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四十七章:想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映寒目光微沉,冷笑一声道:“你若想知道,不妨再试试?”

    姬如雪警惕的看着他,慌忙摇头。

    冷映寒斜了她一眼,轻哼一声,转身开门。

    看着门外众人一脸我什么都没有看见的表情,冷映寒十分淡定的对陶然说:“把药端进来。”

    陶然立马点头,目光瞥见屋子里姬如雪捂着嘴巴瞪着大眼的模样,心中好笑。

    语巧和陶然一起去端药过来,冷映寒转身朝屋子里走去,门开着,自然也是不拒绝江友安和程天风进去。

    姬如雪看着程天风和江友安,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也转身朝床边走去。

    一个人继续蹲在床上单手抱着双膝一手捂着鼻子一下,目光幽幽的瞪着冷映寒。

    冷映寒见此,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坐在她的床边,在姬如雪警惕的目光下似笑非笑:“以前看见朕,不是第一个扑上来的吗?你说是不是,天风?”

    姬如雪:“……”

    程天风知道冷映寒是在逗姬如雪,想想自己若是不回答的下场,他果断的抛弃了姬如雪,认真的回答:“皇上说的对。”

    姬如雪觉得,自己以后没法愉快的程天风玩耍了。

    她不厌其烦的解释:“皇上,我那时候失忆了。”

    “所以呢?”冷映寒漫不经心道。

    “所以失忆时候的行为是不正常的,那时候无论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不是我现在的意愿。”姬如雪一脸认真的说道。

    可是她话音刚落,就见冷映寒一个凌厉的目光看了过来,那其中冷意,愣是让她自己看了也觉得心惊。

    “你是想说,那时候你做的你说的任何事情都不算数?”

    冷映寒面无表情的问道。

    姬如雪原本想坚定的点头表示你理解的没错。

    但是看在冷映寒如此冷冽的气势上,她开始犹豫的考虑起来。

    乍一看冷映寒的表情,似乎自己要是说不算熟,他就要掐死自己了。

    恍惚间,姬如雪突然想起前不久和冷映寒的对话。

    她察觉到了自己可能恢复记忆,却因为害怕冷映寒讨厌恢复记忆的自己,于是缠着他问会不会讨厌。

    好在没等她想好怎么回答,百里东就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皇上!”百里东进来慌忙喊道,却发现屋子里的人看着他的目光十分的诡异。

    程天风和江友安看着他的目光是满满的同情,心想你这小子打断了皇上的询问,肯定死定了。

    姬如雪看着他,却是松了口气,目光感激的看着百里东,心说这位公公你来的可真是及时啊。

    冷映寒慢悠悠的转过头,目光幽冷的看着百里东。

    百里东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连忙将话说完:“皇上,牧太师求见!”

    牧太师?冷映寒眉头微皱,同时间,陶然和语巧也端着药碗和一些清粥过来。

    冷映寒略微沉吟一下,看向程天风问道:“近日边关情况如何?”

    程天风恭敬答道:“回皇上,越海境线外的小国已经投降,不敢造次,按照约定,大将军在明年初春应该就要回来了。”

    现在才夏末靠近初秋,离明年还早。

    牧太师此次来,为的应该还是那个人。冷映寒收敛了神色,对百里东淡淡的说:“先让他等着吧。”

    百里东点点头,目光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姬如雪。

    姬如雪闻到了清粥香味,有些饿了,加上语巧正好端着清粥过来,姬如雪伸手去接,便暴露了她被咬破的红润唇角。

    百里东笑了笑,退下了。

    姬如雪刚好看见百里东离开时候的那抹笑容,有些奇怪,接着更奇怪的是,其他人似乎也抬眼神色各异的看着自己。

    她懵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唇角的痕迹暴露了。

    想到这里,她狠狠地瞪了一眼一旁事不关己的冷映寒,郁闷的喝着清粥。

    语巧看着她,神色为难。

    要不要阻止如贵人呢?毕竟这个清粥是准备给她药喝了后再吃的,因为陶医女说药很苦的……

    大脑受了刺激的姬如雪完全没有想到这里,等到将清粥喝完后,才看见陶然递过来的一碗黑糊糊的汤药。

    “这是今天的药。”陶然微笑说道。

    姬如雪整个人都呆了。

    她刚才干了什么?

    她为什么要先喝粥啊!

    这似曾相识的苦涩味道,姬如雪一脸看着陶然手里的汤药,一脸灰败。

    冷映寒伸手,接过了陶然手里的汤药,笑眯眯的看着姬如雪说:“喝吧。”

    姬如雪身子微微后仰,避开了冷映寒递过来的汤药,转了转眼珠,问陶然:“就没有让这药不会这么苦的办法吗?”

