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八十章:劝说道歉(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端木薇听了神色似乎一顿,却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坐下笑眯着双眼说道:“看来皇上很疼你呢。”

    依旧是玩笑的语气。

    姬如雪单手撑着下颌,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是吗?难道不是因为误判了我进入冷宫,所以在补偿吗?”

    端木薇一愣,没想到姬如雪会这么坦白的说出来。

    姬如雪来大厅的路上就听过初兰和巧月他们说后宫众人的猜测了,觉得这个说法本身也十分有说服力。

    冷映寒对她的好,多半就是因为误判的原因而补偿。

    于是不需要别人来挑拨,她自己已经坚信这个说法。

    端木薇笑了笑,说:“也说不定呢,哪有补偿会突然将你封为贵妃的?”

    初兰听了这话,下意识的皱眉,原本对端木薇无感的情绪,此时也升起微微不满起来。

    姬如雪听了倒是觉得无所谓,端起那补汤小小的喝了一口,“应该是姐姐的功劳吧?听说在我被打入冷宫后,她可是数次想要找皇上求情的,后来还因为思念担心我,最后都生病了。”

    端木薇听了,打从心底里冷笑一声。

    她看向姬如雪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复杂。

    心想她对姬如梅竟然如此感激,怕是不知道陷害自己进入冷宫受了那么多苦难的人正是那个因为思念担忧她都生病了的好姐姐啊。

    姬如雪完全没有发现端木薇的目光,而是自顾自地的说道:“所以待会我决定去龙德殿看看姐姐,端木要去吗?”

    她看向端木薇。

    去龙德殿看她和姬如梅姐妹情深作假?端木薇一时间没了心思,便摇了摇头。

    “这就不了,等会我也要去皇后娘娘那里陪她对弈。”端木薇笑着推脱。

    “这样啊——”姬如雪所有所思的看着她点点头,忽而笑道:“皇后娘娘可好?”

    端木薇心头一惊,抿唇朝她一笑,“皇后娘娘吗?她总是那个样子,倒是让人不好评价过的好不好。”

    想起牧怀柔总是一副柔柔笑意的模样,姬如雪也是点点头。

    其实她这么问完全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想起要去皇后那里报备参加祝寿的事情而随口一问。

    可端木薇听了却是记在了心里,她总觉得姬如雪的随口一问并不是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知道了什么,或者想要做什么。

    之所以会让她这么想,完全是因为那份消息——皇上已经知道幽云萝花的种植地,而顺着那条线查起来,最终点可是在牧怀柔那里。

    这事情皇上已经知道了,洗清冤屈的姬如雪,是不是也知道了这件事?

    端木薇沉思着,不确定姬如雪是否知道,也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询问。

    然而姬如雪并没有给她机会。

    将补药喝完后,姬如雪伸了个懒腰起身,笑着说:“那我这就去龙德殿了,和凤仪殿那边也是同路,要不要一起去?”

    端木薇先是一愣,随即站起身,微微摇头。

    “这就不了,我还要回去拿点东西,如雪你就先去吧。”端木薇笑道。

    姬如雪点点头,也没有多话,带着拿好东西的江年等人出了门。

    端木薇在长信宫门口与她分别,看着这人远去的身影,姬如雪眼里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自从当上贵妃,有了可以使用软轿的权利后,姬如雪也懒得再走路去龙德殿那边,何况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也不允许。

    坐在软轿之上,抬手掀开轿帘一角,眯着双眼慵懒的像是一只猫,看在外面的风景,姬如雪的心里却是百转千回的想着待会怎么劝说姬如梅主动去跟冷映寒道歉。

    要说这两人究竟为什么吵架,冷映寒也没有告诉自己,问他吧,他却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冷笑说:“你只需要搞定道歉的事情,至于为什么吵架就不用知道了。”

    姬如雪当时听了,简直想敲碎冷映寒的脑袋,吼他一句你是猪嘛不知道这种事情就是要对症下药才行吗!

    连他们为什么吵架也不知道还来劝和?那会显得像白痴一样。

    姬如雪回想着自己那天看见的两人吵架场面,似乎是姬如梅说错了什么话,然后冷映寒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甚至低吼姬如梅一句。

    接着就是冷映寒说了一些话,然后让姬如梅离开了。

    到底说了什么内容,她最后从程天风和江友安那里也算是打听的七七七八八。

    两人的说辞无非就是姬如梅之所以会和冷映寒吵架,是因为皇上觉得姬如梅对某个男人还要好,所以吃醋了,而事实上,姬如梅的确对那个男人要好过冷映寒——姬如雪听到这里,从中得到的消息只有一条:冷映寒是姬如梅的备胎。

    这事情让她笑了好一会,看的程天风和江友安毛骨悚然的,因为他们并不能理解姬如雪为什么会笑得这么开心。

    “娘娘,龙德殿到了。”

    外边传来江年的声音,打断了姬如雪的思绪。

    姬如雪回过神,在初兰和巧月的搀扶下下轿,心里也有了几个不算太靠谱的计划。

    看着眼前龙德殿的大门,与以前任何时候的心情都不同。

    她一眼看去,见到的不是姬如梅,也不是姬如梅身边的贴身宫女或者心腹太监,而是一脸傲然的拿着手中鞭子打着一位宫女的又夏。

    “你这不要脸的贱婢,谁让你偷吃给我的晚膳的!”

