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四十八章:你喜欢他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屋子里只剩下姬如雪和陶然两个人。

    两人互相对视良久后,姬如雪率先开口。

    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陶然说:“你这些天,可真是辛苦了啊。”

    陶然觉得,自己也真是需要和姬如雪好好谈谈。

    于是他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挑眉看着一脸皮笑肉不笑的姬如雪说:“你说的对,这些天的确很辛苦。每天被皇上逼着看着你,还要哄你好好喝药,你还耍性子不喝,一定要人哄着或者威胁才能喝药,简直让我见识了你的无理取闹程度,实在是……”

    “够了,我们的话题跳过失忆的部分。”姬如雪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那怎么行。”陶然笑着抬首看她,“我可是就惦记着你失忆这段时间给我造成的损失呢。”

    “什么损失?”姬如雪不解问道。

    对陶然来说,他的损失自然就是炼药的时间。

    自从被冷映寒命令每天待在冷宫照顾姬如雪,他就没时间忙活自己的事情,天天都是想着这姬如雪怎么还不快点恢复记忆,以及看着她失忆跟冷映寒的纠缠。

    想到这里,陶然却是不答反问,笑眯眯的说:“我的损失是很重要,但是你不必知道。我倒是奇怪,你恢复记忆后,要怎么跟皇上相处?”

    这个问题是姬如雪逃避的,于是她就假装风太大没听清,避而不答,也同陶然一样反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我不觉得这个问题值得回答,重要的难道不该是我现在怎么办吗?”

    她现在该怎么办,的确是个问题。

    陶然耸了耸肩膀,语气轻松,“你担心什么?凭你的身份皇上也不会关你一辈子,加上你毒害德妃这件事的疑点迟早会被他找出来,你爹爹和你姐姐都会帮忙,到时候就等着皇上把你放出冷宫吧。”

    姬如雪一听,便皱起了眉。

    说实话,她是挺不想出冷宫的,离开了冷宫,却仿佛像是离开了世外桃源一样。

    何况姬如梅会帮忙?帮忙让她继续待在冷宫倒是一定会的吧?

    姬如雪无声冷笑,再一次想到春香的事情,不由将其它杂念抛却,看着陶然问:“春香是怎么死的,可得麻烦你再仔细说说。”

    陶然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说了一个跟自己也跟冷映寒毫不相干的问题,不过想来春香恐怕是她进宫后最信任的人,这样的人去世了,怎么也要关照关照吧?

    于是陶然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春香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姬如雪听着听着,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要说春香被烧死这件事,刚出事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是她放的火,并且在云妃宫里发现的幽云萝花,也觉得是春香陷害云妃的。

    这事情也连累着巧月被抓入大牢,若不是冷映寒从中干涉,巧月定然是会被当成春香的同伙一起被赐死的。

    说到这里,陶然不由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姬如雪,后者面无表情,心中却是微微悸动。

    那种情况,冷映寒应该是找不到什么疑点的,巧月被当成同伙被赐死的证据也很足,只不过冷映寒为什么会下了那样决定,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吗?

    可是陶然却没有放过姬如雪,在这中间,他又说起了巧月和春香在姬贵妃宫里做事的一件事。

    “那春香端着的热茶水洒在了姬贵妃的手上,可是烫红了一块呢,两丫头赶紧下跪求饶,要被拖出去打板子,结果呢?皇上慢条斯理的开口了,两丫头却是什么事情都没有。”陶然语气悠悠的说着,“你想想,这烫伤的人,可是皇上专宠了这么多年的姬贵妃,伤着了她竟然能全身而退。你可别觉得没什么,要知道你没进宫前,有人也是不小心在皇上面前将茶水洒到了姬贵妃手上,还是温水的,一点也没有烫着,却被罚打了十五大板,对比一下春香和巧月的情况,说皇上没有存心偏袒,我是不会相信的。”

    姬如雪站在门前,听言下意识的握紧了袖中的双手,心底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情绪,面上漫不经心的说:“对比之下,也可能说姬贵妃失宠了,或者冷映寒并没有那些年那么宠她。”

    陶然一听,斜了她一眼,“哎哟,你这是吃醋了?竟然会拿这种小事就说姬贵妃失宠了,我真是长见识啊,就连外面传皇上要立德妃为后都没有人敢说姬贵妃失宠了,看来你果然是吃醋了。”

    姬如雪一开始听着是有些恼怒的,她就是做个比喻而已,哪有要攻击姬如梅的意思,不过听到后半段,她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

    “他要立德妃为后?”姬如雪语气有些怪异的问道。

    陶然一脸坦然的点头,“这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后宫,计划实施,应该也就过几天了吧。”

    “他是猪吗?”姬如雪忍无可忍的脱口而出,“娶德妃这样没脑子的女人当皇后,简直是拉低整个南柩国的智商!”

