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八十六章:吃醋还是害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冷映寒的到来,姬如雪有些奇怪,按照江友安的说法,这人不是应该在和姬如梅在一起吗?

    初兰和巧月却是松了口气,觉得皇上来了,娘娘终于可以不用再练琴了。

    两人看向走来的冷映寒时,那目光差点就热泪盈眶了。

    冷映寒无意间看见这两丫头的目光,不由眼角轻抽,想来又是被姬如雪给折磨的吧。

    “臣妾参见皇上。”姬如雪上前行礼,目不斜视。

    冷映寒身后跟着的程天风和江友安对视一眼,都觉得现在的姬如雪与失忆时候对皇上的态度简直是天差地别。

    若是以前,姬如雪就该是直接朝冷映寒扑过来了。

    冷映寒低眉看了她一眼,越过姬如雪,朝着亭中的古琴走去,语气也饶有趣味的说:“你在弹琴?”

    姬如雪回过身去,不紧不慢的回答:“是啊。”

    “怎么说话呢?”冷映寒斜眼看她。

    姬如雪一愣,随即眨了眨眼,皮笑肉不笑的回答:“回皇上,臣妾刚才的确是在弹琴。”

    规规矩矩的模样,看的冷映寒十分满意。

    他摆摆手,随意的像是在召唤一只宠物猫,“瞧你这生硬的贵妃样,还是做回你如贵人时候的好。”

    这是什么意思?让她当了几天贵妃又贬为贵人去?

    姬如雪一脸疑惑的看着冷映寒,心说这不是唰她吗?

    “皇上,你这是什么意思?”姬如雪十分坦然的问出口,目光幽幽的看着他。

    冷映寒却是不答,而是看着她说:“过来弹一首给朕听听。”

    “不弹。”姬如雪镇定说道:“你先告诉我刚才什么意思?”

    初兰和巧月听的压力山大,心说娘娘你现在的模样可是和刚才重新回答皇上在弹琴时候的态度是两个人啊。

    在场的人,恐怕除了姬如雪自己,其他人都知道了冷映寒那话的意思。

    偏偏正主自己还锲而不舍的想要知道具体解释。

    冷映寒由衷的觉得姬如雪有时候是挺蠢的。

    “弹不弹?”不过冷映寒也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姬如雪的威胁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挑衅。

    在冷映寒瞪过来的凶狠目光下,姬如雪很没骨气的区服了。

    她乖乖走过去,一边碎碎念说:“其实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是挺好的,也不像是以前那样针锋相对而是共同合作有着同样的目标是吧?可是皇上你刚才那话不是要将我贬为如贵人的意思?”

    姬如雪坐在古琴前,修长纤细的十指放在琴弦上,却是歪头看着身旁的冷映寒,目光幽幽。

    她现在的处境,贵妃的地位可是对她十分有利的。

    冷映寒低头与她对视着,似笑非笑,“你是怎么理解的?”

    不然那句话还能有其它的理解方式吗?姬如雪不解的眨了眨眼,“不是吗?”

    初兰和巧月实在看不下去了,悄声跟姬如雪说:“娘娘,皇上的意思是你身为贵妃和身为贵人时候的态度不一样。”

    姬如雪茫然的眨了眨眼,想了想刚才的对话,似乎也可以解释成这个意思?

    转眼看了看冷映寒,发现对话也在看着自己,姬如雪不由问道:“不是要贬我为贵人?”

    冷映寒冷笑一声:“朕可以现在就下旨将你贬为贵人,如何?”

    “不不不!”姬如雪慌忙摇头,讨好的笑道:“皇上息怒,臣妾这就弹琴给你听。”

    冷映寒轻哼一声,双手环抱看着她,对于姬如雪的琴技颇有期待。

    然而已经听过无数次的初兰和巧月却是十分默契的后退离开着,程天风和江友安见了,不解的看着这两人。

    初兰和巧月对两人使眼色,程天风和江友安没有理解,于是站定不动。

    姬如雪是照着琴谱弹的,才起了几个调,程天风和江友安的脸色就变了,一小段过后,两人开始朝着初兰和巧月的做法慢慢退后。

    直到一小半段过去了,冷映寒也撑不下去了,一手轻弹姬如雪的额头忍着眼角抽搐的冲动说:“住手,别弹了。”

    姬如雪捂着被弹的额头,睁大了双眼无辜的看着他。

    诚然,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弹的不好听,但是相比前几天的,现在已经算很好了!

    冷映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弹的是什么?”

