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六十八章:酒后(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些时候,事实告诉我们,喝酒这种事一定要量力而行,不然,也一定要清楚明白自己喝醉以后会是什么模样,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像姬如雪这种从来不喝酒的人,忽然兴致来了喝上瘾,然后就醉了。

    醉的不省人事也就算了,偏偏她就这样毫无理智和逻辑的疯了一晚上——

    陶然他们后来确实听到了木屋里传来的某些不和谐的声音,于是三人直到早上阳光普照的时候,才敢过去敲门。

    敲门的人是程天风,端着醒酒汤的是陶然,提着食盒的人是黑影。

    三人神色各异,却也小心翼翼的等待着里面的人来开门。

    是冷映寒还是姬如雪?

    这个问题在下一秒得到了解答。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碎金色的阳光落满了整个屋门,满身慵懒的冷映寒站在门前,衣领微敞,露出精致的锁骨,以及锁骨边上若隐若现的吻痕。

    他眉眼微抬,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站在门外的三人,语气清淡:“东西先放着,等她醒了再给她吃。”

    拿着东西的陶然和黑影下意识的点点头。

    屋子里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暧昧气息,门外的三人各自心领神会。

    冷映寒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睡的姬如雪,她眉头微皱,似乎睡得不好。

    不过想起昨晚,他觉得自己睡的也不是很好。

    要了她一次后,姬如雪似乎就没了力气,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着打算睡觉,冷映寒觉得想看在她喝酒的份上就忍她一次。

    正闭眼休息了没一会,忽然发现怀里的人儿大声哭了起来。

    冷映寒以为她终于醒酒了,然后发现现在的情况所以哭——然而事实证明他想的还是天真了。

    姬如雪从他怀里抬头怒瞪着他吼:“为什么不带我去抓鱼!我要去嘛要去!”

    冷映寒那瞬间的表情,实在是有些许扭曲的。

    他抓着对方不住乱挥的手,“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带你去。”

    “不要,就要现在去!”这人耍起小孩子脾气来也是有的一拼的。

    冷映寒觉得自己再哄小孩,偏巧他对小孩子最没耐心,哄了一会后就恶狠狠地说:“你再闹就明天也不准!”

    欺软怕硬的姬如雪顿时闭嘴了,睁大了双眼看着他,可怜巴巴的问:“真的吗?”

    他还就不信了明天你还能记住要去抓鱼这种事!

    冷映寒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诺真的,于是姬如雪这才满意的睡了。

    他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自己也跟着睡了一会。

    半夜后,姬如雪突然又放声大哭起来。

    冷映寒差点没把她扔床下去!

    “你这人为什么在这!你刚才还抓着我不让我走,坏人!帅哥,漂亮姐姐,救——命——啊!”

    冷映寒最后忍无可忍,将她点穴昏迷,让她老老实实的睡觉。

    一直到天明,他都睡得断断续续的,毕竟怕姬如雪冷不丁的又冒出什么奇怪言论来,到时候他也别想再睡了。

    好在天亮之后,姬如雪睡的还算老实。

    冷映寒起床,穿戴好后,正站在床边目光复杂的凝视睡着的姬如雪,没一会便听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于是现在,他最后看了一眼姬如雪,便带着程天风离开了。

    离开之前对陶然说了一句她醒过来后第一时间过去通知他。

    陶然不住点头,然后目送他们离开。

    直到冷映寒走远后,陶然才松了口气,转头一看,黑影正皱眉环视屋子。

    “怎么了?”他随口问道。

    黑影蹙眉回答:“我想换屋子……”

    陶然听的眼角一抽,“你嫌弃了?”

    屋子里那股暧昧的气息依旧残存着。

    黑影推开窗户,语气有些慢吞吞的说:“不,我只是,忽然想要一个库房,所以重新建间屋子,那这里当作库房……”

    “你就是嫌弃了。”陶然吊儿郎当的说:“不过你的心情我能理解,要是有人在我屋子里和我的床上行鱼水之欢之事,我也是不能够接受的。”

    黑影心说你理解就不要说出来啊。

    他转头看向陶然,一本正经的说:“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对这种事一点也不在乎?”

    因为我不是女孩子……陶然心里默默吐槽。

    “也不是不在乎,而是我……”

    “你们在我面前说这种事,也不在乎我想不想杀人灭口吗?”一道幽幽的女声在两人身后响起,吓得他们同时回头看去。

    姬如雪揪着被子遮在胸前,一手揉着太阳穴,皱着眉头,目光幽幽的看着屋子里的黑影和陶然。

    黑影看了她一眼,目光掠过那雪白的肩头上的深色吻痕,然后快速撇开。

    姬如雪瞪向还在看着自己的陶然,心说你怎么这么不识时务的挪开目光呢?

