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八十九章:请安风波(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于毒害德妃这件事,姬如雪已经肯定,陷害她的绝对不止一个人。

    能指使又夏的人是姬如梅,而有机会在她长信宫动手脚的人是端木薇,后来的表现也证实了端木薇的不对劲。

    何况端木薇是皇后那边的人。

    皇后却与姬如梅似敌非友。

    就是你这样的关系让姬如雪有些捉摸不定,所以也一直不敢断定这件事情是不是就是他们的主谋。

    毕竟姬如梅和牧怀柔联手,这件事怎么看都觉得十分震惊。

    在姬如雪看来,姬如梅想要害自己已经不足为奇,可牧怀柔又是出于什么原因会对自己下手?

    那时候她可是一个小贵人,跟皇上的关系也紧张。

    倒是托她们的福,让她去冷宫走了一遭后,回来与冷映寒的关系便彻底改变了。

    现在她以贵妃的身份回归,这些人在这段时间恐怕是会按兵不动的,但是借由又夏的话,他们不想做点什么也不行了。

    毕竟又夏是一个突破口,即使被姬如梅看守着,如今却被她带回了长信宫,她们绝对会担心又夏是否说出真相。

    至于被冷映寒关入大牢中的如月,只不过是一个替死鬼而已。

    说到这里,姬如雪突然想起来,冷映寒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她谈过关于毒害德妃事件的问题与消息。

    他突然的将自己放出冷宫封为贵妃,看起来更像是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而他的计划,却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这样一想,姬如雪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实在聪明的可怕。

    精于算计者,多是深藏不露。

    换做以前,她对于那个动不动就暴怒生气的冷映寒,可一点也不会以为他有这么聪明的手段与脑子。

    而如今的自己,倒是以发现冷映寒的特性为乐趣。

    两人这次并没有坐在同一顶软轿中去往凤仪殿,而是各坐各的。

    姬如雪伸手挑起轿帘的一角,看着走在前方的姬如梅的软轿,微勾唇角,清冷一笑。

    以前不知道,可是现在却发现,以前姬如梅总是会用软轿来接自己前往凤仪殿请安,除了要来扮演好姐姐的形象,另一个,就是在炫耀吧。

    那象征着身为贵妃权利标志的软轿,就是炫耀的证明。

    姬如梅这样的人,外表温和,内心阴鸷,她可以和你姐妹情深的笑着,心里却能用最恶毒的话语诅咒。

    即使这样,你却在她脸上看不出分毫来。

    姬如雪觉得,这样的人,就是影后吧?

    但是也可以说是白莲花,毕竟姬如梅以前对原主做的那些事情,实在让她觉得厌恶。

    来到凤仪殿的时候,殿前似乎也感到了一些人,看见了两位贵妃的软轿,不由停下脚步,想要看看最近风头最火的如贵妃。

    自从姬如雪入宫以后,似乎总是在后宫中保持了一定的知名度,让众位嫔妃都能记住这个人。

    初兰和巧月扶持着姬如雪下轿,双脚落地站定的瞬间,却听前方传来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一时间,所有人都怔愣了一会,然后朝着发声地看去。

    姬如雪抬眼看去,却见着两个眼熟的人儿。

    那捂着脸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的人正是宋嫔。

    而出手打她的,则是站在她对面,一脸冷傲的师嫔。

    这两人,一个处处明着针对她,一个总是暗地里放冷枪,姬如雪微微挑眉看着两人,觉得有趣。

    自己竟然能有看见师嫔和宋嫔狗咬狗的一天。

    “发生什么事了?”姬如梅率先开口,语气温和,却带着说不出的威严。

    姬如雪跟在她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

    宋嫔和师嫔听到姬如梅的声音时都是一愣,两人同时侧身看过来,见着姬如雪的瞬间,都是一脸惊讶。

    见这两人竟然没有呆愣着没有动作,姬如雪不由微微颌首,笑道:“怎么?二位不行礼吗?”

    这话听的师嫔心中暗恨,却不得不福身行礼。

    “臣妾参见姬贵妃,如贵妃娘娘。”

    师嫔和宋嫔同时行礼,宋嫔一脸委屈,刚行礼完,就噗通一声跟姬如雪跪下,仰着脸哭诉道:“如贵妃,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看着宋嫔朝自己跪下的时候,姬如雪也是愣,此时听她要自己为其做主,却是不由自主的笑出了声。

    这盈盈笑声让姬如梅暗自撇嘴,斜眼看向宋嫔的目光也是闪过不屑。

    “你要本宫为你做什么主?”姬如雪慢吞吞的说着,目光却是看向了一旁站着的师嫔,她看的出来,师嫔此时的神色微僵。

    宋嫔瞪了一眼视频,恨声说道:“这师嫔实在蛮不讲理!臣妾只不过说了一句毒害德妃娘娘的并不是如贵妃,她却一口咬定就是如贵妃你做的,甚至还说什么证据之类的,臣妾气不过,与之争论,谁知师嫔说不过臣妾,却是动起手来了!”