    “你看你,说着不在乎皇上如何,却对他要封别人为后这么激动。”陶然目光暧昧的看着她,忽然一笑:“你莫不是喜欢上皇上了?”

    姬如雪被他说的一愣。

    “不,你,你别……”她有些结巴的说。

    “对!就是喜欢上皇上了!”陶然肯定道。

    姬如雪一脸恼怒的瞪着他:“不是!”

    “你就自欺欺人吧。”陶然嗤笑道:“我说你啊,趁早明白自己的心思的好,别到了后面越陷越深,到时候可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面对着陶然那意味深长的目光和表情,姬如雪觉得有一种秘密被揭穿的尴尬感,可她心底却又意外的松了口气。

    像是憋着藏着一个压抑的秘密,想要与人诉说和分享,却又找不到方法和人,直到被人揭穿,倒是可以坦白出来了。

    说实话,她的确对冷映寒动心了,但是到了什么程度,却是说不清的。

    失忆时候,冷映寒对自己的宠溺和放纵,还有带她出宫去看莲灯,那夜的烟花她还记得,也记得那时候,她总是偷偷的去看身边的冷映寒,他的面庞在绚烂的烟花下,一点一点没入她的眼里。

    从此后,似乎就再也出不去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喜欢上他,又能怎么办?”姬如雪面色平静,目光幽幽的看着陶然说。

    陶然盯了她一会。

    那同样幽幽的目光让姬如雪心里有几分难以言说的忐忑,像是在等待什么答案一样。

    “关我什么事呢?”陶然幽幽的回答,“我只要确保你不会将我的秘密告诉皇上就行了,至于你们的感情问题,关我什么事呢?”

    姬如雪:“……”

    不可否认,陶然说的很对。

    这种事情,的确是不关他的事,毕竟自己和陶然的关系本就有些诡异。

    说是仇人吧,他又救了自己的命,说是朋友吧,他又拒绝和自己讨论朋友之间的问题。

    想来想去,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姬如雪有些疑惑的看着陶然,这非比寻常的目光,倒是看得陶然有点懵。

    好一会后,他终于受不了了,皱眉瞪着她说:“你看着我也没用,你喜欢皇上,那就让皇上也喜欢你不就成了?”

    “说的轻巧。”姬如雪又是脱口而出。

    说完后发现不对,连忙摇头,懊恼道:“先不说这个,说说你和我。”

    “我很你有什么好说的?难不成你也喜欢上我了?”陶然大惊,“虽然我是看过你的身子没错,不过我可没什么杂念啊,也没对你产生什么兴趣,毕竟我当时是作为一名伟大的大夫对待一名岌岌可危的病人状态,那时候的我是伟大而英勇……”

    “够了!”姬如雪怒道:“我就算喜欢也是喜欢冷映寒这种真汉子,可不是你这种变态女装癖啊!”

    虽然没听懂最后几个字女装癖的意思,但是陶然选择性的忽视,只笑眯眯的说:“瞧瞧,瞧瞧,你这刚刚不是自己承认喜欢皇上了?”

    这人怎么这么会拖话题啊!姬如雪心中暗恨,瞪着陶然咬牙切齿:“我是喜欢他怎么了?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这句话你听过吗?没准这句话过几天就能用来形容我对冷映寒的曾经。”

    陶然看着她,半晌,有点好奇的说:“那句话,我倒是真没听过,是几个意思?”

    “管它几个意思!你给我好好听着,我问你和我的关系,是指我发现了你的秘密,你给我下毒,我被打入冷宫重伤,你救了我一命。算起来,我也不会太讨厌你和仇恨,你对我的掌控无非就是为了让我不对外说出你的秘密。”姬如雪一脸冷静的看着陶然,语气也十分冷静,“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对别人说出你的秘密,所以我们的关系,就当作是普通朋友一样,你不想答应也没办法,毕竟我失忆的这段时间里,除了冷映寒,就是和你还有黑影他们最熟,若是恢复记忆后跟你疏远,冷映寒也会起疑的吧?”

    这番分析说的倒是在理,陶然也没有什么反驳的地方。

    只是看着姬如雪,忽然抿唇一笑,点点头。

    朋友吗?他想,这个设定也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