    陶然无辜的眨了眨眼,无声回答我可是女孩子啊!

    姬如雪的目光要是能杀人,陶然肯定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这是醒酒汤,考虑你昨晚喝的酒,食盒里是几盘糕点和清粥,程侍卫帮忙在后屋准备了热水,你先去沐浴后再来吃。”

    陶然虽然有意调侃姬如雪,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做好了的。

    他和黑影出去,留下姬如雪一个人在屋子里。

    头还是很疼,这种疼是宿醉与纵欲后带来的疼。

    姬如雪第一次觉得自己那该死的记忆力不要也罢,关于昨晚的事情,她清醒后,却是记得一清二楚。

    有些人喝酒过后耍酒疯的事情会忘记,但是有些人却能记得很清楚。

    暂时想不到任何解决方法的姬如雪选择了沉默。

    沉默的一个人去后屋沐浴,沉寂热水中驱除了一身的酸软和疲惫。

    她低头瞥见锁骨上的吻痕,眼角轻抽,心跳微顿,随后安慰自己,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酒后乱性这种事只要冷静面对就好——冷静尼妹!

    她真是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噗的一声将自己整个人淹没在水里,暗自闭息。

    憋了一会后,她就从水里出来了,然后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掐死不行,淹死也不行,姬如雪在心里叹气的想着,自己也有这么冷幽默的一天啊。

    沐浴完后,穿着一身淡粉色束腰长裙,拿着帕子擦拭着头发,感觉发丝干爽了一些,这才打开了屋门。

    黑影和陶然此时的正蹲在外面的药炉边上讨论着药理,听到开门声后,两人便朝这边看了过来。

    姬如雪站在碎金色的阳光下,长发不扎不束的散下,额前的几率碎发随着微风轻晃,黑长的眼睫轻颤,她眨巴眨巴着大眼神色疑惑的看着他们。

    此时的她看起来又恢复了失去记忆时候那乖巧呆萌的模样。

    陶然跟黑影说了一声,让他自己分辨药草,然后起身朝姬如雪走去。

    “你们在干什么?”姬如雪问他。

    “教他认一下药草。”陶然耸了耸肩。

    姬如雪哦了一声,点点头,朝屋子里走去。

    这一次她先喝了醒酒汤,感觉脑袋舒服了些后,这才去喝清粥。

    陶然看着她小口小口的喝着清粥,笑眯眯的问:“感觉怎么样?”

    姬如雪假装没有听到。

    “我呢,从此以后是不想再看见喝醉酒的你了。”陶然啧啧叹道:“那无理取闹的模样实在是受不了,加上反复无常,要不是你喝醉了,昨晚和皇上也不会……”

    “适可而止啊。”姬如雪语气阴森的说。

    陶然朝她颌首暧昧笑道:“如何,不如就答应了皇上离开冷宫?”

    “为什么你这么执着让我离开冷宫?”姬如雪伸手塞了块糕点进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陶然:“你想我做的事情,必须出冷宫?”

    “不仅必须出冷宫,还必须有一定的势力。”陶然也没有隐瞒。

    “你开玩笑,我的目的可是离开皇宫,可没心思去争宠。”姬如雪拒绝了他。

    陶然也知道她会是这个反应,于是搬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理论说:“你觉得现在你还能让皇上完全无视忽略你吗?或者说你能吗?既然不能,那么你接下来的生活会在躲避皇上中度过,还是花心思去想怎么离开皇宫?等你想到怎么离开的时候,恐怕你都老了。”

    姬如雪噘着糕点,微微皱眉。

    “相反的,你若是有了足够的势力与地位,在这后宫,想要做什么都行,甚至有机会,还可以自己出宫去,那时候离开的机会可就大了吧?何况我还可以帮你一把,不过条件得是你先帮我把事情解决了。”

    陶然循循善诱着,成功让姬如雪听的心动起来。

    仔细想了想,如今想要冷映寒不在乎她是不可能的了,以前失忆时候的印象估计他十分深刻,加上昨晚两人又发生了关系……想要避开冷映寒,不如迎面而上的好。

    何况自己一个人寻找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皇宫,还不如多陶然一个帮手。

    好歹利用陶然的医术,自己到时候还能用假死这个方法离开。

    认真思考过后,姬如雪抬头看着陶然,点了点头:“成交。”

    陶然听此,满意的点点头,喜上眉梢的说:“那我这就去通知皇上你醒过来了,我可是费心将他的暗卫解决了跟你说这些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