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五十四章:事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太医领着冷映寒来到了那块田地,栽种的幽云萝花正迎风开放着,鲜红的花朵隐藏在青绿的叶子下,犹如鬼魅。

    一只雪白的圆球狐狸,正穿梭那些幽云萝花之中,似乎很兴奋,甚至还嚎了几嗓子。

    “查出来平时是谁照顾这些花的。”冷映寒面无表情的下着命令。

    这地方是太医院的地盘,离皇宫也有些距离,而这幽云萝花虽然长得快,开花却慢,而且也特别娇贵,需要有人悉心照顾。

    只有等到它开花之后,它才能被称为幽云萝花,花根花叶与汁液才会有毒性。

    所以因为距离问题,皇宫的人不可能每天过来悉心照顾,照顾这些花的人,只会是太医院的人。

    找到这个人后,想要查出幕后主使也就不难了。

    徐太医对于冷映寒的命令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当下便跟程天风谈论着前段时间和近日皇宫的人与太医院的人接触。

    这时候,冷映寒却是看着在幽云萝花中穿梭来去的白色幽云狐。

    它毛色很长且柔软,单单看起来就很舒服。

    圆圆的小小的脑袋,不同于一般狐狸的尖脑袋,这幽云狐看起来,却像是一只猫。

    那雪白的一团,不由想冷映寒想起姬如雪以前养的一只猫,似乎是叫葡萄,一个奇怪的名字。

    那天晚上,他吃着姬如雪的烤鱼,看着她和那只猫玩闹,笑容灿烂明媚,那是发自心底的开心。

    可是不过一天之后,那只猫就死了。

    奇怪的,他突然想知道姬如雪会不会因为葡萄的死而难过,因为这件事,让他想起了姬如雪宫女的死。

    那个名叫春香的宫女。

    这件事她是知道的,却一点没有跟他提起来,莫名的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完全是潜意识的,可他也觉得这突然的不安是有理由的,那么是十分微小的理由,而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心情陡然变得烦躁起来,冷映寒抿着唇,神色冷漠的看着那只狐狸,最后淡然的收回目光离开。

    或许是因为姬如雪才恢复记忆,所以来不及说那些事情,而自己,似乎也并不是很想给她时间说这些。

    确定了幽云萝花的事情,冷映寒再回去皇宫的路上,漫不经心的对程天风说:“去大牢里,将巧月放出来。”

    程天风先是一愣,随即点头,“是。”

    皇上竟然还惦记着那宫女?程天风心中感叹,怕是因为如贵人才会这样的吧。

    回去皇宫的路上,突然接到一封密信,冷映寒拆开看了会后,微微眯眼,沉思一会,便又道:“今夜不回宫了,去桂王府。”

    程天风没有多问,而是给江友安交代了一声,便陪着冷映寒转移了路线。

    那张纸条,多半是桂王传给皇上的,看来,桂王对于前段时间的婚礼上的刺杀事件,已经下定决心了。

    程天风一路分析着,和冷映寒一起朝桂王府而去。

    残阳若血,在天际摇摇欲坠。

    暖色的夕阳光芒落在窗柩处,姬如雪茫然的睁眼看去,便见到刺眼的光芒,从她这个角度看去,还能看见些许光晕。

    恍惚间,让她有些怔愣,仿佛自己已经不在人间。

    窗外偶尔有鸟鸣,窗前有一颗不知名的花树,树枝枯瘦,枝桠繁多,却没有叶子,只有几朵开的艳红的花朵开在黑褐色的枝桠上。

    姬如雪一直注视夕阳沉默,天际一片漆黑后,才慢慢地从床上起身,赤脚下去,走到窗前,抬头看着那棵花树。

    一,二,三,四……她在心里默数着树上的花朵,最后得到答案——一共只有十三朵花。

    很简单却也很好看的五瓣小花,偏向深红的花色,在那夕阳的映衬或者日月的背景之下,都显得十分漂亮。

    姬如雪脑海里忽然划过一个滑稽的念头,若是她留念冷映寒显庆殿,那么必定是被这棵花树的美丽吸引的。

    可是这么一想,她岂不是已经在留念冷映寒的显庆殿了?