    姬如雪撇了眼琴谱上的名字,十分认真的说:“百鸟歌。”

    冷映寒知道这曲子,是当今第一宫廷乐师月生的成名作之一,曲子虽然简单,但是旋律却十分好听,犹如夏日清晨深入翠绿幽林之中,聆听百鸟齐鸣之声。

    这曲子听着能让人感觉十分平和安静,然后慢慢沉溺其中不可自拔,这是一首清心静气之曲,但是他刚才听姬如雪弹的,只想暴躁的摔琴让她再也不碰古琴毁曲了。

    姬如雪看着冷映寒那深沉的脸色,幽幽的问了一句:“不好听吗?”

    她还有脸问!冷映寒完全没给她的面子说:“是完全不能听,你弹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百鸟歌?说出去也没人信更没人能听懂。百鸟歌的曲作者就在宫中,他要是听到了说不定会过来找你拼命。”

    姬如雪:“……”

    躲得远远的四人组此时也是颇为赞同的点头,然后再冷映寒和姬如雪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又慢吞吞的走了回去,装作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的样子继续听着两人的谈话。

    虽然知道弹的难听,但是还没人敢这么跟她说,一时间姬如雪也有些恍惚。

    仿佛终于体会到了那种被护在安全区太久终于又一次进入战场的感觉,也算是明白了第一次与冷映寒相见的时候,这人那种“还没人敢跟朕这么说话”的心情。

    她泄气的叹了口气,看着古琴琴弦幽幽说着:“看来弹琴速成是没戏了。”

    冷映寒听了,不由问道:“你以前不是弹的很好吗?”

    姬如雪面不改色,继续泄气的回答:“皇上,第一次我以前的事情忘记了许多,第二次我彻底失忆,会的事情忘记的更多了,弹琴就是其中一项,现在我想重新学习,你还这么打击我。”

    最后一句话带着浓浓的抱怨气息,却也不自觉的有些撒娇意味。

    姬如雪不自知,冷映寒却是听了出来。

    他眸光中闪过暖色,然后慢悠悠的说:“为什么这么想学弹琴?”

    “一个月后不是太后的祝寿礼吗?所以想给她老人家祝寿。”姬如雪提高了警惕,开始准备瞒过冷映寒不让他察觉自己的真实目的,“何况平日里也无聊,找点事情来打发时间。”

    若说第一个理由,冷映寒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是加上第二个,那就完全是她姬如雪的性格,怀疑度也会大大减低。

    冷映寒听了,神色表现的若有所思,姬如雪也没太在意,她此时正打算着等陶然曲子铺好后,到时候直接苦练那一个曲子就好了,反正也还有段时间,只要指法练对了,就没有多大问题。

    在她思考的时候,冷映寒却是坐在了她的身后,伸手抱过她,姬如雪冷不丁的靠在冷映寒的胸膛,回过神来忙问:“皇上,你干什么?”

    “看你这么认真的想为太后祝寿的份上,朕就勉为其难的教你弹琴好了。”冷映寒面不改色的说道。

    姬如雪靠在他的胸前,脑袋抵着他的下颌,靠近他的脖子与肩窝处,冷映寒微微低头,呼吸落在她的面颊,十分暧昧。

    而他的双手握住她的手,两人的衣袖重叠,衣料摩擦间,带着各自的身上的清香。

    姬如雪能闻到冷映寒身上淡淡的龙延香味,有些冷意,却又意外的让人忍不住贪恋。

    她想要离开,却被冷映寒制止住。

    “你干什么?”冷映寒撇了眼乱动的姬如雪问道。

    姬如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很快,噗通噗通的仿佛要跳出来一般,为了掩盖心跳声防止冷映寒发现,她胡乱的说道:“皇上,你不是和姐姐在一起的吗?怎么来这了?”

    这是吃醋了?冷映寒看着姬如雪双手的目光一顿,随后歪头,侧脸看着怀里的姬如雪,却发现这人的脸颊微红,眼神慌乱的不知放在哪里才好,被握在他手里的双手也显得有些僵硬起来。

    这不吃醋,这是害怕了。

    冷映寒低声一笑,看着姬如雪慌乱的神情,却是越靠越近,薄唇轻擦过她白皙的脸颊,“你是在吃醋还是在害怕什么?”

    “我哪有怕!”姬如雪飞快的反驳,歪头想要避开他灼热的呼吸,却被冷映寒抬手捏住下颌,让她歪过头与自己对视。

    姬如雪有些恼怒的看着他,冷映寒却是似笑非笑的说:“朕的确是和姬贵妃在一起吃晚膳,吃过后自然就过来了,怎么,爱妃不欢迎吗?”

    姬如雪听过冷映寒对她的许多称呼,比如生气暴怒的时候叫她全名,比如坏笑嘲讽的时候喊她小师妹,又或者冷漠命令的时候称她如贵人,可是没有一个会比这声爱妃而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不是不欢迎,而是……皇上你刚和姬贵妃和好吃过晚膳就来我这,这不是让姬贵妃误会吗?”姬如雪咬牙切齿的说:“所以吃醋的人是姬贵妃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