    她神色委屈的指着自己被打了五个巴掌指印的脸颊,“贵妃娘娘你看,这就是师嫔刚才打的!”

    又是这样的无理取闹,姬如雪弯了弯唇角,想当初,自己并没有推宋嫔下水,却硬生生被师嫔给解释的就是自己推下去的。

    而现在,因为两人的争执没有他人听到,可师嫔动手打人这一幕,却是被众人看到了的。

    姬如雪看向师嫔,问道:“师嫔,你可有话说?”

    师嫔瞥了一眼宋嫔,目光不屑,语气却是含着几分委屈的说着:“如贵妃明鉴,臣妾说的明明是宋嫔嫉妒如贵妃娘娘重获皇宠,她却口无遮拦,竟然说如贵妃娘娘是靠着姬贵妃才能得到如今的地位,甚至想要对姬贵妃取而代之,臣妾好心劝告她别再胡说八道,她却不听,更是对臣妾辱骂,臣妾实在忍不下去,这才出手打人。”

    有时候,两个人吵架,无人知道其中内容,也是件很糟糕的事情。

    比如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两人说的谁是真谁是假,再加上两人又都是一脸真实委屈的模样,实在是让你分辨不清。

    但是姬如雪觉得,这两人说的都是假的,恐怕吵架打人是另有原因,宋嫔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借自己的手惩戒师嫔,而师嫔见了,也就顺势用同样的话题反击。

    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情况——到底相信谁?

    这个问题,姬如雪并没有太过烦恼,她微微一笑,看向姬如梅说:“姐姐,听起来这两人各自都有错,按师嫔说的,宋嫔肆意侮辱贵妃,挑拨离间咱们姐妹之情,而师嫔打人也始终是不对的,所以两人都有错,不如一起惩罚了吧?”

    姬如梅正口,似乎正要说什么,而姬如雪却已经下令了:“那就罚这两人在凤仪殿前跪上两个时辰,好好反思,在皇后娘娘的殿前也能闹事,也不怕皇后娘娘怪罪?”

    她这话成功让姬如梅闭嘴了,她心中冷笑,姬如雪根本就没有要让自己开口的意思。

    这瞬间,姬如雪才终于彻底领悟,眼前的人,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她以为可以随意算计欺负的姬如雪了。

    她变了很多,纵使让自己猜不透,却一如既往的,让她厌恶!

    “来人,好好看着宋嫔与师嫔下跪思过,没到两个时辰可千万别起来。”姬如雪笑看着对面同时神色惨白的宋嫔与师嫔,微挑了细眉说:“瞧你们在众嫔妃面前,怎么也要做个好的表率才行,以后啊就算要吵架,可也千万别在皇后娘娘的凤仪殿前闹腾了。”

    “是。”宋嫔和师嫔心中极度怨恨的回答着,在其他人的注视下,不得不跪在了凤仪殿前。

    姬如雪见了,对姬如梅笑说:“姐姐,你看这样如何?”

    姬如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神色仿若宠溺:“你觉得好就行。”

    “是吗?”姬如雪歪了歪头,神色天真:“我才刚当贵妃不久,处事可不如姐姐你,若是哪里做错了,你可要说出来才好。”

    姬如梅点点头,笑着与她一同从跪着的宋嫔与师嫔身前走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姬如雪低头漫不经心的瞥了眼两人,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她并不是圣母,欠了她的,也不会算了,而是要一一拿回来才行。

    关于宋嫔害死葡萄一事,姬如雪始终无法释怀,若是那时候的自己也如现在一样——那么葡萄就不会死了。

    她所拥有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却总是在一一失去。

    葡萄,春香……如今剩下的,只有巧月了。

    而师嫔,既然对方曾经那般无所顾忌又无所目的的陷害自己,那么现在,也让她尝尝莫名其妙被罚的滋味。

    姬如雪想,或许自己这贵妃的权利终有一天会被冷映寒收回去,但是在那之前,好好使用也未尝不可。

    精致的面容上褪去乖巧的笑意,细长的眉眼微勾,似笑非笑的慵懒,带着几分冷漠与凌厉,那瞬间,让旁边的姬如梅觉得,在姬如雪的身上看见了冷映寒的影子。

    姬如雪一路走去,等候在凤仪殿的嫔妃见了,都会对她弯腰俯身行礼。

    姬如梅在她身后看着,牧怀柔在高台之上看着,两人的心里,却是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冷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