    能留在显庆殿的,不是宫女太监,就是后宫妃子了。

    姬如雪想了想,觉得自己不可能当太监,也不愿意当宫女,更别提后宫妃子了。

    所以她注定还是留不在显庆殿的。

    夜风吹过,宫里的夜灯开始一盏一盏的被点亮,灯火长龙,盛世之景。

    姬如雪发现,站在这里看去,竟是能看见大半个皇宫的夜景。

    那些夜色下不断接着亮起的灯光,此时看起来却是美如画卷中一样。

    她站着窗前笑看着,心情说不出的平静。

    直到那最后一盏灯亮起,外面传来了喧嚣声。

    姬如雪一愣,外面的声音渐渐逼近,其中夹杂着一些熟悉的声音,让她觉得不妙。

    走过去将鞋子穿上,然后走到门前扒着门缝悄悄看着,就见朝着内殿而来的道上,德妃正带着一般人跟守在内殿里面的语巧他们对持着。

    “如今皇上不在,本宫看你们谁还敢拦着!”德妃一脸怒气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语巧等人,“本宫今日定要将那勾引皇上的狐媚子找出来!”

    又是她。姬如雪有些头疼,听到勾引皇上的狐媚子时,有些郁闷,心说这是德妃知道是她的意思,还是单纯的以为有人勾引冷映寒?

    语巧挡在前面,心里虽然有些焦急,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看着德妃,一脸认真的表示这是皇上的命令。

    “你这意思,就是不让开?”德妃冷笑。

    语巧低首,“还望德妃娘娘恕罪,毕竟这是皇上的命令,若有违抗,皇上必会动怒。”

    德妃挥手就是一巴掌给语巧打了过去,语巧没有躲开,只是微微咬着了下唇,再次开口:“还请德妃娘娘回去。”

    “好,好,好!仗着是皇上身边的贴身宫女,就敢对本宫如此无礼!”德妃呵斥道:“来人啊,给本宫将她们拉开!”

    一时间,跟在德妃身后的人再一次开动了。

    此时的显庆殿只有百里东和语巧在,若是有江友安,德妃也不敢这么放肆的打语巧,只不过这时候江友安恰巧去了龙德殿不在。

    此时德妃下令强闯,即使语巧他们拼命拦着,但是被攻破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何况在他们各自对持的时候,德妃已经慢条斯理的朝着屋门口走去了。

    语巧心中暗恨,却也不能开口喊屋子里的姬如雪快跑,那不是摆明了人就在里面吗?现在只能祈祷她能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然后快点发现现在的处境离开。

    若不然,被德妃发现的话,那会是什么下场可就说不定了。

    好在姬如雪提前醒了过来,看见德妃朝这边过来后,拉上门缝,皱眉转身查看屋子,想着藏在哪里比较好。

    看来看去,最后目光定格在敞开的窗户前。

    夜风而过,吹落一朵红花,从她的眼前飘荡而过。

    脑中灵光一闪,姬如雪来到窗前,站在窗柩上,攀着树枝出了屋子,又顺着盘错的枝桠往屋顶爬去。

    有了这棵树帮忙,爬山屋顶这种事就只靠胆量了。

    几乎在她刚在屋顶站稳的时候,德妃也同时间推门进屋。

    掀开的被子还没有整理好,屋子里女子的清冷香味还残留着。

    德妃眼里的嫉恨一闪而过,大步上前,伸手探了探被窝,发觉被子和睡过的地方已经是冰冷的,看来对方早就已经离开了。

    这点还得感谢姬如雪醒过来后,去了窗边看了会夜景,若是她贪念温暖赖在床上不动,此时可就被德妃抓住小辫子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德妃是以为住在冷映寒寝殿里的女人已经离开,竹篮打水一场空,自然是十分气怒的。

    她冲出去就要继续质问语巧,却在踏出门槛的时候来了心思,“来人,给本宫仔细找找这屋子里能躲人的地方。”

    没找到人,德妃到底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姬如雪趴在屋顶上,听着屋子里德妃的声音,也琢磨着怎么将屋顶的瓦片揭开可以看见屋子里的情况。

    就在她研究的时候,屋子里面已经被德妃带来的人开始翻查寻找起来了。

    床底,柜子里,屏风后……能藏人的地方都找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人。

    听着下人一个个的汇报什么都没有找到,德妃就气的想摔东西,奈何这可是皇上的寝殿,她就算想摔也不敢拿这里的东西摔。

    即使是在翻找,下人们也不敢太过分,毕竟大家都想到这里是皇上的寝殿,什么该动什么不该动还是有分寸的好。

    德妃咬着下唇环视屋子,觉得那床上被掀开的被子实在是刺眼的很,于是心里的不甘心再次涌上,让她转身朝外看去,想要找语巧继续问个明白。

    在转身的时候,德妃还有些惊讶语巧他们怎么没有追上来,当她转身看过去的时候,便知道为什么了。

    屋顶上的姬如雪比她还要先发现下面的异常,她原本是趴着想要看看怎么揭开瓦片又不惊动屋子里面的人,可是她刚想要动手,眼角余光就瞥见朝着内殿的大道那边,走来一个眼熟的身影。

    总是挂在嘴边的温柔笑意,眉眼温和,莲步而来的牧怀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