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八十三章:道歉(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贵鱼汤?姬如雪听的眼角轻抽,心说这是什么名字!

    然而闻着那香味却是诱人的,江友安也进一步解释了,这鱼还是用祈愿池里的鱼做的。

    姬如雪不明白他解释鱼出处的意思,只是看着江友安眼里略带深意的笑,有些头皮发麻。

    “那本宫可就谢过皇上了。”她慌忙说道。

    江友安点点头,笑着退下离开。

    看着他走远后,姬如雪才将目光转向桌子上放着的汤碗。

    也就是普通的小碗大小,却看的姬如雪不由自主的弯唇一笑。

    “皇上可惦记娘娘了。”初兰笑道。

    姬如雪重新坐下,端着那汤碗轻轻吹着,听巧月回答:“其实以前就觉得皇上和娘娘相处很特别了,如今能看见他们这样,实在是欣慰。”

    姬如雪喝了一口鱼汤,神色似笑非笑。

    看来如今她和冷映寒的关系,实在是太会惹人猜测了。

    即使是巧月,也只知道她在冷宫曾失忆了一段时间,却并不知道失忆时候与冷映寒的那些事情。

    恐怕也就是那时候,和冷映寒的关系开始变得难以解释起来。

    喝完了鱼汤,吃过午膳后,休息了一会,便又迎来了黑糊糊的汤药。

    姬如雪闻到那汤药味正心生郁闷的时候,却又看见端来汤药的竟然是又夏,一时间挑了挑眉。

    “怎么回事?”她漫不经心的开口,初兰和巧月已经上前去接过又夏手里的汤药了。

    “娘娘没有叫你,你过来干什么?”初兰瞪了又夏一眼:“谁让你去端药的?”

    巧月端过又夏手里的汤药,朝姬如雪走去。

    又夏身后跟着的宫女此时委屈开口:“初兰姐,是她说自己与娘娘是旧识,所以硬要过来给我端药。”

    又夏听着,又见初兰冷眼看着自己的模样,一时间有些难堪。

    “娘娘,”又夏双眼里含着泪水,上前几步看着姬如雪委屈说道:“奴婢是觉得许久不见,奴婢太过担心娘娘,听说娘娘又受伤需要调养身子喝药,这才贸然前来,奴婢实在是太牵挂娘娘才会这样的。”

    姬如雪听着差点没笑出声来,巧月则仔细用银针判断着汤药里是否有毒,等检查完毕后,这才端给姬如雪喝下。

    姬如雪慢悠悠的喝着汤药,并没有看又夏。

    “娘娘下令要你在阿娇那边照顾着,你却擅自跑来,这不是根本没将娘娘的命令放在眼里?”初兰呵斥又夏。

    又夏反驳道:“不是这样的,我是担心娘娘!”

    “娘娘可用不着你担心。”初兰嗤笑一声。

    对于初兰的针对,又夏心里已经十分气怒,简直想一巴掌扇过去,可是这里是长信宫,不是龙德殿,她已经没有了可以嚣张的权利了。

    眼下只能先忍着。

    她微垂着头,将眼泪凝聚在眼里,再次抬眼时,已经是哭得梨花带雨的看着姬如雪,委屈说道:“奴婢知错,还请娘娘恕罪。”

    姬如雪慢悠悠的喝完汤药,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知错就好,巧月,无视贵妃命令者,该如何惩罚?”

    又夏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心头还松了口气,然而听到最后一句时,神色顿时煞白起来。

    巧月看着又夏,神色平静的回答:“回娘娘,轻则派去浣衣局,重则拖下去打十五大板。”

    姬如雪微微颌首,一脸笑意的看着又夏。

    又夏噗通一声就给她跪下,“娘娘饶命啊!”

    “哪有饶命这么严重,念在你我曾经主仆一场,就派去浣衣局一天吧。”姬如雪伸手轻划过又夏惨白的脸颊,笑意悠悠,靠近她轻声说:“怎么样?比本宫曾经遭受的五十大板要好很多吧?”

    又夏身子一颤,抬眼惊恐的瞪大了双眼看着姬如雪。

    当初她证言姬如雪毒害德妃,还得姬如雪被打了五十大板后丢去冷宫,这个仇,怎么也是有自己一份的。

    姬如雪满意的看着又夏此时惊恐的神色,又悠悠笑道:“本宫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要不要告诉本宫,你的幕后主使者是谁?”

    又夏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在姬如雪站起身时,依旧求饶着。

    “娘娘,以前的事情是个误会!奴婢是被人利用的,就是那如月!是她要奴婢这么说的!”又夏焦急道。

    姬如雪低眉斜了她一眼,嗤笑一声:“带下去吧。”

    又夏惶恐,却抵不过被人拉着走,“娘娘!奴婢真的是被人利用的啊娘娘!”

