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一百九十九章:有心灌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上呆在显庆殿,这里暗卫无数,程天风守在殿门悠哉的就差嘴里叼根狗尾巴打发时间。

    这见到江友安摇头叹息如何能不好奇,他上前将江友安拉远了问道:“江公公,贵妃娘娘一直在显庆殿?有没有让你惊讶的事发生?”

    江友安比程天风的年纪大了可不止一轮,他终日都是笑面佛,此时也不多说,只道:“程侍卫,皇上命令老奴找些鱼苗放在荷花池养,又不能伤了荷花苗。”

    说完拍了拍程天风的肩膀走了。

    他们都在皇上身边侍候多年并且忠心耿耿,这些年下来私底下的关系并不差。

    江友安走后,程天风站在原地思索,皇上为何突然要在荷花池里养鱼?

    如贵妃!

    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姬如雪躺在龙床上睡个天昏地暗,没有人喊她,等她睡到自然醒,面对的是一间空寂的屋子,黑乎乎一片。

    她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下来连鞋子都没有穿,慌慌张张的乱跑,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途中撞到桌角,疼的闷哼一声,这才冷静下来。

    她睡觉之前是在冷映寒的寝殿,那么现在应该也是。

    该死的,天都黑了显庆殿的宫女怎么都不点灯啊!

    语巧从置物间取灯油回来,刚到就听见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想来贵妃娘娘已经醒了,连忙拿着灯笼推开殿门,喊了声:“娘娘?”

    姬如雪听出是语巧的声音,忍痛道:“我在桌子这里。”

    语巧顾不上点灯,慌忙上前,当灯笼照到蹲在地上的贵妃时,顿时将心提了起来,放下灯笼上前扶她。

    “娘娘,您哪里受伤了?”

    姬如雪借着她的力气坐在椅子上,摆手道:“你快去点灯,怎么天黑了都没有点?”

    语巧听令,掏出火折子点亮那些灯台,又让身后的宫女帮忙倒上灯油,偌大的寝殿这才亮堂起来。

    她回到姬如雪面前跪下道:“奴婢让娘娘受伤了,请娘娘责罚!”

    若是让皇上知道娘娘撞伤,她也不必留在显庆殿了。

    姬如雪坐了一会,已经缓过来,撞伤嘛,都是当时疼的想杀人,后面就好了。她拉语巧起来道:“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以后天黑了一定要点灯啊,太黑了。”

    语巧顺势起来,没敢让姬如雪用力,点点头道:“夜晚降临,奴婢进来察看灯油已经不多,便去置物间取灯油,不成想在路上耽搁了些功夫,惊着娘娘了。”

    姬如雪不在意的摇头,另外一个宫女已经将她鞋子从床边拿过来,她穿上后不解道:“皇上呢?”

    语巧低头:“回娘娘,皇上至今还在大殿批阅奏折。奴婢带您过去吧。”

    姬如雪看向灯火通明的殿外,拒绝道,“不用了,你们先处理寝殿吧,我自己过去就行。”

    不等语巧多说,她已整理好衣裳踏步而去。

    语巧咬唇站在地上跺跺脚,连忙追上去,今晚发生的事并不能瞒过皇上的耳目,她老实跟皇上认错领罚还有一丝机会。

    姬如雪走在路上,摸了摸腰间,一碰就疼,不知道刚才自己是有多慌乱才撞的那么用力。看着身边的语巧安慰道,“不用怕,是我太慌乱了自己撞上去的,我们不告诉皇上此事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语巧感动的望着姬如雪,只是她们有条规矩,就是做错事不得隐瞒。当下谢过姬如雪的宽容,低声道:“回娘娘,做错事就要认错,奴婢心甘情愿。”

    姬如雪:“……”她要不要赞叹一下显庆殿的宫女,这也太忠诚了。

    回到大殿,拐一个弯,抬头便看见桌前纹丝不动的身影,以及桌上堆的老高的本子。

    原来在她睡着的时候,他已经处理了那么多奏折。

    冷映寒合上最后一本奏折,揉揉肩膀,端起已经冷掉的茶水一饮而尽,一直候在边上的江友安都来不及阻止。

    他站起身,朝姬如雪的方向走去,仿佛早已知道她来了。

    姬如雪怔怔的看着高大的身影覆盖住自己,昂起头警惕着。

    冷映寒挑起她的下巴,让她的脸露出在烛光下,看着真是清纯无害。处理完奏折代表这个晚上他都有时间,明天也不用早朝,所以他很感兴趣今晚会发生什么。

    姬如雪看不透他的心思,但是直觉很危险。她干笑着:“皇上累了吧?我给你捶捶肩!”

    冷映寒没应声,直接走到琴台上坐下。姬如雪低头摸了摸鼻子,再瞄他一眼,咬牙跟上站在他背后,伸手力度适中的锤了起来。

    青丝坠落滑过冷映寒的脖颈,下一秒她便被他拉到身边坐下。

    姬如雪还没反应过来就坐稳了,刚想说吐槽几句,看到冷映寒眉宇间的疲惫,再瞥向梨木桌上的奏折,锤肩也用心起来,皇帝这个职业简直是高危。怪不得许多皇帝都到不了古稀之年。

    冷映寒闭着眼睛问道,“看什么?感兴趣?”