    又夏狰狞着神色,拿着手里的鞭子将那宫女打的滚下了龙德殿殿前的台阶,她额头磕在了殿外的石狮上,流了一地的血。

    宫女痛呼出声,又夏却不觉得解气,手中高扬的鞭子欲要再次落下,前方的巧月终于是看不下去,冲上前去高呼一声:“住手!”

    又夏听言,动作一顿,有些惊讶的抬眼看去,便见巧月一脸怒气的走过来,先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后,慌忙蹲下身去扶起躺倒在地上的那名宫女。

    “阿娇,你没事吧?”

    被她唤作阿娇的宫女看着巧月,摇了摇头,脸色却是煞白着,额头上的伤口不断渗出鲜血来。

    她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于是努力想抬起手比划,却已经没那个力气了。

    巧月见了,眼睛泛酸,抬眼瞪着又夏道:“又夏,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

    “我……”又夏停顿了一下,嘴唇翕动似乎想要反驳,却在看见姬如雪不紧不慢的走进时,脸色煞白,手里的长鞭也脱手掉落地上。

    “又夏。”姬如雪走进她,微挑着细眉,似笑非笑,“好久不见了。”

    又夏顿时慌了,噗通一声跪下,泪眼汪汪的看着姬如雪道:“小主,又夏这段时间可担心死你了!”

    姬如雪轻笑一声,初兰则上前呵斥:“放肆,她如今是皇上亲封的如贵妃娘娘,凭你也敢称其小主?”

    “奴……奴婢知错!贵妃娘娘,奴婢见到你太过激动,所,所以一时间忘记了……还请娘娘恕罪!”又夏慌忙求饶。

    初兰微微颌首,目光不屑的瞥了眼跪下的又夏,退去了姬如雪身后。

    姬如雪上前,低眉看着又夏,又看了看被巧月抱在怀里的宫女,问:“这是怎么了?好久不见,又夏你的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坏了?”

    又夏听着姬如雪那不急不缓的语气,却觉得心头一阵冰凉,她努力稳着心神回答:“回贵妃娘娘,这贱人偷吃掌事宫女的晚饭,实在该打!”

    “阿娇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你哪一次不是欺负阿娇不会说话是个哑巴,所以拿她出气发泄!”巧月听了,顿时反驳着,让又夏听着脸色又是一阵白一阵红的。

    姬如雪目光幽幽的看着被巧月抱在怀里的阿娇,看着人眉清目秀的,倒是没想到竟然会是个哑巴。

    宫里的哑巴宫女,那生活可不是很好过。

    还没等又夏反驳,便见龙德殿内又走出一行人来。

    姬如梅穿着一身金绣芙蓉长裙,妆容精致,美丽逼人,一个回眸也算是倾城。

    她身后跟着采雪与含冬两人,此时正欣喜的看向姬如雪道:“如雪,怎么来姐姐这里也不进去?”

    姬如梅朝姬如雪走去,中途目光看都没有看跪在姬如雪身前的又夏一眼。

    又夏见姬如梅来的时候,双眼一亮,随即接受到采雪看过来的目光时,却是害怕的缩了缩肩膀。

    姬如雪将这个细节不动声色的收在眼里,看向走过来的姬如梅笑道:“本来一到就要进去的,但是碰巧遇上了又夏,想着许久不见聊了会天,一时间就耽误了。”

    “又夏?”姬如梅惊讶的挑眉,似乎现在才发现跪在前面的人,“她这是怎么了?”

    姬如雪轻叹口气,“又夏说那宫女阿娇偷吃了掌事宫女的晚膳,所以正要拿鞭子处罚她,我瞧着奇怪,毕竟宫规里可没有说宫女偷吃了掌事宫女的晚膳会受到鞭刑。”

    “何况巧月和这人是旧识,对阿娇颇为了解,表示阿娇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我就想着,这可怎么办啊。”她语气苦恼,“我自然是相信巧月的话,可又夏也不能放任不管,毕竟她还是我的陪嫁丫鬟,却打了姐姐你龙德殿的人。”

    初兰和江年两人听姬如雪这样说,不由抿唇偷笑。

    而又夏听了,却是忍不住心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