    姬如雪看着又夏被人带走,颌首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巧月和初兰对视一眼,都为又夏的辩解觉得好笑。

    此时,邵生正慌忙朝这里走来,见着姬如雪后慌忙道:“娘娘,又夏说是出去解手,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奴才办事不利,还请娘娘责罚!”

    初兰和巧月听着,顿时笑出了声,就连一旁的江年也是无奈的看了邵生一眼。

    姬如雪看着他,神色戏谑:“那就罚你继续去看着阿娇好了。”

    邵生不解抬头,却见姬如雪已经转身离开了,而周围的几人却都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他茫然示意,表示不明白怎么回事。

    初兰和巧月轻轻摇头,跟着姬如雪离开,只有江年留下来伸手拍了拍邵生的头,跟他解释发生了什么事。

    将又夏处理好后,姬如雪一下午也没有出门,而是拿来一把古琴练着。

    对于她这个完全不懂琴的人来说,虽然记忆里有着原主关于弹琴的一些意识,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乱七八糟的。

    照着琴谱谈了一会,初兰和巧月已经离的姬如雪远远的。

    等姬如雪回过神来的时候,目光幽幽的看着躲远的两人说:“你们走那么远干什么?过来。”

    初兰和巧月对视一眼,小心翼翼的问她:“娘娘,你还练琴吗?”

    要是您还要练琴我们可一点也不想过去啊!

    姬如雪挑眉,问她们:“我弹的不好听吗?”

    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事实上在初兰和巧月她们听来,姬如雪弹的的确,十分不好听!

    姬如雪看着她们神色迟疑的模样,就知道答案了,事实上她自己听着也觉得惨不忍睹,也就没有再为难这两人,摆了摆手示意她们随便。

    初兰和巧月顿时松了口气,站在原地没有动,甚至在姬如雪再一次弹琴的时候,又悄悄的离远了一些。

    最后姬如雪泄气了,瞪着琴谱问巧月:“巧月,我以前弹琴也是这鬼样子吗?”

    巧月慌忙摇头。

    于是姬如雪罢手,终于不练了。

    初兰和巧月也是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再听那魔音穿耳了。

    这一天过的也算是平淡无奇,练了那么久的琴,姬如雪自己的身体也是感觉累了。

    接下来便睡了一天,来探望的嫔妃们依旧被她给推了。

    晚上的时候,冷映寒依旧没有来,而是继续派江友安给她带来了补身子的吃的。

    中午的时候是鱼汤,现在则是鸡汤。

    姬如雪这次冷不丁的问道江友安:“皇上在哪?”

    江友安抬眼略带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皇上正在显庆殿与宋将军谈话。”

    姬如雪点点头,却发觉四周的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带着笑意,遂知道他们都想歪了,不由清咳几声,努力保持淡然的神色表示我不是那个意思。

    将江友安送走后,她小口小口喝着鸡汤,就听初兰笑着问道:“娘娘,待会要不要带点糕点也去显庆殿看看皇上?”

    “去看他干什么?”姬如雪想也没想的回答:“我刚才问江公公皇上在哪可完全没有要去看他的意思。”

    初兰和巧月听着,同时笑出了声。

    姬如雪瞪着两人,“绝对没有!”

    两人慌忙点头,又觉得这样掩饰的姬如雪十分可爱。

    然而姬如雪却着实郁闷,她真的没有要去看冷映寒的意思,顶多,觉得他会过来看她。

    显庆殿内,江友安回去的时候,宋将军已经走了。

    冷映寒正独自一人用着晚膳,见江友安回来了,抬眼问道:“如贵妃怎么样了?”

    “回皇上,按照陶医女的说法,如贵妃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送去的东西她也都吃了。”江友安笑道:“临走时还问了老奴皇上在哪。”

    冷映寒听言,微勾了唇角,似笑非笑。

    “听说她今日去了龙德殿?”

    江友安点点头,“如贵妃怕是已经说服了姬贵妃,明天就会有所行动了。”

    冷映寒点点头,神色淡然,看不出喜怒。

    一夜风平浪静的过去,想着第二天的事情,姬如雪睡的很早,也亏陶然的药,睡的也十分安稳。

    屋子里的茉莉花清香伴着她很快入睡,直到二日天明时,神清气爽的起来。

    今天的天气看起来如昨天一样的好,蔚蓝的天空看起来很高。

    姬如雪眯着眼睛欣赏着天空,掐着时间算着,这时候端木薇也该过来了。

    果不其然,一会后,江年果然来报,云妃求见。

    姬如雪神色慵懒,让他将端木薇带过来。

    端木薇显然是要每天来看着她恢复了,以此表示自己的姐妹情深。

    姬如雪有时候会奇怪,为什么这些人能利用的武器,一直都是感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