    姬如雪一愣,不太明白他问的是人还是奏折。

    冷映寒得不到回复,睁开眼睛,抬高下巴意指奏折,问道:“想去看看吗?”

    姬如雪一脸无语,毫不客气应道,“我看来干嘛,又不是我的工作。”

    冷映寒哼了声,又闭上了眼睛。

    姬如雪凑前去小声问道,“要不皇上您先去歇息?臣妾先回长信宫?”

    冷映寒一瞥,姬如雪蔫了。

    冷映寒正在享受这短暂的安宁,偏生身边那人肚子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

    姬如雪光明正大道:“皇上,我肚子饿了。”她知道自己两边的脸颊已经微微发热,幸好这是晚上,她努力镇定着!

    冷映寒慵懒的撑下巴看她道:“姬如雪你很像一道菜的同类。”

    一道菜?

    冷映寒不指望姬如雪的脑子能想到,一甩衣袖起身顺便带上姬如雪,“一只猪。吃饱睡,睡饱吃。”

    姬如雪肚子叫的尴尬被驱散,她义正言辞争论道:“皇上你错了,猪并非是吃饱睡睡饱吃,它只是被人们圈养在猪圈里面,所以才如此生活。”

    哪知,冷映寒突然动怒紧紧抓着她的手臂逼问,“你想去哪里?嗯?出宫?”

    他对她这么好,她还是想着出宫!

    姬如雪强自淡定道:“我只是替猪不平,并不是指我本身,我又不是猪!”

    冷映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他不想吓到她,这女人总是假装镇定。不管她去到哪里,他都有办法抓她回来,别忘了她的爹娘都在京城。

    这样想着,他便放开了她的手,灿然道:“朕太累了,情绪不稳,姬如雪你不要触朕霉头。”

    姬如雪:“……”请看她无辜的脸!

    坐在饭桌前,姬如雪化悲愤为食欲,一句话都不说,默默的吃吃吃。

    冷映寒吃的不多,端着酒杯一下又一下的浅酌。

    受不了这个无言的气氛,他开口道:“朕不跟你抢,吃慢一些省的呛到。”

    话音刚落,“咳咳咳……”姬如雪侧身猛地咳嗽起来,连筷子都掉落在地,满脸通红。

    冷映寒:“……”他就是那么一说。见她实在咳的难受,冷映寒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笑的意味不明。

    “看你急的,来,喝口水缓缓。”

    姬如雪被呛的厉害,没时间腹诽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更别提分辨他拿给她的是什么。只知道接过就往嘴里送,一股辛辣冲鼻,她怔了。

    片刻她紧紧抓着冷映寒的肩膀咳嗽起来,“你……哥往巴但!”

    冷映寒挑眉,她倒还有精力骂人?很好,他拿起桌上的茶杯道:“你刚才拿的是朕的酒杯,这才是你的茶杯,喝吧。”

    因为剧烈咳嗽导致姬如雪的大脑有些缺氧,鼻尖闻到淡淡的酒香和龙延香味,下意识她接过茶杯慢慢喝光。

    冷映寒笑意满满的替她顺背,用上些许内力,两个呼吸间,姬如雪就不咳了。

    她通红的脸颊淡化了些,残留着红晕。还砸吧一下嘴巴,有些茫然道,“酒?”

    冷映寒也不知道姬如雪喝多少才会醉,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好像已经有些醉了。

    他摸摸她的脑袋道:“想喝吗?”

    姬如雪乖乖点头:“想。”

    江友安开始思量自己该准备些什么,如贵妃今晚是留宿显庆殿还是皇上留宿长信宫。

    冷映寒想起那个晚上,身体不受控制的起了反应,顿时目光深沉。他嘴角噙着一抹笑,罕见的温柔。拿过酒壶一杯接着一杯给她往茶杯里倒。

    他估摸着这壶酒下肚,这个女人也差不多醉了。

    姬如雪打死也不想不到,呛个饭后续发展都那么意外。

    而且为了防止出现上次那样发酒疯的行为,冷映寒已经随时准备给她点穴!

    一壶酒喝光了,姬如雪的眸光湿润,犹如不韵世事的小孩子。她看人的目光很清亮,如果闻不到她身上的酒气,不会认为她喝醉了。

    冷映寒摇了摇空荡荡的酒壶有些意犹未尽,亲手喂她喝酒好像也挺有趣的。

    他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姬如雪?”

    “我不是姬如雪!”姬如雪抓住在她面前乱晃的手说。

    冷映寒:“……”果然喝醉了。如果这个时候顺着她说,这样就不会耍就疯了?“嗯,乖,你不是姬如雪。”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我想回家。”姬如雪说着一脸要哭的神色。

    冷映寒心想怎么跟上次发的酒疯不太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