    陶然眼角轻抽,心说你真是自己找死问了这个问题啊。

    果然,她这个问题问出来后,除了不知情的语巧,其他人都是神色默哀的看着姬如雪。

    冷映寒慢条斯理的用汤勺搅拌着碗里的汤药,“你自己不也说过怎么喝药可以不苦吗?”

    姬如雪听着这话,犹如当头一棒,让她的脑子彻底清醒了。

    脑海里浮现冷映寒带着她出宫看灯会后来的晚上,因为他的受伤,所以自己逼着他喝药。

    当时她说:“以后我要是不喝药,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喂我了,因为这样我就不会觉得药苦。”

    而她所说的那种方式,则是——

    冷映寒喝了一口药,再次将唇覆上姬如雪的唇,缓慢的将嘴里的药汁渡过去。

    语巧看的一阵害羞,甚至伸手捂眼。

    陶然看了她一眼,心中好笑,没想到这么无耻的冷映寒身边还有这么纯洁的宫女。

    姬如雪更是瞪大了双眼看着又一次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冷映寒,心里苦笑可真是自作自受。

    当初若不是脑抽说了那样的话,做出了那样的举动——不,其实想要避开那些事情,唯一的,就是不会失忆!

    若说她和冷映寒的关系,从一开始的互相厌恶,到后来的抵消,那时候,他们就类似于普通朋友的关系。

    直到她被打入冷宫,心生执念想要跟冷映寒解释,却意外失忆。

    于是彻底改变了两人关系的,便是那段失忆的时期。

    这种奇怪的关系,她自己一时间也没法理清楚。

    可现在冷映寒的举动,却让她隐隐约约觉得那是什么感觉了。

    药味的苦涩在两人之间蔓延,纠缠之下,却意外的有一丝的甜。

    冷映寒离开的时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道:“那种方法,想起来了?”

    姬如雪无言,只是瞪着他,然后伸手过去,“你还是把药给我自己喝好了。”

    她假装镇定,本以为冷映寒不会这么容易的给自己,但这一次她却是挺好运的。

    冷映寒轻笑一声,将药碗递给她,然后起身,对着陶然和语巧说:“好好看着她。”

    姬如雪愣然,看着冷映寒朝外走去,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要走。

    一句话脱口而出:“你去哪?”

    此话一出,四周顿时安静下来。

    姬如雪这瞬间简直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在冷映寒还没有转过身来的时候就连忙又道:“别别别别理我!刚才只是意外!是失忆时候的习惯还来不及改!”

    众人都在憋笑。

    冷映寒脚步微顿,站在门口,却没有转身。

    沉默几秒后,只是轻笑一声说:“牧太师还在前殿等着。”说完,便抬脚朝前走去。

    程天风和江友安相继跟着他离开。

    姬如雪一脸懊恼,又见语巧捂着嘴偷笑,而陶然却是放肆的笑出了声。

    她瞪着他道:“闭嘴!”

    陶然没理她,而是笑的有些喘不过气道:“我实在没想到,你恢复记忆后竟然还会和以前一样黏着皇上,要皇上喂药,刚才还不让人走,接下来不会还要皇上哄着睡觉吧?”

    “竟然有这种事吗?”语巧惊讶道:“皇上答应了吗?”

    “是啊,虽然不耐烦但是全都答应了。”陶然回答的十分暧昧。

    语巧一脸好奇的找陶然打听姬如雪和冷映寒的那些事,倒是把姬如雪给晾在一旁了。

    姬如雪看着这两人,觉得十分悲哀,冷映寒身边竟然有这么一个看似纯良其实腹黑的宫女。

    想到宫女,她不由想起陶然和黑影那天说的,春香在一场大火中死了。

    一时间,姬如雪的心思阴郁了下来。

    就算她被打入冷宫,感觉德妃那件事情,却还是远远没有结束。

    仰头一口气将手里的药喝完,姬如雪觉得,真是苦到骨子里了。

    再看一眼陶然和语巧,这两人完全没有要管她的意思。

    于是姬如雪默默的下床去一旁,准备拿糕点吃着,打散嘴里的苦味。

    率先注意到她的还是语巧,走过去贴心的问道还需要准备什么。

    姬如雪摇了摇头,鼓着腮帮子看着陶然,眯起了双眼,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跟他谈谈。

    “我还想吃粥,不知道可以不可以帮我再做一碗?”她看向语巧乖乖的说道。

    语巧被她一脸乖巧的模样收买,连连点头,笑着朝外走去。

    陶然心生不好的预感,于是清咳一声,也要跟着出去,却被姬如雪眼疾手快的将门拦住了。

    她笑眯眯的看着陶然,“陶医女,我们来谈谈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