提到冷映寒,姬如雪的意识顿时就恍惚了。

    想起自己失忆的时候与冷映寒的相处,她的脸色不由一阵青一阵红,神色略微懊恼的时候,也有些慌乱和无奈。

    自己在重伤昏迷过去的那一刻,心里想的人,还是冷映寒。

    当时,她只是执念于冷映寒为什么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毒害德妃的确不是她做的,如此草率的定义他是猪嘛!

    所以一开始,她对于冷映寒的执念,是想要他听自己解释。

    可是失忆后的自己,仅仅记住了对冷映寒的执念,却是忘记了为什么执念。

    反倒是因为那该死的几道雷声,让她对冷映寒产生了别样的依赖感,于是从此之后,相处方式脱离了正常轨道,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然而让她记忆深刻的,也是让她觉得心动,却是在这些日子里,冷映寒对她的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忍耐,到后来的真心宠溺。

    冷映寒这样的人,本身就很容易让人沉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